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30, 2011

充电中。。。。



洗澡后,给自己敷上一层深洁面膜泥,美容师说要涂得厚厚的,覆盖标准是以看不见面膜泥层下的皮肤为准,我只想到一罐小小的面膜要这样子涂法,很快地她又会再赚到我的钱。

关上家里所有的灯,播上轻柔的音乐,躺在床上闭目养神,让面膜开始“工作”。

敷好了脸,冲上一杯花茶,纸盒上说明含有 40% Camomile,35% Limeflower,10% Lavender,10% Peppermint和 5% Liquorice Root,这些成份组成了一个功效 : Calming。

星期六安静的夜,放松心情让被工作折腾了五天的精神重新充电。


Friday, July 29, 2011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The Frangipani 为住客提供的免费自助早餐是从早上 7.30 开始至 11 点钟结束,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_^

食物的选择都是简单的炒面、米饭、罐头红豆、沙拉、土司、火腿、麦片、牛奶、水果……… 我个人觉得食物味道只是一般,不会太差也不会很可口,连续吃上了几天就会想要找别的东西吃。

餐厅里的人潮通常 9 点过后会陆续增加,如果你不喜欢在吵闹的环境下用餐,或是身边有小孩子跑来跑去差点撞上你正要放进嘴里的叉子,我个人的建议是最好 8 点左右就晃去餐厅吃早餐。

还有,通常 10 点过后被住客吃光的食物大部份也不会再添加,果汁也是一样,在食物供应逐渐减少的情况下,偶尔会出现那种好像大家都在争抢食物的有趣画面。

在 Langkawi 睡醒的第一个早上我去做了一个长长的散步,途中还遇见了一只猫咪,7.45 分左右踏入餐厅还以为自己会是最早到的那个,没想到有个华裔男子已经安稳地坐着那里吃了不懂是第几轮的早餐了。

捧着两碟食物经过他的桌子,彼此对视了一眼,我礼貌地向他点头微笑,后来我去拿第二轮早餐的时候他的桌子加入了一个洋佬,没多久两人就一起离开了。

那天我选坐的是向着大海的露天桌位,那里是一边吃早餐一边看海的最好位置,也因为是露天的关系,太阳升起后就会暴晒在阳光下,所以想要享受那份凉爽就得做一只早起的鸟儿。

那天早上我原本的如意算盘是这样打的,吹着凉凉的海风,吃着热腾腾的 Omelet,看着眼前的浪花朵朵....... 反正时间尚早,露天桌位除了我之外就只有一桌马来小夫妇在吃早餐,我乐得可以静静地看上几页书,享受听海浪声,喝多几杯果汁,再吃多几块水果.......

哪里知道~~~~突然右边的光线一暗,一个黑影在右手边的空椅坐下了来,向我说 “HI”。

抬头一看,是刚才那个华裔男子,忘了他是怎样扯开场白,他自我介绍来自中国 (中国那里我忘了),公司派他来马来西亚公干,听人家说(不懂他听谁说) Langkawi 是个不错的地方,特地与同事腾出三天从 KL 北飞来这里享受海岛风情。

我们先是用英语交谈,后来他看见我手里那本 《远方的鼓声》,问我是不是会说中文,我们就改用了中文说话。

他问我跟谁一起来,丈夫吗?我回答说是。

出外旅行要避免被无聊人骚扰,套在左手无名指的钻戒是我最好的挡驾牌,可是眼前这个毛利后来的举止让小女子领教了,小小的一枚戒指就像行李箱上的小锁头,挡得了君子,挡不了无赖。

毛利继续问,那么你的丈夫呢?怎么让你一个人吃早餐?


他还在睡觉,我说,随着起身告诉他要回房去梳洗,实在没兴趣跟他扯下去,没想到他也尾随我一起走出餐厅,还问我什么意思是“梳洗”?

