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9, 2007

真是撞到bang bang声

接到一个中学姊妹 - 仪 - 从老家打来的电话。

第一句说, “喂,小姐,我要通知你拿“便便”leave啊!”

接下来的第二句根本不用听,就知道是中定“红炸弹”了。

我们这些七字辈的,一个两个都到了熟到快要烂掉的年龄层,如果套我老妈说的话,幸福的话都已经当妈妈了。中学时期的姊妹帮,很快就要嫁剩我一个老姑婆了。以前被我一只手就能当小鸡般提起来的小表妹也在去年结婚,今年做妈妈了,不用问阿贵,奉子成婚是也。还有以前在老kampung, 那个家住隔壁的小娃娃,她的名字还是我有份帮忙取的,也成了“泼出去的水”。

放下电话还没到十五分钟,另一个姊妹- 珊 - 打电话来,问我有没有接到“红炸弹”,你说呢?我反问她。

她说仪原本打算明年才结婚的,可是却意外有了身孕,既然煮到桌上来了,不就顺其自然摆酒提早嫁人啰~!

八卦完人家的肚子,珊接下来的问题是:“那你呢?你又几时啊?”

没那么快啦~就算是结了婚,也可能不会生小孩~huh?问我为什么?因为我不喜欢小孩~我自己还是个大小孩呀~哦?那个?已经没有了........对呀~!就是那个跟我一起去你的婚宴的,是啊是啊~已经分了..........几时的事?为什么分?因为他给我发现他去叫鸡啊~呵呵~开玩笑开玩笑~.......去~去~当然去喝她的喜酒~到时我会回去的。好、好、好,再联络,拜拜~!

呼~关上电话,才发现~!!!!!!!

好姊妹出嫁的那天,竟然跟drum solo workshop 撞在一起,幸好我还没报名,好彩~~!

然后........然后..........
>_<






啊~~~







那天是我们1027聚会啊~!!


各位,gomennasai honto ni gomennasai。
那天我必须回老家去请新郎哥吃wasabi

所以我会缺席1027,不好意思啊~!
我也不想的,我总不能叫姊妹下次结婚才请我啊~



Sunday, August 26, 2007

825曲终人散人落寞

825Hafla终于落幕了,主办当局也很厉害选日子,选在华人七月十三,曲终人散人落寞的回到家时,已经是华人七月十四了。

早上彩排

video
看见了吗?我在梦游呢~有一部分跳错了>_<

昨晚主办当局一概不准我们录影和对着在台上的表演者拍照,这个道理我明白,赚了你的门票钱还要捞你一笔VCD的钱,搞商业的人都懂。

可是我不明白的是,晚宴总共有21桌,一桌是10个人,那么门票应该要有210张吧? 他们竟然到最后却说门票不够,没了。那么我们这些该死的,还要自掏腰包给80大元来表演的家伙,我问给了钱却没有得幸运抽奖,很不公平哦~

那个守柜台的女人听了脸臭臭,然后在一张张的剪纸条上写了一个号码,各自交给我们,算是交待了。幸好我们很师奶的跟她计较,因为七彩蝴蝶抽中了自助餐的礼卷,却敢敢只是一人份的免费礼卷,哎哟~主办当局需不需要那么“小方”啊?

还有哦~有一个auntie投诉说她买的是150大元的票,干嘛她被编排跟那些才给120大元的人同一桌?这个hafla是没有找赞助商的,所有的经费都是由卖门票那里筹回来,可是如果说150大元的票已经卖完了,为什么不告诉人家已经没有了?为了区区那30块钱搞到那么难看?

给了饭钱我当然要吃回本,无奈自助晚餐是在8点半才开始,然后表演节目是在9点正开跑,而我们的舞是被编排在第二支(通常跳舞前的两个小时我们都尽量避免不进食的),等我摇完肚皮打算敞开肚子大吃一顿时,才发现食物已经给人扫得七七八八了。

好吃的都被吃完了,我只好吃没有kecap咸味的kecap煮鸡胸肉,看起来很蘑菇可是喝起来就像面粉汤的蘑菇汤和吃塑胶般的意大利面(那种圆筒形的)。当然还有甜品和水果的,可是被摆在A to Z那么老远,桌子与桌子之间又几乎没什么空间可以让我晃过去,算了啦~舞娘自己去买Mango Delight吃更好。

