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8, 2017

请守护每一位有缘人


相隔 6 个月后再踏入我的淑女小窝,第一个念头庆幸的是它依然还那么美丽。

原本签下了一年租约的女房客要求提早解除合约,原因是她被公司派往中国公干,还需要在那里驻守很长的一段日子。虽然她说搬走前已经先把家里打扫干净了,结果我还是花了几乎 9 个小时,分开两天一个人收拾和整理。雪柜里、厨房里、客厅里、厕所里、露台外......,几乎家中的各个角落都有她留下的杂物,说是都不要了,给下一位新房客使用吧。@_@

清空了她留下的“痕迹”,再把所有的柜子抽屉抹过一遍,擦拭着沾在雪柜门外的污迹时,不知怎么地想起了之前某位女房产经纪对我说过的话:「你的雪柜那么大,可是却没有提供煮食的方便给租客,是一件很浪费的事。」

原来我曾经活得那么“不接地气” ? ? ! ! 那些单身的日子,我的雪柜其实更像是厨房里的装饰品,从来没被食物填满过。(一笑)

后来我算是听取了那位女房产经纪的意见,添购了一架微波炉。至于租客会不会带上自己的煮食电器,或是使用煤气炉我也没法阻止,除非是铁了心例入合约 NO COOKING ALLOWED,否则只能祈祷遇上有爱心的租客。说到底屋主和租户的心态是大大的不同,期待不了人家也会像你自己那般爱护你的家,照顾你的一物一角。

终于把淑女小窝里里外外收拾满意的周末下午,把移换了位置的白色书柜,白色电视矮柜和艳丽的红沙发都摆放回最初的样子,原本的艳阳天突然开始下起雨来。正在云顶陪伴父母的杰捎来电话,我站在阳台前跟他说话,看着外面宽阔的绿色视野,眼睛舒服得很。

与我的淑女小窝匆匆相聚几眼,前些日子把家钥匙交到新房客手上,虽说早已接受现实把它出租,心里还是免不了会有些惆怅。

从那位女房客所留下吃的用的瓶瓶罐罐,一些家居小装饰品,觉得她的生活饮食爱好跟我有几分相似,喜欢意大利面,喜欢Parmesan Cheese,喜欢香料,喜欢 Pizza,喜欢葡萄酒,喜欢玫瑰花香.......

或许当初她有缘住进来,可能也像当年刚搬进来的我一样历经着一些情感创伤。 我的淑女小窝似乎凝聚着眼睛看不见的温柔能量,让住在里面的人不知不觉疗愈了伤口。

所以,她 move on 了。

新房客是一对年轻夫妇,男的告诉我,他的太太一看见房间瑰丽的墙色,设计特别的灯饰,美丽图腾的和式风拉门,立刻就要租下了。

我猜,他应该是很疼老婆的男人。^_^

Wednesday, February 22, 2017

随想 0222 - 润滑剂

图片取自网上

再亲密的关系都需要一种叫    空间     的润滑剂。

Monday, February 20, 2017

值得


那天和博客友人们吃午饭捞生后回到家,一打开门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面前,腼腆一笑后侧身一站,我就看见了如以上照片里的画面。

我当下给他的反应是[笑],一直笑,不停地笑,停不住的笑。 从没想过他会有这样的浪漫情怀,一时受到的惊喜 (或还是惊吓?) 冲乱了脑袋里的理智思绪网,等到稍微恢复了平静,眼睛赶紧扫视了桌面和地上,除了玫瑰花和蛋糕之外,看清楚了并没有另外什么“小盒子“,心里偷偷松了口气。

他说,他原本的打算是要跟我一起去吃博客团年饭,惊喜的计划就交给他的老友鬼鬼马克,让他在我们回家之前先把一切布置完好。 哪知计划赶不上变化,马可他妈偏偏选了那天要儿子载她老人家去安顺拜神。

杰和我都是属于“Ice Ice Baby“的年代,这首曾经红极一时,几乎成为那些年各校营火晚会上不可缺的迪士歌舞曲。记得一次本地的某电台怀旧播了这首“拉拉”歌,杰一边驾车一边跟上音乐和节拍完整无误地哼唱,那是我认识了他快一年后第一次看见另一面活泼的他,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怎么那么帅气?如果我们是相识在青春 Sweet Sixteen,我肯定会很肤浅地立即爱上他。

