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30, 2007

乌桂豆树...开花了

你最近一直在想,怎样才能让那攀越了篱笆顶端,还继续向上伸出尺余寻找支撑物的乌桂豆树明白,那已经是篱笆的末端了,上面已经没有东西让它攀爬。

我叫你把攀越篱笆的那部份剪去,一越界就剪。久了,它就会明白要“安份守己”。

没多久,你很开心的对我说,它..........开花了。

你真的剪了?我惊讶。

不舍得剪,我只让它看你叫我剪的那简讯,它就转一边去了。你说。

你的乌桂豆短讯,我似看懂了一点又好像没看懂很多点,意识下觉得自己的身上也有乌桂豆树的影子。

内心的世界里有两个我,一个是不断想攀越篱笆末端继续向上伸延的乌桂豆树,一个是手里握着剪刀的主人。

谢谢你,我明白了。

你的百叶窗安装好了吗?家都打扫干净了?一日两餐弄得怎么样?煮了什么糖水?还在等豆长肥点长多点,不然三五条不知怎么清炒?

呵呵~到时你炒得下手么?别忘了,你连剪一剪都不舍得。

哦~我很笨,忘了问你这个问题。

其实我到现在还很困扰,我们一直在讨论的乌桂豆树究竟是一棵真的乌桂豆树还是一个人?是他?还是她?


Tuesday, December 25, 2007

当爱情开始褪色的时候…

相爱容易,相处难。

这道理至少在我们的身上看见了。

我知道,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了爱,这时候我也应该冷静下来,不要再怨,不要再恨,想想过去的恩。

我搬出去,让你也让自己冷静。搬出去,更能给大家空间。有空间思想,也有空间修补你我心灵上的伤。无论错在何方,受伤的总是双方。

我们都受伤了,如果还天天面对面,那伤口就总是被揭开,难以复原。以其天天冷战,住在一起却形同陌生人,倒不如分开,对彼此的伤害减少。

我们既然没有结婚,没有孩子,又发现实在相处不来,而且没了情,没了爱,那就大大方方的分开,给彼此一个机会。

有人说,情人之间不可以讲理,因为有个‘爱’字挡在中间。当有一天,居然能一分一毫的分财产,那才是真正没有了爱。

我们现在可以讲理了,我也不要孩子气的去论谁是谁非,就算有讨得回的公理,难道也有讨得回的爱情?讲理的话,就应该谈谈怎样把两人分开的伤害减到最底。




假日在家里收拾一些旧笔记本,在其中一本发现了这封信,一封不曾给出去的信。

信中有些句子是从书上改良过来的,那时候在感情冷战期间,脑子里有的字眼都是恨、恨、恨.....

多年前的那个下午,我决定离开把我从家乡带出来城市念书的男友。那一天,我握着锁头的手一直在抖,心里再也明白不过,今天我把门锁上离去,就等于把这份感情送上绞头台。今晚他从家乡回来,这道门一旦被打开,我们的爱情将被吊死。

现在看回来,这封信当时没给出去也好。因为要结束一段感情的时候,再多的解释,再婉转的字眼,也无法减低已经造成的伤害。

我唯一留下的,是一张被钥匙压着,放在桌上的字条,就只有一句话:我把自由还给你。



Friday, December 21, 2007

Christmas at 7ate9


前天晚上老板在 7ate9 请吃,算是让我们这班帮他“打生打死”的兵士提早庆祝圣诞节。

晚餐是8点开始,不过我懒得回家更衣后再出来,所以直接把家当都带到公司去,然后5点开始变装,5点45分搭老板的PA的顺风车去到那里。

白色是 7ate9 的装饰主色,白色沙发白色枕头白色桌子,还有透明的天花板。如果刚好碰上下雨的晚上,整个人半躺着陷在软软的白色里看雨,一定很舒服,一定很……… 好睡。呵呵~



