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7, 2011

美味二月(下)


年初二接近傍晚时分回到黑白城市,晚上就被朋友接了出去吃正日生日晚饭。

One World Hotel 的 Kura 日本餐厅室内设计多曲折,客人不停走了又来,待应生没得一刻清闲,跑上跑下,幸好订了桌子,抵达的时候还要等上五分钟,餐厅竟然满客,而且大多数是华裔一家大小。

我偷偷问招待我们的菲律宾籍女子,她说她是Subang 那边的,那边过年休息,就被派来这里顶班,这里年初一也营业呢~

Kura 的食物水准一向来都不错,至少它们的三文鱼片没有让我失望,还有一小碗满满的鱼卵子,橙澄澄好雪亮,放在嘴里用舌尖顶在上颚爆破,美妙~!


那晚还胆粗粗点了河豚生鱼片,据说在日本,执刀切河豚生鱼片的料理师傅需要有执照,切好的河豚生鱼片还没送上给客人之前,料理师傅需要当着客人的面前先吃一块,以示安全食用。

河豚生鱼片的肉质带韧,感觉上像在吃生鸡肉多点,没觉得有什么特别。

年初四做了豆原的第一个客人,那天心跃跃地想吃草莓冰酿,可是不敢冒险喝冰酿咖啡,文心端来一个可爱非常的小玻璃瓶,里面装着冰酿咖啡,她让我自己拿捏咖啡的多少。

轻轻倒入少许冰酿咖啡,稍微等一、两分钟后才舀起雪糕吃,发现雪糕除了自身的 Vanilla 香,还有咖啡香,原来冰酿咖啡会偷偷渗入雪糕和草莓里躲起来 ,等吃的你来发掘,非常好玩~


吃到最后,用舌头把草莓顶在上颚用力挤烂,瞬间溢出来的“内含乾坤”,嘴里顿时充满了咖啡香,草莓香,还有酒香,三种香气快速地在狭小的嘴腔里旋转,为品尝草莓冰酿画下了最高潮的 ending。

豆原的自制 Tiramisu 是我的生日谢幕主角,喜欢它没有很重的起司味,味道不会太甜,除了酒香、咖啡香,还会吃到阵阵的牛奶香。

过去我所吃到的 Tiramisu 都嫌蛋糕师下酒的手太保守,太含蓄了,说过有一天要是我自己来做 Tiramisu,肯定把整瓶酒都倒下去,吃的人就算不倒也会醉,呵呵~

豆原自家做的 Tiramisu 刚好符合了我一直找寻中的酒精浓度,一口吃下,嘴里的酒余香非常醇厚甘香,文心说她用了两种不同“性格”的酒来调配,怪不得当时把我的味蕾慑住的就是那份有层次的酒香。

感觉上豆原的自制 Tiramisu 就像一杯用心调制出来的鸡尾酒,一口一口舀着吃,手指饼里饱和的酒和咖啡都配合得完好,让我也不去管它是不是会自己站起来的蛋糕了。

Saturday, February 26, 2011

美味二月(上)

今年的生日算是有生以来过得最丰富的一次,从热身、前奏、正式进行曲到闭幕,场场都是美好的味蕾感官享受。

回老家过年前先吃了一顿生日饭,坐落在 Changkat Bukit Bintang 的西班牙餐厅 - Elcerdo,当晚是即兴决定去那里用餐,到达餐厅门口只看见里面黑压压的人头,幸好还有桌子。

跟着带位的女生走到位置,人才一坐下,就有一个待应生送上小矮凳给我放手提袋,这是 Elcerdo 餐厅给我的第一个好印象,服务态度好,眼尖手快。

那晚也是第一次,同一个晚上听到了将近 10 次以上的生日歌,喧闹的餐厅里,好像每一个角落都躲着寿星公、寿星婆,好像全在同一天生日的人,都凑巧地同一个晚上聚集了在这里。

我以半警告的口吻告诉朋友不许也来一套,过生日有一班朋友陪吃饭绝对是乐事,但是一个晚上要你重复听了又听 Happy Birthday To You~,从一开始兴奋地伸长脖子看热闹,到了后来人都麻木了,你唱你的,我继续吃我的食物。

餐厅里的待应生除了忙捧菜收碟子,还要忙唱生日歌,虽然说消费的客人就是主,但是我看在眼里,心里过意不去。

我这么一讲,坐在对面的他突然出奇不意掏出一根火柴点亮,伸到我面前,生日快乐,他说。

我吓得连愿望也没许,立刻把火吹熄,短短 10 秒中内发生的,已经把隔壁桌的视线引了过来。


喜欢那削得薄亮透明的腌肉片,用来卷蜜瓜一起吃,甜的和咸的两个口味撞在一起,好刺激味蕾,从来没吃过那样的搭配,像薄胶片多点的腌肉让我有一点点自欺的小心理,感觉不像在吃肉。

