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21, 2011

《掏摸》 - 中村文则



台湾文学评论家银色快手在他的《掏摸》推介序里写说,[ 读完这部小说,觉得像是一口饮尽后劲强的烈酒,品尝久违的浓郁风味,那是深植于心的真实感动,留在唇齿间的余味挥之不去,反复咀嚼更能享受其喉韵。]

我读这部小说,当翻过了最后一页倒是愣了一下,就这样吗?结局了?我还没准备好噢…..

这是以第一人称而写的小说,男主角的职业比较特殊,从书名《掏摸》或许你已能猜到一二。

小说读到一半的时候,心中已经谱了欢喜结局的假设,就像男主角那样认为只要成功地完成了任务,就有机会向命运要求 take two,没想到不管任务成功或否,威胁他办事的人已经为他安排了同样的结局。

可知,我真的不了解人性的丑恶面,就像男主角那样认为可以尝试婉转地说服对方放自己一马。

男主角的职业是扒手,对这个人物我也没多少好感,很多年前曾吃过扒手的亏,刚新买不久的手机被人从包里扒走,地点是在人潮多的夜市,当然自己的粗心大意也需要负上部份责任。

之前家里发生相机被偷事件,伤心气愤是自然之情,最后也得接受找不回来的事实,假如扒手和小偷的存在是间接辅助社会经济运转的小螺丝之一,我黑色幽默地安慰自己,他们的角色就是负责维持 [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 的定律。

不管是扒手也好还是上班族也好,各自生存之道不同,挣钱的方法当然也不同,男主角的同党说了这么一句话,[ 从有十亿身家的人身上偷个十万,根本不痛不痒。]

就算我们多么讨厌他们的所作所为,不劳而获夺取人家的钱财,可是社会的构架就是那样,没有邪的存在那显得正的义气,没有低下阶层那能凸现高高在上的矜贵,地狱和天堂,阴和阳,柔与刚。

男主角的下场是血淋淋的结局,至于那个不懂可不可以说是女主角的妓女,与男主角在宾馆里做完爱之后兴高采烈地收下了50万,她是否记得答应了男主角会把小孩送去育幼院的承诺?

她走下床说的第一句话是,[ 对面开了一家新的购物中心。] 她似乎对满足自己的欲望比顾及自己小孩的前途更重要,就像在超市里逼自己的小孩偷东西那样。

至于男主角惦记的佐江子,是多年前跟他有过一段关系,已婚和育有一个小孩的女人,也是一个非常负面的角色,应该是患有忧郁症的女人。

《掏摸》的作者中村文则提醒了我们人性的黑暗面,当我们被温暖的太阳包围,感觉一片光明美好的时候,也别忘了看不见的黑暗。

银色快手写的《掏摸》推介序有附属在小说本里,同时也可以在布拉格文化部落格读到,如果你有兴趣阅读的话请点击这里




2 comments:

  1. 好现实的社会黑暗面.

    瞬间对这本书有点兴趣的说. ><

    ReplyDelete
  2. 小说的结局留下了想象空间给读者,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有点接受不了,但是过份交待清楚的结局的小说又太婆妈。。。。。。

    ReplyDelete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