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9, 2011

眉心锁



坐在床上背靠着墙看书,窗帘轻轻地摆动着,又是一个凉如水的夜。

一股淡淡的香烟味顺着轻风从窗外溜了进来,气味若有若无,要是平时我肯定会皱眉头,但是今夜它却牵引我想起了曾写过的一封电邮,立刻上网把它从信箱里搜索了出来。
刚才穿过公司底楼的停车场,闻到空气中有烟草的甘香,加快脚步循着味道追去,
贪婪地深呼吸,可惜楼梯的出口处没有你,那里一个人也没有。

天使知道我很想你,送了我一场甘香的空气,还是天使把你对我的思念,
幻成了空气,飘送到我这里?

这是写在二月份,当时候他身在香港办事。

一日早上起床看见睡在沙发上的他,桌上的手提电脑放了一张大字条,他已经超过 24 小时没睡,近来生意上需要处理的棘手事情让他耗了很多精神。

他要我记得,做生意不争一日之长短,当得了领袖就要能忍他人不能忍,这就是为什么古人说丞相肚里可撑船。

沉不住气,也成不了大事,他说。

一天还没盖棺,一天就还没到结局,安慰他人我很爱用这句话。

他说,盖了棺的,事情对他来说就是结局了,还在的,事情还是要继续。

好在,他的眉间没有之前那么深锁,笑容也回来了,笑我他都还没开始打战,我怎么却一直在帮他想后路?

与他近距离相处一年未满的日子,看见他的优点多胜于缺点,我知道我不需要再担心,我现在比较担心的是吃不到大闸蟹,有人答应过我的哦~


Friday, October 28, 2011

《艺妓回忆录》 - Arthur Golden



自《暮光之城》吸血鬼小说系列之后,已经很久没再碰上让我不舍得放下的小说,直到我从书架拿下几乎快蒙上一层灰的它- 《艺妓回忆录》。

《艺妓回忆录》这部电影已经是多年前的话题,很多家书店都没有了电影小说的存货,特地要求书局帮我订购一本,等待它飘洋过海来到我的手中,时间漫长得连我自己也忘记了,几个月后接到书局的电话我才想起有这么一回事。

把它带回家之后就一直收在箱子里,那时候虽然还没正式决定搬家的事,也开始陆陆续续把一些东西用箱子装好,懒得再拿出来再收回去,后来又一直为猫窝的装修事务奔波,根本没有闲情看厚本的书。

想一想,它被我冷落最少有半年以上,就像一位怀才不遇的艺妓,默默地等待那么一次的演出机会,也许命运就会从此改变。

一个月前,我把它翻开,它的内涵,深深吸引我翻过一页又一页,小说当然比电影更仔细的描述故事情节,一个来自渔村的小女孩,命中带着太多的水,她的故事有好几个夜晚都成为我的床头故事。


很多时候,一边读着小说脑子里会一边浮现杨紫琼,巩俐和张子怡的脸孔,她们的艺妓和服美影,还有那些依稀记得的电影情节。

巩俐是我喜欢的女星之一,她饰演的名艺妓初桃,那张清新脱俗的美脸,嘴角总是带着顽强,你又能耐我如何的不认输神态,尽管她的角色不讨人喜欢又好斗又心计, 看她后来落泊街头有点疯疯癫癫,心会有点酸。

小千代第一次遇见董事长,眼前那个温文儒雅的男人,他的目光在她小小的心灵里播下了一颗爱的种子,让她后来每走的一步路,都希望未来以后可以更接近这个男人。


追求一份漂浮的爱情,那个过程就像跑一场马拉松赛事,考验跑者的体力和毅力,还有那份坚持的信念,所幸,命运兜兜转转开了小百合几个玩笑,最后还是把她带到了董事长身边。

他们的缘份,从董事长把自己的手帕掏给那个哭泣的小女生开始,也许就注定了下来,就像小百合后来说的,我无法告诉你是什么导引我们的人生;但对我而言,我觉得接近董事长就像是石头一定会掉到地上一样。

Tuesday, October 25, 2011

海的味道

再到访 Kura@One World Hotel ,初夏的菜单已被收起,取而代之的季节菜单是 [美食の秋]。

翻开上一次写下的笔记,那是一个下雨的黄昏,有点不舒服的我却想吃冷的食物,在雨中驱车来到 Kura 吃了一碗很漂亮的初夏冷面。

细细的面条,清清的汤底带微酸,有点像中华冷面那种,吃起来很开胃,配上的材料我只记得切细的紫苏叶和樱花虾。

樱花虾 (Sakura Shrimp) 的体型非常巧小,全身都是漂亮的粉红色,紫苏叶也是我的最爱,吃后满嘴都是香香的梅子味,也很喜欢配着海胆吃,把海胆包在紫苏叶里一并放进嘴里。