杰出生于南马,中学毕业后离开家乡到吉隆坡继续升学,出来社会的第一份工作把他带去了东海岸好几年。 之后的际遇和命运转折再把他带回来中马发展,然后就像大多数的一般男生想法,既然已到了适婚年龄,身边也正好有个伴,人生的下一页就是组织家庭。

如果他从此就过着快快乐乐的幸福小日子,那么今天也就不会有我和他的故事了。

其实那一天的“生日惊喜阵容“会让人产生误解,就连他自己事后也说,他的朋友们听了他的安排都觉得怎么像是求婚多点?

我并没有告诉杰,我很感谢那一天的安排,在那一刻让我更肯定了心意,左手的无名指虽然是戴上了“象征式“的钻戒,但是短期内并还没准备好跨入另一阶段。

结婚、生小孩、当妈妈....,这些看起来都正常不过的人生进行曲,曾经也是我所憧憬,只是念头并没有很强烈。 就算认识杰之前,都已经想好了以后一个人的老年生活要怎么过。

可是我偏偏低估了月老的智慧,就算凡夫的我们再抛给他老人家多稀奇多古怪多复杂的姻缘难题,他都有本事一一解决。

不想要结婚?没问题。
不想生小孩?都不是问题。
我就给你安排那一个是有一个小男孩的单亲爸爸。

和杰在一起的日子,尤其是刚过去的2016,心情的起落可以形容像坐过山车,吵架的次数没算数过,甜蜜的日子也没有少过。 彼此心里都清楚知道,眼前的这一个就是我要的人,也许就是这点信念我们才能走到今天依然还在一起。

有的人,值得你用时间和生命去证明给你自己看,他-值-得。

我的精彩人生,好像才刚要开始。

Monday, February 13, 2017

老葉的児子Leaf Lohas@C180 Cheras


昨天下午特地驾了30公里多的车程去老葉的児子,喝了满肚子香香的白茶,吃了甜度恰到刚好的红豆糕,看书看到天色渐渐暗下,结账离开前对老板说,能住在靠近您的茶馆肯定是一件幸福的事。

回程跟着 Google Maps 的指示,我还是迷糊地兜错了路,到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像昨天那样突然一定要到访某个地方的执著。 出门前杰走过来给我一个拥抱,早点回家,他轻轻交待。

前晚我们因为个人的价值观不同而引发了一场小口角,一股闷气堵在我的胸口一整夜。

一趟来回60 公里多的风花雪月,给负面情绪做了一个出口。


老葉的児子 Leaf Lohas

Thursday, February 02, 2017

过年

今年回家过年的机票是去年7月中买下,事前也没先告知杰,等到肯定了回家的日期就那么对他说: 「我“什么什么时候”回家过年啊~」

除夕是家里最忙的时候,早上拜祖先,下午拜“后尾公”(即是看守家后门的神),等到一切祭拜都结束,就要开始准备年初一供奉家中神明的东西。 水果先要洗一洗,抹干,不管是五粒叠成一盘的蕉柑,或是“一粒独秀”的柚子,金瓜、还有年糕……,全都要卷上红纸条,再贴上一张喜气洋洋的小春联。

除夕的团年饭之后必定有糖水,吃了一整年里的日子都甜甜又蜜蜜。我爱吃的白果肯定是所有材料里占最多份量的那个,这次家里的过年糖水有八成全进了我的肚子。

年初一的大半天也是在“拜拜”中度过,带着香烛和水果跟着爸妈过海,这次还有一个目的,要好好地记下庙宇里安置我家祖先灵位的位置,一一拍下了照片。

「这里是我爸爸的爸爸和妈妈,和我的爸爸,刚才我们在那里拜的是我的妈妈。」 爸爸告诉我。

看着爸妈肩并肩跪在公公婆婆灵位前的背影,有那么一天也会轮到我对什么人说上一样的话吧?

