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5, 2009

如果肚皮舞是禁果....

跟朋友聊天,一时快语说错话闹了笑话,两人对笑得天翻地覆,笑着笑着..... 眼角飚出泪水,心底突然冒出想要大哭一场的冲动,我赶紧掏出纸巾,嘴里假装说,“哎哟~笑死我了。”

那是上个星期的事了,今晚,同样的感觉又回来了。

这一次,没有说错话的笑料,这一次,只有自己一人。

今晚一小时的肚皮舞课,感觉好长,时间一直走得很慢。

今晚学习的新动作 : 用脚尖站立,反复交换踢脚。下腹在右脚踢向前时收缩,然后在左脚往后踢时腹放,同时间保持着 shimmy。

老师一个一个学生的看,轮到我,她还记得我的脚受伤的事, “Flatfoot.”,她叮咛我。

Dancemate Peggy 看见我半途中穿上脚套,叫我 stop,"Not worth it."她说。

我无法长时间用脚尖站立,那该死的左脚丫关节处,隐隐的痛又回来了。

第一次,面对肚皮舞,我胆怯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