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are seven

很喜欢英国诗人 William Wordsworth 写的一首叫“We Are Seven”的诗。

这位诗人有一次问一个小女孩有几个兄弟姐妹,八岁的她回答 Seven in all。

她说,两个在城里、两个在国外、还有两个在家附近的教堂的墓园里。

虽然 William很努力的向她解释说,如果你的两个手足是在教堂的墓园里埋着,那么你们就只有五人。

小小的她认为,就算长眠在土地里的两个手足对她的歌唱静静的没有回应,就算他们已经不能像以前那样陪她吃点心,可是他们还是七人,并没有所谓的生或死。

因为我们是手足,我们的血脉是没有生和死的离别及阻隔 。

同样的道理用在婚姻上,签了字,就是向全世界承认,我已所属。

名份,从此就是你和他的血脉。

--A Simple Child,
That lightly draws its breath,
And feels its life in every limb,
What should it know of death?


Comments

  1. 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就对了。

    还是我们的古人比较一针见血。

    ReplyDelete
  2. 哈哈~现在如此对一个男人说的话,会吓跑人的哦~

    ReplyDelete
  3. 很有感觸。。。
    生死是距離嗎?可能心的距離纔是距離。

    ReplyDelete
  4. jane,

    我觉得都一样。

    生死的距离是有型的,心的距离是无型的。

    生死的距离会让人认命,心的距离会让人不甘心。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