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9, 2009

我要乖我要乖




在十七区喝凉茶,抬头看天空,近来的晚上,连云朵也不想回家。

我踮起脚尖,告诉凉茶师父星期三脚疼的事。

那就是还没完全康复咯~上次的药膏还有吗?临睡前搽一搽,然后穿上袜子睡觉,老师父一边倒凉茶一边说。

我喏喏连声,凉茶师父想了一下继续说,“如果还是不行,就要包扎多一次了。”

我缩了一下,包扎的脚丫子两天不能碰水,冲凉的时候很麻烦,整个人还围绕着一股中药味。>_<

好吧~好吧~我今晚一定乖乖地搽药膏,穿袜子。

Friday, November 27, 2009

上电台节目取消

吉安临时有事,明晚的《友人梦游》节目取消。

Rachel 会在家梦游。 ^_^


Thursday, November 26, 2009

亲吻雨的时候




今晚,打翻了小珠子罐三次,破纪录了。

原来不小心想起了一个不该再想起的人。


Wednesday, November 25, 2009

如果肚皮舞是禁果....

跟朋友聊天,一时快语说错话闹了笑话,两人对笑得天翻地覆,笑着笑着..... 眼角飚出泪水,心底突然冒出想要大哭一场的冲动,我赶紧掏出纸巾,嘴里假装说,“哎哟~笑死我了。”

那是上个星期的事了,今晚,同样的感觉又回来了。

这一次,没有说错话的笑料,这一次,只有自己一人。

今晚一小时的肚皮舞课,感觉好长,时间一直走得很慢。

今晚学习的新动作 : 用脚尖站立,反复交换踢脚。下腹在右脚踢向前时收缩,然后在左脚往后踢时腹放,同时间保持着 shimmy。

老师一个一个学生的看,轮到我,她还记得我的脚受伤的事, “Flatfoot.”,她叮咛我。

Dancemate Peggy 看见我半途中穿上脚套,叫我 stop,"Not worth it."她说。

我无法长时间用脚尖站立,那该死的左脚丫关节处,隐隐的痛又回来了。

第一次,面对肚皮舞,我胆怯了。

转载 - [電台節目預告]"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 29/11/2009星期六《友人夢遊》節目話題



網絡揭露真相,一個都不會少?因為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在網絡世界,許多事情可以瞬間成為話題,成為潮流或遭人攻擊,也有陳年舊事被人重新提起,赤裸裸的攤在網友的電腦前,接受檢視和評論。

網絡,已沒有秘密,一切都可以化為真相?

請你一起參與馬來西亞Ai FM 29/11/2009星期六午夜12時開始的《友人夢遊》節目的討論話題,與大馬部落客一起聊一聊網絡現象。

主題: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日期:28/11/2009星期六午夜
時間:12AM(午夜)
主播:張吉安
部落客:文鋒起吾,kampung girl,俊少の吐槽

歡迎調頻收聽或傳短訊分享。
发短讯方式:
键入AIFM<空一格>文字讯息,然后发送至32728

此外,你可以把你的看法,發表在你的部落格,或到主播的部落格和部落客嘉賓的部落格去發表你的感想,你也可以在此留言討論。

电台频率

* 彭亨州 (FM106.7)
* 关丹 (FM106.1)
* 太平 (FM106.1)
* 哥打巴鲁 (FM105.7)
* 槟城 (101.3)
* 吉打 (FM101.3)
* 玻璃市 (FM101.3)
* 柔佛 (FM100.4)
* 马六甲 (FM100.4)
* 山打根 (FM95.1)
* 怡保/霹雳 (FM92.1)
* 亚庇 (FM91.9)
* 吉兰丹 (FM91.6)
* 古晋 (FM90.7)
* 瓜拉登嘉楼 (FM90.5)
* 雪兰莪 (FM89.3)
* 森美兰 (FM89.7)
* 吉隆坡 (FM89.3)









Tuesday, November 24, 2009

吃在 Ubud(上)


Warung Rahayu




Warung Rahayu 是我在バリ島解决第一餐的地方,店的位置跟 Yuliati House 同一条街,就只隔几间屋子的距离,营业时间是接近傍晚才开始,看店的只有老板娘和一个很害羞的漂亮小女生。