这里一共分两层,上面那层主要是用餐的地方,楼下是供客人饮酒作乐看人也被人看的地方。我觉得 7ate9 就像一个大型的舞台,来到这里都感觉自己很fabulous,呵呵~


扣除没有出席的人数,总共剩下26个人,我们霸了楼上两张长桌,每个坐位都被偏好名字,倒霉的我被编排跟老板同一桌。

每个座位上都摆了一个礼物袋,里面有面具(我的那包竟然有两个面具)、圣诞老人朱古力、可爱的人形姜饼和糖果,这些都是由老板的PA安排的。

晚餐有汤、沙拉、正餐、甜品、咖啡或茶。虽然老板开了3支红酒, 但是大家都有另外点饮料,当然都由老板付钱。最另人顶不顺的是,这里连供应的白开水还是Evian的。

除了汤和沙拉一律是相同之外, 正餐的选择有牛、羊、鸡、鱼或鸵鸟,甜品也有多种选择,我点了鸵鸟肉和fruit sundae。

1. Pumpkin Soup
2. 忘了是什么Salad
3. Grilled Marinated Ostrich
4. Rejivenating Fruit Sundae

我这个没有跟dress code 穿衣的家伙竟然赢得了最佳服装,哈哈~ 评判是老板的司机,“Let the oldest man in the company to decide who is the winner.” 老板说。

开始时他很不好意思,就说老板是最佳服装得奖者(可能怕被炒鱿鱼)。
老板说不行,再选。
结果他在两张桌子来来回回几圈后竟然喊,“Rachel!”


奖品是两只renoma咖啡杯,真豪华~!

当晚的dress code 是白色服装配银色accessories,大部份人都穿了白色上衣(连老板和老板娘也不列外)。白色是正中我的死穴,我橱子里白色的衣服来来去去就只有那几件,全是多年以前买的,白色都变灰色啦~!


那晚真的很enjoy,我偷偷向老板的PA打听这次的budget是多少?她说5千。哇~晚餐我们才吃了老板3千大元左右,还有千多块钱给我们当酒钱,真后悔当时没有多叫几杯鸡尾酒。



Wednesday, December 19, 2007

悉尼-时差三小时的回忆(4)

第三天(18/11/2007)是“吃自己”的free day,也是我们这些等不及去花钱的家伙血拚的大日子。

公司里有几位女同事是 shopping queen,其中一个在第一天就已经嚷, “the money is can't wait to get out from the wallet!”

而我今天首要的计划是早上七点去 Darling Harbour 收集海水。
(我很神经病~大马时间是清晨4点)

同房的同事知道我要去那里,就说她也要去。她要回去退换前一晚在 Harbourside Shopping Centre 买的T-shirt,那晚匆匆忙忙的买,结果买小号了。(我们在悉尼的第一个的晚餐就是在Harbourside Shopping Centre 里的 Jordans Seafood Restaurant 吃的)

我告诉她我现在就要出发了,因为我要去打包海水,早点去的话没有什么人才打包得安心,不想被人误会我是三八。过后看她失望的样子又不忍心,所以就迁就了她的时间,先去 Paddy Market(她当然也跟去)。


路经China Town去Paddy Market

Paddy Market 有点像我们的Petaling St,卖的东西多得让人眼花缭乱,想要一次过解决买纪念品的烦恼,来这里是最恰当的了,至于价钱便宜或否,见仁见智。

在悉尼买纪念品的时候,一定要看清楚是made in China 还是made in Australia。前者跟后者的价钱是有相差的,同样是用袋鼠皮制成的零钱小包包,made in China 就只要 AUD6.90 左右,而 made in Australia 的可能就要花你AUD15以上。

