Wednesday, November 23, 2016

岁月不留人


1120 出席了一场婚宴之后的感想:
 相识十年,当年的小妹妹们都结婚去了,有的已经是准妈妈了。我们这些大姐姐们怎么都好像还没打算翻开人生的“下一页”?
(一笑)

Thursday, October 27, 2016

生命最初降落的那阵痛以后,还有一辈子的责任

图片取自
第一次遇见她们是在公寓的电梯等候处,我和她互相点头微笑,站在她身边看起来大约5、6岁的小女孩对我说:「阿姨早安!」

后来我们又碰上了好几次,有时候是早上出门上班正好遇见她也出门送女儿去幼儿园,有时候是傍晚我正要出去她正好接了女儿回来,匆匆地在公寓的地底停车场打招呼。

我一度以为她是单亲妈妈,直到有一天我和杰在公寓的走廊上看见他们一家三口。

这是她的故事,她亲口告诉我。

原来她真的是一位单亲妈妈,上小学的两个孩子都在怡保家乡由爸妈帮忙看顾。目前和男友同居,对方也是单亲,独立抚养一个女儿。据她说,男友和前妻都是新加坡人,他们离婚时女儿才3岁,前妻主动放弃抚养权,离婚后就回去了新加坡,也很少来大马探望女儿。

和男友同住一起以后小女孩几乎都由她一人看顾,从4岁到现在快要进入小学就读的年龄,小女孩都已经喊她为[妈妈]了。 偶尔假日时候他们三人会一起回去她的家乡探望她的孩子们,小女孩也很高兴自己有了哥哥和姐姐。

她说,男友和她都没打算再婚,不管以后是谁先“走了”,两人已经协议好会照顾对方的孩子一辈子。

就在距离小女孩要升上小学的几个月前,一向对女儿不闻不问的前妻突然向他们表态要取回抚养权,理由是前夫的女友虐待她的孩子。原来这些年那位前妻都和幼儿园的老师们偷偷“合作”,要求老师拍下女儿身上的藤鞭痕迹把照片传送给她收集证据。

她对我承认说打孩子是事实,男友都知道。这是她一贯教养孩子的方式,就算对待自己的孩子也一样。刚接触男友的女儿,4 岁的她脾性非常孤僻又没礼貌,简单的家务或是一些照料自己的日常小事都不肯做,最喜欢的就是对着 Ipad 一整天。有时候面对屡屡顽固不听话的小毛孩,大人身心一旦累起来确实会一时失去耐性。

其实前妻的主要目的是取回抚养权,只要男友无条件同意就不会起诉她虐待孩童的罪名。她当然知道男友肯定舍不得女儿,可是也不能让女友被告上法庭,如果女友不幸被判有罪坐牢就会连累了她的孩子见不到妈妈。 男友也询问过女儿的意见,其实孩子根本不想回去亲生妈妈那里,可是男友没有第二个选择。

写着这个故事我才惊觉已经是去年12月的事了,后来的日子我逗留在杰那里的时间渐渐多了,减少了在自己公寓出入的次数,记忆中那次的谈话以后就再也没有遇见她。 那时他们也忙着打点小女孩的行李,要在前妻给的期限之前把小女孩带去新加坡交给对方。

直到今年我搬离自己的公寓以前,傍晚下班后特地回家去逗留一阵,总算让我碰上她在公寓楼下和一位年轻的马来妈妈聊天,她们身边有两个小女孩在玩耍。 我以为其中一位是她的亲生女儿,走近后听到那句「阿姨您好!」才让我看清楚了小女孩的脸,我惊讶了。

才知道,小女孩去了新加坡没多久就被亲生妈妈送了回来。

一开始对方是说需要来马公干一段日子,要求前夫帮忙看顾女儿。 直到距离开学的日子越来越靠近,男友忍不住催问前妻什么时候会把女儿带回去新加坡准备入学,没想到对方却推三推四诸多借口。 到后来演变成电话不接找不着人,就连面子书的户口也“消失”了。  直到一天小女孩拿着Ipad 给他们看亲生妈妈的面子书,他们才知道两人都被人家“挡”掉啦~!通过小女孩的面子书看那位妈妈把女儿送回来后的那段日子,几乎都是欢乐的趴地生活。

