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30, 2010

Beauty and the Beast



一个朋友说起了这部童话片,我乘工作间没那么忙的时候 youtube 了一下,再重温让我看得感动的片段。

这是第一次在 youtube 看见它的舞台剧,好好看,喜欢那个美女的角色,她的棕色头发好美~笑容很甜。

卡通版的话我最喜欢那对母子茶壶,真是一对活宝哦~

Wednesday, April 28, 2010

今晚的月柔似水

Align Right

今晚看见平时很少打开的窗户,由外透着一团柔柔的光进来,顺手把窗打开,看见了高挂在漆黑天空里的月娘。

我除了爱看蓝天和白云,皎洁的圆月也是我最喜欢的,柔和的月光洒在身上,如母亲般的慈爱能量,很舒服。

今晚的月亮,让我突然很想家,刚来黑白城市的时候,异乡的月光最能唤起我回老家去的欲望,想念以前的乡下,跟姐妹们在月光下深谈,谈学业,谈梦想,谈期盼的爱情.…..

月亮属于感性,很容易唤起我的情愁,尤其对老家,对喜欢的人,心底的深处。

今晚想起了熊天平的 Mr. Moon,还记得歌唱开始前的那小段独白,我很爱。

Mr Moon,请你告诉他,我把最真的给他。


相关文章:
I Love U
今晚出奇的好想念月光。
多久没有和朋友在月光下彻夜深谈?
多久没有赤着脚睬在绿绿的草原上?
多久没有踩浪花了?

Tuesday, April 27, 2010

恋爱背包




朋友Alfred介绍我看一套旧电影《Up in the air》,电影里的男主角说了一句我很爱的对白:“Your relationship is the heavier component in your life”,最喜欢听男主角的[ 背包论],他对着一班人发表演说的那部份,是我重复看最多次的,上个星期还“现学现卖”。

公司里的一个女同事告诉我,她的姐妹向她哭诉说男朋友没有那种“身为情侣应有的态度”,人还是像以前“一支公”的时候,对女朋友没有那种难分难舍的依恋。

同事的姐妹比她的男朋友大六年,这还是男的第一次恋爱。

同事问我,如果你的男友出国去玩,临上机前要是没有拨电话给你,你会不会生气?而且还是刚开始在一起的那种哦~不是应该很甜蜜的吗?

我想了想,不会,如果出发前已经交待过了,我不会生气。

少女时代的我或许很会对伴侣的态度“鸡蛋挑骨头”,现在人都中女啦~感情上的细节,自己可能也做不好,但求不会把最爱自己的人伤得最深,已经足够。

我告诉同事,假设每个人都有一个背包,每个人的背包里装的东西都不会一样,或许那个男的背包里就偏偏少了你的姐妹要的那样东西,她可以选择直接的,干脆的把自己对男朋友的期望和要求放进他的背包里去,不过呢~男的受不受得了那个重量,是另一回事。

“Your relationship is the heavier component in your life” (一笑)

Sunday, April 25, 2010

狂蜂狂蜂不要来~

给自己换了一个新形象,浪蝶倒是没吸引到半只,却引来了狂蜂,还好只是一只狂蜂。

请问天下还有那位曾被蜜蜂叮过脚板的?请举脚~!

还好只是小蜜蜂,但也够我痛了T_T,痛到整个人当时蹲了下去,还得忍着痛把刺拔掉....

昨晚用棉花沾化妆水敷着,凉快凉快~~~~

被“吻”的地方只是红红一块,没有肿,不过用手指去压的话会痛。

我的脚怎么那么多事~?!

Saturday, April 24, 2010

新的 Rachel



今天。。不让自己有犹豫的一秒钟。。只想给自己一个pamper。。让自己快乐起来

一样还是短发。。不过是一头褐色的短发

洗发。。剪发。。染发。。再洗发。。护发。。吹发

灿热的阳光底下走进去。。黄昏天色才走回出来

原来。。美丽的代价。。是要以生命的时间来换取

相关文章:
下次见到我,请别惊讶

Thursday, April 22, 2010

随想0422 - 你说




要多少的眼泪,才是在乎?
要多少的勇气,才叫坚强?
要多少的无情,才算残酷?



Wednesday, April 21, 2010

下一站会否是终点?