我在那里晃了几圈,只买了一公斤的樱桃和一条滑浪裤给弟弟。回到酒店把樱桃拿出来洗,才发现一公斤不怎么新鲜的樱桃几乎是坏了一半。

从酒店走到Darling Harbour大概是20-30分钟的路程。看见Darling Harbour 人山人海的街道,令我怀疑到底是悉尼的人很爱晒太阳,还是来到悉尼的人都变成了爱晒太阳?我们在大马躲太阳躲得要命,在这里每个人好像很拼命的要把自己晒个红通通的才过瘾。


在Darling Harbour热辣辣的太阳底下,这样的情景数见不鲜:一家大小一起散步(最小的那个还躺在娃娃车里),手牵手带狗儿散步的情侣,坐在桥上吃午餐的单身汉或单身女郎,什么也不做就这样坐着看海的男男女女......



在悉尼蓝得令人心醉的天空下,那个叫“紫外线”的杀手死鬼超强。我这个没有带太阳油的家伙,走在人群里迎着吹来的凉凉海风,脚步很自然被诱惑得放慢下来,就这样不知不觉也被烤成了红薯。

我就是从这里打包海水的

从早上8点45分走走停停到下午4点45分,同事已经大包小包在手,我偷看她的送礼名单,回去要送纪念品的姨妈姑姐阿叔阿伯至少也有20个人以上。而我最大包的收获是在 David Jones 买的 USB Desk Fan,最重份量的收获是在Darling Harbour 打包的海水。

最让我翻白眼的是,这个自己要贴上来跟我的家伙在第二天早上跟我说, “hari ini I tak nak pergi david jones, tak nak pergi shopping, mana-mana pun tak nak pergi, I hanya nak pergi park sana duduk saja。”

说到好像是我昨天逼她走街那样,而且她已经把要买的都买齐了,可能也怕了我赶牛赶到飞似的脚步,另一方面是我不去看衣服看爽,还是试衣服试爽,不去钻小店,更不会去根本买不起的名牌店摸摸这个、摸摸那个。 在还没出发前我已经写下了一张list,要买什么都已经计划好了,其次我最主要的目的是拍照,所以我不会花无谓的时间在 window shopping。

在悉尼是我跟交通灯和十字路口打交道最多的日子,我们酒店门前的那条Pitt Street长得可以走死人。所以,如果你要到某条街的某一家店子去买东西的话,一定要记得门牌是几号,不然店的位子是在东边而你却往西边走,就会落得跟我的下场一样。我更废,走了整条George Street去找蒂芬尼,最后才发现蒂芬尼并不在George Street。

晚上去网吧上网一看,才知道蒂芬尼是在Castlereagh Street,门牌是华人最爱的数字,28(易发)。

恰巧在MSN遇见小狼,他告诉我大食会办得很成功,这次弄的Tiramisu比上次的好吃,大家都抢着吃。呵呵~恭喜~!

离开了网吧我就去Elizabeth Street 的David Jones 拍照。基本上悉尼的治安还挺好的,有些街道还安装了24小时的保安电眼。不过怎样都好,在陌生的地方还是要随时保持警惕,要是晚上是独自一个人的话,最好还是避开走在比较黑暗的街头。

David Jones 有点像我们这里的KLCC,卖的东西都很高级。最让我顶不顺的是,价值澳币一千六百元以上的Manolo Blahnik,也没人看管的那样摆着在陈列架子上,任谁都可以摸一下。


我很喜欢他们的圣诞橱窗摆设,一连六个橱窗被弄成了一个连接性的童话故事,漂亮极了。橱窗里的人偶会动的,配上背景音乐,不管大人小孩都被吸引停下脚步来看,我之所以选择在晚上去拍照就是要避开白天的人潮。

video


video


在此顺便借 David Jones 漂亮的圣诞橱窗向大家说,圣诞快乐~!