老板娘的年纪看起来才三十以上,当初我以为她们是有亲戚关系,之后在知道小女生是在 warung 打工,有时候老板娘放假,店里就只有她一人在看。

店面很简陋,简单的四张桌子,老旧的灯饰发出昏暗的光线,暗到那种会让人以为已经打烊的程度。



可乐(Cola) - Rp5,000

Warung Rahayu 我光顾了三次,不是吃炒面就是吃炒饭,他们没有提供菜单,我也乐得不去烦恼。每晚路过那里回去 Yualiati House 我都会停下来买一瓶大只装的矿泉水,Rp5,000。

除了我和朋友两个“外人”光顾 Warung Rahayu 吃东西以外,每晚小猫两三只的客人看样子都是村里的人,个个跟老板娘很熟。他们不外是上门来喝喝啤酒或是汽水,就像晚饭后出来散散步吹吹风,找邻居聊聊天消耗晚上无所事事的时光,Warung Rahayu 不是为了游客而存在。

喜欢 Warung Rahayu 的朴实、简单、还有人情味。永远记得在バリ島的星空下,一个雨后的晚上,可亲的老板娘为了两个“迟来”的客人,特地“开锅”炒了两碟炒面,放了很多蔬菜和一粒煎蛋,给两个初到バリ島的菜鸟医饱肚子。

炒饭(Nasi Goreng) Rp10,000 / 炒面(Mie Goreng)Rp10,000


Murni's Warung




我在 Ubud 吃得最贵的一餐就是在 Murni’s Warung ,两个人一个午餐吃掉了将近 Rp170,000。

Murni’s Warung 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是卖纪念品的店,另一个才是餐厅,餐厅一共有三层,最低那层靠近河流,风凉水冷,是客人最喜爱用餐的一层。

光顾 Murni’s Warung 的食客大多数是游客,或是外表穿得光鲜的印尼人,我猜可能是从印尼其他城市过来旅游的那种有钱人家 。

Murni’s Warung 位于Jalan Raya Ubud 靠近 Champuhan Bridge 的那一端,店的位置就在桥的旁边。


Pork Spare Ribs - Rp68,000

烧烤过的猪排骨吃起来味道有点像我们大马友族的小吃 - Satay,朋友笑说这是他吃过最贵的Satay,没有多少肉的猪排骨。








Indian-Style Pork Vindallo - Rp57,000


这个很好吃,加哩猪肉的香料很棒,还有一碟新鲜的蔬菜,配上酸酸甜甜的自制沙拉酱,很开胃。

两个用叶子做成的小容器盛着不同的酱料,我只记得其中一个是奶白色,好像是酸奶之类的乳制品,配饭很好吃呢~!









饮料价钱 :
Iced Orange Rp11,000 \ Iced Tea Rp6,000 \
Iced Passion Fruit Rp9,000


我对 Murni’s Warung 的食物很满意,只是觉得份量少了一点。

朋友说那份 Pork Spare Ribs 只能让他吃半饱,我就觉得我的那份白饭的量给得太少了。

不过呢~也有另一个可能,就是我们两人的胃口都太大了~!呵呵~

Saturday, November 21, 2009

有点冬眠状态的rachel


窗外又细雨纷飞了,近来的气候感觉有点像秋天,空气里薄薄的寒意开始影响我的思绪,整个人有点进入了冬眠状态,慵慵懒懒的,有时候要出门也提不起劲。

现在晚上睡觉不需要风扇我都觉得冷,穿了棉长裤子和包裹了密密实实的被单,将近黎明时分还是会被吸入肺中的凉凉空气唤醒,手指头和脚趾头都是冷的。

有点痛苦的是加上新搬的家没有热水器,每次冲凉都像自己跟自己打仗,在牙齿还没冷得打架的时候赶快从冲凉房逃出来,好在头发是短了,冲洗的时间也短了。

下班后回到家真的很想鞋子一脱,直接把自己抛在床上睡到隔天,目前每个星期两天的肚皮舞课我只去一天,现在除了上班我真的很懒出门。

巴厘岛游记“蘑菇”到现在都还没写出新的一篇,点算一下文章的篇数,还有五篇才到大结局,目前写到一半的《吃在 Ubud》,脑瓜冬眠了,魂魄回不去 Ubud 找寻回忆。

