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30, 2009

Ubud 王宫送我的见面礼



下次你如果去旅游バリ島,要是刚好在 Ubud 王宫看见这只小狗的话,请帮我踢它一个四脚朝天。

这只衰狗很皮,我在王宫里的花园庭院被它追了几个圈。 这个家伙一看见我就热情地扑过来,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它就已经在我的脚下,死命地咬我的裤脚。



那天不巧我穿的是及膝裤,它两只前爪一直在我的小腿上抓,抓得我的皮肉一条一条红色,我拼命的躲它拼命的追,逼得我要用两只脚向上提着跑,像兵士操步那样,而这个王八蛋跟在我的后面玩得不亦乐呼~!

当时花园庭院里好像没有其他人,我又太疼惜手中的 D40x,不然真的一把砸在它的脑瓜,让它昏倒,那天算它走“好狗运”。




当我一把它从我的裤脚甩脱,我就一路逃到花园门口,跨过门栏跳下阶梯,它还追着来~!

那时候正好有两个鬼妹向花园庭院的门口走来,我站在一旁偷笑等看好戏,等顽皮狗对她们伸出魔爪,没想到它却在鬼美女的面前站得笔直,一付好宝宝的模样,果然是“狗眼看我低”,只欺负我这个黄皮肤人的崇洋狗。




住在王宫里的狗体型都好像特别大只,真不懂它们是吃什么长大?

我想等到我下次再回去,小皮狗也长大变成大皮狗了吧?那时候我的“裤脚”之仇更别想报得了,小皮狗以后还会认得我吗?

写着写着….. 我很惊讶地发现它是我对バリ島的印象中,最鲜活的回忆之一。

好吧~你要是有机会在 Ubud 王宫见到它,别给它一脚,请帮我给它一个拥抱,告诉它有一个kampunggirl 在想念它。


小皮狗,要保重哦~!


随想0930 - 世上最愚蠢的想法



一厢情愿



Sunday, September 27, 2009

去バリ島学舞



Aji 的两个女儿都跳得一身漂亮的传统舞,给我上课的是他的第二个女儿 – Yuliati。

正式开始上课的时候,墙上的时钟连一圈都还没走完,我的汗水几乎是从头流到脚趾头,衣服的里里外外都湿透了,连层层包裹的Sarung也湿了。相反的 Yuliati 看起来依然是清清爽爽,额头连一滴汗也没有。


Yuliati 的老公抱着女儿在一旁看我们跳舞,小娃娃还没足一岁,很粘妈妈呢~!她看妈妈只顾教我跳舞没有理睬她,在爸爸的怀里可要哭了,呵呵~

之后小娃娃一握到妈妈的手,表情立刻就笑了,很可爱~!还有哦~Yuliati 的老公真的很帅,有潜质当男模~!





上课的前一晚我还告诉 Aji 我要两个小时的练习,他老人家立刻摇手,对我说一个小时就好啦~ 一个小时已经会要你腰酸背痛。

高贵美丽的 Balinese Dance,台上的舞者跳起来看似毫不费力,背后的苦功只有自己亲身一试才知道“代价”。

同一时间需要兼顾头、手和脚的姿势,再来就是脸部表情、眼神、脚步… 还有身体要一直保持着要命的’S’字形,基本的站立姿势已经叫我的大腿的肌肉感觉好酸。>_<


原本给自己定了5至6个小时的舞蹈课程,却因为左脚丫越来越痛,所以只学了一个小时就放弃了。

回国之后去看中医,才知道痛了快两个月的左脚丫是被拉伤了脚筋,暂时需要戒冰冷和酸性的食物,就连水果也不可以吃。

我方才想起自己在バリ島几乎天天喝冰冰鲜果汁,每天早上更是一小盘水果的生活方式,加速了伤患处的恶化。

很庆幸自己当时没有“铁齿”继续跳舞,七天在バリ島乱走乱逛,还去走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梯田山路,回国的那一天,我几乎是一腐一拐地上飞机。

有一天,我会再到回去学舞。


Saturday, September 26, 2009

今晚当啃书虫




天气好热,从昨晚到现在,左后脑一直抽下抽下的痛。>_<

刚才打电话给妈妈撒娇,她老人家正在朋友的咖啡店吃螃蟹,店主请客,羡慕死我了~!

