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30, 2009

回来了。昨天晚上。今天凌晨


昨晚飞机下降的时候,右耳突然作痛得厉害,拼命吞口水也拼命喝水,都没有用,吓得整个人不敢怎么乱动。

为了不吓着身边的朋友,我闭上眼睛,不停告诉自己不要怕,没有事的,虽然我当时已经开始胡思乱想,很怕右耳从此听不见声音。

出走七天六夜,回来了,人也病了。

拼命按压下去的悲伤,在卸下护甲的那一刻,才知道自己的臭皮蘘不甚一击,原来我只不过是暂时逃离了悲伤。

谢谢关心我的朋友,我会好起来的。

图片取自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