就是冲凉刷牙洗脸,我说,再语气稍微加重地对他说再见。

当时候心里已经非常不爽,好好的一个写意早晨被人破坏了,原以为离开餐厅后就可以摆脱他,回房拿了 D40x 再到回去外面拍照,没有惊动到房里的那位。

没想到那个毛利突然再出现,顺着小径向我走来,手里还拎着一个手提电脑,他住的 Sea Facing Villa 与我住的 Beach Villa 只相隔一小段路。

毛利看见我手中的 D40x,建议不如他帮我拍照,我说我只喜欢躲在相机后面,他还是不死心,指着沙滩上一个写着 “Beware of Jelly Fish” 的告示牌说,你站在那里我帮你拍,你扮Jelly Fish。

当时我真的差点要对他翻白眼,直接甩下他就回房去了。

我还是没有惊动房里的那位,我想没有哪个男人会接受和不介意自己爱的女人被人骚扰,一起旅行也同时让彼此保有个人小空间是我们之间的默契,他知道我喜欢一个人静静拍照,写日记,他的旅行是休息,我的旅行是一场自我对话。

噩梦并没有一天就结束,隔天早上那个毛利竟然和同事坐在最靠近我房间的那个凉亭里聊天,搞到我要像贼那样轻轻拉开落地玻璃门,连门也不敢关紧(怕发出声音让他发现了),鼠头蛇尾地闪到后巷用跑的去吃早餐。

后来仔细想想,我干吗要怕他?少女时代放学后被无聊人跟着回家,那时候年纪小胆子也小不敢对人怒吼是可以原谅,现在老牛一个,竟敢还会怕一个无赖~!还会怕到忘记用相机拍下他的毛利脸~!

后来房里的那位知道了,大气呼呼地说要看看那个家伙长什么样子,接下来每天都陪我吃早餐,让我尽可能保持在他的视线范围里,可是那个毛利已经 check-out 走掉啦~


Thursday, July 28, 2011

百年不凋零的玫瑰



那一天先对自己说好只在橱窗前看一看就走,站在电动扶梯缓缓上升,它的专卖店慢慢“浮现”眼前。

已经不是第一次来看它,每一次想狠狠买下,它的价钱总让我深呼吸再深呼吸,其实市场上也可以找到它的冒牌货,可是那玫瑰色泽,那金色的边,是一分钱一分货。

每一次空手走出去,心里都很不好意思面对站在背后送我的那对眼睛,他每次都不厌其烦地对我讲解每件被我凝视的精品。

那一天的橱窗跟平时不一样,一个大大红色 'SALE' 字贴在玻璃,玫瑰花痴忘了先前对自己说过了什么。

他一看见我就用很戏剧的高音语调呐喊,TODAY EVERYTHING IS 50%!!

我还来不及说什么, 他继续很肉紧表情地说,YES! 50%!TOMORROW LAST DAY! 玫瑰花痴也跟他一起 oh~my god~

就这样,那一天玫瑰跟了玫瑰花痴回家。


Sunday, July 24, 2011

懒懒的曲调,蓝蓝的心情

今天早上,不管脚丫子是否受得了,去慢跑了半公里,再步行半公里回家。

自己是知道的,每个月总会有那么一天,也会非常不喜欢那个时候的自己,像是一只愤世的猫,情绪化、 喜怒无常,我归罪于是荷尔蒙变动的错。

这个时候,跑步是最可以让自己避开发脾气的最好方法之一,二来是睡觉,三去做 Facial,四就是把自己“软禁”在家。

美容师说只不过才相隔两个星期 ,我的脸怎么出现了很多暗藏在毛孔里的油脂?