剪了短发之后,我和围巾相处的时间变多了,脖子后面少了一层发丝保温,很不习惯。昨天特地请了半天假,带着雨衣小熊去逛书展,脖子也是绕上围巾。


Friday, November 13, 2009

让我抛一抛酸葡萄

一份双月刊旅游杂志访问本地一个女名模,她说以前参加过一个拍摄,3个半至4个月内,去了9个国家,72个城市。

她自说是个永远享受旅行的人,每到一个地方旅行不能呆超过五天,否则就感到无聊透顶。

我想,当你认为一座城市无聊,可能它也在嫌弃你的肤浅。

有本钱挥洒的人,说的话果然是“不一样”

Thursday, November 12, 2009

我有一班好疯狂的dancemates,哈哈~



11月7日,Zanzibar Hafla @ Neo Global Tapas & Luxe Lounge, Jalan Sultan Ismail。

我们中午十二点抵达准备彩排,没想到 Neo 的工作人员比我们还要迟,在等他们把音响安装好的时候,有两个活宝贝跳MJ的僵尸舞娱乐大家,用手机播MJ的歌。^_^




将近下午一点,彩排才得以顺利进行,我说的“顺利”是指有音乐伴着我们跳舞,不是大家一边跳一边念1,2,3,4......累死。

半开放式的酒吧场地,只有贴在墙上的电风扇在转动,艳阳照射透光的屋顶,闷热的空气让我们直冒汗。


临走前老师聚集大家给 briefing, 我很kiasu地站高高看,还被摄影师拍下了证据。>_<




那天傍晚老天很不给脸下了一场豪雨,在家化妆化到一半的我看着外面的倾盆大雨,第一个闪过的念头是,KL 的路会不会淹水?? >_<

幸好到达 Neo 的时候雨势已经转小,不然我真得不懂要如何大包小包扛下车,还得爬上长长的石阶才能到达 Neo 的入口。




Neo 的待应生和其他工作人员都是以男性占多,那晚应该是他们工作得最开心的一晚,那么多柳腰和美腿在他们的面前晃来晃去。

当晚的主角表演者是 Tamalyn Dallal 和 Sahara。

这是我第一次看 Tamalyn 的现场表演,她的舞风柔美,动作缓和不急促,像一个高贵的王妃在跳舞。


这次她是应邀来马给肚皮舞 workshop ,去年她也来过一次。目前我暂时不打算上任何肚皮舞 workshop,我现在的老师也很棒了~!我还有很多“功夫”可以跟她学呢~!

Sahara 是我的老师的老师,她人如其名,舞风热情奔放,跳起舞来像一只野性的小猫,你很难把视线从她的身上拉开,她懂得如何带动现场的气氛,会跟观众们有互动,不会让人觉得她的表演很闷场,一流舞者的风范果然是不同~!

那晚我带的是傻瓜相机, Sahara 跳起舞来没有一刻是停住的,我的老爷相机的速度跟不上她的舞姿变化速度,我放弃了拍照。

Hafla 结束,疯狂的时刻到了~~!!!合照的时候我被 dancemate “咸猪手” T_T,不过我倒是被“索油”索得开心,她们都是我最爱的舞蹈伙伴~!



Tuesday, November 10, 2009

色彩缤纷的虔诚



バリ島让我着迷的特色之一,就是当地家庭每天生活都少不了的神供品,那色彩缤纷的组合总是那么赏心悦目。

到访过 Ubud 的人一定见识过靠近巴刹的那间寺庙的香火,早上总是有源源不绝的信徒到那里拜神,五彩缤纷的神供品像一座小山似地堆着,走在 Ubud 市区长长的街道,神供品的踪迹也是随处可见。


抵达バリ島的第一个晚上,我这个冒失鬼就不小心踩到了街边一家商店门前的神供品,后来听说只要摆在神供品上的香枝烧完了就等于拜神仪式结束了,如果不小心踩到的话也不会冒犯到神明,但也不好故意去踩。


在 Yuliati House 逗留的那段日子,我每天早上都看见 Su Dewa 的妈妈准备拜神的供品。

老妈妈每天早上的那段时间都会在Yuliati House 帮忙打理家务,下午才回到自己的家去休息。他们跟 Yuliati 一家人好像是有亲戚关系。

我忘了问老妈妈为神明准备供品是不是每个バリ島女人都要懂得做的事?她又是什么时候开始从自己母亲的手里接过这个活儿?