今天不做手工,就让我逃到吸血鬼的世界里去吧~!

上次一口气买了第一、第二和第三集,没日没夜看得天昏地暗。

这一次,我会把自己的阅读速度放慢,能让我一再追着看的连续小说不多,我要好好地享受~!

Friday, September 25, 2009

再出发


过去的八月,整整一个月,我没有跳舞,就算一个简单的踢腿动作也没有,我就让自己停留着。

九月再回去,像个舞蹈新生,要追上 Dancemate 们的新舞步,好在大家都有默契,很快的就跟上了。老师看着我的脚,叮咛我 Don't jump。

近来在跳的鼓舞 (Drum Solo),用到脚尖的部分都好多,还有轻轻的跳跃,没办法,我只好把一些同时必须一起做的小细节都省略了,暂时不能再增加左脚丫子的负担。

也好在目前已经开始跳另一支舞步比较简单,很活泼轻松的新舞,没有像跳鼓舞那么吃力。

现在每每去上肚皮舞班,我都会给左脚穿上护垫,日本 dancemate 连续看我穿了几堂课,忍不住问我的脚怎么样了?

我说Getting better。

看过我那只包扎的脚丫子吗?呵呵~你可以点击这里


相关文章:
放不下红尘,就得承受它的痛
[这个月暂时不跳舞有些事。。错过了可以重来。。可以再追回来
我却只有一双脚。。不能再打赌。。那个痛。。已经跟了我两个月... ]



Thursday, September 24, 2009

一个让我贴近バリ島的地方 - Yuliati House(下)



我房间外面的走廊上摆放了两张矮竹椅和一张竹桌子,红鹦鹉的房间(鸟笼啦~)和我的房间只隔着小石道,它算是我最亲密的邻居。

每天早上起床后我都懒洋洋的赖在竹椅上,把自己包裹在印度披肩里,抬头看天空看白云、左看右看眼前那一从的绿,不然就低头对着笔记本涂涂写写,那个时候 Putu 或是 Ketut 看见我醒了, 就会走过来问今天要吃什么早餐呀?

Putu 和 Ketut 这两个年轻人很本事,除了负责住客的一切事务,登记、收钱、提行李、打扫房间 ....... 更厉害的是,我每天吃的早餐都是他们煮的哦~!

Yuliati House 的男主人和女主人,我就跟着他们的孩子一样叫Aji (爸爸) 和 Ibu (妈妈)。



Aji 在学校里教绘画,他们家中挂着的画有些是他的作品,有一些是他的学生的作品。 Ibu 除了是家庭主妇,在 Ubud 巴刹有一个自己的服装档口,每天早上她都会先去巴刹买菜,回来忙完了家务,就会出门去档口帮忙直到傍晚,平时都是由一个女生负责先开档。

每天傍晚会有一个身穿Sarung,戴头巾的日本中年男子提着供品来 Yuliati House 的家寺参拜。 他跟 Yuliati 一家人好熟,每次来了都先跟他们打招呼,寒暄一番之后才去拜神。 同行的朋友很“鸡婆”去偷看人家怎么拜神,然后跑回来告诉我那个日本男人还席地打坐起来呢~




起居室是属于开放式的,住客们可以聚在那里聊天或看电视。同住的日本爸爸 Kura 桑每天都在起居室吃早餐,一边跟正在大镜子前化妆,准备出门上班的Ibu 聊天。

那面超大块的镜子后面是厨房,地上那个粉色包包里装的是Ibu 的护肤品和化装品。


Kura桑的英文不是很好,印尼话更是不行,也不懂他如何跟 Ibu 沟通。 当他知道我的朋友能讲一口溜的日语,高兴得一直找他说话,我倒乐得一个人清清闲闲。

我的日语水准停留在“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沟通能力是以一个一个单字来砌句子,什么过去式现在式都分不了,应该会听得日本人满头星星转。

Kura 桑每年都会来バリ島两次,每次都住在 Yuliati House。 他好像是在我抵达后的第三天才出现,之后我才知晓原来他刚从 Yogyakarta 拍照回来。

我想起在 LCCT 起飞バリ島的那天,我的班机和飞往Yogyakarta的班机是同一个候机室,当时我就问了自己,下一个出走点,会是那里吗?