坐在 Border书局的角落看‘霸王书’,离我坐的椅子大概十步远的书架后面有个小男生在讲手机,这本来是很平常的一件事,却因为小男生说话的哽咽语气吸引了我的耳朵。

[我还小,等我以后有能力买屋子….. ] 小男生说的是华语。

[我才刚来KL,什么都没有….你跟他说,给我一点时间… ]

我不知道电话的另一边是小男生的什么人?小男生的泪流又是为了什么,我当然也不知道。

我假装不经意地抬头张望,小男生的年纪应该比我弟弟小一些,跟我弟弟一样长得高瘦,戴着鸭舌帽,圆领T-shirt和及膝短裤,他的哽咽听在我心里有点疼。

我们曾经也是小男生小女生,在青涩岁月里也有过对前途茫茫的彷徨,, 很多东西都还没有定数,多么希望自己快点长大,走出家门去追寻梦想,然后很多事情可以自己做主。

等到长大了,经历了太多,我们又希望可以回到从前,变成小男生小女生,有大人可以倚靠。


Tuesday, April 20, 2010

去拜访郑和


回老家去清明的第二天,我驾着弟弟的车延着 Bayan Lepas 长长的海岸线跑,左手边是美得蔚蓝的大海,海水正涨潮,海浪一波又一波拍打着岸边的石头。

经过工厂区,来到 Batu Maung 的十字路口处左转,然后再转进左手边的渔港口,那里就是我要去的地方 –郑和三保宫


郑和三保宫的入口

这不是我第一次去拜访郑和爷爷,不过倒是第一次独个儿驾车去 Batu Maung,我一贯的作风,先是走错一段冤枉路,然后才会找到目的地。


庙里供奉的郑和石像,还有门口前那个被围起来的石井,就是传说中郑和爷爷的大脚印在里面~!

据说海的对面有一个岛,郑和爷爷的另一个脚印就在那里,这到底是不是真的我就不懂了 ,我连从哪里听说回来的自己也忘了,呵呵~




郑和爷爷常年看着这片大海,保佑着依靠大海为生的人们,那里有很多停泊的渔船,平静的海面,加上蓝天和白云,景色美得像一幅画。





那天太阳很猛,我人在太阳底下晒了一个小时多,站在木桥头,高举着双手,仰着头闭上眼,尽情地享受海风抚摸,代价是双臂都被烤红了,我不管,最爱老家的蓝天和白云,天下最美。



晒够了太阳,拍够了照片,回头一看,才发现郑和爷爷的庙好远哦~歪歪斜斜的木桥看起来很不安全,自己刚才是怎么走过来的?

开始感到脚软,还要走回去~>_<

家,是那个可以翘着脚,不必顾仪态大口大口地吃饭,走进厨房就知道在那里可以摸到糖米油盐的地方。

你说,我怎能不爱?

Saturday, April 17, 2010

婚?昏?

假设 [结婚] 这个词是餐牌上的一道菜,客人进来坐下,拿起餐牌看,对待者说哦~原来你们也有这道菜,待者以为客人接下来要说的就是,那就要一份这个,其实客人心里早已决定了要吃别的。

四月回老家去清明的时候,在家附近遇见了童年玩伴的妈妈,还是她老人家先叫住我,真的很不好意思,我习惯走路的时候目不斜视,一付活在自己空间里的样子,就像在月光下走路的人,只看得见自己眼前的几步路风景。

老妈妈说好久好久没看见我了,笑问我结婚了没有 ?

我说还没有。

老妈妈说我结婚的话一定要派喜帖到他们家,她的女儿多年前外嫁到另一座城市去,也都常问起我怎么样了?

每每回老家我要么不是足不出户,不然就是溜到海边去晒太阳,要被老街坊碰上的几率很低。

老妈妈说起自己的女儿,我的童年玩伴 – 枝,她老人家满脸愁容,女儿结婚后帮丈夫打理生意,两公婆日见夜见难免容易产生摩擦,老妈妈说宁愿女儿自己在外打一份工,不用看老公的脸色,无奈长期饭票不允许老婆出外工作。

我笑安慰老妈妈,做老公的可能担心美娇妻出外工作会引来狂风浪蝶。

其实遇见 ‘click’ 得来的男人,我还是会有想婚(昏)的念头,只是心里面以前一直想要的东西,现在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再那么重要了。

