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6, 2016

婚姻的坟墓

图片取自
要不是她的车正好停泊在我面前,我根本就不会对她留下任何印象。

她看起来年龄30好几,短发、容貌普通,鼻梁上一幅粗框眼镜,脸上淡淡的妆,深蓝色的短袖连身短裙不紧也不松地顺贴着身型,看得出保养得宜,没有中年发福。

她从司机座位下车后绕到后座的乘客位,拉开车门和颜悦色地对里面的人说了些话。

我保持着跟友人T 和 M 聊天的姿态,眼睛却不经意地往她那里扫过去,接下来让我惊讶的是从车后座钻下来的竟然是一个小男孩,看起来只有4、5岁,穿戴整齐。

她领着小男孩走过我们的桌子,我也不好动作太明显地也转过头去看。 只是,在这样的时间点(当时已经过了晚上10点)带着小孩到有烟有酒又音乐吵杂的酒吧,我总觉得是一件不适当的事,不过也不关我的事,我继续我的风花雪月。

隔了一天再碰到 T,他竟然对我说起了那对母子。

那一晚她和小孩是坐在我背后的那张桌子,当时已经有一位年轻男子坐着等候。

两人一大一小坐在年轻男子对面的座位,算是间接对着我们这一桌,我背对他们,坐我对面的 T  正好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据 T 说,她和年轻男子聊天的过程几乎都保持笑容,似乎很高兴见到对方。 至于他们聊的内容是什么,T  当然听不到。

后来她的手机响起,T 看见她几乎是立刻“跳”起来慌慌张张地走出去,一直走到酒吧外斜对面的马路街角才接听来电。 就在她离开座位同时,年轻男子起身坐去了她的位子开始逗小孩玩,转移小孩的注意力。

远远地,T 看到她用手半掩着手机讲话,讲了大概15-20分钟。 那段时间里小孩完全很自然地跟年轻男子相处,也没有要追出去找妈妈的意思。 T 的想法,年轻男子并不是第一次应付这样的情况,还有看起来他已经是小孩所熟悉的人。

T 告诉我,那女人让他想起了他的前妻。

虽然不知道电话里头的那个人是谁,但是看那女人从原本高兴的表情变得慌张,走开去接电话前也忘了先安抚孩子。 如果来电者不是她生活里“有份量”又不能拒绝的某个人,在这个可以whatsApp,可以录音留言的年代,她大可不必急着接听,可以等对方挂了电才发个简讯过去交待。

我淡淡一笑,自然明白 T 的话中有“意思”。

与我同龄的 T,前妻曾以带孩子回娘家为借口,然后以需要见客户谈公事不方便带着小孩一起为由,让家人看顾孩子,自己再出去偷会男友。 每当前妻外出,对 T 的来电都不会立刻接听,要不是过后才回电,要不就是.......干脆什么消息都没有。 直到后来被 T 捉住了证据当面质问,才承认自己有外遇。

「她为什么会喜欢上那个男人?」 我多嘴问了一句。

「她说他让她找回恋爱的感觉。」 T 回答。

如果说婚姻是恋爱的坟墓,那么外遇就是给自己再挖掘另一道坟墓。


Friday, July 08, 2016

心动的整理魔法

 

终于,家里进行了近乎大半年的彻底断舍离即将来到了尾声。

当我从书柜下面的抽屉里翻出被雪藏了有多久,连我自己也不记得的 Midori Traveler's 手帐,还有一本不曾开封的 Midori 001号线条本子,「怦然心动」这四个字立刻蹦跳出脑海里。

「怦然心动」是日本整理教主近藤麻理惠所创造的整理魔法,对于不懂该舍还是该留的物品,一时无法拿定心意的时候,就以在碰触到该物品的瞬间来感觉,是否还有「心动」?

这本 Midori Traveler's 手帐,我根本不需要把它拿在手里就已经知道了答案。
  
曾经我为了要不要花上 145 大洋把它带回家,在 Kinokuniya KLCC 好纠结地进进出出了几回。 终于把它捧走的那个傍晚,一路上回家途中我在友人杉的车里笑得合不拢嘴。

乘 6月结束以前有免邮资的优惠,向 Tabiyo 网购了两本 008号 Passport Size Refill Sketch Paper Notebook。

2016 来到下半年,为我的 Midori Traveler's 手帐换上了新本子。

2016 结束之前,问自己能不能坚持到成为习惯,把手绘融入生活?

