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9, 2015

Tree of Love

纪念猫咪饭团 . 完成于27.03.2015 晚
每年一到三月,公寓前那条长长的马路旁,一排好几棵我叫不出名字的大树都会开出许多黄色小花。

风吹花落,让人无法忽视的一地绚丽是我在三月里的思念。

收集回来的小花苞先放在阳台上风干,只取花瓣,以指尖轻柔地把它们一瓣瓣抚平,再剪去不要的部份,喜欢这安静又单纯的制作过程。

小茉莉花 (Little Jasmine), 因为你的一句话,所以才有了这棵爱の树,谢谢你。^_^

让我送你一张 Tree of Love 书签,好吗?

Thursday, March 19, 2015

爱情,我喜欢近一点点的距离

二月,从老家飞吉隆坡的天空我反复地听着Kiss the Rain。 自很久以前认识了这首曲子,它总好像给我带来情感际遇上的惆怅。

从我们互相交换各自的Favorite Music Playlist那天起,没想到这场雨就落进了你心里。 几天后,你告诉我你网购了Yiruma 的完整 mp3专辑。

我自认自己非常没有学习语言的天份,得靠后天的努力却又不心甘情愿一板一眼的啃书。 我喜欢的法语至今还是学得有一块没一块,你说你用了三年才有自信地对德国人说德语,纵容我也学一学,你可以成为我的练习对象。

我转个弯给你说了法国女画家 Marie Laurencin 的一小段生平故事。 Marie与德国男爵新婚没多久就遇上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德法两国之间的战火导致 Marie 无辜被自己的祖国提控为德国间谍,落得流亡去了西班牙。 几年后她结束了婚姻回到巴黎,让她生命发光的地方始终是她出生的地方。
我想,我不必说白你也明白。

我欣赏你好学不倦的精神,我自己也是一块饥渴学识的海绵。 不过你我都清楚知道自己,我们不断求进步都不为了攀附或取悦谁,就像你选择了去德国为的是自己更好的将来。

感谢今日通讯科技的发达和方便,让隔着9千7百多公里的你我可以何时何地保持联系。 一张当下的即时照片与你分享我此刻的快乐,一段现场钢琴演奏的录音,你竟然叫得出曲子的名字,我非常,非常惊讶。

你骨子里有我喜欢的艺术细胞,只是 7 个小时的时差距离让我们(目前)只能是朋友。

爱情,我还是喜欢近一点点的距离。

我珍惜,你这位志趣相投的朋友。

倒数,八月,你回来,mon' ami

Tuesday, March 17, 2015

感恩这些年我们都过得很好


三月,部落格女神夏娃出嫁了。

以往在一些婚宴上听见主持人说“祝福郎才女貌的一对新人......”,我心里都会闷一下,能不能换些较新意的形容词呢?

那天还是听到了这套老得掉牙的台词,可是却第一次完全没有异议。 眼前的一对新人,女的美,男的帅。

婚宴上也见到了好些久违的部落格朋友,没见面的这些年各自都变了不少,我一时也不懂该以哪里为切入点来开始话题。

眼前一张张熟悉的脸容,嘴里很自然地蹦跳出他们在部落格里的名字来称呼他们。不管时间过去多久,当初因为热爱写部落格而彼此相识,那份单纯的意愿和感觉就像不过昨天,没有褪色。


等待开席的漫漫过程,除了聊天就是玩自拍。这张像被偷拍多过像自拍的失败Selfie,哈哈~比起后来我们正经八百乖乖看镜头的那一些,我更喜欢这一张。

感恩这些年,我们都过得很好。^_^


Monday, March 02, 2015

2015。发色。回到质朴


一踏出电梯就正好碰上出来溜达透气的Aki-san,两人日语、法语和英语一路混杂的说到店里去。

好久不见的小妹助手已经升级当妈妈了,宝宝目前两个月大。

我知道今天你来,看见了你的大名在簿子上,她说。

一贯程序,先由助手帮我洗发,半吹干三千丝后才轮到Aki-san上场。

我把头发染黑好不好?我问。

他完全不考虑就摇头,你的轮廓不适合。

他拿来发色样本簿,指着上面的一撮颜色,this colour,I'll do some adjustment.

