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1, 2016

三朵玫瑰的花语


家里没有花瓶,拿了Ikea玻璃水杯替代,往杯里放了几颗白水晶加强窄小杯底的平衡性,摆好了花,拍下照片传送出去。

很快,就收到他的回复讯息。
[Nice dear]

[Good morning and I love you lots]
昨天从将近38度的大太阳下钻进他冷气嗖嗖的车里,先是眼前有点昏黑,然后才看清楚他手里拿着一束花。

走开10分钟去买花30块,却要给300块取回车子。 我一心一意只想买花给你,忘了这里是拖车黑区,他把花交给我。

我静静地。

约你吃午餐你说不得空,想亲自上去办公室交给你又怕车再被拖走,只好叫你下来,他继续说。

不知怎么,他的傻气让我有点心酸,也心疼。

一年多前也是在同一个地区,我和他从快餐店吃完汉堡出来,他停靠在马路边的车已经不知去向。

你的车子被拖了!!还记得我的反应很激动,很懊恼,很着急。虽然我是不需要掏腰包的那一个,可是很生气要白白付出300大洋给MPPJ。

那是我吃过最贵的汉堡,我可以想象我当时的脸应该很苦。

事情都发生了,生气又能怎样?他对我淡然地笑,给钱拿回车子就算了。

昨天我的脑海里一直重复浮现那个淡然的笑容,他对自己所为的后果,没有埋怨的负责任态度,那时候我就知道,我会喜欢上这个男生。


三朵玫瑰的花语 - [我爱你]。

也可以是.....

[很想你]
[对不起]
[别生气]
[原谅我]
[知错了]
[会改过]
[请回来]
[再一起]
.
.
.
.
.

Friday, April 01, 2016

舌尖上的回忆


很久以前,SS2的“为食街”几乎是我解决晚餐的地点首选。

曾在那里缘遇过台湾艺人任贤齐,他被工作人员们围护在中间,一行人快速地穿过“为食街”两排食桌之间的走道,在任何“闲杂人”来得及做些什么反应以前,他们就上了保姆车绝尘而去。

78号的Aba's Nasi Lemak 依然好生意,他家的酸辣魔鬼鱼是我的最爱,弟弟也赞同,说有妈妈的味道。忙绿的档口画面里不再只是一家三口,还添加了两、三个外劳帮手。

还有忘了是几号档的炒粿角,以前的画面是老阿妈掌锅铲,老阿爸在旁当助手负责准备食材,脾气容易不耐烦的女儿负责递送。10年光景一晃而过,我几乎认不出当年的那个女生了,如今换成老阿爸掌锅铲,其余的工作都由她一人包办。

那一天没能如愿吃到酸辣魔鬼鱼,不过才傍晚7点多已经卖完了。剩下的汤汁和羊角豆我没放过带走一份,回家煮个饭来捞汁也吃得有味。

那一天也带走了一份炒粿角,不懂是我的广东话发音不够准确,还是她一时把我和别人的点单混乱了?当她发现我要的并不是蚝煎,还得请老爸赶快另炒一份粿角(自然被老爸念了几句),我还真的怕她对我发牢骚。(一笑)

那一天我发现自己吃着的更像是一份“新”味道,不是说酸辣魔鬼鱼和炒粿角不美味了,而是我的舌尖原来已经记不起它们以前的味道。

原来日子久了,会冲淡的不只是情感,还有味蕾。


Tuesday, March 29, 2016

不想说就别说吧


我有这样的习惯,就算在进餐、走路、洗澡、临睡前,和友人聊天.....,哪怕我是轻轻摇晃酒杯看着对方好像很专注对话的样子,其实有一部分思绪是被分开来,把当时的感受,周围的环境和人声在脑袋里变成零零散散的文章。

最近有点抗拒把心情转换成文字,就连在笔记本里留下片言只字都不愿意。有些心事,终究只能属于自己。

每当遇上这样的“卡”点,我会以画画来舒缓心里的不顺畅。

新爱上 Kelvin Sloan 的作品,喜欢他画里的意境很有占卜的味道。 模仿他的一幅画的同时,也把最爱 Marie Laurencin 的 The Kiss 加进去了。

