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7, 2008

悉尼-时差3小时的回忆(完结篇)


在出发的前一个星期,我们一直都密切留意悉尼的天气,那个时候悉尼几乎天天都是下雨,出门旅行最扫兴的事情就是碰上坏天气。好在悉尼并没有亏待我们,从第一天降落它的怀抱直到向它道别,它都没有给过我们坏脸色看。

悉尼给我的印象是既熟悉又陌生的时代感国际城市。虽然这里到处都是金发碧眼的脸孔,可是同时之间穿插在你身边的又有不少亚洲脸孔。

在酒店吃了一连四天千篇一律的西式早餐,我开始想念大马的虾面了。


乘最后一天,再去吃一个cupcake


答应了堕天使-祥会在这一篇出现的美女照片
(祥,看美女苗条的背影就好啦~保留神秘感嘛~)


在悉尼的最后一天,我争取最后有限的时间跟悉尼道别,独自一人穿插在繁忙的街道上,在转角处差点和一位西装笔挺的金发哥哥撞在一起,幸好他及时以优美的姿势一转身闪开了。

我还没来得及向他说sorry,他就对我笑问“Hello, how are you?”

我回他一个笑容,告诉他我很好,然后就继续往前走。

悉尼的热情无法溶化我心中的那道墙,这是我对悉尼的抱歉,这是长期生活在一个治安日渐变差的城市里所造成的后遗症。

在悉尼机场见到已逝世的鳄鱼大王的书

到现在为止,我最想念的是那里的阳光和凉风,要是我长期住在那里,一定会烤成蜜糖色。

悉尼,你的热情让我迷惑。



(全文完)



Tuesday, June 24, 2008

门后的风景


在身上纹了身,就是一辈子的了。所以之前一定要想清楚,问自己要纹身的目的是什么?是要炫?是要美?是好奇还是要跟风?

虽然说现在有镭射技术可以把纹身除掉,可是我听人家说,过程比纹身还要痛十倍,而且不是做一次就可以一了百了,所需的花费分分钟可能比你去纹身还要贵。

为了降低以后可能会后悔的巴仙率,我个人的建议是尽量不要纹在比较显眼的部位,比如手臂、小腿、手背等等....

在还没正式“下笔”前,纹身师都会把图案印在你决定要纹的身体部位给你看,让你至少有个心理准备。


你也别以为他们真的可以一边看图一边画,这可不是在纸上作画,纸画坏了可以再换一张,皮肤就只有这么一块,就算那个纹身师傅对自己的手艺多有信心,我个人认为不值得去冒险。



每上一点颜色,师傅就会用喷水器往你的身上喷水,然后用纸巾把多余的颜料擦去。虽然皮肤已经红通通的,可是接触到水也不怎么感觉到痛(可能也麻痹了)。



Frankie告诉我,刚纹了身的皮肤基本上算是一个新伤口,必须很小心的对照顾,别让细菌有机可乘,要是发炎的话手尾很长的,可能连纹身也糊掉了。

我不懂可不可以一次过弄很多纹身在身上,我个人觉得就算是人受得了,皮肤也受不了。

基本上在上黑色时,就算有血渗出来也不会很明显。倒是上黄色的时候,针头一滑过皮肤,没有一下子,血就一颗颗的冒出来了。



红色的血和黄色的颜料混合在一起,整个月亮顿时变成了橙色。

事后我自己看照片,也觉得有点恐怖。>_<

Sunday, June 22, 2008

大食会?大酒会?


