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7, 2008

舞娘悲喜

自去年在Sharon Kihara 的Hot Hafla 演出之后,我就没有再答应老师出席任何一场表演。

对于踏上舞台,我还是存有心悸的。那次在hot hafla,当着百多个观众,尤其是当在 Sharon Kihara 的面前跳错舞步,那个阴影,一直存留在我的心里。


搁置在衣柜里许久的舞衣, 明天它将再陪我踏上舞台。

祝福我吧~!

Monday, February 25, 2008

又是一颗草莓

其实早在这个月的12号就已经有新人进来顶替接线员的位子,我不再需要里面外面两头跑有一段日子了。

这应该是值得开香槟庆祝的,可惜.........................

这个慢郎中活宝贝就是之前那位被我们录取后又推掉工作的30多岁阿姨。可是过几天后,她又打电话来说要接受我们的offer。我也不懂为什么公司还会给她机会,反正请她的又不是我,我只负责把功夫传给她,她收得了多少是她的事。

跟她相处还没到两个星期,这颗外表已经不是草莓,可是工作态度和性格都十足十像快烂掉的草莓小姐快让我发狂掉头发了。就算公司不请她“走路”,我想她也是做不久的。

第一天,才教了她两件工作,她吃完午餐回来就说她可能做不来,想辞职。
我说,“才8小时不到你就判自己死刑,你也对自己太严格了吧?”

第二天,她还是重复同样的话,我依然好言相劝。

第三天,她竟敢重复同样的话,我叫她自己去跟老板的PA讲。

在这之前她是在服装店工作的,在在服装店之前是在做广告之类的公司上班,在在在这之前我就不懂她还打过什么工了。怎样来说也算是个有工作经验的人啊~!

她说想回去服装店工作,我说你要是下了决心就不要再烦,辞职走人吧~!
可是,.....她又说,我怕回去之后可能又觉得那里已经不适合了。要是我在服装店工作,到50岁时怎么办?

我眼睛大了起来........这家伙有病啊?

看着她这样子,就算想到她很欠扁的工作速度和人生态度我也气不起来。

一个快要40岁的女人,没有房子没有车子没有事业不是罪,可是心智不可以不成熟。

有时候我对于女人,还是心软的。

后记:
其实我已经有心理准备,这个星期五过后她可能就跟我们说“拜拜”。
(因为上个星期五她偷偷对一位同事诉苦,说工作很压力,想走人。)

她走了,我最多再过一段疯疯癫癫的打工日子。
她留下,.............. (沉默中)

Sunday, February 24, 2008

我的外公外婆

我的外公和外婆来自普宁横溪,外公姓张、外婆姓陈。

外公外婆一共生了十三个孩子:五个男儿八个女儿。
兄弟姐妹中,我妈妈是排行第五,数女儿她是排行第二。

大姨、三舅、五姨和十三姨在小时候就过世了。
大舅和四舅是在中年时候意外车祸身亡的。
妈妈的十二个血浓于水的手足,没有了六个。

外公在年轻时就来了南洋工作,存到了钱就回去唐山娶亲,之后没有再回去南洋。
这么一呆下来,八年就过去了,大姨,大舅和二舅都在那个时候出世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仔投降后,外公决定带家人逃难到南洋。听大人说,那艘逃难的船只允许一对夫妇带上两个孩子,结果大姨就被留在我的祖父祖母身边。

这么一别,大姨没有再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从三岁就开始不吃任何肉类的她,听说过世时才十二岁,妈妈说是乡下穷到没饭吃饿死的,我听了心酸。

外婆告诉我,她曾经梦见大姨几次。
梦里,大姨对外婆说,“我回天上当仙女去了。”

有一次在梦中,大姨站在高处,手里拿着一条红布条对外婆说,“妈妈你捉住这布条。”
外婆听了就往上跳,拼命伸长手去捉,可是连红布条的一条毛都捉不到,原来布条在大姨的手里一直越收越短。

