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4, 2014

角落里盛开的颜色

前些晚友人从金马伦开会回来,车子直接驾到我公寓楼下把我叫下去,先是从车后座掏出一束红玫瑰,接着是一束勿忘我,然后是我偷偷在心里猜中,必定有的一束多样色菊花,哈~

曾经非常羡慕某个已经离职的女同事,每每特别的节日里男友必定送花到办公室。多年后宇宙终于收到我的订单,如今偶尔有机会在普通不过的日子里收到花,可是horrrr….. 却是必须自己修枝剪叶拨刺,搞到后颈冒汗,头发也乱的“原始”花束~~ >_<  (呵呵,这是开心的投诉。)

这几天盛开在家里几个角落的颜色,和办公桌的一角也沾了天使的紫色,工作得眼睛累了,下班回到家累了,拿着剪刀转着瓶子对着花儿左修修、右修修.....,心也安静了下来。

《甄嬛传》里的一幕,熹妃说:“留着我想要的,剪去我认为多余的……”

突发灵感,熹妃说修剪花枝其实和整理后宫是一样的,呵呵~那么我说修剪花枝和整理自己的身心灵,其实也是一样的。^_^

Friday, July 18, 2014

金妮的发色


回老家的那一天,早上先去打理三千丝,然后下午才奔向机场。

站在老妈子大人面前,原以为她会劈头第一句,“哎唷~~~~”然后咕噜我几句,结果她对我的新形象完全没有一点惊讶。 呵呵~看来妈妈年纪越大却越开明了。

帅帅 Aki-Sang 的发型屋上个月已经搬去了Month Kiara,我暂时懒得去探索他的新店址,所以就溜去了另一家发型屋。 目前还没决定以后会不会继续光顾,也就不提名字了。

新染的发色让我联想到《哈利.波特》里的一个人物角色 - Ginny Weasley,她和6个哥哥都是顶着一头火焰红的头发。

这一次蓄回了刘海,也稍微增加了厚度,期待刘海长时轻轻拨向一边又会是怎样的一番“风景”?(一笑)

Wednesday, July 16, 2014

Home is where the heart is...... (10 -14 Jul14)


回家的日子,在外婆家屋外的那片地发现了一棵“新”植物,种在靠近道路边沿那里,长至及胸的高度,挂着好些漂亮的红色小莓果。

我眼珠子溜溜地在那些莓果之间跳来跳去,有熟透黑得发亮的,有红白掺杂的,有红艳娇润的,各自在早晨的阳光里散发诱人摘下的冲动。

我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我曾吃过如此美丽的小东西,记忆库里倒带出三个字 「白云山」,接着脑海里看见了中学生的我和小学生的弟弟。

那一段日子,妈妈常在周末带着弟弟越过海上山去拜佛,每次回来手袋里一定有以纸巾包裹着的红色小莓果。

我努力地回忆它的味道........,突然间老妈子高分贝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你别去摘人家的水果呀!!! 那是XX 种的,之前你小舅还去摘人家的香蕉我都骂了!!"

顿时........,脑海里的记忆画面不见了,我落回到了现实。>_<

其实俺当时不过是在拍照而已啦~,老妈子一再而再,再三地老远喊过来,每一次都不忘附加我的名字,原本不是贼都被她老人家大惊小怪喊成了贼,被喊得有些慌了,没法继续专心拍照,整个人一下子楞在那,要走要留左右都不是。T_T

那时不懂为什么我突然想起蒋勳老师说关于 《美的觉醒》,依稀记得他在《视觉》那一集里提到大人们最常犯的错误,就是打扰了孩子们感觉世界。父母亲总是迫不及待,要捉紧任何地点,任何时刻教育孩子所谓的「知识」和「道理」。

妈妈,虽然我已经是个老大人了,可是这个世界何其大,天下间依然存在会引起我好奇心,会引发我内心童真的事物呀~
[ 美是你刹那之间的感动,你说不出来为什么你就发呆了。
你看到一个小孩在凝视一朵花,他在凝视黎明,在凝视黄昏,或者他在凝视母亲的脸的时候,都不要去打扰他。因为其实他在感觉生命里面最美好的部分。
我们现实生活里,因为知性的教育太多了,所以我们常常用知性去打扰感觉世界。]
    - 蒋勳 (YouTube 《美的觉醒 (一)视觉 》

