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02, 2016

Akha Ama Coffee@Chiang Mai 阿卡族大妈妈的咖啡


Akha Ama Coffee 在清迈一共有两家,我去的那一家是位于古城区里的 Rachdhamnoen Rd,也是Sunday Night Market 的地点。

还没起飞清迈之前先从网上做了点关于Akha Ama Coffee 的功课。

[AKHA]是指泰北山区的少数民族- 阿卡族 ,[AMA]是阿卡族语,意思是[妈妈],AKHA AMA 就是指种植咖啡豆的阿卡族大妈妈咯~ ^_^

Akha Ama Coffee 创办于2010年5月,老板 Lee Ayu Chuepa 自身也是阿卡族人。 他是村里第一个上大学的孩子,毕业后回到自己的家乡,透過种植咖啡改善自己和族民们的生活品质。 从咖啡豆种植,收割,烘培到萃取成一杯咖啡捧到客人面前,过程中完全都没有谋利的“中间人”。

LEE 曾在 TEDx Chiang Mai 分享过他的咖啡故事,兴趣一看可以点击这里


Akha Ama Coffee室内室外的空间都不大,身边同行的羯是烟客,我们自然是选了户外桌位。隔壁桌是两位年轻的泰籍男生,其中一位皮肤非常白皙,我借拍照为由走进走出偷看,那张脸美得像橱窗假男模特儿。

我点了 Manee Mana (80bath),是混入了新鲜橙皮冲调,味道甘甜的花式冰咖啡, 喝一口嘴里都是阵阵橘香,连呼吸也清新了起来。

午后的清迈,就算艳阳高挂气候也依旧凉爽。

Akha Ama Coffee La Fattoria
175/1 Rachdhamnoen Rd, Phrasingha, Muaeng, Chiang Mai 50100, Thailand

Tel : +6686 915 8600 /  8am-6pm (Sundays open until 20:00)
http://www.akhaama.com
 

Tuesday, January 26, 2016

喧闹以后的安静

上星期从泰国回来时在机场带走了一瓶 Baileys Irish Cream和Bottega Dark Chocolate Liquor。

喝这两款酒我喜欢加入冰牛奶,尤其是那黑巧克力酒,喝起来就像在喝一般的巧克力牛奶,醉得人不知又不觉。

看着我自娱地调酒,他问:「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会喝酒?」

我歪歪头想了一下,倒问他:「二年级是几岁?」

我人生喝的第一口啤酒可是有我老爸大人的准证噢!

从一行十几人的喧闹旅行回到两个人的安静,那里都不想去的星期日夜,用手机从YouTube 一一搜索出属于我们那个年少时代的蒲歌。

听了Enya,Kitaro,到 Enigma 让我忍不住跟着哼唱的 Return to the Innocence,还有 4 Non Blondes 和 No Doubt,那些年的迪士歌都少不了这两个组合的劲歌。

那时候觉得自己非常有型有款的蒲事,怎么看在现在的自己眼里,怎么都觉得土得 Ah Beng Ah Sheng Ah Hui 的不得了。

Thursday, December 31, 2015

降落学习中

我常說,別急於修成正果,成道成佛。應該先做好一個「人」,做個合格的人,準備好身心,才是修行的基本功。要做好一個人,不能鑽進無菌的世界,沒罪惡沒災難沒噪音的桃源,反而需要走進人群裡、親人間、愛人前、惡人中、艱難裡磨掉自大,磨煉定力,磨合智慧,因為在人世間的際遇和緣分裡,我們各種隱藏的真本性才能被狠狠地激動,在混亂、失向、掙扎和衝突中學習定心,調校自己,辨清是非黑白,看清楚自己。