认识一个人越久,越熟悉那个人,想婚(昏)的念头就会越淡,不是那个人不够好,已故台湾女作家三毛在她的家书说过,[ 我很怕结婚后进入另一个别人的大家庭。]

假如 [结婚] 真的是餐牌上的一道菜,就算它是唯一可选的主菜,我还是可以选择只要前菜和甜品,餐厅总不能因为我这个客人不安规矩吃饭就把我赶出去吧~


Friday, April 16, 2010

认识你,在很久很久以前

张小娴的散文集 《我爱过,所以我活过》,我特别喜欢那篇《我们在彼此生命里轮回过》的一段句子,把它抄了下来:
佛经说,过去、现在、未来不断相续轮回,形成三千大千世界。今天的我和今天的你,都从过去来。没有那时的你,也没有现在的我,没有当时的我,也没有现在的你,我们早已经在彼此生命里轮回过。这样的因缘,虽然只有一生那么短暂,却要有前几世两个孤单漂泊的灵魂各自修成的果?又要有未来几世我们相见却不相识,只能是陌路的代价?

相关文章:
从书展带回来的新书
[ ... 我喜欢张小娴的文字,尤其是她的散文,文字间夹着淡淡的哀愁,她对情情爱爱一笔见血的锐利,让我读得过瘾, 共鸣之处,会让我偷偷在心里叫好,会不自觉对自己说,对呀~就是这样子呀~我曾经就是这样子的傻过... ]

Thursday, April 15, 2010

宁静夜,我却睡不着

今晚应该是好睡的,可是我无法成眠。

刚才出外晚餐之后,Kancil 仔很不听话,一启动引擎它就吱吱吱地响,又是换零件的时刻到了。

我这个 Kancil 仔主人可以一餐两餐不吃没关系,可是 Kancil 仔可不行,我不喂它吃油,它肯动才怪。

打电话问人是怎么一回事?朋友说是 belting 问题,车子还是可以驾,不会有事,明天赶快送厂就行了。

我还是有点怕,那些像电影Final Destination 的无厘头死翘翘画面已经先跑出来自己吓自己了,没头没脑干脆把 Kancil 仔继续留在那里,反正就在公司附近,那里有店屋还有公寓,停放的车辆也多,我固定光顾的修车店也在那里,今晚先搭 taxi 回家,明天到回来上班时直接把车子驾过去就行了。

之后有个坏心眼的吓唬我说明天我的车子要是不见了,还说什么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只要我的车有买保险就行啦~!

坏心眼的家伙现在应该是好梦连连,已经睡到荷兰去了,我现在却是心挂挂,不能睡.....T_T

露宿街头的 Kancil 仔 (是啦~是我害你的啦~),你一定要争气挨到明天呀~

近来好像特别多事,我已经很乐观看待了,妈妈说她之前去问神“查家门”,算命的说我们家今年的运程没有很坏呀~怎么才一过完年我就接二连三的出事?

我说算命的说得对,我中 Dengue 没有进医院,滑到撞到脚骨又没折掉,人躺在玻璃雨中没有破相,就连车子要闹脾气都选在公司附近,还很体贴地等主人吃饱了才闹,我就算要走路回家只不过是三公里多一点点.... 真的没有很坏,唯一最坏的就是落井下石的朋友,害我今晚失眠。

(远水,你害我失眠的这笔帐我会记住。)


Tuesday, April 13, 2010

重遇很'Focus'的男人

认识他,我十九岁,刚从中学出来社会,在相片店打临时工等SPM成绩放榜。

而他,刚从学院毕业,驾着一辆老爷车,在代理机械设计软件的公司当初级工程师。

我工作的相片店有提供文件复印服务,有时候他来复印什么的,我把复印好的文件交回给他,他总会有意无意说我好像少印了这个那个,不过最后都他自己弄错,那时我很讨厌他。

我也忘了,之后怎么答应跟自己讨厌的人出去,那一次,他告诉我,他给自己五年,要换一辆车,要当上Manager。

SPM成绩放榜之后,我继续我的风花雪月,我和他没有再保持联络。

五年后,我阴差阳错去了他工作的公司上班,而他就是面试我的那个人,我变成了他的下属,他是我的上司,他的老爷车变成了国产车Wira,我还记得颜色是青色。

跟他做同事三年,他说以后要有自己的公司,要有自己的双层屋子,家里要安一个小酒吧。

他结婚的时候,我已去了黑白城市继续学业,他的太太,是我所唯一见过他带在身边,向人介绍是“女朋友”的女人,他的新家,我去看了,雪亮的玻璃酒杯高高倒挂在酒吧架子上。

结婚前他跟朋友去了泰国背包旅行十一天,做为告别王老五生涯的最后疯狂,十多天没洗澡,挤巴士搭火车,从曼谷往上走,深入山区。

八年后,我们再重逢,他已是个半上岸的成功人士,家庭和事业都兼顾得很好,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小孩也都开始上学了,我依然两袖清风。