要体面要热闹当然少不了VIP,别问我,我不懂他们邀请的是哪一个王室的公主

我的老师Sherlyn(中间红色舞衣)和她的senior 学生

在接近节目尾声的时候,主持人突然很严肃的请所有在场的“hotdog”离场,去年就真的是现场一条“hotdog”也没有,这次却有男待者服侍我们,我看他们啊~一整晚眼睛也不用眨的,那么多肚皮和腿看。

话说回来,我以为等“hotdog”离场后有人要表演钢管舞还是脱衣舞...................原来~~~~~是要熄灯几十秒推出一个蛋糕来为公主庆祝生日。蜡烛才一吹熄,意思意思的切了几下,保镖就进来接走高贵的公主了,连蛋糕都来不及给她打包带回去。

昨晚少了海蓝孔雀,少了凤凰,少了小天鹅的一千零一夜,我在台上僵立了两秒钟。
今天下午,我吃了一整罐金银果罐头,晚上吃了一碗草莓雪花冰,再喝一瓶Lychee Vodka,我的心情,还停留在昨晚的两秒钟。


* * *
p/s:
照片暂时就只有那么“多”,等我去跟人家收集到更多就放上来哦~!

Wednesday, August 22, 2007

稀客到访

昨天早上有个稀客到访公司,而且还是由本地的一家电视台的人带来的。

那位稀客是个马来小生,个子虽然不是很高,但胜在有宽又适中肩膀,加上一把飘逸的长发和挺 OK 的样子,我还以为是朱孝天来了。他叫什么名字我想我应该不方便说,不过不久之后,我相信马来美眉又多一个偶像可以崇拜了。

稀客逗留大概30分钟左右,由于身边有助手及保姆(我猜的)跟着,加上我昨天又没画美美的妆,所以不好意思去跟他说话。

可是在他走后我很后悔没有跟他要合照及签名。>_< 因为我知道,这个小子一定会红起来的。
还好,稀客留下了一个特别的纪念品给我。^_^



我喜欢这个纪念品,因为当他要我们所有人一起配合,每人张开一只手掌朝向这个“叉叉”时(这个“叉叉”当时由其中一个同事拿着),我感觉到有一丝丝的气从我的掌心流出来,被那个“叉叉”吸去。当时我立刻问身边的同事有没有同样的感觉,他们都说tak ada wor~

哇噻~神奇哦~!



Sunday, August 19, 2007

抢购任务失败

星期五在sam那里留言说我自己流口水ipod很久了,没想到老天爷听见了我的心声,让我在报章上发现Machines 在KLCC的新分行将在星期六开幕,而且还会丢50粒 ipod shuffle 来大平卖,RM147一粒。我当下立刻在MSN 问jerry这样的价钱值不值得买,他答说买买!!我说好好!!

然后隔天早早的搭LRT到 KLCC去。
结果,抢购任务失败了。T_T

我...............我实在太低估年轻人对ipod的疯狂程度了。
我才一顿早餐吃回来,50粒 ipod shuffle 已经被人抢光光了。


那里的店员看见我失望的样子很可怜,所以好心的跟我说,如果我有Maybank 白金卡还是金卡的话,他们可以直接给我50%折扣买一粒哦~!
鬼哦~真是点中了我的死穴,舞娘只是classic card holder啦~!

伤心之余去了Kinokuniya闻书香,安慰自己说要是把那些钱花在书中黄金屋更来得实际。
在新书推介的架子上,看见了吴淡如的新书《乖女孩没糖吃》,呵呵~真是当头棒喝~!

是的,有时候在适当时必须要懂得耍点坏,否则可能连自己口袋里的那颗糖也被人吃了。


后记:






在回家的路上,为了让自己心情好起来,我去了SS2吃那个被我讲了要吃,讲了几十遍都一次也还没吃过的雪花冰。

芒果雪花冰,好噢~我又找到一样可以让自己吃得开心的食物了。

Saturday, August 18, 2007

七年之痒


从星期一到星期三的下午,我都被逼充当暂时的接线员,原因是接线员少奶奶去了Bali渡蜜月。也就因为这样,我可以在公司偷得‘半日闲’,所以一边接电话一边上网看杨二车娜姆的《七年之痒》。

