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02, 2010

我们依然会笑着过

是夜,躺在离家三百多公里外的床上,看着天花板上孤单的日光灯管,从白天在工作时就开始的头痛,一直持续到晚上,持续到我非逼得自己累得不可才爬上床去睡觉,头还在疼。

我无法想像家里的情况有多遭,有多乱,有多坏,表妹告诉我,家中的任何一个角落都被搜过,翻查过,破门而入的“禽兽”是抱着要把我们家洗劫一空的狠。

晚上弟弟再打电话来,我房间里散落一地的东西他全都帮我塞回柜子里去,我自己回去时再仔细收拾,我听得见电话里头的另一端藏着哭过的咽哽,事发之后妈妈去报警,他独自守着我们的家,面对着眼前的一片凌乱。

这叫[人生],这叫[无常],我们的成长都是在心被撕裂过,流血了,愈合了,再受伤而累积起来,年纪渐大,也渐懂得什么叫[冷眼看人生],这些年,你都被环境逼着迅速成长。

我的眼泪卡在眼眶,再多安慰的话也弥补不了妈妈受伤的心,也不敢在电话中问太多,那些她今生再也不可能买得回来的金首饰,小时候我们的生活再难再穷,妈妈的双手撑起一头家,我都没听见她叫过一声苦,这次也一样。

这个新年,是难过了,但是我们依然会笑着过,这就是[人生],这就是[无常]。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