Saturday, December 15, 2007

日本餐厅之梦

如果到了一天,我不用再为美好生活而工作,我想拥有一间日本餐厅。

不要开在大酒店或商场里,那些地方太冷漠。兰桂坊或阿士厘道会是不错的选择。

最好能开在一条斜路的尽头,沿路灯光璀灿,人们拾级而上或走到尽头,才发现原来还有一间店子,那是意外惊喜。

当夜阑人静,灯火已阑珊,店子打烊,送走最后一批顾客之后,我关上门,独个儿步下斜路。如果是夏天的晚上,会有凉风。到了秋天,路上铺满黄叶。若是在冬天,我会戴着冷帽和手袜,穿着厚重的衣服,看天地的风霜。

店里供应一等一的鱼生,有两大块的鳗鱼饭,精采的鸟烧,下酒的枝豆和鱼干,还有各种清酒和吟酿。

待应最好年轻一点,青春令人开怀。

懂得吃和喜欢吃的人,可以来此享受快乐时光,食家也尽管来挑战。

我会留一角落,给寂寞、失意、不想回家、不想孤独的朋友任他们吃喝,听他们说故事,然后我把故事写成小说赚钱,当他们付账。

酒令人忧伤。

食物令人快乐,至少可以暂且忘却忧伤。

等我吧,朋友。到我不再耐烦为生活而工作,我会的。


* * * * * * * *

可别误会这是我的餐厅之梦,这其实是取自张小娴《贴身感觉》里的其中一篇文章。

昨晚梦见了刚在十月结婚的姊妹 - 仪。
梦中的她是单身的,她去世的父亲依然健在,一家人在国外开了一间火锅餐厅。

我去探访她,没想到在她的店里遇见昔日的学院中国朋友 - 冲。冲是我开始读 Advanced Diploma 那年才同班的。除了他,还有另一个中国女孩 - 珍,也是我当时最要好的朋友。

今天早上醒来,不懂为什么会想起张小娴的这篇文章,突然也很想念冲和珍。

昔日的好同学,做project的好拍档,一路走完整个System Development Life Cycle,我们都没吵过架。


Friday, December 14, 2007

家- 妈妈的味道

泡沫幻影Jen 这篇文章好久了,真不好意思。
Jen, 希望你会看到这篇文章哦~


我回家的期间,只要妈妈买到新鲜的好螃蟹,饭桌上一定会有这一道菜。

我对这道辣椒螃蟹又爱又恨,原因是全家就只有我最不能尝辣,虽然妈妈已经高抬贵手,放少了辣椒,我还是....还是...

辣得我飞起的汤汁夹有蟹黄鲜甜的味道,它是害我多吃一碗饭的体重杀手。




再也普通不过的油煎豆腐,点着辣椒酱吃,别有风味。

妈妈煎的豆腐可不是干巴巴的哦~一口咬下去,会有甜甜的汁渗出来,yummy~!







煎鱼是我家最长见的菜肴之一。

猫都爱吃鱼的嘛~大块大块的鱼肉, 爽啊~!

(p/s: 我这只猫不吃鱼头的。)




又是一道辣得我飞起的菜,辣椒墨鱼。

虽然妈妈加入了新鲜的番茄来中和辣椒对味蕾的刺激,可是噢~我还是一边吃一边投诉。

看见那个在肥美的sotong肉旁的鱼头吗?那是上面其中一条煎鱼的头。吃不完的隔夜菜,拿来翻一翻新,又是一道美味佳肴。





包心菜+ 鱼丸+鱿鱼片+红萝卜+鸡+少许的胡椒粒+爆香的蒜头碎 =等于一锅鲜甜的汤。

妈妈就是好本事,买的鱼丸也特别好吃,唯有那些鱿鱼片,嚼得我的牙好累。



妈妈煮的菜肴永远不会偷工减料,就算是罐头食品,她都会想办法弄得可口。

简单的青菜炒罐头猪肉,吃惯了新鲜的猪肉,来点味道重的罐头猪肉刺激胃口。


每当思乡病发的时候,我都会去ss2的一档经济饭吃晚餐。
sambal虾、酸辣魔鬼鱼......价钱虽贵不过我也给得心甘情愿,只因为那里有妈妈的味道。
(贴士:那档经济饭在“为食街”,光顾的人时常会排上一条长龙。)


相关文章:

Saturday, December 08, 2007

当魔法还没消失前...