更喜欢餐厅里打破碟子许愿的玩意,可是在可以豪迈地把碟子摔破之前,必须跟着待应生的指示用碟子往桌面上的烤猪仔剁几下,这是餐厅的惯列。

虽然烤猪仔已经成为了桌上佳肴没有了生命,但是我还是不喜欢那样的动作,所以那一晚我们没有摔碟子。

Elcerdo 有一款饮料取了非常特别的名字,下次你要是去那里用餐不妨一试,喝了记得告诉我,你是否“love at the first try”?

回到老家,年除夕下午拉了两个表妹过海去 E&O 喝传统英式午茶,也是即兴的决定,前一天晚上10 点过后才打电话去订位子。

非常喜欢 E&O 优雅的环境,除了那天主餐厅里是吵得让人吃不下饭,躲在长长走廊尾上,只提供下午茶的 1885, 没有客人在里面扯高声线说话,耳根舒服极了。


感谢两个小天使陪我喝生日午茶,庆幸阿姨们没有向我妈妈投诉,家家忙着准备过年的时候我竟然“拐”走了她们的好帮手。

那天家里该忙的都帮忙完了我才敢走开的,每年回家过年陪妈妈一起忙,是我对自己的承诺,原本以为只会有一个人的下午茶变成了三个人的欢聚,让我欣喜。

三个胃竟然吃不完三套午茶,一开始还看小了眼前的三明治,松饼和小蛋糕,可能说太多话了,不小心吸入太多空气,胃胀饱了。

三个人坐了两个小时半,再去吹了半小时的南洋海风,才甘愿迎着夕阳回家倒数过年。

Wednesday, February 23, 2011

自认不是个世俗乖的女人



L'Occitane 这次送给会员的生日礼物非常得我心,化妆包上的小圆点有三种不同的颜色可以选择 :蒂芬妮蓝,蛋黄色和紫色。

店员拿出来让我选的时候,我的视线第一眼是落在了蒂芬妮蓝,很想伸手触摸那串美丽的粉蓝色流苏,可是伸出的手却拿起了紫色。

近来开始割舍心爱的蓝色,之前拿自己的生辰给人算,风水师说蓝色会吸走我的好运气、好气场,对于命理这东西,我信的。

给这个化妆包拍照的时候,把玩着那串紫色的流苏,想到了张爱玲 《倾城之恋》小说里笔下的一个人物 - 白流苏。

在那个女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连自己的婚姻也不能作主的封建年代,白流苏可算是奇女子。

想起不久前博客老欧写在面子书上的一句话:“她不坏,只是没有世俗乖”,是的,白流苏就是这么样的一个女子。

把这个美丽的化妆包送给了即将出嫁的印度女同事,心里当然万般不舍,但是心知道自己是不懂得照顾白色包包的女人,目前用着的化妆包依然完好,用不着的东西还要霸着,它就没有了价值。

也相信,也希望,愿舍才会有得。


Sunday, February 20, 2011

遇见“左手右手”的男人



他说,他一直都有这么的一个怪想法,如果他的双手都有思想,如果他的双手是两兄弟,那么左手应该很讨厌右手,如果他的双手是夫妻,那么两人可相欠债得很厉害。

他的左手常因为右手而受伤,有些工作都是左手处在的风险比较高,比如右手拿铁锤,左手拿铁钉,右手握菜刀,左手压菜。

他笑,通常都是右手先拿好处,右手吃饭,左手擦屁股,也只有在驾车的时候,右手会妒嫉左手,因为左手可以躺在女人的大腿上。

去年他跌断了右手,需要入院开刀动手术,他告诉我,他的右手是为了救左手而受伤,他当时的那番话有何暗喻,我也没有多问。

他与他的太太,15年的婚姻开始在好几年前出现裂痕,同一个屋檐下却形同陌路,单凭他的一面词,我不懂他所说的有几分真假,我记得我给他最后的祝福是,既然没想离开,也离开不了,就好好地再爱身边人一次。

也希望他没忘记,右手跌断后在康复的期间几乎是没能使力,每每吃饭夹菜都需要左手扶持,如果说丈夫是右手,妻子是左手,那么少了任何一只手的家庭就无法完整了,要知道,也不是每个人都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和勇气。

Friday, February 18, 2011

浪漫要是可以掌握的幸福



“浪漫” 是一种 feeling,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感受得到,那个感觉就像让人隔着一层薄雾,置身雾里看花,看什么都美好。

曾经,一位男性朋友慷慨地让我入住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套房,付了将近马币六百元的一晚房租,让我痛快地换取两个热水澡,只因为我住的公寓正在修补水喉,管理层无法在承诺的时间内恢复水供。

记得是凌晨两点半,头发油垢,满脸油光的我,身上更是带着几个小时前与朋友在嘛嘛档喝茶而沾上的油烟味,提着一个小包包,站在酒店的登记柜台前,对服务员说我是来冲凉的。

那位男性朋友稍后到来酒店接我出去吃宵夜,然后绅士风度地再送我回到酒店门口,为我打开车门,轻吻脸颊道晚安的时候,他风趣地说,明天的早餐我不陪你吃啦,你好好享受~!