昨天我是第一次参加小狼举办的大食会,一整天下来吃喝玩乐得太厉害,还熬夜到今天早上将近7点才睡觉,结果一觉醒来时脑袋像被灌了铅,难受极了,味觉也迟钝了。

在回家的途中我去打包印度加哩饭当午餐,用来刺激舌尖上麻木的味蕾,悲啊~

今天早上九点钟左右我离开Keric家的时候,幽子、废扬和小狼还处于昏睡的状态,呵呵~


凌晨十二点出一点点,幽子醉倒在Keric的沙发上。酒醒之后的幽子可厉害,还为我们演出了一场调鸡尾酒的表演。


不好意思,短片是用手机拍的,请在下自行把的头逆时钟倒90度委屈一下好了。嘿~


小狼教废扬调鸡尾酒。你看他摇起调酒杯来一付毫不费力的样子,还可以笑得那么灿烂,厉害~!

鸡尾酒-血腥玛丽的材料之一 Tabasco。它的味道如何?你看Keric的表情就懂了。这个东西,够呛鼻的。

原本是前菜之一的水果沙拉,被大家遗忘在冰箱里,结果变成了消夜。


水果是由废扬负责切的,我想昨晚是他这一辈子切水果切得最多的一次吧?你看,他很努力的在把苹果劈开两边。


除了吃,我还有礼物收呢~!Shuben 送了我一条肚皮舞腰巾,谢谢Shuben~!

Thursday, June 19, 2008

Malaysia Media Awards 2008


上星期五(13/06/2008) 出席了在One World Hotel举办的Malaysia Media Awards 2008 晚宴。

今年我很幸运没有被老板“推下海”去参加第二届的Media Got Talent,所以可以坐在台下吃得爽爽,喝(红酒)得爽爽的。

当晚的dress code是black tie/evening wear,现场的男士几乎个个都穿得黑压压的,穿上闪亮亮晚装的女士也不少,有些还穿得很“辣”。


呵呵~我的“一点红”在一堆黑色里面还挺出位的。

一如往年,当晚的大赢家依旧是Mindshare Malaysia和Carat Media Services,感觉上其他公司好像都落成来当他们的绿叶似的。

至于Media Got Talent的表演节目,比较让人眼前一亮的,就是最后出场的一名女参赛者。她真的很厉害,可以用一片叶子跟着音乐吹出乐调,结果赢得全场的掌声,也理所当然赢得了冠军,捧走了马币现金五千大元。(我好羡慕哦~)


由于那支麦克风很不合作,老是一直往下滑,这位印度猛男很有风度自告奋强上台去帮她“捉麦”。

亚军是一组好多个男女(我没有去数多少人)很创意的音乐表演。他们使用日常生活用品如塑胶垃圾桶,筷子、铝锅啦什么的敲出一首首英文曲的乐调,然后由其中一位女参赛者负责唱歌。


他们之间配合得很好,马币现金两千大元赢得实至名归。

季军是一组3个男生,还出动“私伙”吉他自弹自唱(忘了他们唱什么英文歌)和在大荧幕上播放他们自制的MTV。每一段歌词都配上拍得很怪趣的照片,全都是他们在公司里工作的状况,一一道出在media界工作的辛酸。


他们赢得的马币现金一千大元说多不多,说少不说,每人可以分到三百大元,剩下的一百大元还可以大吃一顿。


Tuesday, June 17, 2008

老娘需要死亡笔记


我自认自己的EQ并不是很高,也跟朋友提过我不喜欢乱世的(让我臭美一下),冷眼观看每天发生的新闻也很少会发“飙”。

可是今天早上看见《中国报》的头条“误截贼车被殴劫-儿重伤、病母迟医亡”,然后再看看内容,越看越火滚~!

以前看电影《死亡笔记》,看到男主角-夜神月最后变本加厉,好人坏人也照杀不误,我巴不得L赶快把他执法。不过现在要是给我一本死亡笔记,我可恨不得把那些丧失良心的抢劫犯、强奸犯、mat rempit 个个干掉~!