近来在盘算如何向老妈子开口,告诉她明年我想留在黑白城市过年。

这么多年在这里,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感受过,就只听朋友们说,大年初一早上的 Jalan Sultan Ismail 空荡荡得可以跳草裙舞呢~!

没想到还来不及开口,却因为,计划变了。

前几天早上,毫无犹疑的买下了两个月后飞回家的机票。

“你母亲的符咒在两种条件下会被破除:你成年了,或者.......”穆迪指了一指一尘不染的厨房,“.....你不再管这个地方叫家。今晚,你和你的姨妈姨丈分道扬镳,彼此都明白你们今后再也不会共同生活了,对不对?”

“所以,这次你一离开就再也不会回来,符咒会在你走出它的范围时破除.........”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


“家,是一道让我在外游荡的心不会迷失的符咒。”

- kampunggirl -


Wednesday, December 05, 2007

豪华的零食


George Wyndham Tawny 这支酒很古怪,要是把它暴露在空气里一段时间,它的酒香会慢慢变浓,葡萄香味扑鼻得连鼻子也要掉下来。

那天一边“叹”一边看Harry Potter,也不懂是不是受了故事里魔法长、魔法短的影响,脑子突然闪出一个怪主意,把它拿来浸葡萄干怎样?

嘿~这可是很豪华的零食哦~

自家发明的葡萄酒浸葡萄干,不懂会不会吃坏肚子??

Monday, December 03, 2007

Festivities are all about MONEY


好啦~爽啦~有机会出现在本地一家英文杂志里(当然不是出现在封面)。

公司里的一位同事 - J - 的朋友是在这家杂志社上班的。两个月前 J 向我抛来一个“绣球”,叫我回去写几个字来热闹热闹一下。

我告诉 J 我的英文是出不了厅堂的,全公司上下红毛文讲得“霹哩哗啦”的女同事多得是嘛~!J 说没关系,杂志社会帮我(们)修改“肺腑之言”里的语病,然后才放出街去见人的。

还有我也很不要脸,人家只要几句小猫意见,我竟然长气得没完没了,他们没有把我给投篮已经是很好了。
呵呵~

我的水皮原文(还是请教朋友的):

In my previous festival holiday, the traffic condition on the highway always causes me the stress. My bf used to balik kampung during festival holidays and the worst experience was stuck for 6-7 hours~! But now I no more worry this thing since we are broke off and myself is prefer fly back to hometown rather than driving.

In the present, when festival is around the corner, the money thing is always causes me the stress. You know? You cannot have a decent meal in a restaurant on festival celebration without budget, grab an air ticket home also need $$$. Even window shopping, the parking & petrol & toll also need $$$ as well. So for me, festivities is ALL ABOUT MONEY~!

So when I running out of budget I more prefer staying at home get more rest, watch DVDs or finish a novel that purchase 3 months ago but haven’t started to read a single page. After the holiday, get back to work with a rested, gorgeous and perfect look~!

被改了点头换了点貌之后:


(好像有错字哦~他们把‘choose’拼成了‘cloose’。还是我英文太差,原本有cloose这个字的?

现在再看一遍连我自己也忍不住想笑。
我干嘛把holiday season讲到好像跟我有仇那样?哈哈~


Saturday, December 01, 2007

Thank You Sharon


11月9日星期五那晚表演之后,接下来的星期六和星期日都是让人喘不过气来的 Belly Dance Workshop, 然后星期一回到工作岗位就一路忙、忙、忙到星期四11月15日起飞悉尼的那天。

同样是在一个月里的事情,没想到从悉尼转了个圈回来后,Sharon Kihara 和 Workshop 却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这样也好,过份盲目的热情沉淀下来之后,就是自我检讨的时候了。

在为期两天的Workshop,觉得Sharon是一个很难得的好老师。我相信任何人在她的教导下都会变成很强的舞者(当然也要那个人认真配合)。Workshop 的第一天,她就给我们上了一堂很够力很够力的热身运动。那时候的我在半途心里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手酸脚麻的滋味一点儿也不好受,另一面又很懊悔自己的体力怎么那么差?