Tuesday, July 08, 2014

甲米 (Krabi) 匆匆一游

210614,搭上了飞往甲米(Krabi) 最早的班机,是老板特别给予员工们完成了一个竞标大计划的充电假期。

虽说是三天两夜,可是真正逗留甲米也72小时不到,不想太累,没有做一般游客会做的事,没有跳岛,没有骑大象,没有泡温泉,想跃跃一试的攀岩也只是想想而已。

每每公司出游,住宿条件永远不会亏待,Holiday Inn Resort@Ao Nang Beach 环境绿荫,占地广阔,从四楼的客房走出去先是一条长长走廊,再搭电梯到楼下,再走一段弯弯曲曲的小道才到大厅接待处,我怀疑最少半公里的路。
甲米的蚊子似乎都特别活跃,每间房的阳台都安装了一层防蚊网,不管白天晚上最好都拉上,我房里的阳台望出去是丛林,回来以后,两条腿都这里红点,那里红点。

在游客圈里挺有知名度的 Wang Sai Seafood Restaurant 很靠近 Holiday Inn Resort, 倒是要去 Ao Nang Beach 吃喝最集中也最热闹的地点却有一段距离,如果以星巴克为终点,步行的话大概也要一小时。
第一晚逛去了 Krabi Town Night Market,与同事们边走边看边吃,一份小食大家共分,吃了好多好多道地小食。两个小时下来,我带去的环保袋都装满了大包小包食物,到泰国必然一试的麦记猪扒包也没被同事放过。我一向对快餐兴趣缺缺,到现在最忘不了的是椰子雪糕和鲜榨甜柑汁。

回到酒店把环保袋里的食物搬出来开私人Pool Party, 换上泳衣晃着高脚杯泡在泳池里,一个晚上肚子装下了各式各样拉杂口味,甜的、酸的、辣的、炸的、烤的、冰的、热的....,又酒精又果汁,没拉肚子已是幸运。^_^

Wednesday, July 02, 2014

别人的人生故事 。我们的人生镜子

 
我住的公寓,多年来好些外籍保安人员和清洁工人的面孔都没怎么多大的变动。平日进出要是与他们碰上一般都会点头打招呼,其中一位印尼清洁阿姐的性格较为活泼,倒是能跟她谈上两句。

前些日子下班回到公寓楼下,正好与她在入口处相遇,想起有好一段日子都没见到她了,问起才知道她回去了印尼家乡一个月。

印尼阿姐说,原本今年工作合约期满后就打算不继约了,不想再与家人遥远分开,可是现任雇主一直挽留,说好员工难求。 与丈夫商量之后,决定再离乡背井工作几年,再存多些钱。

现在印尼老家只有丈夫和12岁的儿子,新婚不久的女儿目前只身在台湾,签下了3年女佣合约,必须等到合约期满之后才有一个月的回乡假期。

我问,“她会说中文吗?”

“我告诉她,就算中文再难学也要学起来,为你的前途着想,你希望以后的收入会增加吗?你希望老板继续聘请你吗?工作要勤快,要自律,老板看见你的表现好一定会加你薪水,知道吗?”印尼阿姐滔滔一口气说了许多。

我静静地听着,站在我面前的不再只是公寓里一名寂寂的外籍清洁女工,她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一个男人日夜思念的妻子。

我安慰她,“三年很快过去,你看你我不知不觉都在这一区待下7年多了。”

或许更久吧,这句话我在心里对自己说。

这位印尼阿姐,她是看着我从租户的身份搬进来这幢公寓,两年后因为租金高涨负担不起被逼离开,再两年后到回来成了其中一个公寓单位的主人。

有时候在风花雪月的日子里久了,一不小心又会被欲望驾驰,掉入欲求更多“想要而不是需要”的物质陷阱。 繁忙都会,偶尔停下来听听别人的故事,才会记得自己其实已经拥有足够,比起许多人都已经幸运很多。

Thursday, June 26, 2014

路过你的生命


从热浪岛回来城里度假的友人送了我一件 T-Shirt,我故意作弄他,“教练,我以为你该会送我一个救生圈呢〜”

饭席间,我随口问,“ 为什么会爱上潜水?”