他X的今天早上在我身边驶过一辆猪肝红老车(再^&*(&^%$#@~我忘了看车牌号码),车行驶得很慢,车内只有马来男子一人,车窗镜是放下来的,我直觉认为这个家伙很不妥,对他起疑的不止是我一个,连在路边刚泊好车的马来女子也瞄了他一眼。

他慢慢把车停在离我前面不远的停车格里,我盯着他看,他也知道我在注意他,也不懂他是不是“心有鬼身有屎”,假假左盼右看,眼神飘忽不定。我越过马路去买早餐再回头看,他已经把车开走了(也是慢慢的)。

他是好人坏人我不管,通货膨胀的火处处烧,烧得人心惶惶,烧得某些人失心疯狂,我们这些弱质女流出门还要提心吊胆,社会的治安越来越差,在这个“黑人白人”也难分的当下,我宁愿先小人后君子~!

那个最pandai在人前喂老婆吃蛋糕的皱皮老头,究竟贡献了什么??????





Sunday, June 15, 2008

我是失败的狗仔


今天去1 utama 看早场的 The Incredible Hulk 2。散场后跟友人在商场里乱走乱逛,无意间在old wing的一家店发现一对满脸洋溢着幸福的小情侣。

友人说,堕入爱河的男女在拍拖走街的时候,眼睛里是容不下一颗沙的,就算我是光明正大的走到门口去拍也不会被发现。

原来“爱情是盲目”的这句话是这样子来的啊?


不管怎样都好,我的结论是:我不适合当狗仔队,因为我拍来拍去都拍不到正面。

请问有谁猜得出来照片里拍拖拍得那么甜蜜的情侣是虾咪人吗?呵呵~





 

Thursday, June 12, 2008

遇见豆奶般的男人


去年公司新请来的Media Manager身高有180cm左右、适中的身材,走起路来很轻盈,笑容带点腼腆,样子清靓白净却又不会讨人厌,每天来上班脸上都是干干净净的,连胡子渣的影也没有。

当时有女同事爆料说打听到他今年是三十有二,可是我左看右看,他一点也没有三十岁的痕迹。

今年的农历新年前,他剪了一个新发型,还染了颜色,就像豆奶那样,有一天突然加了玉蜀黍口味那样的令人惊喜。

两个月前他已经辞职走人了,我有点失落,因为我们的公司一向是阴盛阳衰的,而且他还是唯一一个比较养眼的男同事。

在他临走前的几个星期,我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染上了吸烟,公司里吸烟的人何其多,也明白“近墨者黑”这个道理,可是当时我就是很难接受新鲜的豆奶开始变味,开始吸起人间烟火来了。

那时侯我真的很想用我的破英文对他大声说,“You are like a soya bean milk to me, fresh, healthy and low sugar, why do you smoke?”

当然,如此神经病的话我只能喊给自己听,我依旧选择跟他保留着如豆奶般新鲜的同事关系,每天早上碰面时就只说声Good Morning,直到他走的那一天。

Monday, June 09, 2008

我暂时舞不起来

下午在公司忙得头发都站起来的时候,我的msn被你轻敲了一下。

我问,今天是什么风吹你敲我的门?

你说,是夏天的风......夏天太热了, 需要我轻盈的舞步来舞散那郁闷的风。

哦~朋友,你可知道,我这里其实沉重得很。

想想当初,我学肚皮舞是为了让自己有个精神寄托,那时候日子过得很不开心,感情啦~工作啦~生活啦~都是一团糟的。

在摸索和学习的过程中,最开心的是认识到几个同志道合的dancemates,这是有钱也买不到的礼物。

最怀念在马大Window To The World 2007 的那场表演,那是我们第一次上台,第一次穿上漂亮的肚皮舞娘衣裳......

以前那种今天才刚上完课就很期待下一堂课的热诚,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冷却了下来。

之前发生的事一言难尽,发生在dancemate身上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的.........

