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30, 2010

又是一个雨的星期六


睁开眼,小闹钟指着早上5点半,距离调好的起床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又是一个翻翻腾腾,睡不稳的夜。

右下腹的肌肉隐隐作痛,都几天了,睡觉时躺向左也不是,躺向右更痛,卧着也不行,只能仰躺,呼吸稍微拉深一点也会小疼。

爬起床摸些有的没的,开灯关灯,走去阳台,看着还没亮的天空,前天傍晚的晚霞特别艳丽,一抹殷红如少女喝醉的脸颊,记得才回到公寓楼下,天空立刻换上了另一片颜色,那时才不过傍晚7点,周围都暗黑了下来。

昨夜10点过后刮起一场大风,公寓里楼上楼下,传来好几声“砰”,不懂是谁家的门被风刮了一巴掌,风起之后有没有下雨我就不知道了,那时候已经累得睡着。

忘了自己在阳台站了多久,等到再爬回床上,听见外面开始下起雨来,天空变脸的速度果然跟女人翻脸一样快。

再睁开眼,天亮了,外面依然下雨,硬逼自己出门去吃早餐,不想呆躺着饱受腹部折磨的痛,躲进了城市里另一个我熟悉的角落吃 Nasi Lemak,手袋里带着《礼拜三的糕饼课》。



发现 《礼拜三的糕饼课》 跟 “雨” 很有缘,“雨” 的本身就是一种思念,《礼拜三的糕饼课》 今天说的故事是相思福连塔(Red Beans Flan),一个不停写信交笔友的女生,笔名[红豆新娘],她要找寻失去联络,身上带着粉粉的红豆甜味的小学同学。

他答应过她,要是以后她嫁不出去,他愿意娶她做新娘。

鹿儿的世界开始步入夏天,她强烈思念着曾经和糕饼师一起去度假的海边,她的肚子里开始孕育了一个小生命。

我的世界雨季才刚开始,早上如常做早操,一时兴起摇呼啦圈,笨拙地拉伤了自己的腹部肌肉,可能太久没扭腰,现在每晚睡觉都是苦差。

如果你问我,什么是真爱?

此时此刻,我的答案是:真爱是我的右手牵着你的左手。有一天,我的右手会牵着一只小手,小手主人的另一只小手,会牵着你的左手。

《礼拜三的糕饼课》相关文章:
心暖的雨天
[星期六,午后3点,天空下起好大的风雨,我走进常光顾的印尼小吃店,点了两样吃的,一样喝的,坐下开始我的第一堂《礼拜三的糕饼课》,一本充满奶油香的书。]

3 comments: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