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2, 2015

再遇见一颗青苹果

图片取自
那一天他在wechat再次提起“成为男女朋友”的事,我才惊讶自己对他的印象一直都停留在初次认识,不过才20 好几的一位小哥哥。

和小哥哥最后一次见面吃饭已经是一年前了,如果时间再往前推多一些,就是他在车里突然向我表白的夜晚。 那一晚借他年轻的眼睛看回去20 好几的我自己,原来那些年的我在追求爱情的过程也是如他那般,那么迫急地要从心仪的对象身上得到答案,多么希望在一夕之间,对方也能投入我的爱情。

「你要给20 好几的女生们时间“长大”。一定还有更适合你的女生。」我还记得那晚我对他说过的话。

小哥哥一身古铜肤色,戴眼镜,体格高瘦,就像韩国长腿哥哥李光洙,讨好的阳光外型不乏小女生们主动对他示好。

他说,他会故意让那些喜欢他的小女生们知道,光鲜外表下的他其实还背负着多少贷学金的压力,还需要偿还多少年,借此来试探那女生的心意。

我笑笑没说什么,要试探一份“真心”真的就那么简单容易吗?

问过小哥哥为什么会喜欢比他年长的女生?

他说,20 好几依然在“发展”的女生,就算现在一起感觉很好,谁也不能担保两人往后会变成怎样?30 好几的女生,大部分的她们基本上已经可以看到她们以后的“人生模型”,通常都有独立的经济能力,成熟的思想,会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Sometimes when people grow, they grow apart,他不想与20好几的女生在爱情里冒险。

我笑笑没说什么,终有一天也许他会明白,爱情里是没有现成品。

小哥哥告诉过我他的故事,如何从一个不爱读书的问题少年,中学毕业后当过手机柜台销售员,百货公司销售员,修车员...,到后来决心继续升学,今日成为了某家大公司里受重用的资深电脑程序编写员。

如果我告诉你我对小哥哥是没有欣赏,我是在骗你。如此一个有上进心的小男生是值得人疼爱,只可惜这份疼爱并不是男女之间的情爱。


Tuesday, July 21, 2015

Monday, July 13, 2015

7月的温度记忆

2009年的7月我为了逃离悲伤而逃去了神的故乡 - 巴厘岛(バリ島)。

巴厘岛迎接我的第一个早晨就下了一场绵绵雨。一夜没好好合眼的我,天还没亮就席地坐在民宿房外的屋檐下,望着串串垂下的雨帘发呆,呼吸着冷冷的空气。 那时候我并不知道,我的身体从此会对7月的雨特别“敏感”。


照片里的金镯子是外婆生前送给我的礼物之一,串在金镯子上的玉坠是一颗小仙桃,是我自己另外加上去的。 那是我小时候把自己存的一点零用钱交给外婆 (也不懂数目到底够不够),要她老人家帮我买一枚“可以戴的仙桃”。

以前外婆私底下把金呀银呀塞到我小小的手里,都会不忘叮咛: 「我没有给谁谁还有谁谁们,你不可以说出去哦。」

直到外婆“走”了以后,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我才知道她老人家对每一个孙儿都曾说过类似的一番话。

多年前北马的老家进贼,所幸外婆的礼物一直都跟在我身边才逃过劫数。 已经有很多年不愿意穿戴过于显眼的金饰,除了对我们的社会治安没信心,加上平日都是一个人出入较多,大太阳下金光闪闪,自然容易招人耳目。

这个7月我出奇地想要它的陪伴,刚踏入7月时候落下的那几场雨启动了我的温度记忆。

外婆,每一次想起您我都会想起我们在梦里的最后一段对话。 就算已经过了很久,依然围绕在耳边。

「今生我还会不会再梦到您?」

「那就要看你的福分够不够了。」



相关文章:
外婆,您一路好走 
[今天早上下了一场好凶的雨,小时候我问过外婆为什么天会下雨?外婆总是告诉我是天上的龙在担水。]

温度记忆
[去年在 Ubud 的第一个早晨,吸进肺里的空气就是这样的温度,也是那个时候,我至爱的外婆永远地离开了,我心好难过。] 

想您
[您说过,我没忘记,我们是否能再见,就只能看缘份。我想,我前世带来的福,还有今生在修的福,一定还不够。]

Monday, June 29, 2015

谢谢你,我“过关”了!

 

19 个小时前收到了一封让我雀跃非常的电邮。

Your blog has been approved!

踏入 2015 下半年之前到来的惊喜,谢谢你。

*90度鞠躬* 


相关文章:
让我在这里说“谢谢你“ 
[我不知道是谁把我的部落格提交了给 BlogListMalaysia。 如果你也不想让我知道你是谁,也没关系的哦~ ^_^]


Wednesday, June 24, 2015

It's all about chemistry


朋友把方向盘一摆,车子贴着车道 ‘U’ 形转弯处的边沿停下。

那是围绕着 KLCC 的繁忙内环车道,他也不管会不会造成交通不方便,息了引擎就随我下车走向喷泉广场,融入了正在等待10 点过后的音乐喷泉表演的人群堆里。

离开那里后车子转去了Traders Hotel的地下停车场入口,我问,去那?