外婆气得骂,“你这个丫头是在作弄我啊?”
那次之后,外婆再也没有梦见大姨。

兄弟姐妹之中,就只有我妈妈没上过学,因为必须留在家里带妹妹,所幸长大后的妹妹们都很尊重这个姐姐。

今年,外公去世也将近十七年了。现今的这个老房子是他们住得最久的一间,在我妈妈出世后就没有搬过,直到儿子、女儿成家,直到外公去世。


Thursday, February 21, 2008

买了


2007 年十二月买入,2008年二月卖出,全套RM1900。

问他为什么舍Nikon取Canon?他说朋友送了好几个Canon Lens给他,不舍得拒绝,唯有忍痛送走“发妻”。

对方是个好摄影的人,所以相机被照顾得很好。听我是初入门DSLR世界,也把Tripod 和相机包包送给我。


( 这张照片是从对方的flickr album借来的)


p/s: 对方还有一个SB600(也是去年十二月买的)要卖,RM700(价钱可以商议)。
兴趣的话可以联络:016-624 4299 (Adry Azad)

Monday, February 18, 2008

摇啊摇~摇到外婆桥


每年的新年,外婆家就像一个码头,远在外坡的亲戚和平时不怎么露脸的家伙(就像我),都会选择在这里停泊、拜年、拿红包、派红包、吃东西、小赌、叽喳........然后再继续启航。

今年年初二回去,大人们在屋后吃火锅,我踢散了脚底的拖鞋,一步一刺的在屋前屋后乱走。

1. 茅厕,晚上要大解必须带手电筒。小时候陪表姐上大号,一打开门,一条蛇影快速闪过,两个小瓜吓得僵在那里不会动,还是我最先恢复知觉,然后“哇”着跑回屋子里去。
2. 用木炭生火的火锅,吃起来一番风味~!新年期间,外婆家天天有老式火锅吃。
3. 屋旁(右边)种了一片香草,风一吹来,什么名牌香水都被比下去。哼~!这种让人心旷神怡的香,城市里是闻不到的。
4. 屋旁(左边)另外搭出来的煮食小棚。现在水电供应不缺,可是外婆还是喜欢用木柴生火炒两手。用炉火熬出来的清粥,格外清香。以前的大炉房还没拆的时候,我就学“苦心莲”那样,蹲在炉前用一根竹筒吹气生火。

昔日被我一手就可以抱起来的表妹们,个个都长大如出水芙蓉了。

一个已经是大学生,一个已经当妈妈了,另一个已经出来社会工作。

小丫头现在个个几乎都是高跟鞋不离身,反而我这个从浮华城市回来的表姐,却是赤足站在太阳底下。

屋后的水缸里有大大朵的浮萍

屋前的空地,以前左边种满香蕉树,右边就有番石榴和波罗蜜树。


屋前的空地种了一些花草。这是指甲花还是鸡粪花?


热热的艳阳,晒得我头昏脑胀。

这种酸得让人迷眼的果子叫“幼柑”(福建发音)。外婆家的屋后种了两棵,以前最爱摘一大箩回家去,然后用盐和糖腌上一天。甜、酸和咸三种滋味在舌头上打架,刺激得很~!

外婆养的猫,从蛇口死里逃生最lucky的家伙。它的另外两个兄弟(姐妹?姐弟?兄妹?)在刚出世不久就被四脚蛇吞了,一只一口呢~!外婆说。

它很顽皮,指甲又尖又利,被我捉来绑。这个小东西,它居然还愿意让我像一片西瓜那样捧在手掌上,肚皮朝天,不闹也不翻滚的,怪惹人爱~!

近年来外婆住的村子已经慢慢的在发展。年轻人都不种菜了,以前用来灌溉菜园的池塘都被土填了,丛林一片片倒下,捉打架鱼的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的商店屋,中看不中用的政府医院、国际霸市、中级阶层公寓.............

Friday, February 15, 2008

青蛙男人女人呱呱叫

基本上来说,我的工作环境是需要讲英文的。可是在这里工作了一年零两个月多一点点,很奇怪的是我英文还是很烂,尤其是当需要用上红毛文来骂人的时候,我就词穷了。

近来在MSN,那些不识趣还很自以为是的青蛙都被我用破英文“鸟”。
(很快的就没有男人敢跟我聊天了,呵呵~)


今天早上一扭开988,就听见一位叫Kevin的听众在发表他的“大肚量”演说。

他看见好朋友的老公,还是好朋友的朋友的老公(我忘了)背着老婆在外面牵另一个女人的手,他选择保持沉默不告诉对方的老婆。

DJ 问他为什么?他说那个男人才刚结婚,而且又很疼老婆的,说了如果导致人家的婚姻产生裂痕就不好。他又说,可能他们只是纯粹朋友关系,也可能那个男人只不过是逢场作戏~!