她说,那位前妻本身是高收入的打工族,爱花钱爱名牌更爱夜生活。当身边多了一位小人儿后,才体会到生活不再是“朋友随时一个电话来立刻就可以出去”,更不能随性喜欢买名牌东西,每每花钱之前得先考虑孩子的生活费、教育费。

后来他们是怎样跟前妻交涉,让孩子回到大马继续生活我没问。聊天中她向我透露了一些关于与男友之间的相处问题,我听了有告诉她关于我的想法。

如今日子已经快踏入11月,我希望她的男友已经依照计划搬去了更大空间的公寓单位安顿了下来。 要两个大人和一个日渐长大的小女孩挤在只有600多方尺里生活,是太狭窄了。

Thursday, October 13, 2016

天下没有人会比你更爱你自己


今早下的那场雨触动了我的温度记忆库里的东京印象。据说,今年的初雪下得比去年早了16天,还没踏入10月富士山已经“白了头”。

去年的今天早上我在河口湖遥望富士山,晚上在东京塔看城市夜景; 去年的明天早上我在东京迪斯尼乐园,晚上在新宿街头上演一个人的大迷路。

可以居住在有迪斯尼乐园的城市肯定是一件幸福的事。 那里是唯一一个地方,不管你已经有多大年纪都可以理直气壮地套着粉红色米奇老鼠外套,头顶着一对米奇老鼠大耳朵都不会招人翻白眼。

进入东京迪斯尼乐园的中心前必经过的世界市集,那里的气氛仿佛有这种魔力,在你穿过它的同时悄悄地把你埋藏在心底的童真唤醒,哪怕就算被岁月催磨得只剩下老气横秋,一看到灰姑娘城堡的瞬间,整个人已经活泼了起来。

最近的日子过得有点呼吸困难,每每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就会立刻提醒自己,要放缓、要拉长呼吸。 我依然还在适应“新”生活模式中,比起一年前其实已经handle得很好。

某日下午杰突然问我,他是不是我天下最爱的人?

我先是愣住了,我和他之间大概有两、三秒钟的沉默空白停格,一时好几个感性的答案迅速地在我脑袋里飞过,可是一跟他如小猫咪般的期待眼神接触,我不忍心说谎。

“天下我最爱的人是我自己。” 我回答。

托这十几年来异乡生活的洗礼,现在的我对于人生、工作、爱情甚至对于自己未来的概念,都已经找到了自己坚持的方式,不会再迷路。






Wednesday, September 14, 2016

请守护下一位“新”主人

这件小碎花连身短裙成为了我从小窝送出去的最后一件“断舍离”。
我用了一年以上的时间才真正说服自己,把一手打理起来的淑女小窝交出去给地产经纪,做好心理准备迎接未知的陌生女子走进来当它“暂时”的女主人。

复古风玫瑰花柜子、娇丽的粉红色墙、夜晚如一轮圆月的“空中花园”、Fella Design 定制的红酒色双人沙发........, 小窝里的每一件家具,包括灯饰都是我从 PJ 几个不同的地点搜寻回来,照片里的玫瑰柜子就分别购自 Kepong 和 Viva Home。

当着地产经纪面前签下了出租合约,感觉就像几年前签下一份又一份厚重的银行合约的情景再现,只是那时候我是认定了天长地久与这小窝相伴下去,它将是我一辈子的单身避风港。

突然想再看一次《Under the Tuscan Sun》,电影里的女主角让我印象深刻的那番对白,没想过日后竟然会成为了我该如何从心爱小窝“退”出去的灵感。
"Pick one room and make it yours. Go slowly through the house. Be polite, introduce yourself so it can introduce itself to you." - Under the Tuscan Sun.
我的淑女小窝,它也需要时间接受我的气息在它的空间里渐渐淡去,也让它做好准备像守护我一样,为我守护下一位(暂时的)新女主人。