我相信回到生活中才是紮實的修行。「修」是修煉和學習,需要虛懷若谷;「行」是行為、行動和幹活,需要修養品性,毅行上路,而非退隱。

人生最好的老師是傷痛,最誠實的鏡子是愛情,最佳的修養機遇是難關。沒有比在家出家更理想的修道場,讓我們不忘面對人的本性,先回歸生活的最基本做好再說吧。

这是摘自《宁静》的序文里的部分文字,书的作者是詹仁波切,写序的是素黑。

今年是我写部落格的第10年,我从来都不喜欢写“一年的回顾”或“新一年的展望”这类的东西,可是今天却想在2015结束前写下点什么。

过去的几个月里不时重复看自己所写过的一篇旧部落格文。

这块记录我人生回忆的其中一个地方,也记录着我曾经当着几位老友面前说过,「如果有一天月老真的把那个“度身定做”的梦中人送到你面前,你可敢不敢不顾一切,放胆去爱?」

也感谢这块地方,让我能够再记起那一天阿Gan老爸对我说,「两人在一起以后会怎么样,只有一步一步走下去才会知道。爱情是一盘没法计算答案的数学题,既然要爱就要有点冒险勇气,勇敢拿起承诺。」

不晓得正读着我的心情的你是不是也有同感,今年过得很快?

3月与京都姊妹的聚会还清晰印在眼前......
10月的东京之旅还牵系着我一部分的心......
还有, 收到这枚钻戒也仿佛像是昨天的事。


送的人说,Not easy for you to change your lifestyle and adapt to a family life even when someone can take care of you. That’s why I never put any pressure on you and I never blame you.

踏入2016,请别惊讶我左手无名指上的钻戒。

彼此都同意先不要那份世间契约,认识的日子还很短,未来还有很长。

对我,能锁住一个人的心不是[婚姻],是[爱情]。

我这只太习惯了自由飞翔的鸟儿,降落学习中。


如果你好奇我一直重复看的是哪一篇旧心情:
那一天,我们交换了彼此的心事 
[那天,先是我们两人说了很多很多话。 然后, 变成了四个人说了很多很多话。 
 “知道《向宇宙下订单》,还有《遇见未知的自己》这些书吗?” 我突然问起。]

Tuesday, December 29, 2015

潇洒歌后 - 叶倩文



鲁豫的《女神来了》访问系列里有李嘉欣、朱茵、叶倩文、惠英红和邝美云。

访谈中,叶倩文同意鲁豫所说,她在娱乐圈的路都走得很顺。

「没有投诉的地方。」 她说:「而且,我觉得全部都是碰巧。」

她这话并没有让我觉得有炫耀的感觉,她也坦然自认没有像同时期的其他艺人那么努力争取工作机会。

「没有投诉的地方。」 这句话今早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回响。

这是多么豁达的心态, 反正都已经成为过去,有好的自然也会有坏的,都不需要再重申投诉了。

她告诉鲁豫,过去被她唱得很红自己却又不怎么喜欢的两首歌里,其中一首是《潇洒走一回》。  那些年我没怎么喜欢叶天后的歌,唯独华语版的《晚风》,那是她主演的《上海之夜》的主题曲,是风流才子黄沾作词作曲。呵。

Monday, December 28, 2015

日本 。北纬35.358度 东经138.731度 。富士山 ふじさん

时间是早上7点多,我努力克服不够睡的倦意沿着河口湖(Lake Kawaguchi)边散步,眼睛和相机都贪婪地盯着远处的富士山 (Mount Fuji)。在我抵达东京的前一天山上刚好下了第一场雪,很幸运得以目睹富士山“白了头” 的经典景色。

平静的湖面上飘着一叶小舟,舟上有两个钓鱼的男人,背景是壮丽的富士山,要不是吸进肺里的冰冷空气提醒了我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我会以为自己走在梦中。 富士山,它的宁静美这一辈子都会印记在我的脑海里。
 
冷飕飕的空气毫不留情钻透我身上的棉外套和薄风衣,为了快点到户外去拍照我 kiasu 省下穿上厚袜的一分钟,光脚溜溜套了Adidas布鞋就走出旅馆。 我不懂那天到底是有多冷,也许对当地人来说不算什么,竟然还有人穿着及膝运动裤悠然地慢跑过我身边,我对那位跑步男俨然起敬,对于生长于热带国家的我已经够 %$^#@x 的冷了。 那天早上我散步有多久,脚丫子就冷多久。

