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30, 2011

Sunday, March 27, 2011

真快,又一年



今天去看你,那落得满地的小黄花仿佛是你为我铺上的地毯。

一路往你的方向走去,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落在我身上,脸上,地上……

风吹起我的衣裳,我的头发,还有我对你的思念….

上个星期在电话中很努力地向一位朋友描述几款日本小吃的样貌,其中一款是 [饭团]。

[ 日文是 Onigiri,捏成三角形状的醋饭,有一块紫菜,大概半个手掌大… ] 我顿了一下说: [ 不是我的猫咪饭团哦~]

每次说到 [饭团] 我都会想到你,小巧可爱的头顶着一撮黑色毛发,没有人会希望自己被爱遗弃,动物也一样。


Saturday, March 26, 2011

我们的故事


姊妹男今天回来收拾他还没搬走的东西,我用几米的绘本在他房里做了几个记号,请他保留我要的几样东西,不然他说全都会丢掉。

下个月有新同屋搬进来,我从中房换去姊妹男之前住的小房,新同屋就住我的中房,是一对情侣。

小房的光线比向着公寓走廊的中房要好,窗口对着外面,也比较通风,最重要的是一个月还可以省下50大洋,存上两个月就可以付一个月的泊车位租金。

中午从 Bangsar South 吃了好吃的面包回到家,姊妹男已经回来把房间收拾干净,他简讯我,地抹了,天花板的电风扇也抹了。

我一笑,叫我如何不喜欢这个贴心的姊妹?

曾经,我们一起做面膜,一起把快餐当晚餐,一起喝 超难喝的 Pears Vodka,一边喝一边骂又继续喝....

曾经,他穿上我五寸的 aldo 靴子走猫步逗我笑,我说你走了以后我会很想你,他说当然,我不会再遇到像他如此愿意陪我疯癫的同屋。

曾经,他看不过眼我那张薄薄的床褥,把自己的让了给我垫底,后来他搬走了,他新买的床褥“变”去了我的房。

曾经,我站在细雨纷飞的清晨里等他,蓝色 MyV 飞驰出现眼前,车子才一停下他人就下车向我走来,他迟到了15分钟。

我把停车场自动出入卡放在他手,我要一个抱,我说,好想你。

他很大方摊开双手让我“投怀送抱”,什么时候回来,他问。

年初三,我答,后来却又提早了一天回来,他来不及收拾还没搬走的东西,也没有怨。

曾经,我每叫他 zimui,他都会应我 zimui your head,这一次他却叫我 sis.......

谢谢你,曾经守护了我一段日子。

我们的故事:
快乐的时光都不长存
[... 曾经,我以为我跟他可以如此一辈子这样的“同居”在一起,既安心又互相照顾,一辈子的好姊妹...]

遇见很“姊妹”的男人
[... 我看着他左耳垂上那颗闪闪发亮的钻石耳环,警告他可别偷穿我的内衣.. ]

Friday, March 25, 2011

那些旧情人教我的事



以往感情上以为已经失去的,或是选择了退出的,到后来的后来都会回来,真不懂该说是幸运还是折堕?

朋友恩知道我的事,他笑我,你妈妈只听你说你在爱情里怎么被欺负,她的女儿欺负起人家来也狠的,她又知不知道?

他说,如果我和他在一起,如果有一天我要离开,请不要让他没有心理准备,请让我跑楼梯下,他说。

他的楼梯比喻让我扁嘴笑了,听在心头却是百般滋味,其实要对一个人冷漠无情,尤其是自己喜欢过的人,岂此是一天就冻成的狠心。

不管每一段爱情的结果是如何,过程总会让人学习到一些东西,有些错误,犯一次就好。

无法再信任的一段爱情,请别回来干扰我的太平日子。

Thursday, March 24, 2011

霓裳情结


因为一个晚餐之约,所以给了自己一个借口添新裙子。

陆续走了四家 Shopping Malls,只允许自己可以选一件裙子,兜兜转转最后在 Mango找到了心头好 。

其实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对这个牌子情有独钟,它不算是高不可攀的品牌,大减价的时候价钱亲民得很,假如你穿的是比较热门的尺寸,那么就得跟人家比看谁的手脚快了。

至于 Mango 牛仔裤也是大减价期间值得考虑买的,只要不是太挑款式的话,只要穿的尺寸是 34 (size 2) 还是 36 (size 4) 的话,很多时候到后期接近结束 clearance 的尾声还可以找到这两个尺寸,价钱也会更便宜。

平常时候除非真的碰上了非常喜欢的衣服,否则我会要自己等到大减价才舍得卖,那时候也得靠运气希望还有我的尺寸。

其实女人的衣橱会不会少一件花霓裳,对我而言是取决于她对那个约会有多期待和重视。


Wednesday, March 23, 2011

随想0323 - 女人的季节



清明节一靠近,雨水又回来了。

[雨] 字里四个小水点,雨季根本就是女人的季节嘛~女人的一生流的眼泪总比男人多。

雨有多个面貌,就像女人的脾性,细雨纷飞就是女人的一股柔情。

其实,再柔顺的女人也会有发狠的时候吧?

