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30, 2007

怎么了

这个月有够衰的了~

先是贴了百几块看病,再贴百几块去按摩,可是那个右臂还是照旧它酸它爽,搞到我像老人风湿那样。好~这也没关系!最最最(天下应该没有第二个了吧~?)X妈的,昨晚我必须花50大元“请“专人来把我的车匙从电梯底下“救”出来。(不救不行,因为我没有backup key)

我一向以来习惯在搭电梯时,顺便掏锁匙握在手里的。昨晚就掏慢了几拍,在半只脚才一踏出电梯,就听到“叮”一声,小鹿的车匙不懂什么时候“顺便”挂在家门锁匙上,然后就落跑从电梯边的缝一路“叮”、“叮”、“叮”到底去。

今天还有更大“条”的,那个活宝贝抄公司的鱿鱼,话中有话说什么need to report to too many bosses。

是loh是loh~我们这些毛不能比她白的小猫一直要欺负她,老是要检查她的work progress,还有明明是她负责做的东西还要对她问三问四,怕死她不去做那样。我才不怕死她不做,而是怕死她做不及。明明昨天吩咐好她一早进来就立刻把一份文件弄好给我,因为十点钟之前就必须送到客户的手里。结果…………….. 她9点进来做的第一件事是帮公司的鱼缸加水。啊~

有时候做工就是这样,当我们接下一份新工作, 如果幸运遇见的是种树的“前人”,那就还可以摇摇屁股乘凉慢慢做。可是我们这里的工作是火烧屁股的赶,有时候钱从客户那里还来不及追回来,公司就已经要掏腰包还media owner钱了,没有一定的数目还出去,客户的广告肯定半途被斩腰。

其实,我的心里并不好过。之前听老板的PA说,她很需要一份工的,而且她也答应公司她会尽力做到最好。

她已经在改善她的工作态度了,我知道的。

她在努力追随我们的工作速度,我看到的。

是我们吗~?自己是工作狂就好了,怎么了?什么时候自己也变成了以前自己讨厌的那种人啊?

我想,我今晚需要一杯kirin。

Tuesday, March 27, 2007

幕后的功臣~谢谢你们

美丽的台前,总少不了幕后的功臣。

WTTW2007那晚帮我们化妆和弄头发的一班阿姐,个个年纪虽然轻轻,却是功夫了得,在此要特别感谢她们。

这是我们几个瓜在后台的猫样,在台下看,我脸上的粉底厚得自己也顶不顺。

变装前

vs

变装后
Amy, Jyven, Keevy, Rachel, Selina

~ * ~ * ~ * ~ * ~ * ~ *

这是3月16日在Crown Princess义演的幕后功臣。

我就暂时只有这套“战衣”打天下。呵呵~在面对相机我永远不能自然的笑的,呵呵~

来了~来了~又是我们几个瓜。Keevy那晚没能来,因为那天是她的父亲大人“牛一”,要陪papa。


相比之下,这个妆就没有WTTW那个够厚,我们还画上了水彩body art,感觉好cool啊~害我过后心痒痒的想去弄tatoo,呵呵~不过还是想想而以,我还是没那个胆量。

在义演后回家的半路,刚好遇上police的路障,害得我快快用印度披肩遮住手臂上的body art。

一张“妖”脸加上手臂的刺青,还有旅行袋里的清凉装,我那时候可担心搞不好会被mata叔叔以为我要去送“外卖”。

Saturday, March 24, 2007

我。。。。又开始风花雪月起来了

昨天放工之后去看医生,去给她看那条“痛了快两个星期的”右手臂。

没想到她说她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开止痛药给我。她建议我去做个传统的full body massage,还交代说一定要指定用热热的草药敷背,那我的手臂就可以很快好起来,吃药只是治标不治本。

我很听话,当下就立刻乖乖的去做massage, 因为在星期三排舞时我竟然连一个简单动作 -snake arm都没能做好,我就感觉事态“严重”了,以后要是不能跳舞可会要了我的命。

在那灯光阴暗,空气里飘着淡淡精油香的小房间里,我包着sarong让来自印尼的小妹帮我按摩,她还好心的借给我一个发夹让我把头发盘起来。

细心的她慢慢的帮我推拿,敷了草药的背红通通的,她说我,你的背部有很多“风”啊~

我说,人老了,身体也不争气了。

她说我还好啦~之前有个Datuk 更够力,人家打golf他打golf,他却打到整只脚踝溜进洞里去,结果肿到好像猪脚那样,就算轻轻一碰也杀鸡鬼叫,要连续来三次做推拿才看到有起色。

今天早上,我感觉好多了。

呵呵~我,又开始风花雪月起来了。^_^

Saturday, March 17, 2007

Window To The World 2007 - Part 4 (video)