现在回想起11月9日那晚的表演,心里就会很不平衡。那晚我真的很丢脸,我忘了自己的角色(舞者),忘了自己平时在准备演出前该做的事,反而像个追星的人拼命的追着Sharon 看,看她在做什么,看她跟人说话,一直寻找跟她合照的机会。

我忘了,她也是一名舞者,她需要空间整理出场的情绪。

而我自己, 没有好好的收拾情绪,没有仔细的热身, 结果在台上跳得一蹋糊涂,该向左转时却向右转,不止一次,而是两次都犯错。完全、完全出丑出到家了! 自己活该!如果10分是满分,我给自己0分。

当晚Sharon 一共表演了三支舞,简直棒得没话说。同样的只是一个简单的旋转动作,她转起来就是让人感觉稳如泰山又干净利落,还有她的 Turkish Backbend 和 Turkish Drop,动作流利完美,整个人舞动得像一条美人蛇。




再形容得天花龙凤不如来个video片段实际点,这是从youtube “借”来的。

朋友sms问我,How's the performance? Especially how's the feel having Sharon Kihara "tribal" live in front of you?

Amazing!! 我回他。

Sharon Kihara 和 Sherlyn
(两大美人也)


表演结束后,我远远的看着被群众包围要求拍照的Sharon, 心情很复杂。

当晚要是负责人没有挡住观众的话,我相信大家都会冲到后台去跟她合照,完全没有给她喘气的机会。突然我觉得自己很自私,对于我来说,只是一张照片而已,可是对于她来说,却是很多很多张的照片。

那晚,我挣扎了很久,最终放弃跟“全副武装”的Sharon合照的机会。

这是在workshop结束后跟Sharon的合照,也算是圆了我的梦。

谢谢你,Sharon.

(谢谢清酒连夜帮我制作书签送给Sharon)

相关文章:
女神驾到

Tuesday, November 27, 2007

悉尼-时差三小时的回忆(3)

猎人谷(Hunter Valley)

在悉尼的第一天,等到我颈上的那颗人头终于可以碰到枕头好好睡上一觉时,已经是清醒超过24小时了。

第二天(17/11/2007)的行程是集中在猎人谷(Hunter Valley),7点酒店早餐,8点集合出发。倒霉的是旅行社给错资料,这家酒店每逢周末是7点半过后才有早餐吃的,害我傻呼呼的早上5点45分就起床,那时候大马是凌晨2点45分,我的眼皮重得撑不开 。公司是安排两人一房,为了顾及另外一个人洗刷准备的时间,我通常都会选择提早起床的。

无聊之下坐在酒店的大堂看新闻听天气报告,顺便在地图上策划明天free day要走的路线,刚好老板的PA也下来,我就告诉她旅行社给错早餐的时间,结果被她捉去陪吃麦当劳(我只喝咖啡),她说她等不急了。

为什么?我一头雾水。

“因为我从昨天到今天就没有大便,所以现在一定要吃点东西然后回去房间等便意。”


这里麦当劳的餐牌跟大马的完全不一样,还有麦片哦~

7点半无惊无险的回去酒店吃早餐,大家准8点集合等出发,没想到导游大人睡迟了,延迟至8点半才开车。他一出现就拼命道歉,nine years, this is my second time,他解释说,脸色红得像我早餐吃的红豆那样。