身在这座看不到海的城市,每当想念海洋的味道我会想起软绵绵的,外表看起来不美丽的海胆,爱那入口的一瞬间在嘴腔里散开的海洋风味,感觉真的把对海的思念吃进了肚子里。


三色盖饭是我认为 [美食の秋] 菜单里最美丽的呈现,微微带烤过痕迹的蟹肉更香甜,让我不舍得太快吃完,橙澄澄的鲑鱼卵在嘴里爆开,很有满足感,有时候吃鲑鱼茶泡饭也会加入鲑鱼卵。

也要了一客秋刀鱼刺身,鱼身有如月光一样温柔的光泽,肉质带淡淡的腥味,这是第一次吃秋刀鱼刺身,有点不习惯那份腥,有人形容说那是秋天淡淡的感伤。

有时候一个人来用餐,不想独霸一张四人桌子,通常会选择坐 Sushi Bar,上一次望着寿司台后那面玻璃墙外的黄昏雨景,当时候不会知道,照片还没来得及从相机拷贝出来,家里就进了贼。

非常想念 Munakata 的料理师傅 Akira 桑,很可惜他已经不在那里工作了,仗着 Sang 和他很熟的份上,一定会有格外招待。

多雨的秋,也是思念的季节。

与 Akira 桑的初次见面:
奢华的一夜
[那一晚,我仿佛走入了日本漫画的寿司世界,第一次坐在 Sushi Bar,被寿司师傅很用心地招待 ,每一口吃进嘴里的料理,都是美味极品。]


Sunday, October 23, 2011

那些年,我们都是爱情的信仰者



昨天去发廊修剪头发和换新发色,原以为可以提早抵达,没想到一直在市区内兜错路,就算车上带着 GPS 还是像条失魂鱼,等到最后终于推开发廊的玻璃门,时钟指着下午 5 点,与约好的时间一分不差。

晚上 8 点从发廊出来,站在繁忙的金三角地带,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像流水般从我身边两旁滑开,有点迷恍地看着天空,一班好几个穿着整齐蓝色制服的男人走过,与其中一个对上了视线,他似乎放慢了脚步,在他还没开口以前,我转身背向他走开。

今天早上驱车去 Bangsar 找文具,车子沿着通顺的高速公路奔跑,看着前面绵绵无尽的路,突然问起自己,我要去那里?与我血脉相连的人都在三百里外,我一个人到底在这里干什么?

明年有位至亲即将远嫁英国,那日傍晚接到她的报喜电话,我的眼眶顿时红了,鼻子感到一阵酸,心里莫名感动非常,就像即将出嫁的人是我自己。

那晚夜半被一身热汗弄醒,用遥控把房里的灯亮了,人坐在床上,望着大大玻璃窗外的黑暗,双手无缘无故发抖起来,两只手臂感到一阵寒凉,两行眼泪流下。

那些年,我们认为爱情就是人生的全部,爱情让我们感受到了太阳以外的另一种温暖,却也让我们掉入不见天日,黑暗寒冷的伤心漩涡,所幸,我们没有放弃相信,终有一天,上天会听见我们的心声。

当初追随爱情来到这座陌生城市,多年以后爱情让两人分道扬镳,再多年以后爱情让那个他,我以为是我最后停靠港的那个人让我差点从 6 层楼跳下,然后爱情安排我遇见了恩。

他告诉我,life is all about crossing bridges,may you be given all the strength and courage,cross all the bridges one at a time,you may have joy you may have tears,at times you may also have fear,but you shall have all my blessing for sure。

祝福未来新娘,这一次他一定是对的那个人。


Friday, October 21, 2011

亲爱的,你不是我要的那双鞋

一个男人曾告诉我,女人脚底下踩的五寸细跟就像一把匕首,笔直直地刺向男人的性幻想地带,挑起男人的原始欲望。

他坦诚自己对女人一双美腿下高高垫起的脚尖,肌肉收紧的小腿肚很有迷恋,这双五寸高的黑色皮革短靴就是他送的礼物,对他来说,女人拥有一双美腿却不穿高跟鞋太可惜了。



当初在店里试穿来回走了几个猫步,脱下它平足踩在地板上其实隐约感觉到左脚丫关节处传来非常轻微的疼,它的高度根本超出了我能负荷的范围,目前我依然不能长时间穿起高跟鞋,鞋跟的高度都尽可能不超过三寸以上。

