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1, 2010

给关心我的人

失去知觉的身体今天才开始有了“活”回来的感觉,懂得肚子饿了,懂得去厕所了,也懂得跟人笑了。

难过的是间接连累了一些知情的朋友们,都在担心着我。

昨天逃开把自己关了一整天的屋子,两天没有热的食物暖肚,感觉就像得了 Dengue 的那一次,整个人虚脱无力。

那场战,我赌运气站在自己这一边,更是提醒自己的意志力要坚强,我熬过来了。

这一次,我无法逞强,只能向人求助。

看不过眼的朋友以念力把我身上的负能量转移了去他身上,试图帮我减轻一些心理负担。

他说,他感受到的是思绪不能集中,整个人像似被种种画面包围着,很多稀声细语环绕,像似被窃听,压迫感非常重,感觉到我的绝望,放弃,害怕... 好挣扎.. 好怕闭上眼,更怕睁开眼。

他说,心跳得有点负荷不了,真不懂我是怎么一个人熬过那两天。

我苦笑,我现在还会心悸和手抖呢~小腿肚的寒气已经没了,在帮我消化着那负能量的人,我对他万般歉意,是我自己该死。

谢谢你们,最让我忍不住落泪的,是在收到你们的短讯提醒我要记得吃东西,可是我真的没法开怀吃下一口饭,星期四晚那个晚餐,是我最后的味蕾记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