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2, 2009

爱的那份轻

工作午休时间溜去公司楼下的Mail Box Office 寄包裹。

我从店里的架子上拿了一卷Bubble Wrapper,摊开在桌上大大张,看店的马来小哥给我拿来一卷胶纸,瞄见我手中的相架,好奇地问我照片里是谁?
“我的外婆。”

“哇~她收到这份礼物应该很开心哦~”

“是呀~照片是在新年时拍的,我要寄回家乡去。”

我发呆看着躺在Bubble Wrapper上的相架,昨晚的头疼今天还折磨着我。

店里的两个马来小哥看我好像不懂如何下手,决定出手相助,两人四只手很快就把相架安安全全地定在一层又一层的泡泡里。

填好邮寄表格、付钱、找钱、拿了收据,我轻轻向两个马来小哥说Thank You。
寄回去的,还有一份思念。
寄回去的,还有一份内疚。
寄回去的,还有一份不舍。
寄回去的,还有一份沉重。
寄回去的,还有一份不孝。

回到公司,每每喝到咖啡都会头痛的我破例泡了一杯3合1咖啡,决定以毒攻毒,昨晚的头疼还在折磨我。


6 comments:

  1. 有人和我一样不乖^^

    你寄回去的,还有一份重重的温暖吧~~

    ReplyDelete
  2. 有时候喝咖啡会好的 XD

    ReplyDelete
  3. chen,
    我也是。T_T

    * * *

    馆长,
    我只有在情绪起伏很大,需要镇定还是发神经时才会喝咖啡。

    * * *

    呵呵~小君,
    我很不乖,很多年都没有为妈妈庆祝母亲节。

    * * *

    Yan,
    错了,昨天还是头疼了一整天。T_T
    晚上气温转凉了一点才感觉好些。

    * * *

    bpchia,
    没有效。T_T

    ReplyDelete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