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31, 2011

我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



问男性朋友 S 如何看待“感性”和“性感”,他说“感性”是属于内在,是个人的思维,需要一番沟通才会发掘。“性感”则是属于外在,从个人的穿着,举止、谈吐到声线,在不同人的审美眼光里,性感或否都是很主观的。

S 继续说,他欣赏同时拥有感性和性感两种特质的女人,男人可以接受女人适时适量的感性,但是有时候生活还是要回到现实,感性过了头就会变成了神经质,别像林黛玉那般看到落花也会感伤,太多情感负担了。

在我眼里,S 就像大观园里的贾宝玉,他是在女人的粉脂堆里做生意, 见识过形形色色不同的女人,他观察女人有他自己的一套,他总爱开玩笑说他是女人养的。

想起之前,有个男人说我,你像一盆紫罗兰, 需要很多爱来养,用心才养得美,用心经营才开得美艳,需要一心一意。

从网上Google 紫罗兰的资料,才知道原来它是娇贵的花种,栽培和播种的过程不单只繁碎,从温度控制到水份供应都很挑剔,施肥过多又影响花开,阳光不足,通风不顺又容易受虫害,真是一朵温室花。

当时候那番感性的紫罗兰情言听在我感性的耳里,直直甜到心里面去了,认为这个男人懂得如何爱我,与他在一起一定会非常受到呵护。

后来他的假面具被人撕破,一再而再地被我刺破他的谎言,让我彻底失望,决心与他不再有任何瓜葛。

就算我真的是一株紫罗兰,好在我没有林黛玉那般神经质的葬花感性,不会为了“该死”的爱情苦苦守候,不然我会先被自己的眼泪淹死。

我这个感性的女人翻脸的时候,绝对可以现实得很。

Wednesday, May 25, 2011

这一次

这一次,一双雪白亮的车灯一路在后面护航,直到我安全地接到了父母,才悄然功成身退。

这一次,爸妈抵达黑白城市的时间也和上一次差不多,接到两老的时候天空边都开始出现鱼肚白了。

这一次,不是巴士又半途抛锚,而是一路上走走停停接收搭客,耽误了不少时间。

这一次,不懂又是卖票的说谎,还是驾车的都一样混蛋,凌晨 5 点多,我人在 Duta 巴士车站拨电话给爸爸,原本垂低的下巴立刻抬高了,对眼前的人说司机不肯停 Duta,他立刻招手茶档老板收钱,起身带我走。

这一次,我说不会再有第三次了,夜晚的长途巴士让我不放心,希望下次您肯合作,机场比车站更靠近我家。

这一次,第一次跟爸爸一起站在机场的星巴克柜台前,他老人家盯着饮料板看了很久很久,急得我差点忍不住要开口催快点,不然飞机要起飞了~!

后来我才知晓,原来他老人家一直在找哪个是最便宜的咖啡,每每到外吃饭,他和妈妈只肯点一杯饮料两人分。

妈妈也一样,每一件塞到她老人家手里要她看适不适合的东西,她是先翻看价钱,我用英文对售货员说,she always check the price before say yes。

后来我学聪明了,“欺负”她老人家不懂看字,每一件东西我都说还有 Discount,在一旁的售货员马来小妹自作聪明插嘴,This is best buy, no discount。

我看着她几秒钟,嘴唇闭得紧紧地没回她一句话,不懂当时候看她的眼神是不是很吓人,马来小妹好像吓了一跳,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

我妈妈虽然不认识 ‘Discount’ 这个字,但是她听得懂 ‘No Discount’ 是什么意思,还好那件衣服妈妈肯点头买下,不然那个马来小妹会被我咒失眠。

带爸爸走了 4 间书店,只在 Kinokuniya 买到他目前追看的系列小说本,也就只找到一本,我比他更失望。

晚上回到猫窝,我一本书爸爸一本书,各自在客厅霸了一个 comfort zone,我很肯定我肚子里的书虫是遗传自老爸,直到离开黑白城市,他老人家都只买了一本书。

被爸妈的关怀温暖了两天,守护天使跟着大鸟离开之后,独自驾车回猫窝的心情并没有上一次那么沉重低落。

记得年初四在豆原,我告诉文心我不怕一个人,但是我不喜欢曲终人散后的寂静,不懂是不是去年经历的事故太多,见识了人心隔肚皮却比蛇蝎更毒,让我不知不觉更习惯了高处寒。

回到猫窝,开着冷气做家务,听了 Norah Jones 听朱哲琴,过后出去吃个巧克力火锅,坐到人家关店又转去 Mamak 档喝 Teh O Kosong ,吃一块 Putu Mayam,肚子里装了甜的,心情也更好了。