但愿她居住得愉快、心想事成。

Friday, September 09, 2016

我依然相信自己一直都被深深地祝福着

杰和 M 的公寓小单位窗外的绿色风景
杰和好友 M 合资买了一间公寓小单位,一个多月前拿了钥匙两人就忙着添这加那,打算把小单位“放”出去收租。

前前后后Agent带过好几个有兴趣的男女来看房,有的说到天花龙凤好喜欢好喜欢,要从老远的 Ampang 搬来 PJ 是为了更亲近年迈的母亲,还豪爽地说什么时候会准备好钱最后却没有动静,声称自己做生意的中年男。

有的只是看了Agent发过去,还90%空荡荡的室内录影就立刻表明要租,要求有基本的家居设备如床、衣柜、沙发、电视机、冷气和餐桌椅就行了,结果最后也是无声无息,杰说据 Agent 形容是开跑车,当高尔夫球自由教练的年轻小伙子。

有的其实已经看中了同一栋公寓里的另一间单位,可是租金超出预算不甘心,耐心的 Agent 只好带她多看几间,让她知道真的是“什么样的Budget是什么样的房”没骗人,我猜最后她应该还是乖乖掏腰包非要最初的那一间不可,蓄男子头染金发的轻熟女。

直到上个星期 Agent 再带来一名年轻女生,杰原本不抱希望,已经认定了下个月还是得自己给供期,没想到那女生当场决定租下,晚上就要签合同,明天就要搬进去。

 “就像你以前,跟男朋友分了手急着要搬家。” 杰告诉我。

@_@ 噢,我的那段人生历史已经是好久以前的事了,没有7年都该有6年前了。

那时候我迫急地要“逃”离现居的地方,限定自己一星期内找到合适的新住处搬出去。回想那段伧促的过去,上班时上网看房屋出租广告和联络负责人,下班后就去看房子,回到家多晚多累都得继续打包自己的家当,还厚脸皮地要求老板娘允许我把一些私人箱子暂时寄放在办公室里的一角。感恩的是,命运安排我遇上了很好的屋友 – 两位姊妹男。

说回来,那位小姐挑中了杰和 M 的单位是她的福气。 就算她人已经搬进去了,前几天电器店要送洗衣机过去也不必她窝在家等候,杰特地请半天假去安顿。 呵,觉得他们就像守护了我一年多个日子的那两位姊妹男,看不过眼我铺在地上的单薄床褥,把自己旧的那张偷偷垫在了下面。

再问下去才知道还有更巧的,那位小姐目前在两位姊妹男以前上班的公司就业,搞不好他们三人都认识彼此呢~

特地从部落格里找出了与那次搬家有关的旧文章,最后一段文字特别让我有感触。
过去的这几天,好几次静下来的时候,我会看着自己瘦瘦的手腕,告诉自己,这双小鸡仔手腕会跟它的主人一起并肩,把我们想要的生活找回来。
如果把那一次的搬家事件作为我从 comfort zone 勇敢跨出去的人生转折点,原以为将会是一个好的开始其实后面等待着我的是需要更大的勇气去做的决定,几乎想把自己的生命也放弃的时候姊妹男守护了我。

感觉这一次好像是上天故意安排我看见自己的那段过去在他人身上上演,好像要再给我一颗定心丸,提醒我就算以后再经历着多痛苦的人生低潮,当你真心决定要跨过去,整个宇宙都会联合起来帮助你。


Thursday, August 18, 2016

咖啡师的工作态度是一家咖啡馆的守护灵魂


不懂从什么时候开始 [好奇羊] 把营业时间推迟了,现在上班日的早上突然想来一杯拿铁的话,就得绕个小远一点的路程去TTDI的 [阿弟山]。 周一到周五早上8点钟就开门的 [阿弟山],可算是TTDI那一带上班族们的咖啡因补给站。

停好了车快走到 [阿弟山] 门前才记起把Ipod Shuffle留在了车里,懒得折回头去拿,反正等下还要去上班也不可能待太久。 而且,一大早会遇见以高音量的谈话“骚扰”他人耳朵的咖啡客,那几率肯定比傍晚下班后的时段低很多。

短短20分钟左右的逗留,进来出去的咖啡客人流没有停歇过,当值的两位女咖啡师的双手也没能停下来。看着两人很有默契地互相交替在收银机和咖啡机之间,朝气蓬勃的肢体语言,比起她们手上泡出来的一杯杯咖啡更让我觉得提神。

Friday, August 12, 2016

当葡萄酒遇上了啤酒…..