这是第二支舞 - Tabla Solo。

我们的舞步和身体的舞动必须紧紧的跟随着击鼓的速度。

每次Sherlyn教新的drum solo时,我是最喜欢了。因为drum solo 很难跳得好看,不过一旦掌握了,就会很好玩。

而且我觉得在肚皮舞中,drum solo 是据 tribal style 后,最能带起观众情绪高昂的舞蹈。

Window To The World 2007 - Part 3 (video)

昨晚从Crown Princess 回来,赶快乖乖的跟朋友学video editing。

呵呵~第一次剪片感觉超爽的,因为可以任我剪、剪 、剪………….哈哈~

这是第一支舞 - Harem,是我的instructor – Sherlyn 编排的。

舞步是属于比较现代式的,就算是初学者也会很容易掌握。

Friday, March 16, 2007

Crown Princess Hotel做义演

这整个礼拜忙到天都要塌下来了,连WTTW2007的video都还没弄。>_<

昨晚在最后一刻, 决定答应今晚去帮dancemate小天鹅一起在Crown Princess Hotel做义演。

那是一个慈善义演晚会,我连资料和举办当局的背景都还没摸清,只知道是帮一家在Taman Desa 的残障中心凑款。

昨天晚上十点我站在Jalan P. Ramlee,在电话向一位朋友问去Crown Princess的路时,突然有种回到以前当“三脚猫“模特儿的感觉,那时候有时一放工就要赶场,赶到人几乎要吊颈。

虽然义演不像做show那样有钱收,可是却比以前感觉开心。

原来我的舞蹈还可以为某些人带来希望,而么我花在学习上的钱,也不是白给的了。^_^

Wednesday, March 14, 2007

新来的活宝贝

新来的接线员已经在公司里上班快两个星期了。

那天跟老板的PA谈起她在工作上的进度,我说她的工作速度是有“点”慢,同样的东西会问上很多遍,跟她解释了又解释,也搞不懂她到底有没有听懂?

我们讲的人还没嫌烦,怕就怕她已经给脸色看。

给了她的文件还会再email来向你要,而且还去cc给全世界。>_<

我看了头痛,叫她再认真的找一找,她可以由昨天找到今天还是同样一句:“没有。”

遇上紧急的文件要她当天给回我,会应你:“明天可以吗?我现在很忙。”

忘了告诉你,她的年龄,足以当我的妈妈了。

所以,对着这个活宝贝,我们只好放多点耐性和体谅心了。

Sunday, March 11, 2007

Window To The World 2007 - Part 2

Window to the world 2007,终于完满的结束。

美中不足的是,他们的宣传似乎做得不够,3000张票只卖了500张,好惨~!>_<

有些舞蹈表演还在最后一分钟取消了,比如:马来舞和印度舞。

本来有份跳印度舞的Jyven告诉我说,那个帮她们编排印度舞的老师整天闹病的,要是可以顺利的演出才怪呢~!

事后听说有些观众更炸到,是在10点才进场的,比VIP还要Super VIP。 原因是:我们只要看Belly Dance 。(做得出这样的是我猜应该只有男生吧~!)
这几位阿姨很辣,她们跳Line Dance。我问朋友是什么,他说就好像是八十年的Disco Dance。(那时侯我很紧张的躲在更衣室里重复练习,根本没心情去看其他人的表演)

这对跳拉丁舞的男女,我怀疑他们还没满18岁。那个小妹妹还是妈妈带来的,她在更衣室换衣时我们五个瓜都在里面,她怕我们会偷看她而急得要哭了。哈哈~好可爱。

这几位跳Street Dance的小弟弟的舞蹈很”keng” 的,尤其是戴高帽和戴爆炸装假发的两个小帅弟,舞台经验比我们还多。我们在后台要求他(戴高帽那个)帮我们拍全家福时,他说我们的服装好辣,差点害他被自己的口水哽到,呵呵~很会逗我们这些阿姨开心。

Flamenco Dance,高贵的西班牙舞。他们的表演时间最长,占12分钟。男的女的都必须把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还要上发胶呢~!

我们出场了~我们出场了~^_^ 呵呵~

我紧张得连笑也不会笑。在之前有个男性朋友好心的提醒我其实不用紧张的。他说,你都没“东西”给人看,观众的集中力未必是会一直在你的身上。

男人的第六感还真准,他见都没见过我的其他Dance mates,竟然猜得出我的“份量”是5人当中最没“量”的一个。

呵呵~大大的礼堂坐不满一半的观众,对于我们这几个第一次上台表演Belly Dance的瓜来说,却是好事。在没有面对大群的观众的压力下,我们都不会太紧张。在跳第二支舞 - Tabla Solo的时候,大家基本上都开始进入状况了。