这是酒店提供的免费早餐,吃足4天都是一样的menu,吃到最后都反胃了,想吃虾面

一路上去猎人谷(Hunter Vallley)的途中,不时会看见路边一些很有个性的屋子,就像在电脑游戏The Sims里的梦幻屋,一幢幢都跑到现实里来了。当巴士驶入猎人谷的范围,那些乡村小屋更让我迷恋。在这里可以看见马儿在湖边吃草的美丽画面,就算农场的主人家拥有一大片的土地,那幢立在草原上的屋子,都是朴素和温馨的,绝对没有我们这里夸张式的Bungalow Style。

坐了接近3个小时的车来到如画一般的猎人谷,我认为,值得。







离开了Hunter Valley Garden,接下来的重头戏就是去出名的Wyndham Estate酒厂吃午餐和喝葡萄酒。

那里负责招待我们的帅哥,我们一边进餐他一边拿出不同口味的葡萄酒让我们尝,每桌还摆了一支红的和一支白的任我们喝,过后吃饱再去卖酒的柜台那里喝。

我很“醒目”站在老板的旁边,他每试一种酒我都喷到一点点,也忘了自己到底喝了多少种,什么222、444、 555...........喝到最后整个人都脚浮浮了,还在那里教鬼佬讲马来文,mabuk,mabuk......呵呵~





老板好像扫了一打的葡萄酒,一支平均才AUD10。我就对带甜味的葡萄酒有特别偏好,所以就买了Late Harvest Semillon (AUD15) 和George Wyndham Tawny (AUD20),男生大多数都不会喜欢这类型的酒。导游说这两款酒很难在大马找得到,因为生产量不多,所以很少出口他国。

不懂导游有没有“老点”我,因为他说Coke Zero(可乐的新口味,不含糖份,却是甜的,比Diet Coke好喝)暂时在大马也是没有,我这个土包子老远的带了两瓶罐装的 Coke Zero 回来(一支给弟弟当纪念品,一支自己摆着看爽),回来后却在超市发现它的踪影。


来到Hunter Valley Chocolate Company, 它毫不起眼的外表让我掉眼镜。Hunter Valley Chocolate Company 哦~!那么有气派的名字!导游说,don't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说得也对,告诉你哦~他们那里卖的自制朱古力,好吃极了。

有些摆在橱窗里以每100gram 来卖的朱古力(我忘了是多少钱,好像是介于AUD2.25 - AUD4.25之间),口味多得令人眼花缭乱。我试吃其中一种有芒果酱的,哇~爱死了。

结果,大部分的试吃品都进了我的肚子。很多同事都大买特买,要我山长水远的把朱古力带回去,我没有这个能耐。

Hunter Valley,真是豪华的一天,吃羊扒、喝红酒、啃朱古力。
代价是,晚上发烧。

晚餐是去China Town 吃的,菜单不用细说了,总结一句:不好吃+服务差。

男同事们的“原始本色”在饭后几杯酒下肚就显露出来了,他们要求导游带他们去Kings Cross 看脱衣舞。最后男的女的全都去了,就只有我和另一个印度师奶没有去,她回去酒店睡觉,我回去酒店吃药盖被单冒汗。 老板和老板娘也去看热闹,老板还很阔气掏腰包付了所有人的入门票(每人AUD15)。

第二天听同事很兴奋的说那些脱衣舞娘真的是脱个精光的哦~前前后后总共3场表演,有些男同事被脱衣舞娘点中贴着大跳贴身舞(观众是眼看手不能动的)。

那位第一次出国的年轻印度小弟弟Office Boy,老板特地给他机会坐最前的位子,果然被脱衣舞娘点中~!

同事说,他一脸面无表情假镇定,扮cool扮到要死。
我哈哈哈哈哈大笑说,他呀~当时可能裤子已经湿了~!