老妈妈的每一天都是在准备神供品的过程中拉开序幕,在我的眼里,那一篮子色彩缤纷的传统因得以延续,全源自一颗虔诚的心。



没有出去遛达的早上我会赖在老妈妈的身边拍照,有时候会应她的要求跳高高把鸡蛋花的树枝拉低,让她摘几朵来做供品,准备给神的食物,除了鲜花之外,也有些是些很生活化的东西,比如米饭,盐,蛋、姜、蛋糕、花生、饼干…


跟老妈妈混熟之后,我以后每天的早餐都会有私人“加料”。

有时候老妈妈会捧来一小碗炒豆干小吃,炒用的香料叶来自她家里种的那棵香料树,有时候是早上刚摘下来的 Bali 香蕉。

Bali 香蕉有一种很特别的吃法,先把香蕉用热水蒸过了再吃,热热的香蕉肉吃起来的口感和味道跟一般“生吃”的不一样,很特别,我也说不上来,有机会你去到バリ島自己试一试。^_^



要是有多余的神供品食物她都会请我吃,呵呵~我吃过一种沾了干糖浆的炸饼,脆脆甜甜的,还有一种用三种米,红米,黑糯米和白米煮成的米饭,洒上少许椰丝和椰糖,三种米,三种口感,好吃~!

要离开バリ島的那天,我如常吃完早餐之后围绕着老妈妈拍照,即将离开神的故乡没有让我感到失落,我也没有告诉老妈妈我今天就要走了,有些地方,你心里会知道,你跟它的缘分绝对不会那么“浅”,你会有再回去的一天。




Monday, November 09, 2009

祝你们旅途一路平安




刚才尝试播通你的手机,但已无法接通,想必你们现在应该登机了。

我这个做姐姐的,之前一直在电话中对你叮咛这个叮咛那个,心里明明知道这不是你第一次搭飞机,在这之前你更是独自一人飞向离家一千两百公里之外,这一次有 Ahmoi 陪着你,我应该没什么好担心。

台北现在不会很冷,也不会很热,,我依然担心怕冷的你会流鼻涕,要你记得带上羊毛内衣,也吩咐你要记得塞一件外套在手提行李。

今早你给我捎来电话,告诉我妈妈的食物中毒情况好多了,打了针吃了药没有再上吐下泻,现在家里都是你一个人在看,你比我这个姐姐还要强。

你问我有什么要你帮我从台湾带回来,我说衣服鞋子包包什么都不要,你就安心地买自己的东西吧~

你再问,护肤品呢?我想了想依然没有要的,我想让你安心旅行。

我知道你体贴地想给我带些什么回来,又担心自己做主意买回来的不适合我,你给我你的国际漫游手机号码,没关系,你想到了再给我短讯,你说。

我投降了,好吧~你帮我带两本书回来,龙应台的《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和黄子容的《好念好命好人生》。

挂上电话,心里暖暖地。


老姐的碎碎念:

我家老弟第一次搭飞机
[ 今天是你第一次搭飞机吧?

虽然你不是独自起飞,可是我还是有点担心,担心你会不会check-in,担心你的手提行李会不会超出标准?担心你会不会傻傻地带着超出100ml还是100g的液体物过海关?行李有加锁头吗?要是你打算把行李寄仓,千万不要把海关叔叔贴在你的行李上的粘纸弄破哦~... ]



Sunday, November 08, 2009

玫瑰花痴



我是个无法抗拒玫瑰花香的女人。

目前用的手霜、沐浴露,香身粉,还有前些年从悉尼买回来的爽肤水喷雾,都是玫瑰香味。

最爱的是 L'Occitane Rose Velvet Hand Cream,挤一小团在手背上搓一搓,连身边的空气也沾上了玫瑰香,搽后双手果然感觉柔丝般的滑嫩。

还有那小罐装的 Crabtree & Evelyn 玫瑰香身粉,还是情侣时候的旧情人前几年送的圣诞礼物,到现在还舍不得把它用完,久久才给自己搽一次,我是个寒酸的玫瑰花痴。