整张脸被“修理”得连眼泪都飚了,这个非常时候就只有美容师有免死金牌,可以弄我哭却不必受罪。

天空软白白的傍晚,夕阳无力地落在靠窗的沙发上,望出去外面全都是很安静的树,听着爸爸妈妈年代的歌,等待今日下画,期待放假的明天。


随想0724 - 生命线里有你


图片取自

不管是你走进了我原本平淡的生活
还是我走进了你多姿多彩的花世界

我们现在都活在彼此的生命里

Friday, July 22, 2011

幸福樱桃



在Jusco 一看到它,立刻把原本放进了篮子里的草莓拿出来,每次樱桃季节一到来,草莓就会暂时被遗忘。

从小就很喜欢吃樱桃,那时候吃的都是蛋糕上的樱桃,还以为那就是樱桃原本的样子,长大后才知道那些都是添加了色素和防腐剂的“假”樱桃。

小时候能吃到蛋糕也都是特别的日子,比如同村家境较好的小孩做生日,或是妈妈从巴刹买了烤牛油蛋糕回来拜神,蛋糕上一定会有半颗小红球。

以前老家村里一户有钱人开的杂货店也有卖“假”樱桃,一次好不容易存到了五毛钱,看店的印度姐姐却欺负小孩,说我带的钱不够,收了我五毛钱却退回两毛钱。

后来妈妈知道了,顾不得自己的马来文是不是很流利,拿着那两毛钱上门去跟人家理论,带了一包幸福回来给我,还记得透明小袋子里装的是两颗青色樱桃。


Wednesday, July 20, 2011

原来这一次我是主角



其实起飞 Langkawi 之前已先被告知会有一顿半正式晚餐,行李箱里也塞进了一条漂亮裙子,至于地点是那里,对方的口密得很。

晚餐是安排在 4 天 3 夜的第二天晚上,那天下午看见酒店小生在装饰最靠近餐厅的石砖凉亭,地上有一圈围绕着凉亭边沿的鲜花,我还走前去蹲下拍照。

当时心里面也没有想到其他的,我看中的是酒店小生踩着的小梯子,想要借来采芒果。

酒店小生不停爬上又爬下挂着深红色窗帘,那个下午海风吹得很大,窗帘被吹得乱七八糟不肯听话,看他那么忙的样子我也不好意思“抢”人家的梯子耽误人家的工作,假假问他芒果可不可以采?他说可以,我礼貌地说了谢谢就走开了。



后来自己搬了小桌子去采芒果,肚子装下了两粒芒果和一壶鸡蛋花茶之后就去做了一小时半的全身按摩,凉亭的事也就忘记了。

傍晚 7 点钟,他说我们应该出发了,出门前我们有这样的对话。
“需要带手袋吗?”
“不需要。”
“我带 D40x 去可以吗?”
“可以。”
“走路去还是坐车去?”
“走路去。”

我还是傻傻地没多想什么,心里认为或许有车子来接送,我们当然要走路去门口等啊~

挽着他的手顺着小径往餐厅的方向走去,下午的那个凉亭多了一张桌子和两张椅子,桌面上摆了一盏小灯,也看见一支红酒,深红色的窗帘已经乖乖地被系得美美的,桌布的颜色跟窗帘的一样。

我指着凉亭告诉他下午的事,他说我们过去看一下,脚步带着我朝那里走去,我硬拉着他说不要去搞人家的东西嘛~他说只是看看而已,怕什么?

站在凉亭外的两个餐厅小妹对我们微笑,他走上前去轻轻拉开椅子,我才知道,刚才心里面其实羡慕得很,羡慕那个不懂是谁的幸运女人,原来就近在眼前。

Monday, July 18, 2011

花影下的百态


没有上街去溜达的时候,我最喜欢呆在 Beach Villa 房外的椅子喝茶吃巧克力,把双腿高兴地翘起来藏在花裙子里,想要更舒服的看海位置就把枕头搬到凉亭的沙滩椅上,可以躺在那里对着大海看村上春树。

要是不小心吃了太多巧克力而心里觉得有点罪恶感的时候,就在 The Frangipani 里到处乱走乱逛燃烧卡路里,看人家爬椰树采椰子,看酒店工人倒垃圾,看(偷瞄)其它住客在干什么 .......

有一对上了年纪的洋老夫妇,他们每天主要的活动就是晒太阳,吃了早餐就开始躺在沙滩椅上晒,晒到中午阳光比较烈了就把椅子拉到树荫下继续晒,下午也许会“消失”一阵子,可能去午睡还是去吃饭,傍晚时候就出现在自己房外的椅子上晒夕阳,我在背后称呼他们 “两条肉干”,好像非要拼命地把自己晒干不可。

另一个中年洋佬,身材高佻消瘦,只穿一条覆盖重要部位,面积超小的三角形 G-String 做日光浴,通常晒到接近中午时分就“收档”起身走人,有一次被我不小心瞄到他在起身前会先脱下小 G-String换上短裤,整个过程当然是坐在沙滩椅上完成。



一对长得很好看的年轻洋男女,像是来度蜜月的新婚夫妇,我猜是法国人,女的金色头发色泽非常漂亮,时常看见两人的影子手牵手在散步,吃早餐也不忘牵着手,恩爱非常。

第一天在泳池旁的开放式酒吧喝 Welcome Drink 遇见了一班环肥燕瘦的华裔太太,几乎每个脚下踩的拖鞋都有一串假葡萄,几乎每个手里拿的都是一样的毛巾,我给她们取一个外号 - 水果太太团。