Keevy,她当晚的服装和画妆把她衬托得像一只孔雀。漂亮极了~

Jyven 这个小天鹅很爱白色的,我们都很喜欢她,说话语气柔柔细细的,很女人味。

这就是在下了。
我那条裙子hor~够力~在看了照片才知道有穿等于没穿。>_<|||

Sherlyn 帮我们编排的final pose,看起来还挺有架势的。呵呵~

Amy, Jyven, Keevy, Rachel 和 Selina

~~~ 在台上刹那间灿烂绽放的6分钟完美的结束 ~~~




Thursday, March 08, 2007

黑白城市,夺不走我的梦想。

今天没有上班,拿了MC在家赖床。

这个星期里,我的体温一直忽上忽下,感冒发烧喉咙痛走了又来,来了再来,好像对我很眷恋似的。

今天早上医生要我当着她的面吞下一片antibiotic,她说她不相信我会按时吃药,所以病情才会一直拖着。

然后她再给我一个很轻微性的安眠药,叫我回家去睡一天。

结果,才睡那么一个下午,就睡醒了。

傻傻的坐在床上也不懂要做什么,就把过去花在学Belly Dance的账目拿出来算一算。

* * * ****************

学费:
RM130 x 12months = RM1,560

两个Workshops :
RM730

Belly Dance Costume :
RM500

Belly Dance Cds & DVD:
RM300

Accessories (Shoes, Hips Scarf, Tribal Belt, Pants and etc) :
RM500

TOTAL : RM3,590

***********************

一个月平均大概要花RM299.17在舞蹈上。

这点钱,如果花在其他的地方,我可以选择去做个Facial还是弄个漂亮的发型;或买 一条 TOUGH Jeans还是一件on sale 的BCBG dress。

可是要是我那样做,我就不会交到几个很要好的舞蹈朋友,也不会有机会跟来自纽约的Kaeshi见面,还有认识到我敬爱的舞蹈老师 - Sherlyn。

她是一个很棒的Belly Dancer,不管是在缓慢还是紧凑的音乐节奏下,永远怡然自得,让观赏她跳舞的人看得赏心悦目。

肚皮舞,是风情万种的,绝不是卖弄风情的。

Wednesday, March 07, 2007

Window To The World 2007 - 彩排篇(Part 1)

星期一下午去UM彩排时,才知道DTC是那么“大件”的,我怀疑里面的椅子到底有没有10千张??(知道数目的人请告诉我)

它呀~单是一个舞台就比我的老家还要大。我现在开始担心当晚究竟会有多少观众来看我们表演了。>_<

要怪怪自己不是大学生,以为大学生搞的活动跟中学生的没两样,真是丢脸丢到荷兰去了。

之前还以为只是纯属的大学生的event 而已嘛~应该没什么好怕的,所以就胆粗粗的答应了朋友去演出。

现在hor,我的朋友才告诉我说当晚会有14个国家的代表大使来当贵宾,坐在台下看我们露大腿。

更好玩的是,我们的舞蹈被排在10点25分,最后算起第二个。负责策划的马来妹说,因为要把最精彩的留在后面,我说啊~只怕到时我等到我的妆也溶掉了。

这个星期六早上还需要去彩排多一次,是完整性的彩排,会配合上灯光的效果。

到时,我要记得带条外套去,DTC的空调好鬼冷~!

Sunday, March 04, 2007

My First Belly Dance Costume - Part 2

千呼万唤的,等到人也快病了,终于盼到我的 Belly Dance Costume 了。T_T

我昨天才从裁缝师傅那里拿回来的。她啊~很讨厌的啦~ 之前把原本订在2月24日的交货日期改了也不告知我一声。

等到我去到那里的时候才告诉我说因为农历新年啦~什么昨天才刚开工啦~%^$#@&*~!

在试衣的时侯,我开心得飘飘然的,因为这是第一次穿上完整的一套Belly Dance“战衣”。我这个笨蛋,什么也没有仔细检查下就付钱抱着衣服走人。

回到家才发现裙子的长度好像过长了点,需要改短一、两寸。

还有那条腰带有点松,不懂是裁缝师傅下手太过大方还是我瘦了?

妈呀~我可不要跳舞跳到一半在台上出丑。>_<

看来,我又要需要跑一多趟路了。

Friday, March 02, 2007

我的新同事是 Hero

新年开工的第一天,公司来了个新男同事。

今天早上我去Pantry装水喝时,刚好碰见他对着洗手间外的镜子打领带,我就假死假死边装水边偷偷用眼角瞄他。

他是位身高190cm的印度老兄,体格高大且熊腰虎背。他还在脑后扎了个小马尾和在下巴留少许胡子,整个人看起来像一头健壮的黑熊,沉稳且让人敬畏的。

如果把他放到古罗马的年代去,以他的外形来说,是一个天生的战士。我这个瘦皮战士要是跟他对打,被他一手像捉兔子那样挑起来肯定不是问题。

奇怪的是,我老是觉得他好面善,好像在那里见过,可是感觉又很漂浮,不是很实在的 …………………

啊~我想起来了,他很像Dota Game 里的一个男战士 - Furion。


哈哈~我的公司里有个Dota Hero~!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