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啊摇~摇到外婆桥


每年的新年,外婆家就像一个码头,远在外坡的亲戚和平时不怎么露脸的家伙(就像我),都会选择在这里停泊、拜年、拿红包、派红包、吃东西、小赌、叽喳........然后再继续启航。

今年年初二回去,大人们在屋后吃火锅,我踢散了脚底的拖鞋,一步一刺的在屋前屋后乱走。

1. 茅厕,晚上要大解必须带手电筒。小时候陪表姐上大号,一打开门,一条蛇影快速闪过,两个小瓜吓得僵在那里不会动,还是我最先恢复知觉,然后“哇”着跑回屋子里去。
2. 用木炭生火的火锅,吃起来一番风味~!新年期间,外婆家天天有老式火锅吃。
3. 屋旁(右边)种了一片香草,风一吹来,什么名牌香水都被比下去。哼~!这种让人心旷神怡的香,城市里是闻不到的。
4. 屋旁(左边)另外搭出来的煮食小棚。现在水电供应不缺,可是外婆还是喜欢用木柴生火炒两手。用炉火熬出来的清粥,格外清香。以前的大炉房还没拆的时候,我就学“苦心莲”那样,蹲在炉前用一根竹筒吹气生火。

昔日被我一手就可以抱起来的表妹们,个个都长大如出水芙蓉了。

一个已经是大学生,一个已经当妈妈了,另一个已经出来社会工作。

小丫头现在个个几乎都是高跟鞋不离身,反而我这个从浮华城市回来的表姐,却是赤足站在太阳底下。

屋后的水缸里有大大朵的浮萍

屋前的空地,以前左边种满香蕉树,右边就有番石榴和波罗蜜树。


屋前的空地种了一些花草。这是指甲花还是鸡粪花?


热热的艳阳,晒得我头昏脑胀。

这种酸得让人迷眼的果子叫“幼柑”(福建发音)。外婆家的屋后种了两棵,以前最爱摘一大箩回家去,然后用盐和糖腌上一天。甜、酸和咸三种滋味在舌头上打架,刺激得很~!

外婆养的猫,从蛇口死里逃生最lucky的家伙。它的另外两个兄弟(姐妹?姐弟?兄妹?)在刚出世不久就被四脚蛇吞了,一只一口呢~!外婆说。

它很顽皮,指甲又尖又利,被我捉来绑。这个小东西,它居然还愿意让我像一片西瓜那样捧在手掌上,肚皮朝天,不闹也不翻滚的,怪惹人爱~!

近年来外婆住的村子已经慢慢的在发展。年轻人都不种菜了,以前用来灌溉菜园的池塘都被土填了,丛林一片片倒下,捉打架鱼的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的商店屋,中看不中用的政府医院、国际霸市、中级阶层公寓.............

Comments

  1. 原野风光, 很好的体验.

    ReplyDelete
  2. 鄉村的發展是我們阻止不了的,下次回去,記得多拍些照片,因為過後可能就不復存在。

    ReplyDelete
  3. wow, u r really from Kampung.

    ReplyDelete
  4. 勾起我的記憶哈哈哈
    那個我們也是叫油柑仔(客家話),婆婆每次拿來淹來吃..

    ReplyDelete
  5. chengsun,
    那里以前还没开始发展的时候,更野外风光呢~!现在差很多了。

    * * *

    祥,
    我也是这么想。以后回老家有时间的话一定要去外婆家。

    * * *

    小针,
    I never tell i'm not a kampung girl.

    * * *

    nottyboy,
    嘿~我小时候可喜欢吃油柑仔。有时会用酱油和糖来腌哩~!

    现在老掉牙,牙齿不中用,不能吃太酸的了。

    ReplyDelete
  6. 哇~那火锅,超级经典。现在都用电的,少了一番风味了...

    ReplyDelete
  7. 钪凯,
    呵呵~外婆的这个火锅,在我小时候就好像存在了。

    * * *

    cyc,
    原来是指甲花。

    ReplyDelete
  8. 哇~ 好“古早风”哦~
    看起来像是个能有效放松心情的地方呢~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