Monday, June 20, 2016

愿你,走好

图片取自
原来,我的部落格里一共有 4 篇文章写过关于他。

第一篇是2008年,最后一篇是2011年。
 
其中一篇我借了日文小说《二手杂货店之恋》里某个角色的话:「可能在我责怪对方的那一刻,那个人就死了,也可能在第二天就不在了。」

就算分手后与他没能做朋友,就算很生气也很无奈他的纠缠,就算忍不住要在部落格开文骂他,我依然真心希望他是在地球上的某个地方生活着,而不是得悉一年多前他已经病逝的消息。

曾经我以为他对我的骚扰会在他结婚之后从此画下句号,没想到大概平静了3年后再收到他的简讯,说他离婚了,不懂该怎么办才好?

回想那时,如果我选择的不是沉默,哪怕只是回复短短的一行字 [You will be fine],是不是会给他稍去一点安慰?让他在人生最低潮的时刻感受到多一丝人情味?是不是也会扭转他早逝命运的可能?唉。

如我后来在文章里写下的一段话:
其实我宁可他是来向我炫耀,告诉我他现在过得多好,他的另一半比我多棒,看他们现在多幸福,我真的宁可听到的是他说他的幸福事一箩箩,我会很替他开心。

2011年后我没再收到一些莫名其妙的陌生人电邮,或是来自他的手机号码,却假装是别人的简讯。 我一度以为他完全消失在我生活里的那些日子,已经整理好自己挥别过去,站起来往前走。

得悉他的死讯让我难过了一整天,傍晚下班回家途中与妈妈通电话,忍不住向她老人家吐吐心情苦水。

「外婆生前说过一句话,棺材不是装 [老],是装 [死] 。」妈妈说:「人啊~说走就走,管你几岁。」

那一天,我把那四篇文章从部落格拿下。

那一天,我把他的名字从我面子书的 Blocking List 移除,有几个名字也同时一起除去了。

就如小说里的那句话,可能在我 Block 掉对方的那一刻,那个人就死了,也可能在第二天就不在了。

离开的,愿他走好,安息。

还在的,让我们努力把日子过得更好。

Thursday, June 09, 2016

Paya Indah Wetland@Dengkil,Selangor


假日如果想跟孩子们来点郊外亲子互动,可以同时踏踏青,野野餐、踩单车、看荷花、看动物,不妨考虑 Paya Indah Wetland,位于 Dengkil,靠近布城 (Putrajaya) 。

Paya Indah Wetland 是属于我国 Department of Wildlife and National Parks Peninsular Malaysia 管辖,没征收入门费,只需向门口的守卫做个简单的车子登记就可以了。 他们会交给你一张通行证,把它放在车内显眼的地方(如汽车的仪表板顶上),离开时记得还回去,别笔直直地把车子驾出去哦~

以下是我所知道的动物喂食时间,其他的如豪猪,或还有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10:00am - 喂食河马 (工作人员也允许小孩尝试喂食,不过大人们可要看好你家小宝贝的手哦~对着你张大嘴巴的河马很恐怖,别把小手也喂进去了。)
10:30am - 喂食塘鹅 (Pelican)
11:00am - 喂食鳄鱼


那里还养着几匹马,看见这么美丽的动物我就忍不住自己脸上的笑容。^_^  没敢太靠近马儿去拍照,当时没有任何工作人员在场,要是不小心惊吓了它反被踢一脚......... @_@ ,还是远远拍了照就算,然后赶去看工作人员喂河马吃水果。

离开前不死心要杰再把车子兜过去马棚,正好碰上从四轮驱动车里下来的一男一女,看似负责人的模样。 我上前去打招呼,男的正指示工作人员打开马棚旁一所房子的大门,我看见里面的墙上挂着一幅幅的马具。

我高兴地问是不是可以骑马??^_^

得到的答案是,也许开斋节以后吧~

感觉对方回答的语气里有点“其实我自己也不是很肯定”,那么只好以后再来碰碰运气了。

Paya Indah Wetlands,
Jabatan Perlindungan Hidupan Liar dan Taman Negara (PERHILITAN),
KM4, Jalan Dengkil- Banting,
43800 Dengkil,
Selangor.
Tel: 03-87687616/ 8726

Visiting hours:
Monday-Sunday: 7.30 am - 7.00 pm
Friday: closed from 12.15 pm - 2.45 pm

Wednesday, June 08, 2016

怦然心动总是在爱情开始以前

 

今天面子书提醒了我,第一次听你的故事原来已是两年前。

最近的联络,你发来几张在国外潜水的照片,那是你说过以后我们也许可以一起去,漂浮在海上的那个潜水村。

然后你问,最近在忙什么?

