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8, 2010

奢华的一夜


那一晚,我仿佛走入了日本漫画的寿司世界,第一次坐在 Sushi Bar,被寿司师傅很用心地招待 ,每一口吃进嘴里的料理,都是美味极品。

这家日本料理店是朋友Sang带我去的,坐落于 Jalan Sultan Ismail 的 Munakata,在大马已有27年的营业历史。

店里坐镇的寿司师傅 – Akira Yonomoto,目前在 Munakata 服务了5年。那晚我看着他站在 Sushi Bar 里认真地为我们准备每一道料理,很能感受到他对食物搭配的用心,对工作的热诚。




Akira 桑连续送上好几份免费料理给我们,他说两年没见到 Sang,今晚老朋友重逢,格外开心。

Sang 私下开玩笑告诉我,今晚 Akira桑可是帮他的老板倒贴。

Sang 知道我爱吃三文鱼,他自己却是不吃的,他吩咐 Akira 桑切一份三文鱼片给我,Akira 桑送上来自挪威的三文鱼片,那肚子部分的脂肪,入口的鲜,让我陶醉。

Akira 桑看我一脸富足的表情,很满意地笑了。


这是sang的绿茶饭,他捞了一大把生鱼卵混进饭里,豪华得很。


我对 Akira 桑说,我想吃寿司,可是不懂要点什么,您可不可以介绍?

Akira 桑问我,你什么都吃吗?

我勇敢地点头,说除了牛肉之外,心想就算日本料理再古怪再另类,也不会比中华饮食里有内脏把我吓跑,只要捧上来的食物不会太古怪,我很肯定自己是个不会难侍候的客人,呵呵~


我是个怪胎,吃东西的时候会习惯性地先闻一下(有时候是偷偷的啦~),过不了我鼻子那一关的气味,想必在味道已经让我先扣分。

也因为这样,臭豆腐至今不管人家说多么的好吃,我还是无动于衷。


那晚 Akira 桑为我送上来的寿司,我的评价是色香味全。

其中最令我难忘的是鱼卵寿司,我要了两份呢~一口把寿司放进嘴里,用舌头把鱼卵顶在口腔上鄂,压爆,卵的鲜度,是我从来没吃到过。


那晚原本我想要喝《松竹梅》,我不懂得说,就把存在手机的照片给Akira 桑看,他把餐厅经理叫来,经理说没有《松竹梅》,另外介绍我其他的 Sake。

我说我要顺喉的哦~经理捧来两瓶 Sake 让我选,我凭直觉要了这个 - 京の泉,这可是我今年喝到的第一瓶 Sake噢~还不错~!

我对好酒的定义有自己的一套:必须是喝得顺,不烫喉,就算不小心喝多了,醉气上升也是柔顺的,就是好酒。

Sang要了热绿茶,但也陪我喝,两人吃吃喝喝谈谈笑笑,也跟 Akira 桑哈啦聊天,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

一顿饭、两个人、吃了将近三个小时,花了四张绿绿的钞票….

Sang 问,这顿饭还可以吗?

我答,不是还可以,是很好。

这是我吃过,最好最满意最美味的日本料理,我还记得我对Akira 桑说,很有幸福的味道。

一顿人间美味吃完,让我最怀念,最挥之不去的却是那粒日本番茄的原始美味。



我写关于《松竹梅》的文章

[ 初见“松竹梅”,我把它念成杠竹梅;
初尝“松竹梅”,我以为此酒是梅酒。

此“松竹梅”不是日本庭园里的植物: 松、竹和梅;
此“松竹梅”是用伏水和日本米酿制而成的清酒。]


7 comments:

  1. 哇,看的我口水猛流~~
    这一餐耗了多少银两?

    ReplyDelete
  2. 大概RM430++,要多谢朋友慷慨请客,呵呵~

    ReplyDelete
  3. 看起來真的很好吃的樣子,這種高階的日本料理是這樣的價錢的。若是我要本傑明請我,大概他要為錢包穿洞心痛很久咧~

    ReplyDelete
  4. 我也闻食物耶~ 无味的都先打一个大折扣!

    ReplyDelete
  5. jane,
    呵呵~这一餐会要了我一个月的吃饭钱,很感谢那位掏腰包请我吃饭的朋友。

    * * *

    youzi~~~~
    好yeah~我们都是同类~!!

    ReplyDelete
  6. 我是很光明正大的先闻后吃。对臭豆腐完全没有兴趣。

    ReplyDelete
  7. 呵呵~女人总得照顾仪态呀~

    ReplyDelete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