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7, 2012

真快,又是一年了



你永远睡下的那一天,刻在你身边那棵树的一行字,如今却一个字形也认不出来了,大树它连伤口都痊愈了,我的也一样,时间是最有效的疗药,这一点也不假。

前些天,半夜里不自觉卷缩一团在沙发上睡着了,身边人说我看起来就像一只猫。

忘了从什么时候起,他习惯了叫我[猫],我习惯了唤他[兔子]。

也许曾经有那么一生,我是一只被遗弃的小猫咪,与兔子的他相依相伴,这一生我们得以人身相识相爱。

世间有一件东西,我们有限的生命没能与它对抗,那就是[岁月]。

对身边比我年长许多的他,我告诉自己,天下没有来不及的爱情,只有不会懂得珍惜的爱情。

饭团,谢谢你,路过,人间。


(这篇文章,我把留言设置关闭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