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3, 2009

バリ島的朋友 - Su Dewa



Su Dewa 是我在バリ島认识的第一个朋友,是 Yuliati House 委派来机场接我们的人。

Su Dewa 本身是全职画家,偶尔会兼职当司机接送客人赚点生活费,他没有自己的车子,需要的时候才会去租。

同行的朋友跟 Su Dewa 混得比较熟,还被邀去他的家串门子,我好奇地跟去八卦,日本爸爸 Kura 桑也跟去凑热闹。

一行四人走在午后寂静的 Ubud 街道,Su Dewa 也没说明他的家距离 Yuliati House 有多远,被邀的人没问,跟的人也傻傻地,走着走着他突然一个右拐,走进了一户人家的庭院,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他的家就只跟 Yuliati House 隔几户人家的距离。

Su Dewa 是家中排行最小的孩子,上有四个兄弟姐妹,他在送我们回程去机场的途中,透露说他即将结婚了。^_^



Su Dewa 的私家工作室跟主屋是分开的,以其说是工作室倒不如说是一个棚子更贴切,只有一面墙,挂上几幅看起来已经完成了很久的画,其余的就靠着墙壁放在地上,也没怎么好好保护。

我倒是为他的作品汗颜一番,要是下雨天刮风,雨水打进来的时候怎么办?>_<

Su Dewa 出生以来就跟画画是分不开关系,他的哥哥也是画家,两人的画画技巧都是从家族一代传一代学下来,画画已成了他们日常生活中的一部份,就好像我们每天看电视那么的自然。

那天面对我们这几个突来拜访的客人,Su Dewa 的哥哥显得有点腼腆,他只向我们表示友好地笑笑,没怎么跟我们主动说话,一味地低着头画画,偶尔偷偷抬头看我们在做什么。

Su Dewa 说,他的每幅画从构思到完成平均最少要用上两个月的时间,但也有些是列外的,就好像他手中的那幅智慧女神画,是他目前花了将近六个月的时间都还没完成,他说慢功出细货。

是的,Su Dewa 的画功很细致,风格带有浓厚的巴厘岛宗教色彩和神话故事。

熟悉内行的人会自己摸上门来向 Su Dewa 订画,曾经有一位日本人向他买下了一幅画,付了两千五百万印尼盾,我听了偷偷吐舌头。

同行的朋友跟Su Dewa 交流绘画心得和技巧,我跟着Su Dewa 的 Ibu “游花园”,Kura桑一个人坐得无聊,吃了 Ibu 招待我们的饼干,也喝了Bali咖啡,独个儿从后院子翻墙而过溜回去 Yuliati House。


Ibu 指着放在电视机上的一个花瓶,花瓶口里插着几枝木雕郁金香,她老人家说,那是女儿还未出嫁前做的手工。

她拿起也是摆在电视机上面的一张照片给我看,照片中的一男一女穿着传统的巴厘岛服装,这是我女儿出嫁那一天拍的,Ibu 说。

Ibu 带我去看他们自家种的红毛丹树,可可树,菠萝蜜树,葡萄树,香料树和好几棵不同品种的香蕉树,我只记得Pisang Mas,Pisang Bali ....其他的品种我忘了名字。


一个圈子逛回来,我的手里多了一粒番石榴,三条Bali香蕉,一枝从树上折下来的香料叶和一条叫做 Pepes Kelengis 的小吃,有点像我们的 Otak-Otak,那是我溜进他们的厨房拍照时不小心发现的宝藏,Ibu 很大方请我吃一条,Su Dewa 的家虽不富有,但是很好客。

我告诉 Ibu,我记得这个香料叶子的味道,小时候偶尔会看见妈妈放一些在装冲凉水的水池里,这个叶子有净身除秽气的作用。



我才一说完,Ibu 突然打了我的手臂一下,脸上笑得见牙不见眼,我有点不知所措,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Ibu 一边笑一边对我说,ini daun kare.....

我也哈哈笑,还应说,betullah Ibu, boleh untuk mandi~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