大雨洪水能把一个村子吞了,风雨平静之后需要收拾的残局也叫人头痛,碰上两个泼妇吵架,根本就是洪水暴发再遇上山崩。

Friday, March 18, 2011

地图上的千万语


未曾见过面的房客给我留下了一份“礼物”。

站在它的面前,把手指头“点”在地图的最右上角,慢慢地往左下角滑去,大概数算了一下,五秒钟。

换个方向,从最左上角慢慢地滑去右下角,也五秒钟吧,原来只需要十秒,我就可以对着世界画一个大大的“X”。

手指头继续在地图上游走,找到了埃及,那里是曾热爱肚皮舞的我最想去朝圣的国度,再往上走,看见了跟“威尼斯”只相差一个字的地方 - 突尼斯。

网上资料说,那里是遥远的北非,是世界上少数几个集中了海滩、沙漠、山林和古文明的国家之一。

经过意大利,看了巴塞罗纳一眼,脑子里闪过 Scarlett Johansson 美艳的脸孔,喜欢电影里的一句对白:“may be it's the Barcelona air~”

从巴黎到挪威,那里到底有没有一片住着一群病人的森林?往下去,爱琴海在地图上看起来并没有特别的翠蓝。

蓝天,白云和碧海是我最喜欢的大自然景色,就算生命中不可以再有太多的蓝色调,蒂芬妮的蓝色小盒子依然俘虏我心,看见中意的蓝色裙子依然很想买。

自认自己的地理知识很差,你只要考考我几个国家的地理位置就懂了,但是有一个人用了最简单的方式让我明白。

如果我在香港,最快也要 8 个小时回到你身边,如果我在纽约就 72 个小时,如果我在伦敦的话那就 60 个小时吧......

后来的一次,他真的付之于行动,从香港赶回大马,虽然花了3 个 8 小时,心明的女人当然知道,时间的长短只是一个表面数字,真正把他带回来的,是无法用数字算数的东西。


Monday, March 14, 2011

只要不放弃


昨天买了两盒韩国草莓,一盒给自己,一盒送给了美容师兼女友的六岁女儿。

踏入多年没去的美容院,我请小娃娃帮忙传话,问妈咪还记得 Rachel 吗?

有时候与很久没见面的朋友聊天叙旧,你会觉得他们就像一道时光桥梁,横跨于现在的你和以前的你之间,借由他们的眼睛来看过去的你,会发现只要没放弃努力,日子是一定会越活越好。

就算当时候发生了自己认为不可能熬过来的难关,那些受过的伤痛和掉过的眼泪,原来到最后都会化成了今日的坚强,只要不轻易言弃。



Sunday, March 13, 2011

让三千丝多一分柔情



昨天把三千丝染上新发色,早上九点半推门进去,再出来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

女人的一生中到底有多少时间是花在发型屋里的那张椅子上啊?>_<

我坐到人都“懵”掉了,我说。

一年一次,还好啦~发型师妈妈笑我。

这一次,腮帮子两边的头发完全没修剪到一分,只把颈后长得发型走样的发尾修剪掉,我告诉发型师妈妈,想把长度垂留到肩上,看看会不会少一分阳刚,多一分柔情。

Thursday, March 10, 2011

随想 0310 - 谢谢你的守护



他说
你对外的门还没关上
有天你要是再恋爱了
我会在远远地看着你

我说
门有没有关上都好
就算门是半掩也好
现在门外挂了一个警示牌

内有恶犬 -


Monday, March 07, 2011

我的心里住着一个淘气小孩

近来这些天,早上起床后没有再咳得很辛苦,希望这是开始康复的好征兆,日常饮食依然保持清淡,连一口冰水也不敢喝,心知道每一声咳都是拉扯着喉咙的肌肉。

生病的日子舌头特别想和自己做对,中医叮咛说只可以吃全麦面包或燕麦片,让胃有点食物垫底再好吃药,我还问他能不能吃面,当时脑子里闪过云吞面的影子。

被把脉诊病的时候,中医问一句我答一句,有没有头痛?有没有眼睛痛?有没有背痛肩头痛?排泄顺畅吗?腹痛吗?嘴巴里是淡还是苦?

