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8, 2007

Tuesday, September 25, 2007

八月风吹桂花香~中秋节快乐!

上个星期在pasar malam 逛街看见有人卖菱角,很自然的想到中秋节。想到中秋节,儿时在kampung 过节的记忆就活鲜鲜的跳出来。

小时候kampung家的隔壁住了一户广东大家庭。每年拜完月亮,主人家都很大方的请我们这些家境比较穷的小孩吃月饼吃水果吃这吃那的,我第一次吃到菱角也是托他们的慷慨。

“菱角从哪里来的?” 跟我一起走pasar malam 的馒头问。
我说我不懂。

“菱角是不是莲花的一部份?” 馒头又问。
我的脑海里浮现莲花的样子,莲花、莲子、莲叶、莲藕.......菱角??
两个植物学很差的家伙在猜测菱角是从哪里长出来的?

我说我只知道“七月菱角浮水面”,那么它是生长在水里的应该没错。还有现在是农历八月,正是风吹桂花香的季节呢~!

馒头听了张得口圆圆的,他以为我很博学多问。
嘿~他可不知道我是在以一首儿童歌谣唬他呢~!

在这里送上湖北歌谣 - 十二月花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正月绣朵梅花开,
二月杏花点春台,
三月桃花似火,
四月蔷薇架上开,
五月栀子心儿
六月荷花满池塘,
七月菱角浮水面,
八月风吹桂花香,
九月菊花家家有,
十月芙蓉赛牡丹,
冬九腊月无花彩,
雪冷傲出梅花开



Saturday, September 22, 2007

一点点泥,算不了什么


关上墙灯,戴上耳机,躺在地板上听女跟陈峰谈心事、解心锁。

被在一起八年的男人抛弃而不甘心女人,打电话来报平安说她已经走出忧郁症的开心女人,一时赌气用另一个女人来气老婆结果气走老婆现在又后悔莫及的笨蛋男人,半年的恋情告吹后而失眠半年的没自信男人,失业又跟丈夫儿子失和的妈妈兼老婆的臭脾气女人 . . . . . . .

听着这些跟自己无关的故事,再看回去自己过去的感情路,那些因跌倒而沾在身上的泥,跟他们比起来,算不了什么。

所以我说,世上有一种东西,无形的却有重量,让干脆利落的人变得拖泥带水,让脆弱的人变得坚强。

告诉自己,那一点点泥,算不了什么。

Thursday, September 20, 2007

松竹梅

初见“”,我把它念成杠竹梅;
初尝“”,我以为此酒是梅酒。

此“松竹梅”不是日本庭园里的植物:
此“松竹梅”是用伏水和日本米酿制而成的清酒。

在网上查询伏水的资料,发现它是日本京都伏见的名水,是其中一个用来酿制清酒的有名水源之一。伏水是属“软水”,使用“软水” 酿制的清酒被称为“女人的酒”。不过,我更爱把它称为“女人的眼泪”。

几个月前在日本餐厅吃饭时,熟悉的餐厅小妹把它介绍了给我。第一口喝下,我的眉毛扬了起来,然后轻轻的放下杯子,笑对朋友说:我把自己的眼泪都吞进肚子里去了。

那时候的我,在感情上被人狠狠地将了一军,又被老板推出去参加Media Got Talent 2007,同时间还要忙着找房子的事,再加上金钱的周转出现了点问题,我的精神压力几乎要到了崩溃边沿。一杯辛口和微酸的液体滑过喉咙,原来俗语所说的“眼泪往肚子里吞”就是这么一番滋味!此时此刻,松竹梅最了解我的心情。
[京都伏水仕立て] 的酒精成份是13%以上14%未满。我个人觉得把它冰镇过后才喝是最棒的,入口虽然有点烧喉但却顺滑爽口,这是伏水的水质特色之一,也是让我爱上它的原因之一。

想一尝这瓶名字里带了“竹”和“梅”两位花中君子的お酒,你可以去在Damansara Perdana 'The Place' 那里的唯一一家日本餐厅碰碰运气,价钱是50大元有得找(如果没有起价的话),还有你要是喝不完的话,还是不舍得喝完的话,记得是可以连瓶带酒打包回家的。

的柔情,值得一尝。



Sunday, September 16, 2007

九月-美丽的旅行季节

吴哥,我回来了。

牧羊少年为了一个梦踏上寻宝的旅程,我为了Angkor Beer再次踏入那片微笑的土地。

这个旅行计划是在今年一月间就订下来了。那时候AirAsia抛出一百万张免费机票,我神经病的去抢了九月飞吴哥的机票。去年跟我同行的朋友要重回小吴哥去取些资料,他在计划他人生一部重要的电脑动画。

这次除了再访小吴哥和Bayon之外,最主要的是去听Dr.Beat的演奏会,所以这次的旅程我会在那里度过一个周末。更重要的是,这次的行程完全是由自己规划的,时间上可以自己分配。