(疼老婆就可以在外逢场作戏?)

DJ再问,如果是你的女朋友跟其他男人牵手呢?他说不会介意,只要女朋友有对他交待,不管是揽揽抱抱还是牵手,只要她跟那个男人“只不过”是朋友关系,都无所谓。

(有这么天真大方的男人吗?)

等他一盖电话,我连内衣都还没穿好就立刻打电话过去反驳。

(是的,我今天早上在空中向全世界说我的感情事。)

过去我身上也发生过类似的事件,在外面和另一个男人牵手被男友的朋友看见。那个家伙就比这个kevin够“兄弟”,立刻转告我的男友。结果吵架的时候我很负气的对男友吼,你如果要找其他女人,你就去啦~!

结果,他去叫鸡,还去了两次,很听话。

他对我说,如果我们还要继续在一起,我就必须接受和忘记他叫“鸡”的事件,两人重新开始。
我说那我也去叫“鸭”,这样我的心理就会平衡点。
他说,不可以~!

结局当然是一拍两散,我错在先、他错在后,两人都在彼此的错误上达不成从头来过的协议,就只好分手。他说带他去叫 “鸡”的是那个看见我跟另一个男人牵手的兄弟,我说很好,你赢得了一个兄弟,输了一个女朋友。

对于过去的男人,我从开始的很爱很爱,到后来的变成逃避、不耐烦和通过认识其他异性来保持对于恋爱的热诚,这是很错、很错的行为。爱情风水轮流转,因为在另一边受了委屈,就想在另一边得到补偿还是对另一边起报复,到最后不止两败俱伤,也让自己对爱情越来越怀疑和没信心。

阿恺说,“两个人在一起,也会有不同的阶段让感情升温 。”
也许我之前都(故意)让感情错过升温的阶段。

我觉得我自己和那个Kevin就像小学课本里的那只井底之蛙,以为自己的肚子“量大”,比天还大,结果最后被自己的假大方和任性涨破肚皮而死。

如果有哪个情人可以让自己的爱人任人抱、任人牵都不会介意的话,这样的情人,算了吧~!

Thursday, February 14, 2008

LOVE is...


情人,情人节快乐~!




love is...
... the key to my heart.

- kampunggirl -


Wednesday, February 06, 2008

候鸟起飞回家


今天早晨6点50分起飞,

我带着一箱子的“满”回家了~!

回家的第一道曙光,百看不厌。


Tuesday, February 05, 2008

你会回来吗?


继《转角.直走》之后,敬诚的第二个‘宝宝’ - 《你会回来吗?》在2月3日出世了!恭喜~!

大画家,我不管你愿意或否,我都‘一厢情愿’、‘自我陶醉’的认为这是你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啦~

兴趣购买的朋友请到大众书局去走一趟吧~!

Monday, February 04, 2008

失魂夜

一连这几天我都怪怪的,整个人心神不定,好像少了一片魂。
朋友说,对的啦~每年差不多这个时候是送神回天上去的,现在的你才是正常的。

一连两天我在同一家shopping mall都差点进错男厕所,而且两次都正好跟里面走出来的男人面对面,我竟然还敢给人家一个“你干吗进错女厕所”的look。

在SS2吃晚餐,卖水的小哥问我要喝什么?我说 barli 不要冷的。他听了楞一下,那你是要barli热的吧?我还傻傻的,朋友在旁边笑。

失魂落魄的我,胆子也比平时大了一点,敢敢在公寓楼下的大门口骂人。那家伙是负责载送公寓保安人员的司机,前晚我回家的时候,他的车尾随着我的小鹿,可能他不耐烦我的车速,所以就故意把车头紧贴着小鹿的屁股走。

其实要进入我住的公寓范围就只有一条单行道可走,有时候两边都泊满了车子,我自然会放慢速度小心驾驶。

我对他吼,你紧贴着我的车尾我会紧张的,你知道吗?我怕起来 emergency break的时候怎样?

他说对不起啦~我刚才要超车.......................

我再吼,超车是这样的吗??..........................吼完了鼻孔冒着烟走开。

今晚睡不着起床煮快熟面,想要鸡汤味的却拿了laksa味,放调味料的时候还把整包料掉到热水里去。
捧着面经过镜子面前,才发现自己把睡裤穿反了。

鸡在啼了,面吃完了,我的睡意还没来。

我是不是患了新年前恐惧症?我的魂(神?)啊~你几时回来?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