问得我差点都要神经质地喊起来,我没有中 Dengue ~~~~

中医开了三天的药给我,第一天晚上倒是乖乖听话,乖乖买了一条全麦面包回家,中医说全麦面包点白开水,我自己把白开水变成了草莓口味的牛奶。

第二天傍晚下班后忍不住去吃了一碟番茄酱意大利面,隔一晚又去吃了一碟撒了辣椒粉的海鲜意大利面,还喝了半杯冷饮,结果那晚突然人很难受,发烧喉咙痛什么都回来了,睡到半夜胸口发闷要吐又吐不出,起床吞了一颗退烧药。

说到底是自己的问题,明明知道真的病了,去看医生的前一晚还去吃了一碗拉面,有点像垂死前的挣扎,只要还没有被医生宣判 [你生病了,要戒口] 之前,自己骗自己说什么都还可以吃。

无法叫臭皮蘘不食人间烟火,但是想要快一点好起来就不可以任性,那晚因为馋嘴而被折腾了之后,我就真的听话了。

现在把吃东西当成是一项游戏,分饰两个角色,一个是淘气小孩的自己,另一个是大人的自己。

大人的自己很努力地想办法要小孩的自己乖乖听话,乖乖地吃医生规定的病人食物,不要想吃 Laksa,不要新同屋说雪柜里的啤酒可以任喝就忘了自己还是病人。

淘气小孩不肯吃只用热水冲泡,淡而无味又没有加料的燕麦片,大人只好去买含有多种干果的燕麦片,小孩总算乖乖没有要求有什么附加口味的牛奶,大人说只要小孩听话就有奖赏 – 给你一盒韩国草莓。^_^



Saturday, March 05, 2011

Friday, March 04, 2011

随想0304 - 都一样



图片取自

细胞坏死的四肢需要截肢保命
细胞坏死的爱情让心生蛆烂皮

你说
哪一个严重?


Thursday, March 03, 2011

亲爱的,我们其实已经结束了很久



从收到这幅画至今,我都让它原封不动地靠在厨房的墙壁。

唯有在拍这张照片的时候,才把它搬了出来,然后,它再回到厨房。

当初它从三百里外来到我的手中,也算是个缘分,现在看它,觉得太大了,无法装进我小小的心。

爱的时候,多大多远多重我都能都肯扛得起,不想爱了,就算你在我的身体里,我也无动于衷。

Tuesday, March 01, 2011

让我当一朵发牢骚的鸡蛋花吧~



看着被涂上了深紫红色的十指尖尖,我说,我想要画一朵花哦~

她拿出画笔,沾了白色颜料,熟练地挥洒,一朵白色的鸡蛋花开了,在我的手指上。

鸡蛋花是除了玫瑰之外,我最喜欢的一种花,在巴厘岛上处处可看见它淡雅的花影,白色花蕾中一抹淡的黄,带着含蓄的娇媚,不像玫瑰般骄傲地绽放艳丽。

近来早上总是从不停的咳嗽中醒来,先是干咳,咳到最后痰也来了,咳到连腹部肌肉也疼了,眼泪不争气地掉了,情况才会平复了一些,才能起床梳洗。

上个星期三,人是发高烧中却逼自己工作,等到了下班晃去看中医,他把把我的脉搏,量量我的体温,小姐你发烧 38度,到了 40 度你人会抽筋,不是好玩的,今晚回去别冲凉,别碰水,吃了药“谷”一身汗,别吹到风,不准吃米饭,只能吃全麦面包或是燕麦粥。

再上上个星期六,Kancil 仔“死火”在时代广场外的大马路上,守了它将近一个小时左右才等到救兵把它拖回相熟的车厂,然后再从下午 1 点等到傍晚 6 点,车和人才一起回家。

以前妈妈拿弟弟和我的八字去给相士算,他说你这个女儿就算没有[做]也有得[吃],我倒想,老娘要是现在抛信不干,看谁来帮我供房子?付我的手机账单?帮我给车油钱,三餐钱?

上个星期六,假如你在街上看见一个很俗气的女人,身穿樱桃红底小白圆点的裙子,套了一件桃红色 Cardigan,脚下一对紫红色带子的凉鞋,露着十只红酒色指甲的脚趾,还有十指尖尖的深紫红色,其中两指还画了白色的鸡蛋花,别怀疑你的眼睛,那个女人就是 R-A-C-H-E-L 。

大病初痊,只想狠狠“红”一下。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