2011 爸妈到访黑白城市的文章:
心挂
[凌晨3点多坐在mamak档,手里握着手机,等着电话。
从晚上9点开始在床上翻翻转转,就是一直无法入眠。
自己会说人家,暂时还不属于你生活中的东西先别去烦,轮到自己的时候却是连觉也睡不着。
夜深的mamak档,只要耳朵拉长一点,你可以听到很多故事。]


家。my love
[家,是由重重的爱筑起来,再把家重重包围着,保护它完好的,也是爱。
一夜不曾合眼,没什么大不了,要看为的是谁,住的猫窝被父母亲‘加持’过,不再一样。]


Friday, May 20, 2011

别让爱你的人找不着你的手



一日傍晚,被困在 LDP 车龙里慢慢向 Sunway 的方向滑去,在不该塞车的时段碰上了走一步停三步的情形,心里大概有数,前方可能发生了车祸。

没多久,一辆救伤车从远远后面“追”了上来,司机拼命按喇叭,所有车子都很合作地尽可能往两旁挤去,腾出一条通道让白天使滑过,我心想来的不是黑车,至少代表还有希望。

慢慢地,再看见了救伤车顶上旋转的红灯,越来越靠近,知道越接近了事发点,心开始扑扑跳。

不到傍晚 7 点的天空乌云密布,完全遮住了阳光,一具躺在地上被黑胶布覆盖的尸体映入眼帘,一只深褐肤色的手掌从黑胶布底下露出来,软绵绵地朝天空摊开。

我盯着从黑胶布下延伸出来的几道干沽血痕,全都横流过马路面,感觉刺眼,犹豫了几秒钟,要路过就非得从上面压过不可。

维持交通次序的警察不停挥手要我走快一点,我深吸一口气,心里念起了经文,踩下油门,眼睛不敢斜视。

十多年前,老家曾发生了天愚弄人的悲剧,做哥哥的是拖车员,一日接到车祸拖车通知,与伙伴们火速赶达现场,一看才知道躺在轮子底下的摩多骑士是自己的弟弟,当场崩溃痛哭。

每一次看见车祸,每一次都会提醒自己,就算路上行驶慢一点也无所谓 ,就算被没礼貌的车子插队也无所谓,只要安全第一,只要人和车都平安。

可惜人就是善忘,过后又是没有了一回事。

Thursday, May 19, 2011

my LOVE to you is just a drop in the ocean


来临的周末爸妈将到访猫窝,先在笔记本上大概写下要安排给两老的吃喝玩乐行程,也记下要交给妈妈的家用数目,写着想着,不懂为什么突然间感触起来…… 眼睛有点酸。

忘记有多少年了,她老人家不肯收我一分一毫,就连爸爸,钱交到他老人家手上都被退了回来,只有一句话,你现在比我们更需要钱防身。

这话里包含了无法算数的爱,爸妈无形的守护翅膀,就算女儿离家三百里外,依然张翅帮我遮风挡雨。

记得去年,拨给妈妈的电话一接通,我的眼泪立刻噼里啪啦流下,十年异乡,从来没有如此在妈妈面前失控哭过。

我告诉恩,我妈妈念的是社会大学,就算泰山崩于面前她也面不改色,从容应付,当时候她只说了一句,妈妈帮你。

小学时候,有一次跟着表姐一起飘洋过海去看花车,爸爸把亲戚的住家地址口述给表姐,抵达对岸码头,表姐把死背好的地址一板一眼念给三轮车夫听,以前社会的治安,大人会很放心让小孩子自己出门。

睡醒隔天,大姐姐们拿着爸爸一早交待好的钱,带着我和表姐去逛街,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吃到快餐,还买了一条当时流行非常的绑书带,回到学校很骄傲地告诉同班同学,这是在光大(Komtar) 买的。

把这些感触在 msn 上对小羊说了,他问我,他们对你,有什么心愿?