深深的褐,和只有在某个光线角度下才会看见的淡紫。

习惯吗?他举着小圆镜让我看自己的背影。

我笑,当然还不习惯。

那日回家后,傍晚出门与朋友小酌几杯前,梳妆好了对着浴室里的大镜子给Aki-san发了一张自拍照。

Arigato gozaimasu! I like this colour, is NEW me!

Aki Hair Studio
Verveshop Mont'Kiara, unit 2-1 level 2, No.8 Jalan kiara 5, Mont' Kiara.
Business Hours : 9:00am - 8:30pm (Mon-Sun)  / *Appointment - 7:00pm
Tel : +603-6206 5206

Tuesday, February 24, 2015

随想0224 - 我。很。好

 

有时候命运安排你重遇旧人,是要让你知道如今的你过得很好。

Saturday, February 21, 2015

HE。Unforgettable Moments

 

一打开门,HE 笑得灿烂地站在一个纸箱的后面大声说:「Happy Valentine's Day! 」

我摸着自己的脑后瓜对他傻笑,他把手上所拿着的全塞过来给我,一个慢炖锅和四套Thomas单人餐具,我的情人节礼物。@_@

后来才发现礼物里面藏着“真正”的礼物,一眼就认出了压在巧克力底下的那只粉嫩蝴蝶结,那份“邪恶”的礼物!!

他见自己的惊喜计划得逞了,像个小孩那样哈哈大笑:「You will never forget about this Valentine's gift.」

这朵潘多拉玫瑰,是我生日的那一天在 Pandora 专店里第一眼请店员拿给我看的clips(夹扣),最后我选择带走另外一个,他却记住了。还有我无意间只对他提过一次我喜欢的巧克力,他也记住了。

我想,这一辈子也许他才是我的unforgettable moments。

我的第一个unforgettable moments
[对着那系得好漂亮的银紫色蝴蝶结我有点舍不得拆了,每个收到潘朵拉盒子的女人大概也会像我一样吧? 顿时都变成了好奇心重的潘朵拉,能抗拒得了不打开那白色的小盒子吗?]

Monday, February 16, 2015

舍。得

话说,情人节所收到的礼物之一是一个ELBA Slow Cooker,容量比我现有的迷你慢炖锅大3倍左右。

昨天把自己的那一个送了出去,它跟着我已经10年有余了。那时侯刚来到这座大都市念书,买电器不懂得考量实际性,只为了它个子够小(只能炖一只鸡腿),方便跟着我当流浪无壳蜗牛。

今早,把雪藏了3年多的小收音机翻出来抹干净,打算再来一次“打开门走出去,遇到的第一个公寓清洁印尼阿姐她就是它的新主人”, 没想到意外找回了以为已经失去的宝贝光碟。^_^  几年前它突然离奇消失,我几乎要把整个书架和电视机柜子翻转过来找了,事隔三秋后才知道是自己摆的乌龙。

有「舍」才会有「得」,这句话原来不骗人。^_^

我們都是从跌跌撞撞的過去中塑造出一个后来更好的我們 
[既然老天爷要你注定失去,必然有他的原因,既然他在你还没陷得很深以前让你看见真相,想必是老天爷他疼爱你,不想你后来跌得更伤、更痛。有时候不强求,不勉强,知命知足,老天爷反而为你安排了更好的。]

Saturday, February 07, 2015

Pandora.Unforgettable Moments

“What’s your wifi password?”他问。

我念了给他听,他盯着Ipad Mini上的那一排阿拉伯数字半响,突然问我,明天是你的生日?