前一天的行程(12.10.2015)是从东京市出发去箱根的芦之湖(Lake Ashi)搭乘海盗船,短短的20来分钟游船河,船上的每个角落几乎都挤满了游客。 午餐后去了御殿场 (Gotemba Outlet shopping ) 购物,等到抵达美富士园(Hotel Mifujien)已经是晚上8点过后。 一从暖暖的巴士踏出去,迎面吹来的冷风让我只想直奔厚厚的棉被窝。 撑着一脸倦容跪坐着吃完饱到撑的日式晚餐,洗澡后立刻钻进被窝里睡觉,完全没兴致试穿旅馆所提供给住客的浴衣,就连去泡温泉的念头也燃烧不起。 
由于只会在河口湖逗留一个晚上,我选择了把精神和体力留给隔天。 当第二天起床后看见窗外如画的风景,富士山就在眼前,丝毫没后悔昨晚没跟着同房的同事穿浴衣带清酒去串门子。 呵呵~题外话,这一趟的日本之旅我竟然连一滴清酒或日本啤酒都没沾唇。

旅馆房窗外的风景
美富士园是温泉旅馆,房间是传统的榻榻米式,房里外表老旧的雪柜会在住客退房的当天早上7点自动上锁。 旅馆的工作人员几乎都不会说英语(或是略懂却故意不肯说??嘿。),如果你有什么瓶瓶罐罐被锁在冰箱里的话,你就得去柜台对他们比手画脚了哦~

ホテル美富士園 Hotel Mifujien
〒401-0303 山梨県南都留郡富士河口湖町浅川207
TEL:0555-72-1044 / FAX:0555-73-2936

www.mifujien.co.jp


Wednesday, December 23, 2015

如果你儿时曾待过槟榔屿,那么这片海洋将永远跟着你


海明威的名言:「如果你够幸运在年轻的时候待过巴黎,那么巴黎将永远跟着你。」

上个星期站在老家的大海面前,我也有这样的感受。我够幸运的是生于这座岛上,槟榔屿子女的血液里永远流动着对这片蓝的眷恋。

回到老家的早上溜去了最熟悉不过的巴刹解决早餐,从小孩时拉住妈妈的衣角跟在她身边,到长大以后跟在她身后帮她拎大包小袋。

邮政局隔壁的杂货店老板已经白发斑斑,还有那位在店里帮忙打点的年轻人,我一直没法记住他的名字,如今他也是老头儿一个了。印象中没听他说过一句福建方言,一开口都是广东话。

杂货店对面街的曼煎糕档子还在老位置,一块黑糖曼煎糕一元一角,这样的价钱只有老家才有。给身边的友人一尝,他说糕有点厚,我一笑,味道如何不是重点,我吃的是一份情怀。

不管在外给自己安置了多么舒服的家,永远都欠缺在爸妈家里的那份[安心]。 不管在外遇见自认有多爱你,了解你和包容你的伴,永远没能像在自己爸妈的面前完全心不设防。

在自己的父母面前吃饭永远可以像个小孩,碰上酸辣度非常合适味蕾的TomYam汤,会快乐地多吃几碗饭,连妈妈和弟弟吃不完的份儿也一并搬到面前,胃口好得能装下两粒椰子水。


Wednesday, December 09, 2015

别叫叙旧太八卦

早上踏入办公室连椅子都还没坐暖,手机就响了。

荧幕上显示一组陌生的阿拉伯数字,最前面的两个数字告诉我这是属于北马的区号,直觉这不会是公事,也最怕是那些推销什么之类的莫名来电,犹豫了一下还是接听了。

电话另一头的那把女声叫出我的中文名,即使我和她已经非常多年没有联络,我还是立刻就认出了声音的主人。

她怕她的唐突会打扰了我的工作,我说难得你打电话来,我们就聊聊。

短短20分钟不到的寒暄我几乎都在做 Q&A,也许她努力地要了解我这位老同学现在过得好不好,可是在这座城市里的10 几年如何能三言两语就交待了细节? 再说,有谁的生活会没有辛酸苦辣,何必对一个现在和未来都不会参与你生活的人提起那些沉重往事。

