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7, 2007

悉尼-时差三小时的回忆(3)

猎人谷(Hunter Valley)

在悉尼的第一天,等到我颈上的那颗人头终于可以碰到枕头好好睡上一觉时,已经是清醒超过24小时了。

第二天(17/11/2007)的行程是集中在猎人谷(Hunter Valley),7点酒店早餐,8点集合出发。倒霉的是旅行社给错资料,这家酒店每逢周末是7点半过后才有早餐吃的,害我傻呼呼的早上5点45分就起床,那时候大马是凌晨2点45分,我的眼皮重得撑不开 。公司是安排两人一房,为了顾及另外一个人洗刷准备的时间,我通常都会选择提早起床的。

无聊之下坐在酒店的大堂看新闻听天气报告,顺便在地图上策划明天free day要走的路线,刚好老板的PA也下来,我就告诉她旅行社给错早餐的时间,结果被她捉去陪吃麦当劳(我只喝咖啡),她说她等不急了。

为什么?我一头雾水。

“因为我从昨天到今天就没有大便,所以现在一定要吃点东西然后回去房间等便意。”


这里麦当劳的餐牌跟大马的完全不一样,还有麦片哦~

7点半无惊无险的回去酒店吃早餐,大家准8点集合等出发,没想到导游大人睡迟了,延迟至8点半才开车。他一出现就拼命道歉,nine years, this is my second time,他解释说,脸色红得像我早餐吃的红豆那样。

这是酒店提供的免费早餐,吃足4天都是一样的menu,吃到最后都反胃了,想吃虾面

一路上去猎人谷(Hunter Vallley)的途中,不时会看见路边一些很有个性的屋子,就像在电脑游戏The Sims里的梦幻屋,一幢幢都跑到现实里来了。当巴士驶入猎人谷的范围,那些乡村小屋更让我迷恋。在这里可以看见马儿在湖边吃草的美丽画面,就算农场的主人家拥有一大片的土地,那幢立在草原上的屋子,都是朴素和温馨的,绝对没有我们这里夸张式的Bungalow Style。

坐了接近3个小时的车来到如画一般的猎人谷,我认为,值得。







离开了Hunter Valley Garden,接下来的重头戏就是去出名的Wyndham Estate酒厂吃午餐和喝葡萄酒。

那里负责招待我们的帅哥,我们一边进餐他一边拿出不同口味的葡萄酒让我们尝,每桌还摆了一支红的和一支白的任我们喝,过后吃饱再去卖酒的柜台那里喝。

我很“醒目”站在老板的旁边,他每试一种酒我都喷到一点点,也忘了自己到底喝了多少种,什么222、444、 555...........喝到最后整个人都脚浮浮了,还在那里教鬼佬讲马来文,mabuk,mabuk......呵呵~





老板好像扫了一打的葡萄酒,一支平均才AUD10。我就对带甜味的葡萄酒有特别偏好,所以就买了Late Harvest Semillon (AUD15) 和George Wyndham Tawny (AUD20),男生大多数都不会喜欢这类型的酒。导游说这两款酒很难在大马找得到,因为生产量不多,所以很少出口他国。

不懂导游有没有“老点”我,因为他说Coke Zero(可乐的新口味,不含糖份,却是甜的,比Diet Coke好喝)暂时在大马也是没有,我这个土包子老远的带了两瓶罐装的 Coke Zero 回来(一支给弟弟当纪念品,一支自己摆着看爽),回来后却在超市发现它的踪影。


来到Hunter Valley Chocolate Company, 它毫不起眼的外表让我掉眼镜。Hunter Valley Chocolate Company 哦~!那么有气派的名字!导游说,don't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说得也对,告诉你哦~他们那里卖的自制朱古力,好吃极了。

有些摆在橱窗里以每100gram 来卖的朱古力(我忘了是多少钱,好像是介于AUD2.25 - AUD4.25之间),口味多得令人眼花缭乱。我试吃其中一种有芒果酱的,哇~爱死了。

结果,大部分的试吃品都进了我的肚子。很多同事都大买特买,要我山长水远的把朱古力带回去,我没有这个能耐。

Hunter Valley,真是豪华的一天,吃羊扒、喝红酒、啃朱古力。
代价是,晚上发烧。

晚餐是去China Town 吃的,菜单不用细说了,总结一句:不好吃+服务差。

男同事们的“原始本色”在饭后几杯酒下肚就显露出来了,他们要求导游带他们去Kings Cross 看脱衣舞。最后男的女的全都去了,就只有我和另一个印度师奶没有去,她回去酒店睡觉,我回去酒店吃药盖被单冒汗。 老板和老板娘也去看热闹,老板还很阔气掏腰包付了所有人的入门票(每人AUD15)。

第二天听同事很兴奋的说那些脱衣舞娘真的是脱个精光的哦~前前后后总共3场表演,有些男同事被脱衣舞娘点中贴着大跳贴身舞(观众是眼看手不能动的)。

那位第一次出国的年轻印度小弟弟Office Boy,老板特地给他机会坐最前的位子,果然被脱衣舞娘点中~!