我要去坐船,划向在天边的West Mebon,要去体验任贤齐唱的那句“一个岛锁住一个人”的感觉。还有还有,要去躺在小吴哥那里看天空,想念那黑漆漆等待日出的早晨,想念在Bayon那个时间似乎静止下来了的懒洋洋下午……………吴哥,有让我倾诉不完的想念。

我也跟同行的朋友说好了,如果到时情况允许的话,我会去捐血。小小的一包血液,当然没有什么大作为,只希望有天可以派上用场拯救一条小性命。

有一次和青苹果聊天,问他如果有天自己的国家真的住不下去了,他会去那里?

他说可能去加拿大,我说我可能会考虑柬埔赛。

他说怎么要去那样的地方?离开了一个糟糕的地方,却去了另一个更糟糕的地方,人是要往高处去的。在那里,只有一个“穷”字。

女友J说我是属于“超现实浪漫型”的人,我说我是属于“脱离现实加堕落型”的才对。

好~这次回去,我要餐餐喝Angkor Beer,喝个够本~!呵呵~

吴哥,我遵守了我的承诺,我回来了。

* * * * * * * * * *

以上的文章是在今年一月间抢到机票后写下来的。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到了九月,订下机票准备九月尾飞回你的怀抱仿佛是昨天才发生的事。

那天傍晚在公司里忙得天昏地暗,无意间在转身拿文件时看见悬挂在天边的夕阳,好像浑圆的咸鸭蛋黄似的在那里释放耀眼的光芒。我心想,如果背景是换上在吴哥,那该多好!

我对你那里的一景一色到今天依然不能忘怀。闭上眼睛,就看见那一片令人窒息的绿。我喜欢漫步在你的百年老走廊里,体验滑过皮肤的阴凉。还有清晨在小吴哥的廻廊壁画那儿,感受独特的磁场。唯一遗憾的是,你不让我如愿以偿在你的怀抱里看见美丽的日落。


是不是因为对你有遗憾,所以我才更想念?

有时候,人事的变迁跑得比光阴还要快。在五月间突发的“流血”事件让我不得不违背我的承诺。要回去,没有人阻止得了我;不回去,也没有人逼得了我。只是,凌乱不堪的回忆依然夹着还没复原的伤口。

吴哥,对不起我失约了。
朋友,希望你会坚持和继续完成你的梦想。

放弃了你,我将在十一月飞往另一个国度。

(p/s: 去那里暂时就先卖个关子,知道的朋友别说哦~!)



Sunday, September 09, 2007

今生的修行

昨天去书局游荡了一个早上,顺便在那里看“霸王”书。在一本《中华遗产》里看见了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

这篇文章是讲述在青海同仁县的年轻画师们的理想。这些画师都不是普通的画师,他们以年轻的生命,延续着热贡佛教艺术的精华。

文章里的旅行者,在那里认识了一对年轻的画师兄弟。哥弟俩一起画唐卡赚了些钱, 哥哥(嘉央)打算明年闭关修行去, 弟弟(索加)就必须暂时负起养家的责任,他计划到拉萨的色拉寺附近开一家面馆。

整篇文章里,我挺喜欢以下的部份:

本想着明天早起要离开同仁,但不经意间我们又聊起来。我问嘉央,闭关修行会不会也烦心,苦闷?什么事最让他高兴?嘉央靠在床头上,很安静地回答说:一般都不会烦的,因为衣服是喇嘛袍子,一年三件就够了;吃饭有馍馍和酥油,吃饱就行;画唐卡挣钱再多也没什么用,因为人的生命消费是有限度的。最高兴的事情是和朋友一起聊天,可以聊得不睡觉。问他们都聊些什么话题。嘉央咧着嘴笑了:聊伊拉克,聊布什,聊聊认识的朋友啊…………

这样的生活真是让人从心底里羡慕。我告诉嘉央,我没有嘉央你那么单纯,我喜欢吃好吃的,喜欢漂亮的衣服,虽然也喜欢朋友,但是我还有很多很多的欲望,喜欢的和不喜欢的,我都无法避免,深陷执着,不能自拔………说着说着,我神情黯然,顿觉自己的生活灰暗,即没有来世的光明前途,也没有今生的坦然,并且,还有更多的滋生于都市的欲望和执着心,而这些俗世间的烦恼说了嘉央也不会明白的。