这条山坡路,往下的尽头就是杰的中学学校,相反的方向尽头就是婆婆的家。

7月里去了一趟杰的家乡,由他带着我穿梭大街小巷,听他说他童年的事,去看他小时候住过的房子,只是现在已经是属于别人的家了。 三天两夜,不长不短的时间,也足够大概理出了故事的“轮廓”。

小学6年级毕业以后,杰就自作主搬去了和婆婆一起住。 他的“离家出走”没有闹出什么风波,就是某日下午打包了一个简单行李,推了脚踏车就往婆婆家的方向踩去。 后来妈妈找了半天不见人,好在婆婆来电告知人在她那,妈妈听说了儿子的决定也没反对。

就那样,杰开始了他与婆婆相依为命的日子。 一直持续到他中学毕业,离开家乡到吉隆坡继续升学和投靠哥哥。

煎炸酸辣冰冷都不是我的日常口味,三天两夜吃得太多了,最后肠胃终于抗议。 回家的前一晚买了要加多多蔬菜的清淡Subway三文治当晚餐。

以前我认为爱一个人,他的过去与我毫无相干,他的未来才是我所关心。 近年来上了一些身心灵工作坊,读了一点(网上)心理学课,才知道大部分的我们都会不知不觉复制了上一代的影子。 父母与我们的关系好坏如何,息息相关地影响着我们的人生,和我们的亲密关系。

与杰近距离相处了一段日子,我才真正感受到什么叫做“从此身边是认认真真地贴住了另外一个人”。(怎么好像形容得有点恐怖片的感觉?)

我这人已经太过于习惯了独来独往,热闹的日子过久了就会谁都不想见。 只想一个人去吃饭、走街、逛书局或窝在家发呆也好,一天半天下来在自己的世界里游荡够了,我就会回到现实里,回到我该属于的角色。

可是,我这样的我行我素举止却带给了杰-没-有-安-全-感。 从他过去遇上的感情挫折,那些不愉快的经历都会让他先想去了负面种种。

对于杰的“相爱就要常常在一起”的观念,或是“你要一个人出去是不是要去见另一个人”的猜疑,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确实让我感受到了无形的重量,压在肩上、心上难以呼吸。

我可以选择对他发脾气,就像《我要心动一辈子》的书里,作者赖佩霞所说的那样: “你要不要回头看看你的童年?这跟我无关,不是我的问题,很可能是你跟你的父母之间长期累积下来的情结。”

或是,用我所学到的一些身心灵皮毛知识,体谅那是他成长的过程中的缺憾造成今天的他,疼惜他内在那位很需要爱,却又极度对爱没有安全感的小男孩。

相爱和相处,从来都是两件不相同的事。




Tuesday, August 09, 2016

0809随想 – 每一次去银行排队进钱必有这样的笨蛋


图片取自这里


那些一再而再把Cash Deposit Machine拒绝接受的钞票塞回去的人
那心态就跟赌徒没两样 -> 相信下一次必有奇迹。

Thursday, July 28, 2016

有一种朋友叫做 “他是他最好的朋友”


从来没听过他们直呼对方的名字,他叫他“大哥”,他也叫他“大哥”。 他说,他是他这一辈子永远可以信任的朋友。

我们三人曾经在山上同处一室一晚,喝个痛快,聊个通宵。

他以为我累得睡了,替我拉好被子,听见他对他说:「你别看她像个小孩,她很会照顾自己。 如果她是我老婆,她要什么我都给她。」

他听了他的建议去光顾SS2某家发廊,结果被Junior剪了个Kim Jong-un年初一起床后的发型。我拍了照片给他看,告诉他:「我一个人笑没意思,要找人一起笑。」

在他们面前,我真的乐于当一个小孩。

最爱听他叫我:「小孩子,你在做什么?」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