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29, 2007

Kiss The Rain

今天经过一位同事的位子时,听见她播放的音乐,我顺着音乐的方向看过去,刚好跟她四目接触,我对她笑一笑说,“Kiss the rain, nice music.”

Kiss The Rain 是一位年轻的韩籍钢琴家Yiruma的作品,我懂得这个音乐家,是因为一个朋友。

这位钢琴家的专辑在KL也不容易找,我试过向几个较大型的唱片店询问也是得个“零”。所以怎么办?就用非法途径喽~

目前收集了他几个专辑,不过最钟情的还是收录了Kiss The Rain的那张 - From the Yellow Room。

跳动在空气中的乐符给我的感觉是“一颗一颗”的,很立体也很像雨滴般清晰音乐,Yiruma成功的把“雨”凝聚在他的手指间,然后通过do,re,mi,fa,so把“雨”串起来。

今天,那个朋友的影子借着这蓝色忧郁的雨出现在我脑海里,我还以为我会再次忧郁起来,再次掉入思念的漩涡里,结果是……………………

我竟然想说: “Get the fuck out of my life~!” (昨晚跟朋友学的,呵呵~)

好的音乐,可以留下。

坏的男人,早滚早好。


“爱情从不阻止一个男人去追随他的天命。万一发生了这种情况,那是因为它不是真正的爱情,不是宇宙语言所讲的那种爱情。”
-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


“真正的爱情从不夺走一个女人的美丽与自信。”
- Kampunggirl -



Tuesday, January 23, 2007

昨晚睡觉一直在做同一个梦。

在梦中,我要去搭飞机。可是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究竟我要去那里?是回家去还是去旅行,我不知道。

在梦里很匆忙的在追赶时间,我要去KLIA搭MAS的班机,可是怎么却跑到LCC去check-in。奇怪的很,不管我怎么走,最后都是来到LCC。

广播员报告说飞机要起飞了,我是怎么搞的?check-in了竟然还在机场外溜达?

于是赶快小步慢跑在长长的通道去候机室,却在途中被工作人员要求在一个电脑银幕前输入自己的个人资料。

我发脾气,叽哩咕噜的说我人都check-in了,boarding pass也给了我,还怕上飞机的会是另外一个人吗?

抗议也是没办法的~还是得乖乖的做,排在我后面的乘客也是乖乖的服从。

好了,随随便便的草草的给他们几行字,就溜开去了。

前面长长的通道没有尽头,我着急了,飞机还在等我吗?

在回头向后望的时候(忘了自己到底要再多看一眼什么),闹钟把我吵醒了。

Friday, January 19, 2007

一粒路过的沙

近来有个古怪的念头,想找个陌生人聊天。

好想在午餐时间去咖啡店搭台,不然就是去Shopping Mall 时,拉个陌生人陪我逛街。

然后大家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不要问我几岁,不要问我一个月赚多少钱,不要问我从那里来……………………

就这样,胡扯一通,一起走走,或许也可以去看场电影。

再不然就去Starbucks 喝一杯,只希望在桌子的另一边有个人坐着。如果大家都没话好谈的时候就一起发呆。

然后各自再回到自己的人生岗位去。

彼此之间,只不过是一粒路过的沙。

Wednesday, January 17, 2007

那天,天空特别漂亮

记得在一月二号那天,在老家等飞机飞回来这个黑白城市时,习惯性的在随身携带的小册子上涂涂写写。

悄悄的放眼看看周围,原来孤独上路的并不只是我一人。

我用手机听音乐,想像自己是一个漂泊的旅人。

飞机起飞了,脚底下是一片镶着无数的钻石,在艳阳下闪亮得很耀眼的汪洋。

那天,感觉天空特别漂亮。

一个人的旅程,原来也可以很动容。

Sunday, January 07, 2007

就这样


就这样 就这样好了

让我把自由还给你

就这样

就这样吧~

Thursday, January 04, 2007

一个人的旅程

“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而我已经飞过。”

- 印度诗哲泰戈

* * * *

我以为

我们会在空中擦肩而过

可是

天空没有你的痕迹

刹那间

我被思念的云朵

狠狠的摔回地面

- kampunggirl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