Monday, March 21, 2016

重整生活里的专注


上个星期五特地请了半天假去了一趟 TMPoint,申请终止了家里多年的Unifi服务。

这些天发现自己每每从外回到家,心里都会出现莫名的小慌。其实生活也没完全真正地与网络脱离,公司里、去到杰的家里都有网络可以使用,造成心不安的是长久以来的一些习惯。

每次回到家,锁好了门放下了手上的东西,就会走到沙发边推开落地窗,然后转身拿起放在电视机旁轻薄的 Apple TV 遥控器一按......,可是现在这块小黑饼变成了只是一个时尚的居家装饰品。

这些年,下班后会再对着电脑的时间几乎都是“零”,更新部落格的速度已越来越慢,随时滑一滑手机一样能溜到网络去,家里还要“养”着一条“线”就像在门口贴张平安符,求个心安罢了。

既然这样不如每个月省下那开销,专注地吃好一顿早餐、专注地把洗干净的粉红色Adidas布鞋重新穿上鞋带、专注地看好一本书......,专注一年以后就是一笔格外的“专注小花红”。




Wednesday, March 16, 2016

那一天的艳蓝天


事情已经过去有半个多月了,今天是她回到离开快有4个月的工作岗位的第一天。

人是回来了,是原本的她,也不是原本的她。

去年十月我们还取笑她,你不去东京宁可在家陪孩子,等他再长大一些,有了女朋友才不要你粘他呢!

今年二月倒数的第三天,那孩子“走”了,才14岁,是她唯一的宝贝。 过去的三个月,她和丈夫都陪伴着生病的孩子在医院和家里之间来来回回。

与她共事10年,我们都知道孩子是她的命根。有一年公司的年度旅行是北上槟城(我没去),不过才三天两夜,她竟然会落泪想孩子。

那天早上看到人事部同事发来关于她孩子不幸的消息,我一边敲打简讯再确认丧事的时间,以及和同事们商量集合地点一起前往她家,视线也一边跟着模糊了。

杰从我背后环抱着哭得卷缩成了一团的我,我还记得自己当时说,我很怕,我很怕我会永远失去这位同事。

那一天的蓝天,阳光时有时无,气候炎热得很,那孩子身上覆盖了一层鲜花,双眼轻轻地闭上,没有了生命的小脸就像睡着了随时都会醒过来。他生前喜欢的玩具,和爱吃的零食都被放在身边,放进了棺木里。

那一天的艳蓝天,会不会像巴厘岛7月的雨一样,从此也刻入了我的温度记忆盘?


Thursday, March 10, 2016

曾经是我疗愈自己的方式之一


针线这玩意儿从小就难不倒我。

把下半部脏了的长裙剪短,袖子缝上迷你毛绒娃娃做装饰,衣服胸前画图再用针线绣出形,旧了不穿的T-Shirt剪了再缝合成乱七八糟的布娃娃。

至今印象还最深的是以白T-Shirt布缝制的小白猫,眼睛鼻子嘴巴用蓝色圆珠笔画上去,半个手掌大小,体型是盘起来睡觉的姿势,它在我的枕头边陪伴了我一段日子。

那个没有网络,没有可以坐着就轻松索得参考资料的年代,靠自己的想象,靠自己的胡乱猜,还可真佩服自己青涩的“瞎子摸象”精神。

后来不懂为什么,我渐渐忘记了自己有一双巧手。

后来2008年去了一趟巴厘岛,那段手艺记忆再被神秘地唤起。

来到昔日的手作材料箱的断舍离,会是一场怎样的告别仪式?

Monday, February 29, 2016

邓丽君离不开的小城

农历新年的前几周,匆匆走了一趟邓丽君生前最后隐居的城市 - 清迈。

四天三夜的逗留,同行的10几个人都是杰的家人,我这个习惯了掌控自己时间表的,已经先心理准备这一趟旅行是不可能任我行我素。

飞抵清迈的第一天早上就被安排了赶跑跳的行程,骑大象,坐牛车、泛竹筏、看长颈族.....。 这些“典型”的清迈游客事,当中最让我有种莫名的不忍心就是面对长颈族村里一双双明亮的大眼睛。