那一夜我无法合眼,第一次感受到浪漫也是糖衣陷阱,奢华的浪漫更是难于抗拒的诱惑,面对如踩在云端上的 feeling,我觉得很不踏实,很没有安全感。

“浪漫” 二字都是三点水旁,会让平静的心湖泛起漪涟,泳术好的人懂得随波逐流,享受过程,泳术差的人,一个浪头盖过来立刻就没顶了。

女人看待浪漫,面对不同的男人,心中那把衡量的尺,都离不开她到底有多喜欢眼前的那个男人,对于那位男性朋友当时的追求,我选择了保持距离。

现在,我最想要的浪漫是拥有一张舒适的双人床,床褥一定要柔软,床架最好有四支柱子,可以挂上白色薄纱,薄纱松松地系在柱子上,就像女人随意盘起长发,任由耳边的发丝垂在两腮,流露不经意的性感。

然后,点上玫瑰香熏蜡烛让一室芳香,开着一盏昏黄的灯,望着那一帘薄纱,如此的一张床,就算只有自己躺在上面,也会觉得浪漫。



Thursday, February 17, 2011

既然睡不着就好好享受夜晚的宁静



将近10点15分离开公司,忙了一整天的头脑已经胀得不能再装得下任何东西,手写着 ‘Revise’,嘴里念出来却是‘Repeat’,脑袋濒临当机状态了。

原以为回到家倒在床上很快就会入睡,没想到现在还眼睛亮亮坐在客厅里上网,躺在黑暗的房里耳朵一直嗡嗡作响,周围一下子太安静了,新同屋还没正式搬进来。

今天一早踏进办公室就只有一个忙字,一边要把自己手头上的工作交出去,另一边要吸收新事物,情人节那天公司正式发出信函,正式被冠上了另一个工作身份,即将远嫁香港的女同事下个星期三走人,接手新工作的日子开始进入让我紧张的倒数。

傍晚在座位上收拾自己的东西,属于比较私人的物品,比如毛娃娃啦~耳机啦~闲书啦~统统都先丢进箱子里,看着呆了4年的办公房,心里突然莫名一阵难过。

此刻心里是很想吐吐苦水,很想说些软弱的话,但是打字的手就是不肯合作。

Sunday, February 13, 2011

谁是幸运儿

每一次回到老家整个人就会处于休战的意识状态,等到离开再回去黑白城市,只要一进入属于它的区域,意识就会自动调回"备战",会感觉到全身的细胞都恢复了冲劲。

这一次回家过年之后回到自己的猫窝,整个人到现在还是处于慵懒状态,不是还没从新年假期的心态调整过来,是感觉到自己好像在逃避些什么,不想自己清醒过来面对。

也开始有点担心,发现自己在笔记本上涂写文章草稿的时候,脑子想的和手写下的根本无法一致,笔记本里都是凌乱的句子,就算勉强输入电脑凑成了一篇初稿,也不是很满意,整个人好像分成了两个‘我’,一个依然是那个很享受游走于文字间写文章的我,另一个是不断批评自己,不满意自己的文章的我。

如果以感性的角度来安慰自己,会告诉自己这是[转折点],就好像电脑系统处于 upgrade 中,准备去到更高的一层楼。

问题是,我自己知道这不是事实。

近来因为一位密友的鼓励,萌起了想出书的念头,也认真地把过去写在部落格的文章,自己觉得比较满意的都整理了出来,然后打算再补写一些新文章,凑成一本两性散文集出版。

回家过年期间,在老家重新翻阅自己以前的青涩文笔,读着看着,我竟然问了自己一个问题:你的文章价值在那里?

