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7, 2010

梦。前世(2)

梦里的我没有父母,是个孤儿,年纪大约十六、七岁,跟着一个卖艺团讨生活,从一个村庄去到另一个村庄,跟团里的女孩们一起表演歌舞,凑取盘川。

一天我们来到一个村庄,团长刚好病了,我陪团里的台柱花旦去见村长,要求他允许我们在村子里做表演,我们两个女生依偎靠在一起站着,在一间有很高天花板的大屋子里等,心里有点怕。

屋子里面走出来两个男人,一个衣着华丽,手里拿着一根长烟斗,我猜他就是村长,他身边跟着一个小女孩,年纪大约五、六 岁,举止却没有小孩子该有的童幼,一付很懂事的样子。

另一个男人长得像流氓,留了一头长发,披散着,走路大摇大摆,一坐下来就把其中一只脚翘起来放在椅子上,斜视看着我们两个女生,很让人心里不喜欢。

村长在那个流氓男人旁边的另一张椅子坐下,他们中间隔着一个小方桌,桌面上摆了两碗茶,小女孩很恭敬地站在村长面前。

小女孩的手臂上捧着一只肉色的四脚爬行动物,外表像是被放大了体积的壁虎,她不懂说了什么逗得村长眉开眼笑,她看起来像是被买回来的奴隶,职责就是想办法逗主子开心,我怀疑她是侏儒。

村长赏了小女孩一口茶,她喝茶的姿势很古怪,舌头快速地伸出来往茶面上卷了一下,我这才注意到她的皮肤很白皙,脸颊两边肉肉的,有点下垂到下巴,小嘴尖尖,唇色很红。

我们向他们说明了来意,那个流氓男人听了仰头大笑,竟然叫侏儒女孩把她手臂上的大壁虎往我们抛过来。

那只大壁虎不偏不倚落在我身上,一眨眼就钻进了我的衣服里,我尖叫乱跳,无法隔着衣服把那只讨厌的四脚动物捉出来,没法之下只好把身上的衣服脱了,耳边尽是那个流氓男人毫无同情心的笑声……..

这是一个莫大的侮辱,对于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

这一生,我很讨厌不尊重女性的男人,让我心受委屈的男人,我会很想对他使拳头,大吼,恨不得他有不好的下场。

对于那些相处一起,以女性优先的风度男人会特别赢得我的好印象,我也不懂为什么,让我觉得有安全感,心踏实的男人我会愿意听他说的话。

这一生,我很怕四脚爬行动物,管它是不是不会咬人还是吃斋的,一只小小的壁虎就足以让我逃跑跳,真心当我朋友的朋友,请不要试探我的恐惧底线,不然后果会怎样,我可不负责哦~



图片取自

4 comments:

  1. 没有像怕壁虎那么怕,但是也不喜欢。

    ReplyDelete
  2. 呵呵~我有个感觉,那个梦也许就是我过去的一世。

    ReplyDelete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