最新的败家品是 L'Occitane Rose Pearlescent Shampoo 和 Conditioner,大概是在三个月前 L'Occitane 促销一套 Shampoo + Conditioner 马币RM100。经过几天的理智和感性交战之后,不管最后是谁胜了,依然闭上眼睛签卡,很久以前我就很想要把这两罐宝贝捧回家。

工作得累时,我会拿起办公桌上的 Jurlique Rose Water 往脸上一喷,身边的空气立刻飘动起来,传入鼻子的淡淡玫瑰香让我心神一振,它是我所使用过,觉得最接近天然玫瑰芳香的玫瑰品。

我买的,我用的也未必样样都是贵货,Watson 的玫瑰沐浴露大大的一瓶少过马币 RM10 可以用上好几个月,玫瑰香气也很不错。

唯一我不会考虑买的就是玫瑰鲜花,如果是男人送的就另当别论。

自己不买,一来我不喜欢看着鲜花凋零,那总会让我感伤,二来我才没有那么多钱可以败,不然的话,我可能会像慈禧太后那样,慈禧太后的寝室满的是新鲜水果的芳香,我的呢可要一把又一把的玫瑰花海把我包围。


Rachel 的痴花痴语:

皇后的新衣
[ 我最爱玫瑰香,沐浴露和手霜都是玫瑰味的。目前试了两个牌子的玫瑰香水 - Body Shop 和L'Occitane 都不合我意。 老家卖香水的老友介绍我 Paul Smith Rose,那个玫瑰味儿让我陶醉,不过价钱让我立刻清醒... ]

Friday, November 06, 2009

[转载]有善網,有好報?7/11/2009部落格上電台

你曾在網絡行善嗎?抑或你曾發動網絡行善?行善義舉,多多益善,在網絡科技發達的今天,網絡行善的力量到了哪裡?它的好處和壞處又如何?

請你一起在以下時間,調頻馬來西亞電台Ai FM,一起討論這個網絡和行善趨勢。


主題:有善網,有好報?
日期:7/11/2009星期六晚
時間:12AM(午夜)
主播:張吉安
部落客:文鋒起吾,天馬行空+妙想天開,~ * 四月一日 * ~ ,康仔樂園,自言自語,歐洛格,俊少の吐槽

歡迎調頻收聽或傳短訊分享。
发短讯方式:
键入AIFM<空一格>文字讯息,然后发送至32728

相關資料:

电台频率

* 彭亨州 (FM106.7)
* 关丹 (FM106.1)
* 太平 (FM106.1)
* 哥打巴鲁 (FM105.7)
* 槟城 (101.3)
* 吉打 (FM101.3)
* 玻璃市 (FM101.3)
* 柔佛 (FM100.4)
* 马六甲 (FM100.4)
* 山打根 (FM95.1)
* 怡保/霹雳 (FM92.1)
* 亚庇 (FM91.9)
* 吉兰丹 (FM91.6)
* 古晋 (FM90.7)
* 瓜拉登嘉楼 (FM90.5)
* 雪兰莪 (FM89.3)
* 森美兰 (FM89.7)
* 吉隆坡 (FM89.3)


(资料转载自部落格聯播陣線)

Thursday, November 05, 2009

只有耳朵的朋友




很想要一个这样的朋友,每每想找人说说话的时候他都能够借出一双耳朵给我。
很想要一个这样的朋友,我的灵感天马行空的时候不会说些现实的话把我击下。

如果真的有这样的朋友,多好~!


rachel 碎碎念
夜疯狂
[ 我的脑海就像是一片神秘的深蓝色海洋,跳跃出海面上的灵感被我手上的圆珠笔捕捉起来,哪怕只是零零散散的碎片也好,全部都一一记录下来... ]



Tuesday, November 03, 2009

季候鸟,你不要爱上冬天



住在南马的男人告诉我,他那里的天气很热,我说我这里每天午后几乎都下雨,你不如搬来这里住吧~

南马的男人说我的提议不错,在两座城市之间来回,永远碰上自己喜欢的天气。

我说,就像季候鸟那样,当北方的冬天来临,季候鸟必须往南方迁移,找寻温暖的地方渡过冬天。

今天,我才对一个男人说,你是痴,不是笨。

他正被他喜欢的女人伤害着,对方对他的在乎有多少,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季候鸟不能爱上冬天,那叫[自取灭亡]。

冷冷的气候总是叫人容易感性起来,是不是也容易叫人堕入爱情陷阱我就不清楚,跟我住在同一座城市的男人说,今夜的凉感觉很秋天。

我望着他,我说,你知道我现在最想要什么吗?