知道这个奇女子,是来自近期的一份杂志。
她的那把长发和那份神韵,总是我觉得熟悉,哦~原来,她让我想起了三毛。

在好奇心驱使下,我上网搜索关于她的资料,得到的结果是:有人赞也有人弹。

有人称她为‘摩梭凤凰’ ,却也有人拿她和芙蓉姐姐做比较
这些我才不管,我只管她写的文章我爱不爱看。

杨二车娜姆,14岁从摩梭部落翻山越岭,徒步走过几座大山,走进上海音乐学院,走进北京中央民族歌舞团,走到美国,又走到挪威和瑞士……她在走路中成长,在走婚中成熟。

几年前,一本《走出女儿国》的自传小说,让我们认识了无比神秘的杨二车娜姆;认识了神秘无比的摩梭族。这个被称做人类早期社会形态活化石的摩梭族,是当今世界惟一的母系王国。

在中国云南省境内生活着一个少数民族——摩梭族,他们世世代代居住在泸沽湖边维系着母系氏族的传统生活,蓝天、白云、绿水;朴素、平静而真实的生活使这里的人们对人生有着最朴实的理解。

因为高山的阻挡,摩梭人很少走出泸沽湖的怀抱,他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似乎对外面的世界也并不感兴趣,但终于有一天,一个摩梭女孩儿在晨曦中离开泸沽湖踏着石子路开始了出走的历程。这个摩梭女孩儿名叫杨二车娜姆,她离开家乡来到上海,然后到北京,一个偶然的机会又去了美国,之后是欧洲之旅,当想家的时候她又回到泸沽湖,她像一片云,在这个对她来说很小的世界里飘来荡去。


资料来源 :


看完她的《七年之痒》,我开始喜欢上她在文字里的感性和任性。

* * *

爱人的身体不能在一起,爱人的心却永远沉在她的心底。

过去的东西已经过去了,人最可怜的就是后悔和挽回,就像把水倒在沙漠里,是不可能挽回来的,惟有珍惜两个人曾经有过的快乐,才会是一本真正的人生存折卡,每次打开来,账户上都是满满的,都是丰润的,你就会很满意——因为你就这么爱过。

天天可以有的“性”没有了,但一天天建立起来的“情”却是永恒的。

你的路,是一条漂泊的路,什么珍珠在你手里,你玩着、玩着,就玩没了。

她曾经跟一位挪威的女朋友出去,在一个餐厅里,一位男生希望为她们买单,女朋友非常愤怒地说:“你为什么看不起我,我为什么不能自己买单?”而她用她那亚洲女人的甜甜微笑,轻声地告诉对面的男人:“对不起,她不要你买单,可是我不介意你帮我买单”。

女人怎么也要把自己当一朵花。随意的时候,花儿被旁人宠一下,不是过分的,女人应该引以为傲,她并不喜欢咄咄逼人的女人,要表现自己的能力,也是需要看时间地点的。

激动和激情对她来说就像水和空气,她不能没有。

“我们女人真的太像一支花了,而男人就像水,一把花插在干净的、好质量的清水里,它就会干干净净、香香美美地长大;你把它插在 不干净、不好质量的水里,花根很快就烂掉了,而且还会发出很臭的味道。”

总是在路上的人是需要输的起的,一个人在路上,一个人在餐厅,一个人在车站,一个人生病,一个人看风景。

* * *

她的新书,《长得漂亮,不如活得漂亮》里面写了一段她的心里话:
“在一个大都市里生活,一个独立的公寓房对一个女人来说,比一个男人重要,这个世界上什么好事都可以很美好地想,就是不要天真美好地想去靠一个男人一生一世!尤其像我这样打死学不会 ‘忍’字 的女人,就更不可能了! ”
我认为,她离开了故乡的火塘和酥油茶,在外边活得如何奢侈,再活得如何放任,再活得如何自我,这都是她自己的人生。

杨二车娜姆 ,传奇的"中国" 。



Friday, August 17, 2007

4th Annual Hafla Raqs Sharqi

Ladies, let me see you shake it! Belly-babes near and far are welcome to Linline's annual Raqs Sharqi hafla! Share your passion for this exotic, beautiful dance with other dancers and enthusiasts at the most happening bellydance event of the year.

Enjoy performances from some of Malaysia's best bellydancers and shop for glamourous hipscarves, accessories and assorted curios from Egypt at our mini-souk. Let down your hair and shimmy the night away at this ladies-only dinner and dance event!

Date:
25th August 2007
Time:
8pm onwards
Admission:
RM180, RM150, RM120, RM100
Venue:
Parkroyal Hotel Kuala Lumpur,
Jalan Sultan Ismail

Call June at 012 325 8305 for tickets and more information.