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写下这个男人,这样的男人最有魅力,说到做好,规划了自己想要的人生蓝图,朝目标勇往直前,经过风风雨雨,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彩虹。


Monday, April 12, 2010

一只猫



他说这是他无意间发现。。觉得适合我。。就当着手信带回来了

。。不会是带一只猫回来给我吧。。我问

他说。。是很多只猫

结果我还是猜对了。。是不?。。这个猫咪手工书签就叫做[一只猫]啊

游览了[一只猫]的部落格。。主人啊兜是个手作达人

她的本子啊绘本啊。。里面好趣怪可爱的小黑猫。。它要是跑到现实里来。。我跟你说它肯定很皮。。

这个小礼送到我心里去了。。谢谢



Sunday, April 11, 2010

蓝天依旧,人已不在




今年是外婆走后的第一次扫墓,也是我离开老家多年以后,第一次回去清明。

凉习习的清晨,天还没亮,由弟弟驾车,我陪在旁边,这是距离将近二十年以后,走同样的路,不同的是,路的尽头,外公和外婆已相聚,永远长眠一起。

站在外公外婆的墓碑前,感觉跟他们是那么的靠近,其实却是相隔很远,没能再握一次,您的手,没能再吻一次,您的额头,六尺深的黄土,隔开了生与死。





那天的天空很晴朗,云不是一般,天上有只凤凰骄傲地伸展着它美丽的翅膀,我想起外婆的名字里就有一只[凤]。

我知道,您一直都在天上看着我们,保佑着我们大家。



Friday, April 09, 2010

Ferrero Rocher。我爱



撕开金色封条。。掀起盖子。。巧克力香就扑鼻而来。。我深深吸一口气。。陶醉

拍了照。。忍不住吃了一。。。。。。四颗

小金球。。我爱的巧克力之一

我说。。巧克力不能一次多吃。。也不能吃得太频密。。不然对它免疫了。。就没了感动

就像男人宠爱女人。。要懂得适可而止。。不然是自找苦吃

Thursday, April 08, 2010

给男人的话:当你约女人吃饭...

男人,当你约一个女人见面吃晚餐,她说这个星期比较忙,不如下个星期吧~

请不要笨笨的问 why so busy this week cant even let me date u?

因为找她吃饭的男人不止你一个,她“大姨妈”报到很懒出门,她只是在婉转地拒绝你,不想令你难堪,你无法引起她想见你的兴趣,所以她真的很“忙”~!

还有,请不要假装东敲西打试探还有没有机会,然后补上一句,开玩笑啦~我知道你很忙。

我跟你说,你会连最后的0.000001% 的机会都失去。

Wednesday, April 07, 2010

祸不单行

四月二回老家之前,我都很小心不让自己再有“挂彩”,我知道我人是必须健健康康地回去站在父母亲的面前,没想到回家的第一晚还是出事了,真是应了那句成语 - 祸不单行。

其实是自己活该,一心只顾着走快一点去厨房关上瓦斯炉的火,炉上烧滚的水壶叫得我心慌慌,没留神一脚踩在靠着厨房门边的湿地拖,整个人就向前滑了出去,“碰”一声响撞在雪柜,接下来的画面是妈妈惊叫我的名字,我人仰天摊在地上。

妈妈冲上前来不停问我伤了那里?脚有没有折到?头有没有摔到?

