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6, 2007

红苹果男人

不久前认识了一个给我很“红苹果感觉”的男人。

红苹果和我只吃过一顿饭,大多数的时候我们都是通过MSN联络的。

这粒红苹果很有“长期饭票”的条件。他有一份高薪的工作,有车有楼有投资,还有今年过年拿的花红足以买一辆小鹿。

红苹果的血液里流着很强也很自信的领袖因子,这倒可帮他在事业上赢得了成功也赢得了上司的青睬,可是很可惜的并没有能够帮助他了解“如何跟女人沟通”。

我跟红苹果说过,女人不是你的下属,你跟女人谈话时不可以一直问她问题。

很想告诉红苹果说,身为你的下属当然很乐意(可能是身不由己的乐意)的接受你的问话或挑战,因为他们想保住饭碗。相反的对在你想进一步发展的女人身上,你其实是在倒自己的米。

我的老板自己都会提醒自己说“对待你的客户要像对待你的老婆那样的好。”更何况你现在面对的是“跟你还不是很熟”的女人。

红苹果说他希望可以找到个女朋友,可是如果他还是继续用interviewing 的口气来跟女人谈天的话,可能会认识一个吓跑两个。(呵呵!夸张了点………)

成熟的红苹果很喜欢唱歌,也很爱找人跟他一起去K歌。我相信每个他认识的网友应该都有被他邀过去唱K的经验。^_^

我倒没有跟他去K过,因为那时候我觉得第一次见面就去唱K好像怪怪的。而且我还没心理准备好要跟一个陌生人(虽然我们之前有MSN和SMS过)“共处一室”几粒钟。

过后我想想有点过意不去,好像自己在摆臭架子吊高卖似的。我就跟他说,要是改次他和朋友去唱K的话,那我也要跟去。没想到、万万没想到,他的回答是:他每次只邀请一个女性朋友一起去。

我在另一边大笑(他听不见,因为是在MSN),感觉他好像在皇帝选妃,后宫佳丽三千,今晚要挑那一个度春宵?

上个星期,我们无意间在MSN又谈起了K歌,没想到他突然改性了。他说我可以邀请朋友跟他一起去K,如果有四个人的话就刚刚好,最好谁谁谁也有去。

哦~原来.................... 呵呵呵呵~

好~我就来耍耍赖。哈哈~想约人我让他自己去烦,我的朋友很妗贵的,多一只浪蝶或少一只蜜蜂都不减她的魅力。而且,我不爱当什么红娘还是“中间人”。

红苹果,我知道你可能会想问 ,不问问题又怎么能了解女人呢?

记住了:跟女人谈话不可以一直问她问题,要寻找 - 共同的话题。

要让女人乐意的跟你聊天,首要的条件是让她感觉跟你聊天是件快乐和没有压力的事。

要赢得女人的心,男人必须要懂得在适当的时候放低姿态的。要challenge女人的mind,等离婚的时候吧~!

Friday, February 23, 2007

青苹果男人名句


“你不开心,天会下雨。我怕淋雨。”

* * *

“你走你的,我走你的。”

* * *

“思念的风轻轻的吹过,难忘那个你为酒醉,我为人醉的夜晚。”


相关文章:

Tuesday, February 20, 2007

青苹果男人

在网络上认识的男人,形形色色的,什么怪的都有。

有些男人给我的感觉像水果, 去年见面的一个男网友就给我很青苹果的感觉。

青苹果个子高高瘦瘦戴眼镜,样子谈不上帅,可是胜在那无邪的笑容和感性的谈话,终会不知不觉俘虏女人的心。

我跟青苹果出街几次,有留意到他一个很出于自然和贴心的动作。他会在来接你的时候很礼貌的下车等你,然后为你开车门。

青苹果很热爱自己的工作,很有上进心,整个人像一团火那样,很有活力。他一边工作还一边继续考取文凭。在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告诉我说他刚考获Master。

哦~差点忘了,青苹果知道什么是Victoria Secret,也懂得为女伴挑性感睡衣。

他说在国外,一个大男人独自在Victoria Secret里东摸摸、西摸摸都没人看没人管。换成在这里,四周围投射过来的眼光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变态色魔。