就是这样,他知道了我的生日。

“Just a simple gift.” 第二天下午他交给我一个袋子。

对着那系得好漂亮的银紫色蝴蝶结我有点舍不得拆了,每个收到潘朵拉盒子的女人大概也会像我一样吧? 顿时都变成了好奇心重的潘朵拉,能抗拒得了不打开那白色的小盒子吗?

我的潘朵拉盒子里是一条“干干净净”的心型扣子银手链,尺寸17号。

送的人告诉我,We will collect the charms slowly.

可是就在同一天里带我到回去Empire Shopping Gallery的Pandora专门店,询问店员的意见需不需要更换大1cm 的手链尺寸时,他突然说: “You choose the clips, I don’t know which one you like.”

店员向我解释,Clips(夹扣)是用来固定串上的Charms,同时也保护手链的接驳处。手链我依旧保留了17号,店员说这款设计的手链在慢慢加了Charms之后,会因为重量而扩大0.5cm。

离开时为了避开下班高峰时间的缓慢交通,我们绕去了Oasis Damansara 喝一杯。他要我把手腕伸给他看,问我为什么会选这个? 他知道我第一眼看中的其实是另外一个。

那一个下次吧,我说。

创世纪的第四天,上帝造了两个大光,大的管昼,小的管夜,又造了众星。 You are the greater light and now the moon and the stars are around my wrist. I'm such a Lucky Girl。

有些奢侈品你已经有能力买给自己,可是从他人的手里送过来,尤其是喜欢你的人,要是你也正好喜欢他,感觉和意义都不一样。


Wednesday, February 04, 2015

还可以再drama一点的普吉岛出走(2)

夕阳绚丽的余晖,收起了帆的船只,沙滩上走动的人影.......,一盏白色的飞天灯在我眼前这幅恬静的风景画里徐徐升空。

要不是V提醒,我根本不会记得我们飞抵普吉岛的那一天正好是印度洋海啸的十周年祭。十年,相等于三千六百多个日子,这样的岁月数字听在心里会莫名失落惆怅一番。

这一趟的普吉岛出走,是我们 4 人第一次凑在一起。

我是先认识了V,然后通过 V 认识了 H,再由 H 那里 V 和我认识了 E。 与 H 的初次见面有点戏剧化,他到访 V 的公寓,循着V跟他隔空聊天,声音所传来的方向走进厨房,没想到第一眼见到的不是主人而是一名陌生女子盘腿坐在厨房中央的料理台面上吃意大利面。这位高大的男生立即往后退了一步,好大的一声: “wow~~~~~”。

E 第一次到访 V 的公寓就在门口打破了一瓶葡萄酒。 那天他的菲佣正好请假,V 自己胡乱打扫,我一时忽略了检查放在门口的球鞋,结果穿鞋时被玻璃碎刺破了左手食指,V 穿了鞋走了几步,右脚拇指头传来一阵刺心疼,他幽默地对我说:「It makes us blood brother.」

与 V 的相识在一个半正式的饭局,我们互相交换名片,隔天早上就收到他的问候简讯。 碰上各自的时间能配合,我们就见个面吃个饭,聊聊风花雪月,也聊聊点严肃的政治话题,加上他的工作领域与天然资源有关,我自然也问起了他关于国际石油事件。
三天两夜, E 是全程最多话,最会提议吃这去那,可是最后却是自己不满意的那一个 @_@。 H 大部分时间都处于半醉状态(早餐时段除外) ,E 的决定就是他的决定。 V 喜欢在最后一分钟推翻大家的计划,过后我们学聪明了请他老人家先发言,他客气推三说四,一次 E 忍不住对他爆发:“ Why don't you go to Patong and We will stay here.”

4 人唯一一次不谋而合的默契,就是第二天泡在酒店泳池什么也不做那里也不去。太阳一点一点向西斜,我们一点一点拉动沙滩椅躲在影子下,觉得肌肤开始发热就投进泳池泡水降温。

如果说人生总要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此生“冒险”过这一次,也平平安安one piece归来,心满意足了。 (完)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