下次你要是来バリ島的目的是慢慢走、慢慢看,想体会跟当地人一起生活,不妨考虑 Yuliati House,那是一个很舒服的地方。如果你对住的要求不是奢华,Yuliati House 的温馨、随意和自在,绝对是经济又实惠的好选择。 以后我要是再去バリ島,你要找我的话,就去 Yuliati House 吧~呵呵~

Yuliati House 的住宿费有包早餐,有七种不同的极简单样式供选择。 每份早餐有附加茶或咖啡,还有水果。









虽然说捧上来的茶或咖啡只有一杯,其实住在那里就像住在自己的家,你可以拿着杯子去厨房再要多一杯,其中一天我更是吃到炒饭呢~!呵呵~

兴趣入住Yuliati House吗?以下是他们的联络资料:



地址 :Br.Tebesaya No.10 Ubud 80571
电话:62-361-974-044

网站(以日文为主): http://members.at.infoseek.co.jp/yuliati_house/
E-mail(可以用英文写): yuliati_house-lj@infoseek.jp

网站里有列明住宿的价钱,还有每个房间的照片,要入住的话记得一定要提早预约。

Yuliati House的位置很好找,就跟 Jazz Café 同一条街。Jazz Café 在 Ubud 是个挺出名听 Live Band 的好地方,虽然躲在不热闹的冷门街道,但是生意很好。

我之前提供的 Ubud 地图可以找到 Yuliati House。^_^

バリ島趴趴走地图点击这里

相关文章:

一个让我贴近バリ島的地方 - Yuliati House(上)
[ 漫游神的故乡,我只停留在一个地方–Ubud,也只下榻一个地方 – Yuliati House,一家收留我七天六夜的民宿,一个传统的バリ島人家... ]

Tuesday, September 22, 2009

手工日本娃娃



这个日本娃娃,手工还是不合格。

头部和身体的连接缝得不好,整颗头还是扁扁,眼睛一大一小,两眼之间距离也太分开了,看起来不够 kawaii。

娃娃的双手应该是握着一把小扇子,我还没做,就让她暂时两袖清风吧~

喜欢在做手工的时候,思绪在一针一线的穿梭之间是没有胡思乱想。

那时候,我的世界里就只有针线和眼前的娃娃,所想的是要如何下针,如何搭配颜色,如何缝得漂亮一点,下一次这边要如何改善,那边要注意什么.....

那时候,我的世界里没有悲伤、没有想念家,没有担心,没有负面的情绪,所期待的就是做好了之后会是怎样的呀????


Monday, September 21, 2009

臼井仪人前辈,您一路好走。



一个午觉睡醒,得知这个消息,好心痛。

脑子第一个想起的是贴在老家弟弟的房间,墙上的小新和小癸癸,是我多年前画的。

每一次买了新的《蜡笔小新》,我看完了都会带回老家去放着,弟弟也被我“带坏”,爱看这个五岁的小孩子“搞搞震”,他的“连环沾便便底裤”让我现在想起也会笑。

不懂现在还贴在墙上吗?以后回去我还要的哦~老弟。


Sunday, September 20, 2009

一个让我贴近バリ島的地方 - Yuliati House(上)


漫游神的故乡,我只停留在一个地方–Ubud,也只下榻一个地方 – Yuliati House,一家收留我七天六夜的民宿,一个传统的バリ島人家。

Yuliati House 的主要住客都是日本旅客,偶尔也会有鬼佬背包客不小心闯进这个世外桃源,或是来自爪哇岛的常客再回来小住兼办公之外,几乎我在 Yuliati House所碰见的面孔都是日本人比较多。

旅游旺季的时候这里更是常常客满,在我离开的当天,当晚就会有一批新的日本旅客将会入住,霸光所有的空房间。


喜欢Yuliati House 充满绿色的环境,树木参天,种了很多花花草草。每天早上屋外的小石道上总会有一地的落花,分别由两个在Yuliati House 打理事务的年轻人 – Putu 和 Ketut 轮流打扫,有时候傍晚还得再扫上一次。

入住 Yuliati House 的第四天我就跑到在前户人家的地方去拾落在地上的鸡蛋花,然后把花包裹在刚洗过干透的衣服里。 晚上再打开,把脸埋在衣服里深深一呼吸,满满的花香让我陶醉。