开心活着,至少,现在的我是,这是我没丁点考虑的立刻答案。

这个周末,要两老只管买,我付钱,只管吃,别看价钱,以前他们带我出去吃饭,也不曾限制过。

给爸妈,母亲节快乐~父亲节快乐~



Saturday, May 14, 2011

美丽假期



炎热的天气经过了一场大雨的洗礼
凉快的空气按捺不住想往外跑的心

拿出换了新装的 D40x。。拍落帽子上的尘
带上鸡蛋花。。樱花国小礼。。还有台湾玫瑰

这次出走
我要美丽到底



Tuesday, May 10, 2011

如此简单



上个月,替代我之前工作岗位的那位女同事被公司辞退了,导致原本已经不再关我事的工作又弹回到我身上,虽然只是半个部份,虽然知道只是暂时性,但是目前的工作性质和以前完全不同,要同时兼顾两边,一颗脑瓜同时跑两个不同“频道”,我不是 Pentium Dual-Core,会吃不消。

忙了一天下来,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时间,见到恩,我说想要一杯热巧克力,晚餐还没吃,去星巴克,好吗?

小猫受委屈了,他看了我一眼,打趣说。

我无力地对他一笑,每每在工作上碰上不负责任的同事,几乎都是来自同一个“种”,工作没效率,人品没自律,“送”走了一个,公司打算请回两个,我这才知道自己以前是 Superwoman。

夜里 11 点 的 The Curve 人潮已经散去,星巴克依然多人,室内的位子全满了,我坐在户外的位子,恩捧来两杯热巧克力,我知道,他也工作得累了,也不想再加班,不然咖啡会是他的选择。

他把我点的 Mushroom Melt 和热巧克力端正地摆在我面前,放好纸巾刀叉,拿走托盘,到回来坐下,再把我放在桌面上的杂志移去空的椅子上。

我静静地看着他做这一切,他说过我与他之间不需要说 [谢谢],我说过我对幸福没安全感 ,过去的经验告诉我幸福都不长久。

那晚,星巴克对面的某名牌服装店在进行夜间装修,又碰上有服装秀彩排,吵杂的摇滚音乐和刺耳的电钻嘈音渗杂在一起,非常刺激太阳穴,我却已疲倦得无感觉,神经线麻木了。

那晚,他耐性子等我吃完 Mushroom Melt,喝了半杯热巧克力,才对我说,这里吵得人头痛,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身心累的时候,女人要的男人贴心,不外如此简单。


Monday, May 09, 2011

心房

图片取自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特别的房间,那个房间里每次被填满的东西都不一样。

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房间里满的是一片玫瑰花海,空气芬香、甜蜜、快乐。

和知己好友吃饭聊天,房里的墙上贴满了一张张开心的笑脸。

生病的时候,卷缩在床上辛苦得很,房间里只有药瓶和水罐。

失恋的时候,房里一片黑暗,看不见五指,也看不见自己。

孤单的时候,寂寞就占据了整个房间。


Wednesday, May 04, 2011

从阿当咬下那口禁果开始....



女人说男人,男人重面子,不管口袋里有钱的没钱的,你不能让他在人前没面子。
男人说男人,男人兼好色,只要色情行业依然存在的一天,这就是很好的成立点。

女人看女人,看外表,看打扮,看她身边的那个男人,再转头看她。
男人看女人,看身材,看样貌,看到养眼的会想巴不得能“看穿”她。

一位已婚的男同事就是这么 说,When a guy look at a woman, they look “through” the woman。

近来我们发现他对一个女生特别留意,那个女生也是在同一个区域上班,她的泊车位刚好就在他的车位旁边。

两人从不曾交谈,但是他就是有本事连她在哪一家公司上班都知道,要是不期而遇在同一个地方吃午餐,他的视线总会不自主往她的方向溜去,只看光想,没有行动就没有罪,他说。

我问朋友小麦,男人对女人主动送上来“禁果”很难Say No吧?
小麦说,除非那女的长相非常抱歉,但是也不是每个男人都有 Say Yes的胆色。

我说,女人看待男人拒绝艳遇这回事,会认为他是忠心于伴侣,或是个正人君子。
他说,有些男人拒绝艳遇并不是不想,而是怕沾了腥气又惹得一身蚂蚁回家。

已婚的小麦就曾遇过身边的女性朋友主动送上性暗示,他说男人偷腥有时候只是生理需要,他依然爱着家里的那位,与其他女人的“关系”只是欲望。

他举个例子,“If I meet someone today and got a chance, and given the condition of me so long never do…. I might probably end up having sex with her.”

女人面对艳遇时,就算附加上天时地利的条件,心中还是会有一层理智的过滤网,只有欲望没有爱的性,女人很难 Say Yes。

《原文刊于 cozycot 04.05.2011》


Tuesday, May 03, 2011

随想 0503 - 凡夫总爱惹尘埃


图片取自

我说我
红尘根。。肚子饿
吃掉了菩提的“菩”

他说他
口渴再喝那菩提露

我说我
累了靠在那菩提树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