回家,把电脑和笔记本什么的,还有前几天买给自己的一包干杏子统统搬上床,赖在软软的枕头堆里,听歌、写文章、喝红酒,掏一颗黄澄澄的干杏子抛进嘴里,外面的雨下得再大也与我无关。

今晚的雨水来势汹汹,同一座城市里,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就分别碰上一场大雨,我人嘛~是湿了一半回家。


rachel 说雨的文章:

老天爷,拜托你不要再伤风了
[ 老天爷近来很喜欢在傍晚下雨,早上热下午冷的天气搞到人家的神经线也不懂是要膨胀好还是收缩好?膨膨缩缩傻傻分不清楚的结果就是害到我昨天闹头痛了... ]

被雨神眷顾的城市

[ 今天傍晚接近下班时间,从窗外洒进办公室的阳光一度让我误以为是雨停了,同事在一旁很泄气的说,是太阳雨啦~!... ]

雨意绵绵

[ 我喜欢细细的雨丝,从天空徐徐飘下,落在皮肤上很舒服,像柔软的羽毛。
朋友告诉我这样的雨令他想起日本的梅雨季节,细雨纷飞一整天.... ]

Monday, November 02, 2009

Sunday, November 01, 2009

十月芝麻小事


十月,在 Tesco 买到了便宜的葡萄,乘口欲还没战胜理智之前,先给它来张沙龙照,粒粒圆的果实看起来是那么好吃。

吃了才知道是个陷阱,嘴唇感觉痒痒的,我盯着没有瑕疵的外皮,脑子闪过两个字 - 农药。

一个闲逛 One Utama 的晚上,在 Jusco 买到便宜30%的起司蛋糕,省下了三零吉又二十五分。

一个长长的午觉睡醒,给自己切了一块起司蛋糕,样子有点难看,不管了,吃了算。

味道普通,有点失望,这个起司蛋糕是第一次买,也会是最后一次吃。

Kancil 仔美美地回到我身边,修理费花了将近四百大元,撞我车的女律师说到做到,每一分钱都是她付。

她说她破财挡灾,我说我遇到了贵人你。

现在,修过的那部份比原来的还要闪亮,Kancil 仔的右脸看起来比左脸更有保养。

如果不是要等银行开门,投诉他们的 Cash Deposit Machine “吃”掉了我的钱,在一个需要上班的早上,我根本不会踏入 Old Town Kopitiam。

它的连锁店开了一家又一家,我可是现在才第一次光顾,原因是它最靠近我在等开门的银行。

左看右看捧上来的两块面包,份量比起餐牌上的照片显示要小得多,一笑,人家是做生意的嘛~没办法,我对这类型的“改良式”咖啡店还是存有小偏见。

剪短的头发还不到两个月,已经可以扎小马尾。

原本打算等过了十一月的第一个星期才去修剪乱乱的头发,在一个周末的早上醒来,拿起手机联络了相熟的理发师。

十月,我发现自己爱上了短发的精简。
十月,一星期七天的三天给了肚皮舞。
十月,我的半颗心一路平安回到老家。


跟《十月芝麻小事》有关系的文章:

盛装在咖啡杯里的回忆
[... 近些年来,那些把老式咖啡店重新包装,然后以连锁店的方式出击市场的新形象咖啡店,像雨后春笋般地林立在城市里的多个角落,在努力迎合新一代口味的同时,也企图唤起老一代的回忆 ... ]

Kancil 仔,对不起
[... 人没事,倒是我的 Kancil 仔有事,当场看着它受伤的部分,我的眼泪都“ 冒”出来了... ]

下次见到我,请别惊讶
[ ... 我剪掉了一地不再被留恋的三千丝,向长达十四年的长发情结说道别... ]

疗伤的食物
[ ...他说伤心时倒不会想要去吃什么。他会选择去运动让自己的身体累下来,要是还不够累的话就补上一“枪”,让自己完全精疲力尽,累了好睡觉,累了不用去想伤心的事... ]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 ...我一半的心,悬挂在距离黑白城市,从 Google Earth 计算飞越南中国海一千两百公里外的地方... ]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