当时酒吧台除了我和恩两人之外,还有一个洋佬坐在我们左手边的斜对面,他正用着手提电脑上网。

水果太太团一到来喧哗声也跟着来了,人数几十个直向洋佬逼近,洋佬很礼貌地起身要把位子让给她们,她们忙摇手说 no, no, no……

第二次遇见水果太太团是隔天傍晚,个个兴高采烈地在海边玩水拍照,有一个最经典,围在她身上的毛巾一转身是两只老鹰护着她的“八月十五”。

当时我在海边的浪漫晚餐顿时变成了像在巴刹吃饭,虽然她们的喧闹声有点杀风景,但是看着她们兴高采烈的样子,心情也会被感染得欢愉起来,快乐地吃饭对身体好噢~

水果太太团让我想起了老家的皇太后,上一代很多女性结婚后把时间给了家庭,给了丈夫又给了孩子,等到孩子长大了,自己也到了耳须发白的年纪,也应该是时候把时间给回自己。


Saturday, July 16, 2011

将错就错



原本要买的是唐人香菜,却买错了鬼佬香菜,叶子味道较苦,干脆把它插在瓶子里摆起来。

看着那一把绿想起了三毛,当年她在沙漠走路去结婚就是别了一把香菜在草编的帽子上,荷西说她的打扮很有田园风味。

我的一把香菜却引来了一只不懂从哪里跑出来的大苍蝇,害得我追着它满屋子跑,也不懂被我赶去了那里,苍影不见了,希望它别厚脸皮留下过夜。>_<



Friday, July 15, 2011

玛丽莲梦露的睡衣



来到免税天堂 ,我买最多的不是烟草不是酒精也不是巧克力,反而是香水,帮人家买的,选给自己的,送给人家的。

提着一个购物袋离开香水屋,里面装着想要许久的 Paul Smith Rose,终于重逢的 Lolita Lempicka,初次见面,没来得及消化它的香味是否适合自己就买下的 Juicy Counture Peace & Love。

Kuah Town 香水屋的香水价钱比起购物广场里的香水店较便宜,机场所售卖的香水又比市区的稍微贵上几十块,整体来说,Langkawi 岛的香水还是比一般市场上便宜了20至30巴仙,值得买。

现在最常用的是 Paul Smith Rose,目前还没能找到另一个牌子的玫瑰香水能与它媲美,喜欢它的玫瑰花香非常轻盈,似香浓却又清淡,闻起来不俗气,让人心情愉快。

偶尔晚上临睡前也往床边的窗帘喷洒几下,在玫瑰花香的包围中,有帮助我容易入眠。

多个月前从杂志上看见 Juicy Counture 新推出的香水 Peace & Love,瓶盖上那一圈漂亮的土耳其石和红粉当当深浅不一的三串流苏已经俘虏我心。

Juicy Counture Peace & Love 的味道清新,甜美而不腻,一位女同事也要我帮她带了一支大瓶装,原来我们都看中了围绕在瓶盖上的那一圈波西米娅娇媚。

过去一直对 Lolita Lempicka 眷恋不忘,它是我所用过最能在我身上停留的香水,与它的缘份始于很多很多年以前。

那年 25、26岁的我刚从学院毕业,抱着不上不下的电脑文凭,同龄的女生都在工作岗位上有了一定的成绩,我却处于前途茫茫,彷徨着是否要转职步入新领域,刻苦地从零开始,还是回到以前那样当一个小书记。

那时候的身体健康也很差,工作和爱情都是一团糟,还被医生怀疑得了盲肠炎被逼躺了一个星期医院。

再重逢的 Lolita 让我回想起了那个没有自信的青涩自己,情绪敏感脆弱,对自己对身边的人都没有安全感,是一个渴望 a lot of attention 却又想要逃避现实,孤立自己的女人。

他听了我的故事,告诉我 don’t let the past haunt you。

香味独特的 Lolita 依然是我最爱的香水,这一次,我会用 “新” Lolita 抹去“旧”Lolita 不如意的回忆。



Thursday, July 14, 2011

随想 0714 - 或许,互相信任的爱情就是这样


当你把世界摊开在我手里
允许我何时都可任意出走

你把世界摊开在我手里
任我何时都可随意出走

我却愿意为你
原地停留


Wednesday, July 13, 2011

随想 0713 - 等你,一起走


当你把世界摊开在我手里
允许我何时都可任意出走

我却愿意为你。。原地停留

Monday, July 11, 2011

The Frangipani Langkawi Resort & Spa

飞抵 Langkawi 的那一天太阳非常猛烈,从机场到 The Frangipani Langkawi Resort & Spa,途中停下为租来的车子添油和医饱自己的肚子,我只有一个字 :闷热。