之前搬家舍不得把这么美丽的靴子丢弃,安抚自己说总会有等到脚丫子够强壮的那一天,转眼一年也都过去了,一次也不曾穿出门,它被我藏在厨房柜子里不见阳光的一角已经好长一段时间了。

也多得了它,让我明白了女人要当高跟鞋的主人,穿上让自己最舒服,最自在和自信的高度,五寸高跟鞋我只在少女时代对它挑战过,穿着走选美台,现在就算脚丫子没曾受伤,我也没信心穿着它阿娜多姿的走路。

一双让女人犹如在走空中钢线的高跟鞋,就像无法给予身边女人安全感的男人一样,别为了一双“随时可能让你扑街”的高跟鞋而为难自己的脚丫子和宝贵的脊椎骨。


相关文章:
亲爱的,我们其实已经结束了很久
[当初它从三百里外来到我的手中,也算是个缘份,现在看它,觉得太大了,无法装进我小小的心。]


Tuesday, October 18, 2011

微醉的雨天


这两天一到傍晚就下起大雨来,虽然公司里的冷气不是中央系统控制,但是处在一个开放式的大办公室里,不能说想要把冷气关了就关,每一到下班时间如果没有被工作缠住的话,丢下了披肩拿了包包就逃,逃出会把人冷僵的雪柜办公室。

昨天回到家,配着冷冷的天气喝了一杯冷冷的红酒,红酒里混加了一些荔枝果汁,变成很好喝的水果甜酒,带着微醉去冲热花洒,然后晚餐也没吃就睡了,半夜醒来与友人谈点工作之事,清晨4 点再睡下。

今天回到家,天气还是一样的冷,雨还在下着,洗了两杯白米煮饭,配着日本纳豆和中华腐乳,口味非常民族,明晚约了姊妹吃饭,今晚要吃得清淡点简单点,就算明晚吃了很多高卡路里进肚子,罪恶感也没有那么重。

想念餐前一杯冰冻德国啤酒,想念一锅子鲜甜的 Mussle,还有肥厚扎实的薯条,希望这一切在相隔六个月以上之后再光顾,水准依然没变。

希望明晚的晚餐不会在雨中赴约。


Monday, October 17, 2011

Sunday, October 16, 2011

终有一天,我们会感激那一巴掌


图片取自


美人鱼公主爱上了王子,为了能走上陆地与王子相认相爱,自愿放弃自己一把美好的嗓子换得了一双腿,终于如愿接近王子共舞一霄,可惜到最后还是化成了一团泡沫。

命运安排美人鱼公主救起遇难的王子也许只是一场露水缘份,爱情有时候要教会我们的,不是至死不渝,不是同甘共苦,而是懂得如何去成全他人。

有些爱情,注定要与它错过,有些幸福,注定不是属于你。

曾经也许,我们痛恨让我们在爱情里失望的那个人,只是终有一天当你回首,你会感激当初给你那一巴掌的他,也就是那一巴掌,让你成长了,让你后来,更幸福,也更坚强了。


Thursday, October 13, 2011

有你守护在Langkawi



食物中毒事件是发生在 Langkawi 的第二天,现在回想起来还会心悸,当时在岛上我没去看医生,回到来之后我的医生给我开了三种不同的胃药,连续服了一个星期才把胃胀风完全驱除,整个人才得以舒缓下来。

他告诉我,看我那一晚痛苦得很还会苦中与他说笑,我其实应该是个很乐天派的人,以前怎么会是个爱哭又善愁的人呢?

我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当时只穿着底裤就冲出去外面找我,他说当时他在房里找不着我已经非常惊慌了,管他是不是刚冲好凉还没穿好衣服,肩上还披着毛巾呢 ~

那一天从早餐的面包、水果、香肠、果汁,中午开了香槟对着大海干杯,下午出去吃一碗 Laksa ,喝一杯菊花茶,接着去做了一个Hair SPA,在那里喝了一杯热姜茶.....

就是那样子,一天之中不懂哪个部份吃错了,傍晚 5 点多回到 Frangipani 就开始觉得头很沉重,身体开始觉得怕冷,人越来越不舒服,卷在被窝里迷迷糊糊地昏睡。

隐约中知道他去了跑步回来,听见了他的洗澡声,勉强爬起床上了厕所再回到床上躺下,突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胃里一下子翻腾,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赶快从床上爬起来.....