同事说,他一脸面无表情假镇定,扮cool扮到要死。
我哈哈哈哈哈大笑说,他呀~当时可能裤子已经湿了~!

Sunday, November 25, 2007

悉尼-时差三小时的回忆(2)

起飞前的多灾多难篇

起飞倒数的前一天(14/11/2007),好死不死的我竟然患了轻微感冒和发烧。工作不到半天就被老板的PA轰去看医生,并吩咐说必要的话叫医生在我的屁股上扎一针,她可不要公司白白的花几千大元给我去悉尼的海关坐五天。

当下我立刻..........................回家去吞了一颗感冒药和一颗发烧丸,然后蒙被子睡觉。晚上去17区喝一杯加“料”的够力够力苦茶,隔天晚上春风满面地跟大队一起上飞机。

我的行李绝对没有这么少,大个的那个已经寄舱了。

我被分配到的位子是51B,左边是中国妹,右边是鬼妹,第一次成为飞机夹心糖。中西两大美人各有各的“精彩”,鬼妹一路从大马的天空咳嗽咳到悉尼去(所以你说我怎么能有觉好睡?)。另一边的中国妹就在吃完早餐后(我们总共吃两餐-宵夜和早餐),从包包里“变”一盒朱古力来吃,吃完后又“变”一条香蕉来吃,最后“变”一包干果子来画下早餐的句号。

其实我很纳闷,因为我们搭的是夜班10点40分的机,没想到送上来的却是正餐食物,还有雪糕当甜点(我把雪糕给回空少),可是那时侯已经是过了大马时间午夜十二点了。

如果说马航很体贴它的搭客,怕我们饿着肚子难以入睡,那么让我们吃得那么饱又如何睡得着呢?从起飞到准备好食物到送到每个人的面前,都花了不少时间,然后等我们吃饱后收拾一下再熄灯让我们睡几粒钟,没多久又被开灯叫醒吃一个Muffin和一个Pie之类的东西,啊~! 为什么不是先送上Muffin和Pie当宵夜(这些东西应该不需要很长时间准备吧?),然后让我们可以早点休息,过后在抵达悉尼前给我们来份正式的早餐,不就更好吗?

飞抵悉尼的一个小时前,外面已经是艳阳天了,那时候大马的时间是清晨5点。心里挂念的那个人,他现在睡得好吗?睡得香甜吗?


0935降落6623国度

抵达悉尼的第一天(16/11/2007),天气良好(过去的一个星期悉尼几乎天天下雨),大大粒的太阳不到一个下午就把我的肩膀烧红了。

路经Art Gallery of New South Wales 去Mrs Macquaries Pt。原本打算在 free day来这里扮艺术细胞淑女的,结果..............算了。如果有来此一游的话,我可能就不会去败家蒂芬尼了。

停在路边 cool-cool的救火车


从Mrs Macquaries Pt 那里拍过去的Opera House和Harbour Bridge。

导游带大队去看Mrs Macquaries的椅子时我错过了,糊里糊涂的跟老板和几个同事走反了方向,那时候我已经超过十二个小时没得好睡了,也忘了当时到底在搞什么?


Circular Quay



下午去Circular Quay吃午餐,可恶的是我们原定的豪华captain cruise不走人,结果大家被逼上另一条(贼?)船。看的风景虽然是一样,可是吃的食物就天渊之别了。一堆味道“麻麻地”的自助午餐食物,就只有虾的味道最鲜美。当然,这个天大的损失旅行社有做赔赏,导游过后在Birkenhead Shopping Centre 另外请我们吃一餐。



在船上忙着拍Opera House的时候,有个中国爸爸要求我跟他一起合照。不巧当时的我是戴着米奇老鼠眼镜,加上被海风吹得披头散发的,在这样邋遢的情况下被人要求合照还是第一次~!


零距离接近Opera House

Opera House 那里的风刮得很猛,迎面吹来的凉风差点把我的帽子吹走。在这种不会流汗的情况下,我这个马来西亚人乐颠颠的到处拍照。



近距离看Opera House,觉得还是远远的她看起来比较有个性。一口气冲上Opera House的阶梯,大大力的把手掌贴在她的墙上,嘿~我终于摸到你了~!

video


Saturday, November 24, 2007

悉尼-时差三小时的回忆(1)

败家品

这个系上了雪白蝴蝶结的蓝盒子,就是让我花了一半盘川的败家品。
猜到是什么吗?(姊妹们一定猜得到)


在George St 买的公仔,5个AUD10。一回来就被人“打抢”了两个,害我连公司里的同事(没有去的)都不够分。


在Darling Harbour 的Harbourside Shopping Centre 买的锁匙圈,3个AUD10,全都送给借我相机的那位朋友,3个AUD10肯定是买贵了的。我没有去Paddy Market 扫纪念品,同行的同事都买到大包小包,我只在那里买了一条短裤给弟弟(AUD10) 和1公斤的樱桃 (AUD7)吃,结果吃到泄肚子。