感觉上周围的热空气是贴着皮肤静止不动,街上没有一丁点儿风,树木都安安静静地立着,The Frangipani 的 Lobby 更像一个焖炉,在办入住手续的时候我已经额头冒汗了。

The Frangipani Langkawi Resort & Spa 距离机场大概是 10-15 分钟的路程
大门口有一棵开得非常灿烂艳丽的杜鹃花树

好在之后跟着帮我们拿行李的小伙子穿过 Lobby 走去房间的时候 ,眼前的视野一下子拉阔,海风徐徐迎面吹来,周围的空气顿时“活”了起来,大大力吸了一口气再吐气,要把囤积在胸膛里的闷热排出来。

走在沿着沙滩旁的小径上,被一片绿荫围绕着,头顶是蓝天白云,身边是摇曳生姿的椰树,磷光闪闪的海面就在百步的距离内,海浪声,树叶沙沙声,南洋风情就是这个样子。


我原以为 The Frangipani Langkawi Resort & Spa 就如其名, 应该会种很多鸡蛋花树,没想到所看见的是很多芒果树。

几乎每一棵芒果树都结满了肥胖的果实,一串串芒果挂在树上很诱人,洋佬住客对这个热带水果非常喜欢,哪天早餐时光要是有芒果的影子,通常很快就被他们扫个清光,决不客气。

我当然不会跟他们抢,人家来你的国家旅游怎样都算是客嘛~ 反正 The Frangipani 到处都有芒果的影子,直接搬张小桌子到树下,人站上去垫高脚尖采就行啦~要多少有多少。



原本推着小车子正在回收垃圾的工作小伙子看见了,热心地拿着长长的竹竿过来帮忙,我已经采下了五,六粒芒果,正坐在桌子上晃脚休息,桌子和人都毫不客气地霸在小径中央。

带着芒果去餐厅找小妹借刀子,小妹说不行,说我们帮你切,还切得一块块漂漂亮亮的用保鲜纸包着碟子送上来,我心里盘算要是下次再来,记得带水果削皮刀和酸梅粉,还要酱油和糖。^_^


选择入住的 Beach Villa 是 The Frangipani 最靠近沙滩的房间,一间间单层独立式小房,洗澡间有分室内浴缸和露天花洒两种。

露天花洒有盖上一半的透明天花板,抬头看得见蓝天白云,下雨的时候一边冲花洒一边听着雨声,会有个错觉好像在淋雨,可是落在身上的水却是暖的,感觉非常舒服。




沙滩上长长一字排开的沙滩椅和几个石砖凉亭,大多数时候都没怎么看到有人影,固定出现的都是几个洋住客,非常喜欢躺在太阳底下把自己烤得红红的。

其中一个凉亭置放了一张按摩床,原本想在那里安排按摩疗程,却因当天 SPA 中心人手不足,只好作罢,移去了室内。




这个四四方方的双层楼套房坐落在沙滩上最尾端的角落,我说倒像是渔村暴发户的房子,入住的通常是沙地阿拉伯游客。

前面的游泳池是咸水池,环境比起靠近餐厅的游泳池要幽静,通常会出现在这里游泳的人都不多,很有私人空间。



我入住的那间 Beach Villa 距离餐厅,酒吧和游泳池也比较远,白天坐在凉亭里吹风看书很舒服,可以享受到绝对的宁静。

喜欢Beach Villa 的位置,晨起推开落地玻璃门走出去,大海就在眼前,对着海伸一个大懒腰,去做一个长长的散步,再晃到餐厅吃早餐,度假就是要这样子的休闲。

The Frangipani Langkawi Resort & Spa
P.O. Box 138. Jalan Teluk Baru Pantai Tengah,
Mukim Kedawang
07100 Langkawi,
Kedah, Malaysia.