现在还有谁家里依然保持着给印度邻居送糕饼的过年习俗?17岁那年某个建筑大集团买下了我家整片村子的土地,所有村民被迫搬离,每一户人家分得“两个+半个”货柜做为暂时住所,分割成三间房,一个客厅兼厨房。几年后又大搬迁一次,很多老邻居都分散了。

至今,和我们交换年饼的印度邻居就只剩下一家人而已。 小时候替妈妈送年饼最高兴莫于,作为回礼的白糖上还放了几枚钱币,这些都成为了我的小酬劳。

去年的农历新年是跟杰和他家人一起在新山度过,见了好多人,说了好多话,熬夜也最多。连续几日寄宿在他某亲戚的家,偏偏我是个“醒睡” 的人,一旦在不熟悉的地方,睡梦中稍微感觉到有什么人声走动一定醒来。炎热的过年天气加上睡眠不足,从除夕就开始吃药,一直到了年十五那把变得沙哑的声线才有起色好转。

「那样的过年我不想再来一次。」 这句话我后来对杰说了不止一次。

闹哄哄的过年方式已经成为很久以前的最爱,这十几年来都离家在外,我更喜欢以陪伴妈妈一起忙碌的方式,让时间在手指头的劳动间清楚地流逝,默默地倒数迎来大年初一,不需要分心去应酬什么人。

年初二傍晚,拿着马航登机证坐在候机室里,望着玻璃墙外渐渐暗下来的天色,心里反复着回家过年前他说了不止一次,我在北马他在南马的那几天里,我们通电话时他又提醒了我多次的同一番话,以后买机票前能不能先和他商量?可不可以,不-要-再-一-个-人-回-家-过-年。

Friday, December 30, 2016

2016年末,但愿我所认识的每一个人都安好。

麦记里的 McCafe Counter
清晨4点多的麦记,只有两桌客人。

一桌是两男一女,看起来是通宵无眠的夜猫子,三人毫无倦意高兴地聊天,另一桌就是杰和我,各自安静地吃着自己的早餐。(他失眠我得挨义气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

不,其实还有另一位安静的客人。

从一踏进麦记我就留意到他了,他正好坐在面对着点餐柜台的双人桌,身上的格子布长袖衣看起来有点单薄,双手交替抱在胸前,头往胸口低下去,是睡着了。

我认得那张脸,几年前我每每去 Centrepoint BU 麦记吃早餐都会看见他。 我到达的时间通常是早上 6 点钟左右,他都是坐在一个角落里的位子睡觉。 等到时间大概 7 点以后,人客渐渐多了,他就会醒来起身去买一份最简单的麦记早餐。

我一边吃 Pancake 不时转头去看他,一边告诉杰这个小故事。

杰被我说得同情心都跑出来了,临走前突然掏出20块钱叫我去买早餐,我当然懂得他的意思。

我买了一碗大的麦记鸡粥和一杯热咖啡,放在托盘上捧去他的桌子,小小声地喊 : 「Uncle....Uncle...」

他闭上的眼皮微微跳动了几下,我知道他是听见的,或许也已经醒来,我猜他可能是因为摸不清来者是善意或是什么,所以继续装睡。

我把托盘轻轻放在桌上,一只手搭在他肩上,感觉到的是皮包骨,继续小小声地喊 : 「Uncle.... Uncle.... Uncleeeeeeee~~~」(您要是再继续装睡我就要用力摇您的肩了!咳,开玩笑~开玩笑~)

等到他终于睁开眼,我用广东话对他说 : 「Uncle,我买左早餐俾你吃。」

「哦哦哦,唔该你。」 他也以广东话回答。

老爸爸,不必谢。

这些年身边的人来来去去,有些人虽然和我非亲非故,可是感觉上他们都好像有份见证我的成长,一看见他们就会想起自己的过去。

老爸爸,很高兴又在麦记见到您还安好。

Wednesday, December 28, 2016

就结束在 ‘ok......’