一阵沉默后,嘉央说,你知道六道轮回吗?你们汉族城里人这辈子都在六道轮回里的神仙道做神仙。我有些诧异,觉得自己一点也没有神仙的逍遥,想起我所在的那个物欲城市,竟然是神仙们过的,可是这些“神仙们”往往心灵空洞得只剩下不择手段地赚钱。虽然你们过得很好,相比之下我们藏族人过得很苦,但是,嘉央接着说,神仙虽然也是上辈子修行好才轮到的,可是神仙没有信仰,也就不会成佛,所以来世还要再次经历六道轮回,并且,下辈子也可能轮到不好的道里去。而我们藏族人,虽然今世苦,但我们实行的是人道,虽然辛苦,但人有了信仰,就有了修炼成佛脱离六道轮回的可能了。我一时无语,嘉央怕我被吓坏着,又说:不要担心,你只要多做好事,多念经,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摘自《中华遗产》二十期 - 年轻画师们的理想


看过让人心惊胆跳的六道轮回图吗?读过这首 “六道轮回苦,孙儿娶祖母,牛羊席上坐,六亲锅内煮” 的佛诗吗?

我有信仰, 中学时期把零用钱拿去买佛经卡带,回外婆家一定去翻看阿姨的佛书,还有初中二那年决定吃长斋而被妈妈骂得很惨。

我有欲望,18岁的初恋我在他的面前吃下了一块猪肉干,28岁的我开始爱上肚皮舞,现在的我愛钻石愛Tiffany爱清酒............................ 就如写这篇文章的旅行者,还有很多很多的欲望,喜欢的和不喜欢的,我都无法避免,也不能自拔。可是,我依然没有放弃信仰,你只可以说我是个不够诚心的教徒。

原来,我一直在神仙道和人道两边游走,时光匆匆我都还没变老, 相机、鞋子、电脑、手机、衣服,这些都已经在我们的身边打了几十圈轮回了。

今生,不管是拍照,谈恋爱,写文章,还是旅行,我认为都是一种修行。




Wednesday, September 05, 2007

天菊 Jinro


喜欢韩国一种叫“天菊” ,以菊花水釀製而成的药草酒。

家里的冰箱就藏有一瓶“天菊”,已经摆了快四个月了都还没有喝完。总是觉得如此的好酒,要是没碰上对的季节还是合适的心情,就这样硬生生地一杯接一杯的倒着喝,那根本是糟蹋了天物。

被称为花中“四君子”之一的菊花,被古人给予了高洁的地位,也被比喻为清高孤傲、不同流合污的隐士。

诗人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苏东坡的“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还有林黛玉也在《红楼梦》里《问菊》,而我就在向一个朋友抛书包,打算吓一吓唬没有在学校里念过名句精华的他时,想起这位隐居在冰箱里的君子。

最爱跟朋友一起下厨,然后一人弄一碟吃的,饭后各自卸一杯赖在沙发上天南地北的聊。

嗅着杯中淡淡的清香,我对朋友说,啊~我想起了另一首诗~!

那首诗是带着浓浓的桃花香,我最爱里面的那两句:“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

难道,我喝出境界来了?

相机:k750i
谢谢馒头朋友
,在知道我今天身体不舒服后送花逗我开心。



Monday, September 03, 2007

交汇的一天

92

人生总有许多巧合, 两条平行线也可能会有交汇的一天

- 几米《向左走向右走 》 -
* * *

在我胸口被人插了一刀的时候,微不足道的尘埃心事,依然逃不过你的明镜台。

你说,生活啊,就是那么精彩。
谢谢你,我永远会记得,也会更爱自己。
- rachel -


Saturday, September 01, 2007

825 Hafla 照片看这边


这是当晚最像菜巴刹的角落,吵死人了。


我和七彩蝴蝶在这里买到便宜的跳舞鞋,一双才50大元。看见那个被我用白色线圈起来的女人吗?你看她的表情多肉紧,不懂她捡到了什么便宜货?

这四朵蓝花是当晚跟我们一起表演的senior。其实是一共有五朵才对,第五朵花那时候不懂躲到哪里去了??她们跟着我们的老师出战江湖很久了,那晚她们的妆好像是全场最出色的。

再加三朵橙花(原本有六朵的 T_T)。

我们的妆扮跟五朵蓝花比起来,是小巫见大巫。我一看见她们每个都画上闪亮亮的眼线和眼影,吓了一跳,难道要这样的咩?>_< 我们三朵橙花今晚是走清纯路线的哦~!

如果小天鹅也在就好了,因为她很会画漂亮又很媚的眼线。我还可以跟她借用闪亮亮的金色眼线液,呵呵~


这是来自北马区的舞蹈老师,她时常被邀去国外给workshop的。我曾经在shanaz的workshop跟她碰面一次,她很棒的哦~新的舞步一看就会了。都说了嘛~人家是老师哦~

她以中文版的《卡门》来演绎肚皮舞,让人留下很深的印象。

北马万岁~!!

最后






~ 来个大合照 ~

左边那个长腿姐姐就是七彩蝴蝶。
当晚数她的舞衣设计最出色,还有人上前来问是在那里订做的。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