Sky Bar,朋友说。

跟曼谷的Sky Bar比如何?我问。

朋友没好气,没得比啦~

乘坐电梯升上 33 楼的高度,Sky Bar白天其实是酒店的泳池,一到晚上就变身为城里的人气酒吧之一。

在里面转了一圈,地方不大,人却很多。有一两位西装笔挺,看似保安人的哥儿们分别站在泳池边,我猜是提防有谁喝得high了跳入泳池来场即兴秀吧?

环看四周,只剩下靠玻璃窗的沙发位有部分空着,不过你要是没打算消费 RM500 大洋的话,请别坐下。

朋友不甘心,巡遍了所有角落,最后两人站在吧台附近。

怎样?他问。

我说,走吧~

后来我们在 Damansara Jaya 一家不会太吵的酒吧里点了两杯黑狗啤,我喝了两口决定“退货”。酒保取了一些“样本”拿给(不懂躲在酒吧里哪个隐蔽角落的)老板尝,回来对我们说 Boss says OK。

酒保当然知道问题出在那,酒桶里的存量都快到底了,醇厚的口感和麦芽的香气都没了, 可是负责出粮的那个人说 O-K,他哪敢说不-O-K。

我笑笑,不肯再碰面前的杯子,朋友倒很风度地喝完他的那一杯。

就算不想辜负一个不早归的周末夜,就算是城里的名气点,就算可以勉为其难接受的“走味”黑狗啤,如果身边的人感觉“不对”,就算再多美好都“不-对”。


Thursday, June 18, 2015

TRY - Colbie Caillat


因为分别在几位朋友的车里听到,所以就对它留意了起来。

这是给女人的歌,做你自己,爱你自己。

最爱歌词里的那句“You don't have to bend until you break.”

Friday, June 12, 2015

不寂寞也不爱情


今年回家过年时从妈妈的老相簿里带走了一张旧照片, 照片上的两个小人儿是我和表弟。

小时候跟着爸妈南下到他家度假的情景,有些片段依然历历在目。 还记得他抱着小枕闹着要跟我一起睡,很喜欢缠着我说话。 两个小瓜后来是谁先睡着我就不记得了,半夜里迷迷糊糊听见四舅把他抱回房去。

四舅过世的那一年我和他都还在念小学, 一眨眼时间都到那里去了呢? 去年是他的弟弟结婚,而上个周末是他的大日子。

婚宴上,与他同龄的我自然免不了会被亲戚们问:“什么时候轮到你呀?”

跳脱了以往认真解释的回应方式,当着妈妈和阿姨们的面前,拉着老顽童二婶的手撒娇:“我没有男朋友啊~”

后来比我年长几岁的表姐对我继续追问,我微微侧着脸对她笑:“都怪年轻的时候太好玩,等到想安定下来了,一转身才发现当初追求我的男孩们都已经结婚去了。”

回想表姐当时愣住和语塞的样子,还会让我一笑。

之后她抛来一句:“我不相信。”

“真的啦~” 我笑着把视线转向别处,不再说什么。

现在的我,借音乐人许常德的其中一本著作的书名来形容最恰当,《不寂寞、也不爱情》。^_^

Thursday, June 04, 2015

让我在这里说“谢谢你“



5月的最后一天收到了一份“小惊讶”。

我不知道是谁把我的部落格提交了给 BlogListMalaysia。 如果你也不想让我知道你是谁,也没关系的哦~ ^_^

请允许我在这里对你说 :
谢谢 。Thank You 。Terima Kasih 。Merci Beaucou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Saturday, May 23, 2015

夏日炎炎,让三千丝也轻快起来吧~


如果一个从来都是留短发的女生,让她一夕之间突然长了一把及腰的头发,不准她剪短,那么她可需要多久来习惯头上的“ 新”重量? 以前洗了头甩一甩让头发自然干,现在可少不了一把吹风筒。 如果再限制她必须把头发分层盘起,从最里面的那一层开始,从发根往下的方向吹,先吹干了一层才可以放下另外一层,不出三日她会不会拿把剃刀来个“一干二净” ?

好在我们的头发是一点一点的生长,就像被丢在冷水锅里的青蛙,火在锅底下烤,它却不知道自己即将被煮熟。 同样地,哪怕头发长及了腰际,哪怕洗头吹发的时间被拉长了一倍,我们都是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那麻烦, 直到有一天.....,我们开始察觉到锅底下不寻常的温度。

这星期里感染了喉咙发炎和小伤风,太阳穴也一直断断续续发疼,连早起做运动都懒了。 昨夜 10 点多不懂那来的“冲动”,爬上了Number76 的网站预约了隔天最早的时间,把长及胸线下的厚重三千丝交到不熟悉的帅气女发型师手里。 我大概向她形容了我想要的样子,她心有灵犀地剪出了我想像中所要的“轻松” 。

剪去4寸的三千丝不过30分钟,再蓄回下一个4寸可又需要多久呢? 呵~管他,夏日炎炎,就该让头发也轻快起来!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