最后一则简讯我没有发出去。

那是因为我突然间意识到,越是解释得越多,其实是在向自己而不是外面的别人交待。

就算只是再见一面后又怎样?就算真的可以再做朋友,就算我真的是这样想,他也真的是那样想,我和他各自身边的那一位未必会同样想。(一笑)

有时候“节外生枝”都是从我们的过于自信,认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中生长。

去年 5 月我故意让 K 误会我就要结婚了,今年 9 月不期而遇之后他再问起我什么结婚,我才告诉他事实。

如果他真的对自己目前的这段关系有后悔,只能说,男人有时候就是败在自己的下半身。

‘those days’ 就结束在 ‘ok...’,不带去2017。

those days

Tuesday, December 20, 2016

遇见黑白城市里的最后一颗钻石王老五

某个上班日早上在mamak档看见一位戴金丝框眼镜、肤色白皙,穿浅粉红色Polo-T,也是独自泡Mamak档的陌生男子,斯文的神态和我所认识的某个他有几分相似。

以往认识的男性朋友中可以把浅粉红色穿得好看又没有“娘”味的只有两人, 一位是YK,另一位就是这篇文章里要提及的 K。 我和 K 都是同一个7字辈年份出生,不过我的月份整整比他大了11个月,我给他取了个绰号- Kokozai。

其实,我更愿意这样子形容 K - 黑白城市里的最后一颗钻石王老五。 他身高接近六尺,五官端正耐看、经济能力稳定、懂得投资理财、代步车是宝马,高富白的外表已经是可以打上很高分的交往对象。


K 有一双如艺术家般修长的手,有一次我们去吃日本BBQ,望着他十指纤纤耐心地用夹子翻转烤肉避免烧焦,还记得他说 「好吃的东西值得等待。」

其实这些都已经是两年以上的事了,认识 K 是在杰之前。我们“浅浅”地交往过一段日子,当时我并不知道他和前女友还有“藕断丝连”,最后他选择了回到后者身边,自此我和他都不再联络。

去年五月间突然收到他的简讯,说希望能再见面,我-拒-绝-了。 就算只是办公的午餐时间吃个饭,我也以工作忙为由推了。也许娓娓拒绝他的见面要求,次数多了他也识趣地从我的生活里沉静了下来,渐渐地也没有再收到他的简讯。


觉得 K 好像是老天爷的故意安排,是前来试探我 settle down 的心意有多坚决的“转角”。 纵然对 K 还有好印象,他对我的好,对我的付出我没忘记,只是错过了终究是回不去了。 对于他和前女友复合的解释,我觉得理由很牵强,没能说服自己再相信这个人,也不会傻得押上那时候和杰刚开始萌芽的感情为赌注。

事过一年多,没想到今年九月我和 K 会在某家超市里重逢。 总觉得我的人生剧本被老天爷编写得很有戏味,整座城市那么大却偏偏要让我和他窄路相遇在一个角落里。

当时我推着满载而归的超市手推车往出入口走去,杰跟在我身边,K 正好朝我们的方向走来,稍微走在比他前一步距离的一个女人手里推着一个婴儿车。 短短不到10秒钟的相视,我看见 K 的眼神从不敢相信到充满笑意殷殷,嘴角牵动了几下似乎要说些什么,我也有闪过要不要打招呼的念头,最后只对他微微笑就把脸别向身边的杰,熄灭这场重逢的小火花。

一场相遇让我和 K 再联系起来, 原来去年12月他结婚了,对象就是那位他所说"struggling with her life" 的前女友,孩子才刚出世一个多月。 据他说,这一切都是发生在去年的五月中之后,当我决定不会再和他见面。

不得不觉得唏嘘,K 从来给我的印象不管是工作上、理财方面和对自己的未来都是很 “Well-Planned” 的理性男,女友的意外怀孕肯定打乱了他的一些计划。

好在 K 也对自己选择吃下的那块巧克力负责任,就像他说来安慰自己的那句话一样,have to accept regrets in life。

Wednesday, November 23, 2016

岁月不留人


1120 出席了一场婚宴之后的感想:
 相识十年,当年的小妹妹们都结婚去了,有的已经是准妈妈了。我们这些大姐姐们怎么都好像还没打算翻开人生的“下一页”?
(一笑)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