David Jones那里买的USB Desk Fan (AUD34.95),送给清酒做明年的生日礼物,呵呵呵~明年不用烦了。


买给自己的 Bloom Mini Lip Gloss (AUD9.95),可以挂在包包当装饰品。不过在机场买就比较便宜,才AUD9。

Kiehl's Lip Balm#1 (AUD14),这个肯定是买贵了,大马这里才卖RM29。我自己带去的护唇霜根本不能应付悉尼无情的冷风和骄傲的太阳,所以只好忍痛买了。


Hunter Valley Chocolate Company 买的 Lime & Lady Grey Tea Biscuits (AUD4.25),吃后满齿留下香香的味道。同事都在那里扫了不少朱古力回去当手信,我就在那里拼命的扫朱古力免费试吃品,呵呵~师奶本色。


Hunter Valley Wyndham Estate 买的葡萄酒,从左到右:BIN 555 (AUD3), Late Harvest Semillon (AUS15), George Wyndham Tawny (AUD20)。

黄色的Late Harvest Semillon和红色的George Wyndham Tawny是带甜的葡萄酒,最适合我这种爱甜的馋嘴。


从Darling Harbour 打包回来的海水,是全程最值钱的纪念品。呵呵~我的收藏品又增加了。


最后.......................哒啦~~~~~~~~~~~~


我人生第一个自己买的Tiffany & Co. - Elsa Peretti Eternal Circle 项链(AUD305),然后在机场索回10%的GST。在悉尼买名牌肯定是买贵货,我不懂这个款式在大马是价钱多少?这就是女人的脾气哦~想要又买得起,就任性的买了。

(代价是,老板~!你快点出粮啊~~~~~~~~~~~)


Wednesday, November 21, 2007

起飞...降落


回来了~~!

今天第一天上班,好怀念悉尼的早晨。
太阳虽猛,可是胜有吹不停的凉风,走在街上根本不会怎么流汗。
人呢~晒红(黑)了,呵呵~


这趟旅行,买最多的是给自己的东西。 (其中一份几乎花了我一半的盘川)
从悉尼回来,口袋只剩澳币4元。 (我总共带了澳币600)
嘿嘿~所以你懂啦~(别问我拿纪念品哦~!)


这趟旅行,也让我看见了一些同事的(真?)面目。


谁是主动者?谁是被动者?
谁人利用谁?谁人被冷落?
一样的旅行、不一样的目的。

Thursday, November 15, 2007

Friday, November 09, 2007

女神驾到


昨晚终于见到了盼望已久的女神 - Sharon Kihara。

她是晚上8点才从清迈飞抵KLIA,一下机就直接来看场地。贵为肚皮舞界的巨星,可是她却一点架子也没有,一进来就跟站在最靠近门口的七彩蝴蝶打招呼和握手,笑容从一进门就没有间断过。

过后我很厚脸皮的问她可不可以合照(我等这个机会等了一年啦~!),她虽然看起来已经很累,可是还是很礼貌的答应了。啊~so sweet~!

真人的她比相片好看得很。相片中和video里的她看起来很Asian Look(可能是化了浓妆的关系),昨晚薄施粉脂的sharon,又有另一番味道。她的个子很高,身形线条柔美,五官很漂亮,以她独特的外表,每个跟她擦肩而过的人,没有一个是不回头望的。

好期待Sharon Kihara 今晚的演出。在她的面前,我觉得自己像在关公面前舞大刀,连昨晚的彩排我都跳得很不好意思。





Wednesday, November 07, 2007

家 - 下篇

家常便饭


妈妈煮的菜,没有华丽的装饰,却是家乡味十足。
每次我回家,她都会特别煮我爱吃的菜。
这些菜肴是导致我体重增加的元凶,呵呵~



小玩意

这七位snoopy大爷是我的最爱。

除了财神爷和唐山阿伯是摆在客厅做点缀之外,其余的都被我锁在抽屉里。也交代好家人了(尤其是妈妈),这七个小不点是我的宝贝,谁家的小孩来了吵着要都不准给。
(最好连碰一下也不可以)


婚礼



她出嫁的那天,我静静的在一旁观礼,直到目送她上花车,踏上婚姻之路。

间中新郎哥的兄弟团,其中一人向我要电话号码,我开心得飘飘然之余(以为自己还很青春魅力)一看他递过来的名片,>_< 原来是做保经纪的!*&^%$#@~!!



离家的那个早上,天空飘着连绵的细雨,一路跟我跟过海去到机场。
所幸每次离家回家都是一个重复循环的圆圈。

这次的遗憾,可以在下次弥补。
只是,下次还是会有下次的遗憾。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