青苹果说在35岁之前他是不会结婚的,所以做爱做的事时一定很小心很肯定帽帽的干净,绝对不会有虫虫可以逃脱去跑一百米。

还有他不管帽帽有没有存货的~这些都是由女方负责管理的。

你,都不去买的吗?我问他。

一向都是她买的,他说。

应该说这个男人好命吗?好命。

我不懂他有没有赞助买帽帽的钱,不过我可以想像得到一个爱他的女人去买帽帽的画面。

如果你的另一半是Belly Dancer,你会介意吗?我问。

我不会介意,不过我介意来自大众的压力。他说。

幸好,一边是白天一边是黑夜的天空拉远了我们之间的距离,也拉阔了我的视线,更宽大的空间让我把事情看得更清楚。

这就是青苹果男人,在大方的外衣下,还是藏着男人狭窄的心理。

我老掉牙了,没能力哽青苹果的酸涩。


相关文章:

Saturday, February 17, 2007

命运的结

回家的前一晚,老板请我们去捞生。

全公司上下20多个人,刚好添满两桌,也占了一个VIP Room。

老板很阔气的放我们一个礼拜大假,还请我们吃鲍鱼大鱼大虾,还有一道肯定会被鲨鱼保护者丢石头的-鱼翅。

这个金汤匙好有“份量”的,用来丢人头一定起“大包”


酒呢?当然少不了。通常如此的重任是落在他的PA身上的,她负责“走私”酒进来。

一餐吃完,我已经干了五,六杯“Whiskey + Bitter Lemon” 和一杯红酒。

结果害我醉到凌晨三点才能睡,因为一躺下整个头就好像陀螺那样的在打转,晕得难受,因为酒气还没散。

第二天去赶飞机时赶到像一只虾那样,整个人还头昏脑涨,就连动作也慢半拍,头脑不能好好的跟嘴巴沟通,说出来的句子零零散散的。

在这班机,我是最后一个checked in 的乘客,位子是-27F。

我的隔壁坐了一个年轻的妈妈和她的小娃娃,为什么?为什么同机的那些帅哥都不是坐在我旁边的?>_<

左看右看,45分钟的旅程,里面没有一张我认识的脸。

都说了“修得百年方同舟”, 我想,究竟要经过多少次的擦肩而过,才能造就今天让我们“搭同一架机”?

如果把我们的人生旅程比喻为一条绳子的话,那么在这一刻,我的绳子就跟这群人一样,被命运之神在同一个点上打了一个结。

Friday, February 09, 2007

女人,是伟大的

从这首诗里,我看见一个悲痛的男人在哀悼他早逝的情人。

他那漂亮又年轻的情人,那拥有一头灿烂金发和犹如牛奶肌肤的可人儿,就躺在六尺之下的土地里,静静的尘归尘、土归土。

这是爱尔兰诗人Oscar Wilde (1854-1900)的作品。而诗中那个长眠在土地里的女人,究竟是他的什么人,我就不懂了。

这首令人心酸的诗让我连想起小仲马的《茶花女》。
故事里的茶花女为了成全另一个女人的幸福而忍痛离开了她的情人,过后还必须要忍受那个笨蛋的情人有意无意的侮辱。那家伙以为茶花女离开他是因为他不能再供应她奢侈的生活,所以他要她为他所受到的痛苦付出代价。
现实中,茶花女是小仲马生前爱上的一名巴黎名妓-玛丽.杜普莱西的化身,他在书中是如此形容她的:
“在一张流露着难以描绘其风韵的鹅蛋脸上,嵌着两只乌黑的大眼睛,上面两道弯弯细长的眉毛,纯净得犹如人工画就的一般,眼睛上盖着浓密的睫毛,当眼帘低垂时,给玫瑰色的脸颊投去一抹淡淡的阴影;细巧而挺直的鼻子透出股灵气,鼻翼微鼓,像是对情欲生活的强烈渴望;一张端正的小嘴轮廓分明,柔唇微启,露出一口洁白如奶的牙齿;皮肤颜色就像未经人手触摸过的蜜桃上的绒衣:这些就是这张美丽的脸蛋给您的大致印象。
黑玉色的头发,不知是天然的还是梳理成的,像波浪一样地鬈曲着,在额前分梳成两大绺,一直拖到脑后,露出两个耳垂,耳垂上闪烁着两颗各值四五千法郎的钻石耳环。”