我这个人没钱还喜欢跟钱作对,对于牵涉到人与人之间的金钱游戏是我最讨厌的东西。

在黑白城市打滚多年,我还是不懂得如何保护自己。

Saturday, June 07, 2008

我爱小起


在奇摩购物中心买了一套手机吊饰,一共有九个款、九个不同表情的小猫咪。

这只小猫咪叫小起,日本目前好像还在播着它的卡通片。每一集只有三分钟左右,主要锁定的观众是小孩子,可是我这个老大人也被可爱又淘气它吸引得不能自己,连手机铃声也换成它的卡通主题曲呢~!







小起可爱的表情(没有照排位的):得意、撒娇、生气、伤心、开心、失落、郁闷、满足、骄傲.......

每一只小起都附有一条吊饰绳子,总共有三色:黄,蓝和粉红。

整套的价钱是台币418元,连同空运费一共是马币50.52。


这一套我是买贵了,当初一看见就开心尖叫赶快下定,也忘了要货比三家,后来才知道其他卖家卖的更便宜呢~!




小起是一只跟妈妈走散了的小猫咪,迷失了路的它因为肚子饿而昏倒在公园里的草地上,结果被洋平带了回家去。

洋平和爸爸妈妈是住在不被允许养宠物的公寓里,一开始他们就打算把小起送给朋友养的。最后阴差阳错之下,小起还是在他们的家住了下来,还闹了不少笑话。

要在一幢不能养宠物的公寓带一只小猫咪,真是一项大任务呀~!




Friday, June 06, 2008

喜事红红


印象中,家里好久没有办喜事了。

大哥娶老婆的那天,家里出现很多陌生面孔。那些几年都难得一见的亲戚长辈,跟他们面碰面时我更是不懂该怎么称呼?还有究竟是谁打谁也不知道?

妈妈最“流行”的说话就是,这个就是那个谁谁谁啊~你不记得啦?
那个谁谁谁就会接下去说,她那里记得我啊~你以前就坐在脚踏车前面的篮子里,然后你妈妈载你到处兜风的!

晚宴时我陪在大人们的身边"接客" ,手里捉着D40x对着来来往往的人乱拍,很后悔在一回到家就把它亮相出来,没事找事做。

老妈子对着我吼:“千九块一个相机你也买????!!!!!”

为了不让她老人家的心脏再次受气,我把那只在“八月十五”上的猫遮得好好的,一丁点儿尾巴也没有露出来。

现在老家就只有我和弟弟这两个瓜,一个未嫁一个未娶。

最小的妹妹都爬了我们俩的头,今年二月当了妈妈,生了个很可爱的男娃娃。

不用浪费力气留言问我几时嫁人,结婚是一辈子的事,对于我来说,它不是一张纸那么简单。

Wednesday, June 04, 2008

信不信由你2


这组神奇的数字叫做“重整能量组”,想知道更多关于它的,请看以下的youtube video。

反正每天早上起来都要喝水的,就来(几)杯405510553∞也无妨。




要继续追看的话,就去这个网址:
http://www.youtube.com/watch?v=6_D149CCZ_s&feature=related

Tuesday, June 03, 2008

信不信由你


刚才天空下了一场好凶的雨,天色黑得像包公脸似的。

以下是我和馒头在msn的对话:
ジャッキー says:
the sky suddently all dark-out

RachelCore says:
ya lor

RachelCore says:
可能哦

RachelCore says:
我刚刚去leminate那个4055

RachelCore says:
所以惊天动地,鬼哭神嚎

ジャッキー says:
wahhh,你竟能呼风唤雨

ジャッキー says:
好啦,我要关电脑喇

RachelCore says:
你怕被雷劈哦?

405510553



据说这组数字可以释放肉眼看不见的能量,就像水晶那样,可以改善人的磁场。

这是我从一个台湾的节目看回来的。

在一张白纸写上这组数字(一定要用红色的笔),如果你要求美观的话就用电脑打印。

然后把它当成杯垫,在上面摆放一杯清水来吸收它释放的能量。

我自己刚才就打印了6个,打算分给同事。不管有效或否,反正多喝水对身体好。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