Yuliati House 养了一只白鸽子和一只红鹦鹉,早上除了有鸟叫声和不懂是哪一户人家养的鸡在啼叫,把睡梦中的你吵醒,最美的“闹钟”要数住在隔壁屋的女生的舀水冲凉声。

那个我连续听了好几天的“即兴表演”,她那种发自内心的欢愉,就好像用歌声向全新的一天说“早啊~”,也让隔着一道墙的我被她的朝气感染了。

除了早上被吵醒的时候我会抱怨上两句之外,尤其是昨天外出“混”得太夜太累,想要在隔天睡得迟一点却不得要领,其实个人还蛮享受有这个“活”闹钟,哈哈~男人可别有非分之想。

我住的房叫做 ‘Kamar Ayu’,和另外一间 ‘Kamar Bidani’ 肩靠肩,有些是独立式一间或是在楼上。有一间双层独立式和附有私人厨房的房间,长期被一位退休的日本爸爸租下,前前后后一共住了七年。



带我去逛后院的Putu偷偷打小报告, 说那个日本爸爸每天都无所事事,呆了七年了也不学印尼话,平时也不找人说话,也没有见过他的亲人来探访他。 我入住的那段时间,日本爸爸刚好回日本去了,无缘一睹他的真面目。

另外一间房也是被一位日本爸爸长期租下,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大概有五年之久,他长得有点像Harry Potter电影里的Pro Snape,见着人不笑也不打招呼,表情永远带着严肃。

一天早上我 N 次溜去后院散步,他刚好坐在自己房外吃早餐,我一不小心跟他四目相视,微低着头看报纸的他,连头也没抬高半寸,眼睛直接从眼镜框上看出来打量我,脸不笑皮不笑,吓得我手中的D40x软了一下,假假在后院瞧两下就赶快溜回自己的地盘。




一扇木门、两扇木窗、一把风扇、一个竹做的衣橱、两张竹做的单人床架、四面白墙,再隔一个小空间做成浴室,我下榻的房间就这么简单,简单得窗帘也没有。

门和窗还是旧式的那种,晚上睡觉的时候用一根棍子顶在里面,就算是下锁了。出门的时候用一把小锁头钩上即可,自己洗的衣服就晒在房间外的衣架子,鞋子嘛~都摆在房门外。



我的房间外观

Saturday, September 19, 2009

爱上不织布手工娃娃~!(更新)



照片更新(20 Sept - 2.09pm 25 Sept 10.34pm)



我真的迷上了做手工这个玩意,把一些看起来毫无关系的材料凑在一起,然后像变魔术那样,,最后变出一匹马、一个小娃娃、一只猫..... 也可以是一件美丽的衣服,让平凡的笔记本打扮得漂漂亮亮~!

近来下班之后的时间,我几乎都是呆在家里做手工,可以一做就是好几个小时,我快荒废掉我的肚皮舞了~!

别问我为什么突然爱上拿针线,平时我连缝补自己破掉的裤子也懒哦~!

其实我自己也在找答案,唯一可寻的踪迹是自从巴厘岛转了一圈回来之后,心底下的自己,有那么一部分是变了。

在巴厘岛,我看见艺术就是当地人的生活,小孩子从出生到长大到年老,艺术从来不曾在他们的生命里缺席过。

做手工可以培养一个人的毅力、耐心、创作力,还有哦~~~最重要的看见自己的完成品,那种满足感真的很爽~!就好像刚跳完了一支很考体力和肌肉运作灵活度的肚皮舞,只有亲身经历才能体会。更重要的是,你必须喜欢和乐意去做,不然过程对于你来说是折磨多过于享受。

终于有了几个勉强可以见人的娃娃,打算把它们卖掉换现金(很残忍的主人),然后再去买材料来做娃娃~!Yeah~! 祝福我吧~!


Wednesday, September 16, 2009

又又一个无聊男人




我在想,是不是近来我的磁场很容易吸引到无聊的男人?还是我近来得了“厌男症”,不管对方说些什么都会踩到我的尾巴?