我不讨厌小仲马,人家毕竟是著名作家的儿子和本身还是有名的小说家、戏剧家。

可是,我也不喜欢他。

小仲马因为玛丽为了维持生计,仍得和她的客人保持关系,让他一气之下就跟她绝交。

玛丽逝世时只有23岁,当时小仲马并不在她身边。死后给她送葬的只有两个人!她的遗物全都被债主拍卖,得来的钱就用来还清她生前的债务,剩下的钱就给了她一个穷苦的外甥女,但条件是继承人永远不能来巴黎。

《茶花女》带小仲马走上成名之路,一个女人的死造就了一个名作家的诞生。

女人,是伟大的。

Wednesday, February 07, 2007

My First Belly Dance Costume

终于开始计划我人生的第一件Belly Dance Costume了。

我记得Kaeshi在workshop时跟我们说过,Cabaret Belly Dance 是比较属于热情、华丽和很有那种“come on everybody let’s party~!”的舞蹈,所以可以的话,服装的颜色当然要越鲜艳越好。

结果,我选了黑色。

大胆的要黑色去衬托Cabaret的热情, 我只想说,因为我喜欢。^_^

我要求裁缝师傅给我配上金色的双层流苏腰带,连同上半身也要缝上金色的珠子。裙子嘛~伞形的就好,顺便在前面来个一左一右的高开叉,这是我的其中一个跳舞朋友千交代万交代要做的。她说这样我们跳hip lift N drop的时候就有机会炫耀大腿了,我晕~!

一套costume加手工加布料加一件新买的bra,已经要了我五百大元。>_<

我不止看见一瓶魔术乳霜长翅膀飞走了,还有的是我的荷包现在正式进入“冬眠时期”。

这个新年,好冷啊~!

Sunday, February 04, 2007

大家一起来吹吹水

昨天傍晚驾着我的小鹿去找阿恺,庆幸没有迷路,顺利的在6点45分前到达她的家。

阿恺算是我昨晚第一个接触到的博客,在近距离下看阿恺,发现她的皮肤好好的,白雪雪滑溜溜,美美的脸看不见毛孔的痕迹,害我不敢太正视她~

最顶不顺我自己的是,在过后结果还是走错路,差点走回PJ去,真sia shui死了。>_<
很喜欢这次的聚会,就好像seasonc所说的,感觉很有同学会的feel。seasonc特地带了他的收藏品来卖,结果坐在我身边的龙喻突然爆出一句:“你是不是fulltime卖这些的?”哈哈~

seasonc人很亲切友善,我要谢谢他陪我走去car park拿车,很有男士风度。

龙喻还是个小小妹,坐在她的身边,我感觉自己老了很多,呵呵~ 她是个很容易打开话题的人,是个很好聊天的朋友。

文锋起吾果然很有大哥的模范,在主持我们大合照时就像个老师。(帮我们拍照的可是个美女哦~)

吹水的场面在JerryWho出现后,突然变得好像很吵起来,哈哈~看见JerryWho,我脑海里浮现金庸小说里的一个人物 - 老顽童周伯通,活生生的从小说里跳出来了。

幽子的出场跟JerryWho一样轰动,我是第一个被她拿3G访问的人,害得我有点不知所措。她还很乐意的教我如何用JerryWho的D70,很友善,她的笑容让人感觉温暖。

胡狼可是一点也不会胡说,他是一只很温柔的狼哦~还有他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

暗精灵这个名字取得好,就像很他本人,cool-cool的。

对于堕落掌橱嘛~最深的印象莫过于他说了四次“欢乐的时光过得特别快,又是时候讲拜拜。”都没见他真的拜拜。不懂在我走后他有没有说第五、第六次?

钪凯拍照的时候有很多动作的,好像专业摄影师那样。在一旁独自吸烟的他,脸上忧郁的表情跟在围桌上风趣活力的他形成对比。

还有其他第一次见面,记得名字来又记不得样子的,就好像光明之窗的凡奇,他是不是戴米奇老鼠项链的那个男博客,我不记得了。还有一个,坐在seasonc旁边的男博客,他说他最不喜欢有放“珍珠“的饮料,因为会哽在喉咙里。

好~下次的吹水会我要带Video Cam去了。


龙喻、我、阿恺
(钪凯帮我用我的手机拍的)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