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1, 2011

遇见佛缘男生



当 Eric 把它们放在我的手上,那两张可亲又白净的脸对着我笑,当年我最喜欢的是戴眼镜的那位。

我问他,你又懂我会喜欢?

你的部落格提过他们,他笑。

我有的是他们的卡带专辑,当年也就只买了一张,里面收录了唱得很红的 [掌心],百听不厌。

与 Eric 相识,因一个 [] 字。

那一天我如常带着供品去找黄财神爷爷,当时店里还有另一个客人在闲逛,Eric 就这么对我说,“请你帮我看店一下,我去厕所。” 话才一说完人就溜了,完全没有给我机会说“不”。

虽说能走入同佛门就是有缘人,可是那时我们还是陌生人,我一连茫然地站在那里等他回来,也希望他快一点回来。

后来我们聊了好一会,他还搬了一张椅子给我坐,忘了我们说到什么,牵起我说了那么的一番话。

有时候我们看仁波切的身边,总有一些知名艺人或是社会名流阶级的追随者,从外表看来会让人有此错觉,好像只有不是泛泛之辈的人才能攀得起尊贵的仁波切,攀得起那佛门。

我个人的想法,那些名流艺人在过去又过去的一生,每一生其实都追随着仁波切的脚步,那一颗种在命里的佛种子,从过去一世又一世的修行中慢慢发芽,让他们后来的一生又一生越活越好。

时代变迁,文明进步,资讯越发达,宣扬佛法也越面对更多的挑战和障碍,他们世世生生累积的福份,造就了他们今生的财富,今生的权贵,为以让他们更能全心全意奉献时间和自己予佛法。

记得 Eric 说,从他开始接触佛法以来,当他的心里浮现疑问,总会适时出现一些人来解答他的问号,不然就是在翻看仁波切写的书,不经意从书里找到答案,已经开始动摇的心会再被拉回学佛的轨道上。

过去他是在五光十色的复杂圈子里生活,见识过花钱如水流的豪气消费,香车美人不过是男人身边的装饰品之一。

现在的他归于平淡,车子不要房子也不要了,心愿以后可以隐退居于山林,有一块地为流浪狗驻一个家,平静地过日子。

我笑说 Eric 我可不行,我依然眷恋红尘,眷恋佳肴美酒,眷恋谈情说爱。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为爱心动,那我才真的是看破了红尘。

2 comments: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