相关文章
男人有时候也真无聊

又一个无聊男人

Sunday, September 13, 2009

《大马部落》送我一份大礼呀~~~~~~


2009 十大推荐部落格


我的部落格入围2009《十強推薦部落格》啊~~~~~~~~

赶快缝制了一匹幸运小马送给自己,超口爱小小的,挂在手机当吊饰做鼓励鼓励~!

哇~~~~~~~~~~~ 呵呵呵呵呵~真的好开心~!受到肯定的鼓励最能振奋人心~!


为单调的笔记本穿上美丽的外衣



缝制了一件美丽的外衣给小笔记本,以后出走去旅行,随身带着的小笔记本也可以打扮得漂漂亮亮啦~


全幅图的样子


是谁拿着鱼儿当诱饵逗小黑猫呢?

小黑猫对鱼儿虎视眈眈,轻微俯身的姿势,仿佛下一秒钟就要往上一跳,一口咬下鱼儿。



里面打开后的样子

我最喜欢的部分是系在小黑猫脖子上的铃铛,还有那两只很口爱的猫脚印,猫脚印的小肉肉我可是一针一针缝上的哦~

平铺着写字的时候,小铃铛突起的地方会造成写字不方便,但是我不担心,笔记本是可以取出来的,左右两边的口袋是“活”的,写完了一本再换上新的一本就行啦~

以后的旅途,我又多了一只守护神了~!



Friday, September 11, 2009

Tirta Sari @ Balerung Stage, Peliatan



来到神的故乡 - バリ島,假如你将会在 Ubud 度过星期五,要是有兴趣想看バリ島传统舞蹈表演,我的好介绍是 Tirta Sari 舞团。(http://www.peliatan.com/balerung)

Tirta Sari 的表演地点是在 Peliatan 的 Balerung Stage,舞台很漂亮,灯光也很好。 表演时间是每逢星期五晚上七点半,入门票是Rp100,000 一人,比起其他,他们的门票是稍微贵了一些,但是我个人觉得物有所值。

其实 Ubud 多个地方都有传统舞蹈表演,包括王宫也有,周末应该是最多地方同时都有办表演,晚上走在王宫附近的街道,一路上都会碰见有人在兜售表演门票。

我之所以只介绍 Tirta Sari,原因是我看过他们的表演,对他们有信心。 バリ島人几乎个个都是天生的舞蹈家、艺术家和音乐家,我相信其他舞团的水准也一样棒。

Tirta Sari 成立于 1978 年,据说他们是第一个成功把バリ島传统舞蹈带入日本的舞团,也曾在美国和莫斯科做过表演。



Balerung Stage 的表演场地有日本招待员,由旅行社送来看表演的人几乎都是以日本人居多,我们两个“外来客”也被他们当成了是日本旅客,一直对我说日语。

好在同行的朋友能说一口流利的樱花国语言,一切都由他来应对,我也乐得不做解释,眼睛忙着观看环境找寻拍照的好风水位。



如果你想要有好位子拍照,记得要早点去,赶在七点到最好。座位是free sitting,椅子是一般的晚宴椅子,台下所有观众的视线都是同一个水平线,有时候很容易被前面高个子的人挡住视线。

我的摄影风水位是在观众席的左上角,对,没错,是左--上--角。需要爬上两阶石梯,坐在石阶上,舞台的一景一色和台下的观众席全一目了然。



我的位置跟舞台的距离容许 50mm 派上用场, 有 Zoom Lens 的话会拍得更加爽, 还可以站起来拍照也不怕挡住后面的人(因为后面根本没人)。 但是请记得别太得意忘形不小心失去平衡,整个人从石阶上摔下来或是倒后仰掉入草丛就好。

第一次拿 D40x 用 50mm ,我拍十张照片几乎是九张半 out of focus,最后只好投降跟朋友借 AF-S Zoom Lens。


我喜欢第二场的 Kebyar Terompong Dance, 据说那个男舞者 - Oka Dalem 是挺出名的,他的 Terompong 敲击得很棒,清脆的声音盘旋在空中,听得耳朵好舒服。