简陋的棚子一个挨一个沿着黄泥山坡搭起,入口处有个中年男人负责检验门票。 走在凹凸不平的黄泥路让膝盖有些吃力,往山坡上走多远,回头的路就有多远。

那些琳琅满目的民族手工品,衣服和首饰没能引起我的兴趣, 每一家所卖的看起来都大同小异,我只买了一个长颈族母女造型的雪柜帖作纪念。


离开前问看守档子的可爱小女孩,可不可以让我拍一张她的照片,也许今生就擦肩这么一次。

我告诉杰,以后要是再来清迈,我想都不会想再做一次这些游客事。

离开清迈的前一天,坚持不再跟从任何游客式的安排,和杰两人跳上了一辆tuk-tuk,穿梭在清迈的大街小巷,呼吸着凉快的清迈空气,这才是能让我肾上腺素上升的假期。



Monday, February 22, 2016

断。舍。离

在店里闪耀光芒的能量石头,是用蕴藏在其中的力量守护我们的珍贵宝石。但能量石的功效是有期限的,如果它的光辉与刚来到你身边时不一样,或是看着它的时候,不会觉得[很开心],那就意味着这块石头无法再传递能量给你了。

这种物品,原本就是运用每一种构成它的矿物微粒,来协助吸收负面的频率,并调整与促进净化的力量。 因此,当你产生[想要整理房间]的想法时,表示它成功减少了你的负面能量,是大净化开始的征兆。当整理完成之后,如果你看着它也感受不到喜悦,表示其职责已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净化阶段,当一个进程结束之后,相信你会和下一个能量石邂逅。如果继续留着已经完成职责的能量石,当中的负面频率会充满整个房间,让人变得消极、容易疲倦。如果有沉睡在抽屉中的能量石,请处理掉吧。

丢弃的时候,用纸包起来丢在家中垃圾桶就可以了。别忘了说[谢谢照顾],像这样诚心地道谢。

即使觉得有点浪费,但是能量石知道,自己已经充满邪气,离开你的身边能让你获得好运。因此就算不留下它,也请放心,这块能量石还是会一直守护着你的。

另外有一种说法认为,完成使命的能量石,埋在土中让它回归自然比较好。但是和人相处过的石头,因为吸收了人的能量,原则上和垃圾是相同的。 从土壤里挖出来的东西,已经无法维持原本自然状态时的频率了。

将能量石丢入垃圾桶中,是不需要为此感到罪恶的。请试着想象垃圾桶是神明,而道出[谢谢你]一类的话语则是诵经。神明不会让我们做太麻烦的事情。- Pg.86 《召唤宇宙能量の幸福整理术》

因为从年少起就养成了不定时对身边的物品做整理的习惯,所以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不会需要看“教人怎么断舍离”这一类的书籍。 长大后离开家乡到另一座城市当无壳蜗牛,每搬一次家可以舍弃的衣物有多少就多少。

N 年前买了自己的小窝,安定下来以后也没怎么纵容自己的购买欲。 可是日子久了,多多少少都会累积了一些不需要的杂物。

这一次的断舍离是以龟速进行。 舍以前,先默默回想与那件物品曾经的缘分。

这罐水晶石是10多年前随着我从老家来到这座城市当游子的小物之一。

忘了是妈妈买的,还是舅舅买了再给了妈妈……,总之就是我看到了觉得漂亮觉得喜欢,找来个玻璃罐子(照片中的那一个)把它们统统装起来后就变成属于我的了。(一笑)

其实那里头有多少是天然水晶我很怀疑,那时候好像也没怎么在意,总之就是看了觉得漂亮觉得喜欢就可以了。(再一笑)

今天,向它说道别了。

Friday, February 19, 2016

来自五千多公里外的祝福,我-收-到-了!

 

前几天收到了京都姊妹寄来的贺卡,可是在来到我的手上以前,贺卡上的卸神签在邮寄的过程中已经被人‘划’掉了。

T__________________T

姊妹说:  [ May be that’s was meant for you? ]


拍了照 wechat传过去让她翻译,那签说:
你一直烦恼的事已经到了成熟的时机,会自然地被解决而不再烦扰你了。

说也奇怪,这几天都碰上了这样的情况,我刚好在那个时间点刚好出现在那个地方,或是刚好打开了手机游览面子书,都让我的零零碎碎烦恼有了答案。

有时候一个转念,运也转了。

来自五千多公里外的祝福,回应了我的呼唤。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