之后我是怎么晃到房外面蹲在草丛前,我就不记得清楚了,直到他在房里一声大喊:小猫!

我立刻回神过来,喊了回去:我在这里!

被他带回房去坐在床沿边,感觉胃里的东西一直想要出来,我这一生不怕打针但是最怕呕吐,把头立得正正的不敢动,不敢有任何脸部表情,缓慢地呼气吸气,告诉自己不要吐,不要吐 .....

他也许被我的木木脸色吓到了,不停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也忘了自己回答他什么。

我越是忍着不吐,身体越是跟我反抗,一股冷冷的,好像被无数支小针不停刺的感觉慢慢地从脚跟爬上了小腿肚,接着十根手指开始不能控制地扭曲起来。

他不停搓摸我的手掌,不停问我小时候有没有发生过这样子的状况?还是一直以来我有什么特病自己却没有好好照顾?还不忘补上一句,你还说要自己去旅行?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十指扭曲得乱七八糟,痛得入心却没能使力把手指分开,小腿的麻痹感也越来越严重,我不敢继续逞强了,告诉他我想吐。

他立刻拿了房里的垃圾桶放在我面前,头一低下立刻哗啦一声~~~~ 傍晚昏睡前叫 Room Service 送来的番茄浓汤原封不动的样子从胃里翻了出来。

那天也是第一次发觉蓄短发真的很有好处,至少呕吐的时候不需要人家帮你拨开头发,也不必担心呕吐物会粘在发丝上。

隔天早上整个人软趴趴的,想去游泳都没力气,穿了两件衣服再穿上酒店的浴袍,把自己包得密实地坐在房外看海喝罐装薏米水,还在赖床的他喊我,小猫,你怎么样啦?圆还是扁啊?


Tuesday, October 11, 2011

当有一天我在你身上感觉不到自己的心

过去和现在,身边都有远距离恋爱的朋友,也有终修成正果的远距离爱情例子,但是我知道自己不会加入这个行列,也知道自己是个很难对远距离爱情忠一的女人。

就算现在通讯科技发达非常,隔着一个重洋扭开电脑驳上 webcam 就可以与心爱的人隔空一起吃晚饭,可惜这对我来说,不管在电话中如何嘘寒问暖,如何说爱你天荒地老,远远都不及生病的时候人家递过来的一杯温开水,也许是年纪越大对爱情的要求也越实际。

世事总爱叫人难意料,爱情更喜欢开红男绿女的玩笑,你偏不想爱上的偏要让你碰上,偏要让对方身上有几个 可以触动你心的优点。

以前的我也许会带着几分憧憬,他只不过是暂时怀才不遇,满怀壮志的他终有一天一定会出人头地,他所需要的只不过是时间而已。

在爱情里掉过了无数眼泪,碎过了多少次心,才终明白了别期望爱情可以改变一个人,也别以为自己可以为了爱情而不计较,有爱的时候那叫[迁就],叫[包容],不爱了就变成了[委屈],变成了[埋怨]。

记得有一次做报章访问,被问及要是有一天喜欢上了一个根本不符合自己条件要求的男人,我会怎么办?

其实当你对一个人有 feeling,你的心会知道,既然感觉的萌生无法控制,但是你可以选择要不要让它继续发芽,选择离开他远远的,距离远了,感觉也就淡了。

也许,被大海分隔的爱情不算是最难的考验,被阴阳两隔的爱情不是最残酷的距离,最可怕的是当有一天你醒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无法再爱睡在身边的那个人,你像往常那样俯在他的胸膛上,凝视他的脸他的鼻尖他的唇,你们的心跳是多么地靠近,可是你对他的心却远在了重洋外。


Thursday, October 06, 2011

一样的岛,一样的伴


这原本是属于 10 月的假期,却被我糊里糊涂订下了 9 月的酒店住宿,干脆将错就错连机票也要了9 月,提早一个月起飞 Langkawi。

这一次一下飞机就去了猫餐厅 @ Bon Ton Resort 吃午餐,喜欢那里的绿幽环境,与上次到访有点不同的是,这次小小的泳池旁都满了躺着晒太阳的洋住客。

恩也喜欢猫餐厅的绿荫和幽静,唯一可惜的是地点看不到海,岛上几乎很多酒店他都住过了,最钟情的还是 Frangipani。

Bon Ton Resort 一共只有八间客房,每一间都是独立式的传统马来高脚屋,我从网站浏览房间室内,非常喜欢挂上薄纱的大木床,朴素实华,这是我的 Dream Bed。