Terompong 这个乐器最让我沉迷的部分就是那清脆的音质,时而急促、时而缓慢的节奏,让周围的磁场都旋转起来,变得轻盈,净化。

连续一个半小时没有停歇的演出,决不欺场。全程的表演台下一片肃静,这是身为观众对台上的表演者应有的尊敬态度。

バリ島的神仙子女在台上诉说着祖先们的故事,一举手、一投足、一眼神、一表情…… 丰富的肢体语言加上配合完美的现场音乐,我的视线被紧紧锁在舞台上,气势这个东西,就是要人在现场才感受得到。



有时候我会不自觉放下已举起的相机,就算错过机会捕捉美丽的镜头也不觉得可惜,我要用自己的肉眼牢牢地把当下眼前美丽的画面投射在脑海里,清晰地记住初次目睹这个舞蹈艺术的感动。

直到落幕,我好一阵子才能回神,身边的人已经起身走下石阶等我。

步行回去的途中,天空突然下起毛毛雨,我赶紧从包包里掏出雨衣包裹相机。

时间只不过才晚上九点多一点点,寂静的街道让我有夜已深的错觉,除了两个一前一后走着的身影,偶尔飞驶而过的电单车划破那份安静,街上几乎没有一个行人,零零散散的街灯发出的昏黄灯光只足够照亮它自己。

Tuesday, September 08, 2009

黄子容谈《前世今生》


我们,搭着小船,在时间河流上载浮载沉
多少时候,我们相遇了,分离了,然后又相遇,又再分离
这当中,于是有了故事....

故事行进的方向都是我们摇的桨
摇了过去划向未来,时间流过的每一天
活在当下,心灵种子的萌芽
就是新的开始




这本书,我看得很慢、很慢..... 不舍得太快把它看完。

我先是看了前面的数篇文章,然后也不懂为什么,很自然地就翻去看在最后面的文章篇 -《爱班同学分享》,里面收集的是子容老师所成立的 [一年爱班 ] 团体里的成员们写的文章。

其中一位妈妈的分享感言,让我的眼泪不能控制地流下,完全没有预兆,不是因为伤心,不是因为痛心、也不是因为怜心... 就是在心里面,有一段往事的齿轮被启动了。

这本书,让我的眼泪像忘了关上的水龙头般,一直流。然后,我再次见到那个景象,从小就已经看见过的景象。

我沉在水底,水面的高度是我伸手无法及的距离,我静静地沉着,眼睛一直看着波动的水面,倒映在水面上的楼房影子朦胧不清,水面上有船只划过,可是.... 怎么没有人发现我?水底好冷,没有人发现我。



昨天,我再买了一本子容老师的书《念转运就转》,目前这个系列已经出到第三本了,我买的是第一本。

《鬼放假2》是我接触子容老师的第一本书,这个系列也是出到第三本了,最新的《鬼放假3》在这个月出版。《鬼放假》系列收集的鬼故事是子容老师和另一个空间的真实记录。

以后我会陆陆续续再买子容老师的书,她的文章,隐藏着智慧,她的文字,能触动人心。

两性作家黄子容老师幸福部落格:http://tw.myblog.yahoo.com/boymeetsgirl520/


Sunday, September 06, 2009

麦克风的背后


昨晚很好玩,Ai FM On Air 室里一共有七个人,好热闹~!我有超过一个多月没见到有文大哥了呢~!

幸福摄影家的太太不停拿着相机东拍拍、西拍拍,看得我也手痒加入一角。


On Air 的时候,如果我们想要私下交谈,彼此都必须咬耳朵,有时要是稍微用力一点敲打键盘,听众们都会听到哦~~~~~麦克风的收音太“敏感”啦~

小彭偷偷告诉我幸福摄影家有点像香港男影星方中信,我说是呀,不过幸福摄影家真人比照片好看。

然后我偷偷告诉小彭,安格斯的发型看起来就跟他的部落格照片很相似,之前还以为他必须用发胶弄的,看过真人才知道他的头发都是 “自己可以站起来”。以后你有机会遇见安格斯,你自己看了就懂。

吉安说安格斯的衣着很hip-pop,还有一根根像玉米丝的头发看起来好像轻轻一捏就会碎掉似的。

昨晚我没有怎么说话,主要是让去年的《大马中文部落格祭》得奖者向大家分享心得。

听他们诉说在写部落格的路上,从寂寂无名到成为大马中文部落格圈里的知名部落客,一路走来的心历路程,都好不容易。

p/s:



我的小马躲在桌子底下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