Sunday, November 25, 2007

悉尼-时差三小时的回忆(2)

起飞前的多灾多难篇

起飞倒数的前一天(14/11/2007),好死不死的我竟然患了轻微感冒和发烧。工作不到半天就被老板的PA轰去看医生,并吩咐说必要的话叫医生在我的屁股上扎一针,她可不要公司白白的花几千大元给我去悉尼的海关坐五天。

当下我立刻..........................回家去吞了一颗感冒药和一颗发烧丸,然后蒙被子睡觉。晚上去17区喝一杯加“料”的够力够力苦茶,隔天晚上春风满面地跟大队一起上飞机。

我的行李绝对没有这么少,大个的那个已经寄舱了。

我被分配到的位子是51B,左边是中国妹,右边是鬼妹,第一次成为飞机夹心糖。中西两大美人各有各的“精彩”,鬼妹一路从大马的天空咳嗽咳到悉尼去(所以你说我怎么能有觉好睡?)。另一边的中国妹就在吃完早餐后(我们总共吃两餐-宵夜和早餐),从包包里“变”一盒朱古力来吃,吃完后又“变”一条香蕉来吃,最后“变”一包干果子来画下早餐的句号。

其实我很纳闷,因为我们搭的是夜班10点40分的机,没想到送上来的却是正餐食物,还有雪糕当甜点(我把雪糕给回空少),可是那时侯已经是过了大马时间午夜十二点了。

如果说马航很体贴它的搭客,怕我们饿着肚子难以入睡,那么让我们吃得那么饱又如何睡得着呢?从起飞到准备好食物到送到每个人的面前,都花了不少时间,然后等我们吃饱后收拾一下再熄灯让我们睡几粒钟,没多久又被开灯叫醒吃一个Muffin和一个Pie之类的东西,啊~! 为什么不是先送上Muffin和Pie当宵夜(这些东西应该不需要很长时间准备吧?),然后让我们可以早点休息,过后在抵达悉尼前给我们来份正式的早餐,不就更好吗?

飞抵悉尼的一个小时前,外面已经是艳阳天了,那时候大马的时间是清晨5点。心里挂念的那个人,他现在睡得好吗?睡得香甜吗?


0935降落6623国度

抵达悉尼的第一天(16/11/2007),天气良好(过去的一个星期悉尼几乎天天下雨),大大粒的太阳不到一个下午就把我的肩膀烧红了。

路经Art Gallery of New South Wales 去Mrs Macquaries Pt。原本打算在 free day来这里扮艺术细胞淑女的,结果..............算了。如果有来此一游的话,我可能就不会去败家蒂芬尼了。

停在路边 cool-cool的救火车


从Mrs Macquaries Pt 那里拍过去的Opera House和Harbour Bridge。

导游带大队去看Mrs Macquaries的椅子时我错过了,糊里糊涂的跟老板和几个同事走反了方向,那时候我已经超过十二个小时没得好睡了,也忘了当时到底在搞什么?


Circular Quay



下午去Circular Quay吃午餐,可恶的是我们原定的豪华captain cruise不走人,结果大家被逼上另一条(贼?)船。看的风景虽然是一样,可是吃的食物就天渊之别了。一堆味道“麻麻地”的自助午餐食物,就只有虾的味道最鲜美。当然,这个天大的损失旅行社有做赔赏,导游过后在Birkenhead Shopping Centre 另外请我们吃一餐。



在船上忙着拍Opera House的时候,有个中国爸爸要求我跟他一起合照。不巧当时的我是戴着米奇老鼠眼镜,加上被海风吹得披头散发的,在这样邋遢的情况下被人要求合照还是第一次~!


零距离接近Opera House

Opera House 那里的风刮得很猛,迎面吹来的凉风差点把我的帽子吹走。在这种不会流汗的情况下,我这个马来西亚人乐颠颠的到处拍照。



近距离看Opera House,觉得还是远远的她看起来比较有个性。一口气冲上Opera House的阶梯,大大力的把手掌贴在她的墙上,嘿~我终于摸到你了~!

video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