我翻身抱着右脚,说现在只有右脚最痛,您让我躺一下就好,还不忘开玩笑说如果还有伤着其他的话,明天那里有痛就懂啦~

可怜无辜受我两脚“佛山无影脚”的雪柜倾斜了一边,摇摇欲坠的时候幸好被妈妈扶住了,不然我人是在雪柜下面。

好在当时弟弟在家,他帮忙妈妈把雪柜扶正原位,不过放在雪柜顶上的东西就难逃一劫,哗啦哗啦全朝我身上洒下来。

我人赶快弹起来,那时已经忘了痛,一地上的玻璃碎,散落到处的五颜六色软软 jelly 球,一株绿色植物可怜巴巴地躺在地上,还有杂物,笔啦~药丸啦~梳子啦~假花啦~假水果啦~全都散得一地开花,当时的场面很壮观。

爸爸下班回来,我请他老人家看看雪柜顶上的有什么不同?

他老人家问,怎么好像很‘空’了?

我很得意地向他展示我的右脚,幸好没有被骂,倒是妈妈被老爸唠叨了几句,说湿地拖怎么可以随处放?

这么一滑,才刚复原的左脚丫又被拉伤了,右脚的伤口处淤青一块,不能用药油“推”,因为皮肤擦损了,只能轻轻搽上,哪里知道皮肤竟然对中国老药油产生敏感,红了一片,痒得很,我只好自嘲自己是小姐皮肤,矜贵,矜贵。T_T


Tuesday, April 06, 2010

三月。芝麻小事

买了一条 Zara Basic 红色低胸背心,Zara 这个系列的背心一直是我的最爱,喜欢他们的裁剪,容易让人穿得好看。

大减价要是幸运的话,可以捡到便宜货, 一条才马币 RM19.90。

做了点小修改,把肩带缩短了半寸左右,这样子就刚好贴身,不会太低胸,不怕走光。

买了一个月就只穿过一次, 之后人就病了,很久。

朋友恩带我去看跌打师傅,他说他以前从家里的楼梯失足跌下扭伤脚,也是给这位师傅治好的。

[不骗你,] 他一脸认真,[ 我的表哥踢足球受了伤也是来给他看,很有效,我才给他看一次就 ok了,最重要是把错跑出来的筋扭回原位,不然就算包扎多少次药都没用。]

我战战兢兢地把左脚丫交到师傅的手里,还来不及有什么心理准备,师傅就把我的左脚丫像搓面团那样扭左扭右,左边甩两下,右边捏两下,我痛到不停的笑,笑到连坐都坐不直,不懂师傅会不会以为来了个神经病。

治疗完毕,我用手机拍下自己脚,对恩说经过刚才的一番折磨,原来我的脚还在,谢天谢地。

恩在一旁对我傻笑,或许他也以为自己带了个神经病出来。


这杯热可可,是我被医生判了得骨痛热症前的最后味蕾记忆。

热可可我一样还是爱,只是以后想起它,画面肯定会多了那段病得要死不死的日子。

医生说我 lucky,休息了六天就可以回去上班,通常骨痛热症的病患需要最少十天的病假。

我说我要是 MC 十天,我回去上班的第一天就会立刻回来看您,那时候不是被蚊子害病,是被堆山的工作量压垮。

现在才想起,身体开始出现骨痛热症的征兆是三八妇女节那天开始,直到过了十天左右才知道是 Dengue,人没剩下半条命已经很幸运。

是自己粗心,没有更详细地告知医生那些莫名出现在身上的状况,鼻腔里有凝结的血块,牙龈容易出血,腹部无言无故的绞痛 .....




回去上班的第二天,傍晚下起了大雨,接我下班的人陪我躲进了久违的 SuChan,最后一块 Tiramisu 正好被我要了。

不开心的时候,我会想吃蛋糕,狠狠地病了一场之后,更想念幸福的味道。

临走前,他再确定问我一次,真的不要外带一块蛋糕回家?

回去上班的第一天,老板娘说 Rachel you loose weight a lot,最后一次去给医生检查,她也说 so skinny。

可是,我真的不觉得自己瘦了几斤~~

三月的最后一个上班日突然很想吃鱼生便当,驱车去了 Jusco,刚好就是剩下那么一个,不是我的还会是谁的,当然买了。

太久没吃到鱼,会周身不自在,自认有点猫的个性。




Thursday, April 01, 2010

一个愚人节的真实笑话

今天早上一位同事的车在上班途中抛锚,她打电话向老公求救,结果她的 honey 说:

[ 你别骗我,今天是愚人节。]

笑话的结局,不懂她之后又是如何启动到车子,然后一路慢慢地驾到公司附近的修车行去,她的老公才相信。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