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3, 2011

谁是幸运儿

每一次回到老家整个人就会处于休战的意识状态,等到离开再回去黑白城市,只要一进入属于它的区域,意识就会自动调回"备战",会感觉到全身的细胞都恢复了冲劲。

这一次回家过年之后回到自己的猫窝,整个人到现在还是处于慵懒状态,不是还没从新年假期的心态调整过来,是感觉到自己好像在逃避些什么,不想自己清醒过来面对。

也开始有点担心,发现自己在笔记本上涂写文章草稿的时候,脑子想的和手写下的根本无法一致,笔记本里都是凌乱的句子,就算勉强输入电脑凑成了一篇初稿,也不是很满意,整个人好像分成了两个‘我’,一个依然是那个很享受游走于文字间写文章的我,另一个是不断批评自己,不满意自己的文章的我。

如果以感性的角度来安慰自己,会告诉自己这是[转折点],就好像电脑系统处于 upgrade 中,准备去到更高的一层楼。

问题是,我自己知道这不是事实。

近来因为一位密友的鼓励,萌起了想出书的念头,也认真地把过去写在部落格的文章,自己觉得比较满意的都整理了出来,然后打算再补写一些新文章,凑成一本两性散文集出版。

回家过年期间,在老家重新翻阅自己以前的青涩文笔,读着看着,我竟然问了自己一个问题:你的文章价值在那里?

没想到自己竟然无法回答,原本心中兴致勃勃要出书的那把火,自己拿一桶水往自己的头上淋下,灭了。

年初四泡在豆原看《几米故事的开始》,几米在书上说当他创作《幸运儿》的时候并没有创意上的瓶颈,但是奇怪心里一直觉得苦,好像在跟自己的作品搏斗,而不是在创造它。

原来出书的念头让我的背后长出了小翅膀,但是那对翅膀还不足力量带我飞翔,可是也要感谢这对小翅膀,让我体会到每一本放在书架上的书,并不是作者一朝一夕的成果,支持正版书就是读者回馈作者心血最基本的一个尊重。

几米说《幸运儿》让他深刻体会到创作的限困,更为佩服世界上所有持续创作的人,昙花一现的天才让人羡慕,默默耕耘的工作者令人感动,他的这番话说到了我的心深处。

另一方面,去年主动向公司提出要求换部门,要自己勇于离开逗留了 4 年的 comfort zone,可以说几乎是从"零"开始,要自己步入另一个新领域,换一个新工作身份。

新工作生涯即将在二月尾开始,房子的文件旅行也接近了尾声,我想在还没让自己的生活重新回到稳定的轨道以前,我都会缺乏安全感,也不敢把专注力分散投注。

希望以后有那么一天,我可以自信地拿着一本模拟稿本,一本即将会印上自己名字的书,对他说,我准备好了。

就好像几米完成了《幸运儿》之后,他说:“那些之前我无法承受的东西,好像变得可以承受了,之前的困扰也不再是困扰。我想我也经历了一场翅膀挣扎脱困的洗礼,随着董事长悠游在遥远的天际。”


6 comments:

  1. 有了这念头就可以开始准备了。有志者事竟成。祝你早日出书成功。

    ReplyDelete
  2. 我也有这个念头,可是题材和时间就让我怕了.
    我相信你可以,到时候留一本给我喔!

    ReplyDelete
  3. 收集夠了就準備吧~加油哦!

    ReplyDelete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