“ 因为前女友。” 他的回答让我的眉毛抬了一下。

他道起往事,当初是某个朋友刚好临时有事无法依计划如期出发,把两个热浪岛的度假配套半价转让了给他,那是他和女友第一次踏上热浪岛。

在岛上女友提议去潜水,他说,“那时的我连 diving 和 snorkeling 都分不清,还以为她是指浮潜,结果后来才知道是 Discover Scuba Diving。 想要临阵退缩又怕被别人笑,只好硬着头皮撑下去咯〜”

第二次再去热浪岛是女友的意思,还偷偷帮他一起报名了 Open Water Diver Course ,结果再一次被“骗”下了水。

后来的日子,陆陆续续都与女友结伴一起去潜水,不过主要都是出于「陪伴」的意思。他说,自己真正爱上潜水,是他终于学会了[中性浮力]这潜水技巧的那一刻。

多年以后与女友分开了,那时候他的事业刚巧也遇上了一些挫折,决定离开城市去热浪岛过过日子。

那次的人生抉择,让他后来成为了潜水教练,从此爱上简单的岛上生活。

最近从网上下载的《占星学刊》里,有一句我很喜欢话,[在爱的力量下,世界的碎片会寻找彼此,而终将成为一体。

很自然地,第一个先联想到的「世界的碎片」是我们寻找中的另一半。 倒是不久前历经了一些情感人事,才明白那「世界的碎片」所指的是我们和自己。

有些人走进我们的生命,也许不过是与我们暂度某个课题,引领我们明白或学习一些事,协助我们重逢我们失落的灵魂碎片,再记起一段远久以前学习过的智慧,与生俱来的前世天赋。

我是否也曾化成一颗星“经过”他人的星盘?我不过是他今生必须克服的某个课题里的其中一颗因果小螺丝? 或只是客串开启他今生灵魂功课的一枚钥匙而已?

看待世事变化,我们都惯性定位自己是“受害主角”,对外伸出指责的手,其实有没有想过,也许这一次我们只是配角,只是路过。


Wednesday, June 18, 2014

萤火虫是落入凡间的星星

抵达 Firefly Park Resort 已经是9点50,看萤火虫的时间是从傍晚7点至9点30,碰巧那晚是十五月圆才过了两天,河流的速度还比平时急快,保安人员告诉我们,卖票的柜台今晚更是提早半小时关闭。

P 问,我们可以进去走走吗?
可以,但是别太靠近河边,要注意自身安全,保安叔叔回答。

顺着度假村的水泥人行小道走,经过建立在人造水池上,一间间独立式的马来风格度假小屋,就看见了不远处的河边小码头,那里还亮着灯,不过一个人影也没有。

P 溜开去上洗手间,我独自走去码头,看见排列整齐的一件件救生衣,这里就是乘客集合等候上船的地方。 站在连接小码头和木板浮台的吊桥前,就已经能看见黑暗中一闪一闪的梦幻小星光。

P 回来陪我走过会轻轻摇晃的吊桥,木板浮台是船只停靠的地方, 我干脆坐下,仰头望着近在呎尺的星光,想起多年前在悉尼 Queen Victoria Building 看到的几层楼高圣诞树,上面都挂满了一颗颗大大小小的施华洛世奇水晶星星。

我掩住张开的嘴安静的笑,记忆中最后一次看到萤火虫是好久远以前了,在外婆家屋外,我才10几岁时候。

我对P说,谢谢。
他应我,要感谢他就闭嘴享受当下,别再开口说话破坏气氛。

就那样,我和他席地坐在黑暗中,静静地......静静地.....,我连呼吸都放轻了,深怕一个大呼气眼前的星星转眼就消失。

那晚 P 说我,你的个性其实是可以很平易近人,但是你选择拒人千里。 你把自己"关闭"太久了,要打开心,要尝试再去相信他人。

Monday, June 16, 2014

torture session promotion~^_^


工作Team里的 9 字辈小妹说,去海岛旅行的话她最需要[防水眉笔],担心游泳后两条小黑毛虫变薄了会很“肉酸”。(呵呵~好可爱~^_^)

我.....我这位 7 字辈阿姨却最需要 Brazillian Wax。

这是隔了一个年代的“两代代沟”吗?@_@ 

广告时间:
这个6月Strip有好优惠 - Brazilian Wax Combo@RM58 / Boyzilian Wax Combo@RM98,赶快~
(目前 The Curve 那家正在进行装修哦~)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