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15, 2011

与肚皮舞姊妹的假日午餐



当三只肚皮舞兔子娃再聚首一起,Jo 对我说,明年我需要为她增添一只小兔子娃了。

我一时还没明白 Jo 的暗示,小天鹅已经兴奋地叫了起来,You’re pregnant!

七月刚新婚的 Jo 已经 怀孕了三个星期,明年即将当妈妈啦~^_^

她最近才从比利时公干回来,工作上需要时常出国的她,那张得天独厚的好肤质脸孔看不见半点憔悴。

Jo 给我和小天鹅每人带了一只比利时传统手工蕾丝制的小蝴蝶别针,小天鹅交给我和 Jo 一人一盒小巧可爱的日本化妆纸,纸张上沾有柔细的粉末,吸去脸上油光的同时也可补妆,我给她们俩的是藏在 G Tower 大厅小角落处,低调营业的 Babycakes 马卡龙 (Macaroon) 。



小天鹅自两年前开始学习日语和艺妓舞蹈以来,我们都笑她越来越个日本妹模样,明年初她即将飞往日本继续学业,这个外表温文娴雅的小妮子,藏在骨子里头对人对事的坚持和毅力让我对她俨然起敬。

之前她好几次报考都落选,丝毫没有挫折对自己的信心,也没半分放纵自己懒散下来,很高兴她终于成功踏入京都大学的大门。

身边所认识的女性朋友,人长得漂亮也都很有本事,她们身上巾帼不让须眉的傲气,也让我看到了,有本事的女人未必要一付咄咄逼人的姿态以让人信服,女人天质为柔,姊妹男就叮咛过我一句话:女人就是要有女人的样子

茫茫人海大都会,从没想过肚皮舞会是牵引不同圈子的我们成为交心姊妹的“月老”,聪慧能干的 Jo,好学不倦的小天鹅,我能当得了她俩的朋友,心底有些沾沾自喜,俗语说“物与类聚”,不正也说我和她们一样,身上都带着相似的好能量磁场,呵呵~^_^

十月乘屠妖节假日三人匆匆一聚,希望还能在小天鹅起飞日本以前再见面一次,我们连下次要用餐的地方都先说好了,我笑,以后下次也许真的要在日本见面了。


与她们的友情点点滴滴:
Jo 婚前给我的赠言 :Life is too short for worries

千金难买的回忆
与她们在第一届《大马中文部落格祭》表演的录影,那时候我们的肚皮舞还是青涩阶段哦~


2 comments:

  1. 同意,你的朋友真的有日本美眉样,羡慕~

    ReplyDelete
  2. 她现在说日语跟她的英文一样流利,而且语法文法都用得很标准,初学的时候她的确下了一番苦功,对她非常佩服。

    我学法语只上了两堂课就落跑,现在学日语,50音符都还没背熟。。。。。>_<

    ReplyDelete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