没想到自己竟然无法回答,原本心中兴致勃勃要出书的那把火,自己拿一桶水往自己的头上淋下,灭了。

年初四泡在豆原看《几米故事的开始》,几米在书上说当他创作《幸运儿》的时候并没有创意上的瓶颈,但是奇怪心里一直觉得苦,好像在跟自己的作品搏斗,而不是在创造它。

原来出书的念头让我的背后长出了小翅膀,但是那对翅膀还不足力量带我飞翔,可是也要感谢这对小翅膀,让我体会到每一本放在书架上的书,并不是作者一朝一夕的成果,支持正版书就是读者回馈作者心血最基本的一个尊重。

几米说《幸运儿》让他深刻体会到创作的限困,更为佩服世界上所有持续创作的人,昙花一现的天才让人羡慕,默默耕耘的工作者令人感动,他的这番话说到了我的心深处。

另一方面,去年主动向公司提出要求换部门,要自己勇于离开逗留了 4 年的 comfort zone,可以说几乎是从"零"开始,要自己步入另一个新领域,换一个新工作身份。

新工作生涯即将在二月尾开始,房子的文件旅行也接近了尾声,我想在还没让自己的生活重新回到稳定的轨道以前,我都会缺乏安全感,也不敢把专注力分散投注。

希望以后有那么一天,我可以自信地拿着一本模拟稿本,一本即将会印上自己名字的书,对他说,我准备好了。

就好像几米完成了《幸运儿》之后,他说:“那些之前我无法承受的东西,好像变得可以承受了,之前的困扰也不再是困扰。我想我也经历了一场翅膀挣扎脱困的洗礼,随着董事长悠游在遥远的天际。”


Thursday, February 10, 2011

随想 0210 - 没有谁没了谁不能过活



你说。。看过去我在情路上跌倒了
就会吃不下。。睡不好。。也不见人

你说自己曾经喜欢上一个女人很久
等到过了很久才提起勇气向她表白
以为有机会发展却想不到被拒绝了

你还不是一样吃饭。。睡觉。。见人
你顿了一下。。一笑。。其实也有睡不着

你要我记得这番话

就算明天。。你没有了我
或是我没有了你

我们答应彼此
都要好好过日子


Tuesday, February 08, 2011

佳人已有约




今年的情人节落在星期一,当爱情与面包硬碰在一起的时候,有时也真叫人难于做选择。

不管是23岁,还是32岁的女人,一旦陷入了热恋被爱冲昏了头,男朋友在心里的位置更是大过天。

年轻的时候,凡是与爱情有关的节日都非要另一半做点什么表示,后来历经过爱情磨练,人成长了,懂得在爱情里不能太自我,也懂得了为另一半着想,爱情到最后都离不开现实的柴米油盐,有时候制造惊喜,除了心思也需要金钱。

情人节的那一天,单身女子千万别为了应节,或是纯粹想找个人排解落寞而随便答应约会,不管对方长得像青蛙还是王子,就当那一天是普通的日子般,只不过是与朋友吃顿饭,聊个天,没什么所谓。

请当心你对自己施下的“没什么所谓”的催眠术,会在你的前脚才一踏入公共场所就失效了。

当你看到身边前后左右,来去一对对脸上炫耀着甜蜜幸福的情侣,然后再转头看看走在自己身边,那个你绝对不可能跟他来电的男人,你会懊恼后脚离开了家里舒服的沙发,没事找活罪给自己受。

今年的情人节对我来说,只是另一个普通的工作天,每逢星期一的早上公司都有开会,所有职员准九点钟都必须坐在会议室里,然后开始一连串让人打瞌睡的工作报告发表。

两个星期前,接到了我常去做义工的佛教中心打来的电话,希望我能抽出两天的时间,在他们举办的一项佛法新春活动会上帮忙,巧的是,日期刚好落在情人节前夕。

今年,我要与佛共度情人节,让自己过一个富足心灵的2月14。


Friday, February 04, 2011

从心。重新

爱情开你最大的玩笑,莫于等你把心完全交了出去,毫无保留地信任了某个人,最后才知道眼前的美好都是假象,更残酷的是,真相由另一个人来告诉你。

是不是都市里的过客都会想在短暂的来去,留下不需要负责任的感情痕迹?

曾经有个男人说我,外表看似精明坚强,其实内心脆弱得很,唯美主义,对待事情感性,要爱像我这样的一个女人,那个男人需要很多心和力。

我忘了当时自己是怎么回应他,反正我从来就不认为爱一个人是一件简单的事,就连爱一只小猫也需要付出爱与关怀。

每一个女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但只求不要让自己心受委屈。

告诉自己,以后要当一朵漂亮的花,就算跌倒了也不要当一朵残花,受过的伤害有多少,坚强就会有多少,岁月能够带走外表美,只有内涵美才能经得起磨练,时间的洗礼把这些优点都转化成了个人气质。

我说,十年,我才看懂了这个城市。
他说,十年,这个领悟还不算太晚。

人生的第 33 个立春,希望可以更接近梦想。
妈妈大人今天早上弄给我的生日红鸡蛋 ^_^ 开心~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