房里的家具大多数以木制为主,鼓吹回归自然风,2009 年 Bon Ton Resort 曾被英国 Tatler Travel Guide 选为 “Best 101 Hotels in the World” 。


Smoked Salmon, Tomato, Egg, Green Bean, Cucumber and Olive Salad(RM44)

猫餐厅 (原名是 Nam Restaurant 啦~^_^)提供西式和东南亚式食物,午餐时间从中午 12 点开始至傍晚 5 点结束,午餐的菜单选择没有晚餐来得多样化,可以点击这里看菜单哦~

目前我对他们的食物水准都很满意,这是一家有自我要求的餐厅,食物价钱属中价,一顿两人的午餐大概消费马币一百以上。

那天,我们的午餐娱性节目是看一只猫在我们的面前梳理自己的毛发,它的坐姿非常不淑女,恩忍不住一直摇头笑,怎么会有这么粗鲁的猫?他说。



我一边嚼着蔬菜一边说,“猫能够以高难度的姿势梳理自己的毛发,可算是瑜伽大师哦~” 嘴里有食物还开口说话,我自己也是一只不优雅的大猫。

那一天餐厅里的猫影不多,原以为不会有猫艳遇,用餐半途中突然感觉右手肋好像碰到了毛尔尔的东西,转头低下一看,不懂何时有个小家伙竟然无声无息地坐到我的椅子上来,它跳上来的时候我却一点也没察觉???!!!

较早前看见它从我们的桌子底下穿过我对它 “喵” 了几声,它停下来添添自己的小毛掌,再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就高傲地走开了。

现在静悄悄地粘过来扮亲密,八九成是被 Salmon 鱼香吸引过来的啦~我问它是不是,它抬头眯起眼睛扮无辜,哼~!



我故意当它透明几分钟,看它会不会有“越轨”举止,那小家伙也很礼貌,耐心且优雅地坐着等,这么乖的猫咪我当然会奖赏,请它吃了几块 Salmon 鱼片。

一整盘沙拉被我干掉之后,小家伙也好像满足了,它竟然毫不客气地爬到我的大腿上卷成一团,没两下子就呼噜睡着了,这里的猫咪吃饱就睡,真是贵妇。

直到我们结账要走人它还睡得很香甜,有点不忍心弄醒它,又不懂该拿它怎么办,在不远处泳池旁晒太阳的洋佬爸爸看着我笑。

我问恩,可不可以把它抱去 Frangipani?

看见恩睁大眼睛,一脸愣住的表情,我赶紧说是开玩笑开玩笑~~ :P

Bon Ton Restaurant & Resort
Pantai Cenang, 07000 Langkawi
Malaysia

Office: 604 955 1688
(10:30am - 6:00pm GMT+8)
Fax: 604 955 4791

Nam Restaurant:
604 955 6787 / 3643
(11:00am - 11:00pm GMT+8)

Website: www.bontonresort.com.my

Tuesday, October 04, 2011

曾经为你在爱情里醉过一场


翻看以前的笔记本,读到与你有关的记录点滴,不算多也不算少,有些只是潦了一半的草稿文,有些到后来上了我的部落格,有些自己看了也会发笑,你真的有那么好吗?

也许,当时候你在我的眼里,你是的。

有一行几个字的句子让我问了我自己,对你的倾心,我当初是这么形容自己的吗?心醉、意醉、态醉、身醉、底线 ....... 也醉了。

如果爱上一个人就像喝醉一场,我很庆幸自己半途酒醒了,终于肯承认喝错了酒,上错了车 ......

狠狠要自己跳下车的代价,虽不至于摔断手脚,但也让我遍体鳞伤。

非常庆幸自己没有为了你执著继续饮醉,你这杯毒酒没让我穿肠烂肚,倒让我练就提高了醉的底线。




Sunday, October 02, 2011

让心净化的星期日



早上播放灵修音乐净化猫窝空间,把供过佛的鲜花从阳台往空中抛了几朵出去,在心中冥想这些受过祝福的花朵也会祝福它掉落的地方。

每天把供佛的清水替换,一样地会想像那些甘露顺着厨房的水管流到公寓的大水管,经过每个家户,流到地底排水沟…… 它经过的地方,所有的生命都得到祝福,这是另一个佛缘男孩教我的。

上个月总算把去年就请给自己的佛像送去植入经文,迎接回来家里的那一天,地板上撒了一条鲜花小道。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