忙拍拖,我回答。

就这样,我们安静了。

请原谅我,遇见我在我还不想安定下来的时候。

现在身边的他,名字里的第一个英文字母和你一样,长得和你一样高个子,笑起来也和你一样带着腼腆。可是,他却会让我怦然心动。

萤火虫小舟的遗憾,他为我圆满了。

与你的相关文章:
萤火虫是落入凡间的星星 
[那晚 P 说我,你的个性其实是可以很平易近人,但是你选择拒人千里。 你把自己"关闭"太久了,要打开心,要尝试再去相信他人。]

没有星星、只有月亮
[第二次和 P 去 Kuala Selangor,没想到还是没能顺利坐船游河看萤火虫。 上一次是人为的迟到 (P 咯~~),这一次是天为的下雨。]

Monday, June 06, 2016

随想[0606] - 别以[爱]之名




图片取自

父母对成年孩子的[体贴],适量是[谅解],过量是[干涉]。

Thursday, April 21, 2016

三朵玫瑰的花语


家里没有花瓶,拿了Ikea玻璃水杯替代,往杯里放了几颗白水晶加强窄小杯底的平衡性,摆好了花,拍下照片传送出去。

很快,就收到他的回复讯息。
[Nice dear]

[Good morning and I love you lots]
昨天从将近38度的大太阳下钻进他冷气嗖嗖的车里,先是眼前有点昏黑,然后才看清楚他手里拿着一束花。

走开10分钟去买花30块,却要给300块取回车子。 我一心一意只想买花给你,忘了这里是拖车黑区,他把花交给我。

我静静地。

约你吃午餐你说不得空,想亲自上去办公室交给你又怕车再被拖走,只好叫你下来,他继续说。

不知怎么,他的傻气让我有点心酸,也心疼。

一年多前也是在同一个地区,我和他从快餐店吃完汉堡出来,他停靠在马路边的车已经不知去向。

你的车子被拖了!!还记得我的反应很激动,很懊恼,很着急。虽然我是不需要掏腰包的那一个,可是很生气要白白付出300大洋给MPPJ。

那是我吃过最贵的汉堡,我可以想象我当时的脸应该很苦。

事情都发生了,生气又能怎样?他对我淡然地笑,给钱拿回车子就算了。

昨天我的脑海里一直重复浮现那个淡然的笑容,他对自己所为的后果,没有埋怨的负责任态度,那时候我就知道,我会喜欢上这个男生。


三朵玫瑰的花语 - [我爱你]。

也可以是.....

[很想你]
[对不起]
[别生气]
[原谅我]
[知错了]
[会改过]
[请回来]
[再一起]
.
.
.
.
.

Friday, April 01, 2016

舌尖上的回忆


很久以前,SS2的“为食街”几乎是我解决晚餐的地点首选。

曾在那里缘遇过台湾艺人任贤齐,他被工作人员们围护在中间,一行人快速地穿过“为食街”两排食桌之间的走道,在任何“闲杂人”来得及做些什么反应以前,他们就上了保姆车绝尘而去。

78号的Aba's Nasi Lemak 依然好生意,他家的酸辣魔鬼鱼是我的最爱,弟弟也赞同,说有妈妈的味道。忙绿的档口画面里不再只是一家三口,还添加了两、三个外劳帮手。

还有忘了是几号档的炒粿角,以前的画面是老阿妈掌锅铲,老阿爸在旁当助手负责准备食材,脾气容易不耐烦的女儿负责递送。10年光景一晃而过,我几乎认不出当年的那个女生了,如今换成老阿爸掌锅铲,其余的工作都由她一人包办。

那一天没能如愿吃到酸辣魔鬼鱼,不过才傍晚7点多已经卖完了。剩下的汤汁和羊角豆我没放过带走一份,回家煮个饭来捞汁也吃得有味。

那一天也带走了一份炒粿角,不懂是我的广东话发音不够准确,还是她一时把我和别人的点单混乱了?当她发现我要的并不是蚝煎,还得请老爸赶快另炒一份粿角(自然被老爸念了几句),我还真的怕她对我发牢骚。(一笑)

那一天我发现自己吃着的更像是一份“新”味道,不是说酸辣魔鬼鱼和炒粿角不美味了,而是我的舌尖原来已经记不起它们以前的味道。

原来日子久了,会冲淡的不只是情感,还有味蕾。


Tuesday, March 29, 2016

不想说就别说吧


我有这样的习惯,就算在进餐、走路、洗澡、临睡前,和友人聊天.....,哪怕我是轻轻摇晃酒杯看着对方好像很专注对话的样子,其实有一部分思绪是被分开来,把当时的感受,周围的环境和人声在脑袋里变成零零散散的文章。

最近有点抗拒把心情转换成文字,就连在笔记本里留下片言只字都不愿意。有些心事,终究只能属于自己。

每当遇上这样的“卡”点,我会以画画来舒缓心里的不顺畅。

新爱上 Kelvin Sloan 的作品,喜欢他画里的意境很有占卜的味道。 模仿他的一幅画的同时,也把最爱 Marie Laurencin 的 The Kiss 加进去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