Tel: (604) 952 0000
Fax: (604) 952 0001

Email: rsvn@frangipanilangkawi.com

Thursday, July 07, 2011

衣柜新兵

从 Mango Sale 败回来了两件战利品。



红红的扣钮长袖衣,上面印了许多可爱的小帆船,袖子可以卷起来扣起,喜欢领子的部分,胸前 V字形下才开始扣起第一颗纽扣。

非常喜欢 Mango 这款式的扣钮长袖衣,一定要选刚好合身的尺寸,然后搭配西裤、牛仔裤或是短裤就会很好看,简单帅气。

原价 RM159,折扣价 RM99,买的时候太高兴,错把 99 看成 79,还是买下,看中它是从它 new launching 的第一天开始。



另一件是粉桃色针织扣钮外套,七分袖、胸前是大V领。

今天穿了它去上班,里面搭配 Zara 的橙色背心,下半身是褐色 Mango 西裤,发现自己近来喜欢上“玩”颜色,

忘了有多少年没穿针织外套,总觉这种质地的衣服很容易把我穿老了几年,现在顶着一头卷卷,恩说看起来却比之前的平平短发年轻,仗着他那句赞美,把单交了给他,男人赞女人是要本钱的哦~

原价 RM129,折扣价 RM69,原本要等到 70% 折扣才买,可是针织衣物很容易被勾线,不想等到最后只剩下这里勾脱了一针,那里勾破了一个洞的选择,挑到了一件满意的就立刻去付钱。


Tuesday, July 05, 2011

Life is too short for worries


那一个傍晚,就在 Jo 告别单身的前几天,我们姊妹三小聚在星巴克。

舞蹈把我们牵在一起,我珍惜这缘份,大都会里能认识全交心的朋友,是难得,也是福气。

肚皮舞真的是很棒的舞蹈,领导我认识了很多很棒的女人,活得漂亮的自信女人。

那一个傍晚,我是最迟到的那个,人一坐下,她就问我,你近来好吗?眼睛里是关切。

我告诉 Jo 我现在怎么样了,告诉她我的选择,她只是珍重地问了我一句,最重要的是你开心吗?

我用力点头,开心,我说。
最重要是你开心,她说。

那一个傍晚,我们姊妹三各自都有说不完的话要告诉对方,Jo 总是笑眯眯地听着我们说话,偶尔穿插一两句自己的近况、工作,从来不抢话题。

后来我才想起,她在筹备婚礼的百忙中坚持要与我们见上一面,她一定有很多话要跟我和小天鹅说,我们却都忘记了。

那一个傍晚,时间太短,想说的话却太多。

回到家收到 Jo 的简讯 :Happy ur life is better now, most important u feel secure. Can see u more light hearted now, dat's good. Life is too short for worries.

Jo,一个处处为人着想的好女子,0703 @ Carcosa Seri Negara 幸福出嫁。

Monday, July 04, 2011

做一只快乐的犬



台湾大姐大蓝心湄在六月份的《女友》杂志的访问里说:“女性被冠上‘败犬’、‘剩女’的封号很好啊,我想,你要有 一定的时间、身份、地位,才有资格拥有这样的称号。”

在我老家,与我同龄的女性朋友现在还是单身的几乎“绝种”了,说得巴辣点的,就连当年中学班上最丑的那个都已经嫁了出去 。

在大都市里,30以上依然单身的女生不再是怪物,剩女”的身边不缺乏追求者,只是婚姻不是她们认为人生中主要的归宿。

忘了曾在那里读到过这么一段话,喜欢写作的女人,首先要的条件是有一幢属于自己名字的房子。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已经没有印象是那位女作家说的,唯一记得的就是有一瓦遮头比一个男人的胸膛还要可靠。

对我而言,不管男女,不管是结了婚还是恋爱中,都不要成为最没“本钱”离开那段感情的一方,曾在自己的部落格里告诉过自己 :“不当爱情败犬。”

其实,女人不管自己是"败犬",还是终于捉住了长期饭票的"胜犬",最重要当一只乐犬,一只懂得活得开心漂亮的美犬。

就像来自泸沽湖女儿国的杨二车娜姆说的一句话 :“长得漂亮,不如活得漂亮。”

Saturday, July 02, 2011

一机换一机



那天,我想情况大概是这样子:安装unifi 的来了,送玫瑰柜子的也来了,然后送柜子的走了,安装 unifi 的不久也走了,我的小相机,也跟着‘走’了....

那天,早上出门上班前还看了桌上的它一眼,就是那么一念之差,没打算顺手放进手袋里去,它的结局就不一样了。

那天,特地牺牲工作日帮我等的人,也不能怪人家,他的两粒眼睛当然看不及八粒不认识的眼睛在干什么。

小相机到底是跟了谁走,谁都死口说没有。

他说,既然是在他鼻子底下发生的事,他愿意负责。

走了 Panasonic DMC-F2,选来了 Olympus 新宠儿 xz -1,给它穿上漂亮的 Vlashor 相机带 - Petit Vintage Roses Holiday。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