我和她的谈话在她突然说,“有客人上门来买东西”而草草结束。

中学生的时代我和她常常结伴跟男生去约会去看电影,毕业后各分东西,如今都成了半个陌生人。 电话里头的她已经是两个男娃的妈,大的10岁,小的两岁。

老同学,下一次别急着问你的中学老同窗,“你结婚了吗?”,“有没有男朋友?”,“还是以前的那一个吗?”,“在一起多久了?”,“打算几时结婚?”,“你现在还在同样的公司上班吗?” ,“你不打算回来了吗?” .......

蓝校裙的青葱岁月已经逝去快20年,鱼尾纹都爬上了我们的眼角。 下一次叙旧,我们不妨聊聊,走过了三分一的人生,我们都看透了什么?^_^

Friday, November 27, 2015

随想 1127 - 幸福不等人

图片取自网上
 
当你透过他人的眼睛才看得见昔日的自己是多么的幸福,太-迟-了。

Friday, November 20, 2015

东京都.银座.琥珀咖啡 カフェ・ド・ランブル


从推开门的一声清脆铃铛响,映入眼帘的木头吧台、红色皮革椅座、店里的装潢、昏黄的灯光.....,琥珀咖啡 (Cafe De L'ambre) 从里到外所散发的复古气息并不是特意营造出来,而是经过了岁月的漫长洗礼。

先大概说说这家咖啡馆的历史吧。

Cafe De L'ambre 成立于1948年,创办人关口一郎先生今年已经101岁。它是日本第一家「珈琲だけの店」,意思应该是「只卖咖啡的店」,至今依然维持着这个原则。 店址位于银座三菱东京UFJ银行后面的小巷子里,从繁忙的大马路一转角立刻是另一番风景,琥珀咖啡的橘色灯招牌安静地立在店外的路边,格外显眼。

那一天我很幸运,一进门就看见了关口一郎先生坐在右手边的小办公室里,如今他已经不管面门的事了。 后来我借着去看他们自家烘培的咖啡豆再经过小办公室去偷看大师,很想对他老人家问好,可是却像个第一天报到学校的小学生怕生不敢开口。>_<

Cafe De L'ambre 的咖啡师都会说英语,不必担心言语不通,更不会因为你是这座城市的过客而不被重视。 礼貌、客气、温文、尊重....,这是他们给我的印象。

从他家的咖啡点单上你会发现好些陈年的咖啡豆选择,喜欢Single Origin 的咖啡客肯定高兴了,我偏好花式咖啡,点了他家的代表-琥珀の女王 (820Yen)。

咖啡师把手冲好的咖啡倒入摇摇杯里,然后把摇摇杯横放在吧台后的老古董冰箱里的大冰块上面以手不停转动,我看见大冰块的中间部分都已经被磨出一个‘U’字母来了。 最后当着客人的面把冰镇了的咖啡倒入高脚玻璃杯,再缓缓倒入炼乳,我盯着咖啡师的手,那动作稳得很。

小小的店里空间令我不好意思举起相机拍照,匆匆以手机拍下眼前黑白分明的琥珀の女王算是做个旅途记录就好,角度和美感都摆一边去。呵。

品尝琥珀の女王的方式是“直接喝、不要搅拌”,咖啡师也会温柔地提醒客人“do not mix”。 入口喝到的是一种分层的口感,炼乳的“厚”和咖啡的“轻”,那么分明却又那么协调地在你的舌尖上共舞。

离去时我带走了100g芳龄10岁的Nicaragua Maragogipe 当手信,送给了一位好咖啡的老友。 这款咖啡豆比一般咖啡豆的体积要大些,烘焙的过程中不容易拿捏火候的均匀度。

琥珀咖啡,我东京印象里的永远忘不了。


琥珀咖啡。Cafe de L'ambre。カフェ・ド・ランブル
〒104-0061 东京都中央区銀座 8-10-15

营业时间:
12:00~22:00 (平日) / 12:00~19:00 (假日)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