Hafla - Arabic Dance parties

Tuesday, August 14, 2007

风雨无阻812

话说有一天,当舞娘乐闲闲的在老家的starbucks摇摇脚上网时,钪凯和jerry在MSN丢一颗炸弹给我,kampunggirl 已经被他们点名在第二次的博客聚会上表演肚皮舞。

就这样,从407到812 ,舞娘每次都有机会在博客的面前摇肚皮,呵呵~

在这里,我要谢谢大马中文部落格祭的筹委们,谢谢一诺千金跟我一起演出的dancemates (那个迷糊的小天鹅竟然跑到Bangsar Shopping Village去,累得我必须去那里“打救”她),还有最重要的是风雨无阻你们出席颁奖典礼的博客们,谢谢你们,让我这个舞娘可以以‘美美的姿态’画下“收山”的句号。



一直以来,我表演的肚皮舞都是属于Cabaret Bellydance 。可是在我心底,我还是偏爱Tribal Bellydance,那是一种很蛇很考body isolation技巧的肚皮舞,很可惜在这里根本没有得拜师。

要学的话我当然知道那里有得学,问题是,除非我立刻找到一个金矿老公还是老天爷掉下钱来给我,这样我就会头也不回的向外国的月亮飞去。


请允许我收起肚皮吧~!
(我不是吊高来卖啦~再不下台,大家都要看到“臭酸”啦~)

休息,除了走更长远的路,也让自己做好准备,准备向即将在十一月降临大马的女神“取经”。

Tuesday, August 07, 2007

大马中文部落格祭Carpet Style


这几天花果山很热闹,新鲜好玩死了,感觉就好像去参加Oscar 那样。

这里看见新怡茉莉花会来个经典的LBD(过后在这里看见新怡说我误会了她的意思,呵呵~paisen哦),然后钪凯爆料听说有几位女部落客已经在物色晚装了,接下来阿恺呢就来个101黑白斑点的套装,连shuben也要出动专业化妆师来帮她扮美美,这些阵容都快吓死我了~>_<~

你知道吗?我这个舞娘明天原本打算去TOUGH 扫一件yeah~yeah~的大减价上衣,学人家扮街头look的念头立刻被炸碎了。等等~顺便帮美女宣传一下,那位有意思想要插一脚叫专业化妆师帮你画靓妆set靓头的,请联络美女shuben

看见大会开出来的dresscode,我MSN阿恺说,我原本是打算穿凉鞋去的。她说拖鞋不得入場哦~要端莊,整齊。我说美美的凉鞋可以吗?因为我的鞋hor大多数都是露脚趾的,还是一定要穿包鞋?(希望她没有在另一边昏到)我再说,端莊、整齊的话是不是指不可以露上短下?

下午新怡问我穿什么?我不敢用华语回她“我穿套装”。因为‘套装’这个词老是让我想起是那种硬蹦蹦的西装外套加一条烫到笔直的及膝裙,穿上一个晚上不累死我才怪。

所以我很小心的用我的破英文回她,I will wear dress。然后一回到家就把那件一千零一件的连身裙拿出来,左比右比,顺便问在一旁看的朋友,可以吗?可以(想也没想就立刻回答,假死了),然后他加一句说,距离812还有几天呢~到时你一定改变主意的。>_<


来来来~~~~要在服装上“出位”的,我这里有例子可以让大家参考一下。

你可以当一个会走路的蛋糕。


.
.
.
还是
.
.
.


什么来的?>_<|||

.
.
.
或许更绝的
.
.
.


天鹅湖是也~



哇咔咔~!!!



Sunday, August 05, 2007

My Belly Dance Costume No.3

星期六看完Harry Potter就摇去裁缝师那里拿舞衣。

一踏进她的店,就看见那条“新鲜得像橙汁般”的裙子高高的挂在那里,我立刻眉飞舞色。原本要*&^%$#@~!!!! 她拖延交货日期的念头,没想到溜出嘴的那句话却是,“啊~好靓啊~~!” >_<||| (丢脸)


这次已经是我第三次在她那里做舞衣了(这家伙赚了我不少血汗钱),没想到哦~那条被我称为是“肚皮舞娘的灵魂” - 腰带,她竟然弄长一寸半给我~!我在试衣时差点昏到。

我告诉裁缝师奶奶,要是我穿着它来shimmy,这条腰带会被我从腰"feng"到脚低去。

在那里呆了将近一句钟,一边等她改腰带一边顺便打听其他Dancemates的舞衣怎么样了?
她说,你们其中一个竟然叫我钉一只七彩蝴蝶~!

呵呵~825舞娘聚会越来越有看头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