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12, 2010

说梦 - 问世间情为何物?


凌晨4点06分,我从梦中醒来,躺在黑暗中听天花板风扇旋转的声音,房间里不懂那一个角落,好像有个塑料袋被吹得翻动,一直发出断断续续的沙声。

那是一个很奇特的梦,我拿起习惯在夜间睡觉时,会放在身边的遥控器亮起房间的灯,打开放在床头边的笔记本,写下那个梦。

。。。。。。

深山林间,有一个用木板搭成的大平台立在丛林之间,平台上放了好多大大小小,高矮不一的土坛子。

每个土坛子的口都被一块小黄布盖上,用如麻绳般粗,但是却像丝般滑亮的粗绳子绑住一圈固定黄布,绳子上系了一些雪白的珍珠串,很美丽。

那个场景看起来像是什么法会之类的仪式,我是其中一个信徒。

我的手机突然响起,收到一个很久没联络的女性朋友的简讯,简讯开端的第一行字是 :[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下一句我忘了)]

简讯接下来的内容是说要请五个宝瓶(就是那些放在平台上的土坛子),朋友说只要我告诉师父是要请给狐仙的,她就懂了。

我把手机简讯拿给师父看,师父只看一眼就好像立刻知道对方是谁,要我问送去那里?

[ 如果远过日本,两天以上的路程,肯定完蛋,我知道他有一个转站港口在东京。] 师父说。

师父是个皮肤白皙的女人,黑色的长发盘起梳成一个髻,穿着黑色的中国唐山装,胸前一排的中国结扣子是红色的,腰间系了一条黑色带子。

师父说:[ 这些是狐仙宝瓶,如果送的路途遥远,尤其是在海上,狐仙很快会把供奉的菜饭“闻”遍,在吃喝供应不足的情况下,有些狐仙会在大明王的指示下投胎为人,当狐仙一离开宝瓶,写在土坛子外面的朱砂经文就会转成白色。]

师父继续说:[ 大多数狐仙宁可放弃修炼千年的仙躯转世为凡人,只为可以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师父说完,我赶快致电朋友,可是播通了两次都没有人接,我有点急了。

大白天下,阳光透过丛林树叶的逢间洒在师父的脸上,我仿佛看见师父的侧脸,有那么一霎那,变得好艳丽,凤眼、尖鼻子...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