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30, 2012

三千眷恋絲


我告诉妮可,我要头发扎起来以后,要腮帮子两边垂下些许发丝,看起来随性慵懒。

她给我剪了刘海,还故意把刘海剪“厚”了,不要让头发的分线太明显,看起来没有那么老气,她说。

踏入五月才刚染了全新的发色,现在头顶已经长出一寸左右的新黑发,五月新烫的卷卷都快被我弄到走样了…>_<

今天,三千丝只做了 scalp detox,自去年六月起几乎每 3 个月又染又烫的,加上我的头皮属油性,也该给毛蘘来个大扫除,深层清洁一下,调整头皮分泌平衡,毛蘘呼吸舒畅了头发也可健康生长。

妮可示范给我看,看她的手在我脑后怎么一扎,怎么一扫,轻轻松松地就成了很好看很女人味的慵懒 look,我自己回到家就弄不出来了。>_<

眷恋三千丝的魔咒从去年六月开始: New Look
[这一次,把三千丝完全交出去给不熟悉的发型师,一个常为本地时尚杂志的硬照拍摄做造型的资深女发型师。]

Tuesday, June 26, 2012

当遠方不再傳来鼓声,我抵达了邊境....

《远方的鼓声》 收录了村上春树游走在欧洲三年期间所写的生活文章,去年的五月我躺在鸡蛋花树下的吊床上开始跟随他的文字去旅行,用上了一年多的时间才终把《远方的鼓声》 看完,越是往后翻页,越是看得越慢,越是不舍得结束这场精神旅行。

村上春树在书里说,因为有一天早上醒来时耳边好像听见了从很遥远传来的鼓声,所以才决定要去做一次漫长的旅行,也所以才会有了《远方的鼓声》。

我也算是对得起这书的本质了,它跟着我去了兰卡威岛(还去了两次),去了曼谷过年,陪我在老家搭渡轮,最近一次还跟着我一起海陆空踏上长滩岛 (Boracay) 。

《远方的鼓声》不同于市场上一般图文并茂的旅游文学书,我想也只有非常喜欢阅读的人才会有能耐把它看完吧?也许村上春树自己也不认为这是一本游记,说是他在欧洲的生活记录可能比较合适。

跟着《远方的鼓声》走过一页又一页的旅行,你会发掘到隐藏在文字间里的风景,在没有照片的辅助下村上春树却能把他所看到的,所感受到的,所吃到的都一一描绘得生动,让读者也在脑子里看见了他当时眼睛里看见的人事物,非常棒!

与妈妈在曼谷机场等待回家,我把书签夹在[伦敦]那一页不肯翻过,为的是心里泛起的一个小小涟漪。

身边人曾在伦敦生活了好长的一段日子,几年前才刚卖掉他在泰晤士河边的房子,每到夏季整条河都被观光游船挤得很吵,还有圣诞月份也很头痛,很多公司都喜欢租一条船让员工们游船河搞派对,干脆卖掉算了,他说。

他的妹妹自年少起已在英国居住,本身是一名医生,弟弟也持有大英帝国的护照,我有个阿姨目前也身在英国,今年八月以后,同父异母的姐姐也将跟随丈夫回去英国生活。

我在距离伦敦 9 千 5 百多英里外的曼谷浪漫地幻想,曾有 “日不落帝国” 之称的英国与我会不会有点宿世缘份?有些地方你知道自己是有能力到访,可是就少了一股促使你前往的推动力,这种情形我解释为,缘份未到。

前些日子,从纪伊国屋书店 (Kinokuniya) 掏了村上春树的另外两本旅游作品 - 《雨天炎天》 和 《边境.近境》。

要给它们拍张合照的下午,怎么都找不着《雨天炎天》,简讯问身边人是不是他把书带回家了?他说没有。

看了他的简讯我再重复扫视书架一次,却-找-着-了,就在专放旅游书的格子里!!我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也从它的所在之处溜过多次,竟然怎么看都看不见。>_<

缘份既然如此安排,我就先随着村上春树的文字去墨西哥,去中国蒙古,再跨越去美国大陆吧~

Sunday, June 24, 2012

《旅游玩家37期》 如果有一天,家乡变成了异乡....


这是我最后一篇《旅游玩家》的专栏交稿啦~~~

自去年 12 开始至今年 5月,每当一来到截稿的月份,只要一开始着手写稿,脑子里就会有很多不相干的灵感跳出来诱惑我离题,让我内心交战。

好像写 A 比较有趣,是不是应该把 B 也加进去?我现在写着的 C,好像越写越沉闷,会有人要看吗???.......... 怎办? >_< .

起先都会被这些干扰思绪的魔鬼牵着鼻子走,把眼前的稿子改得四不像,好几次到后来还是回到原点,一再提醒自己要相信自己的直觉,通常第一个被想到要写的主题总是最对的。

谢谢给我机会的你,恩妮~谢谢!!

这一期,我的专栏邻居向希也巧合地说起了她小时候的一些故事~ ^_^

Thursday, June 21, 2012

(菲律賓長灘島) Ariel’s Point

前些天与同事们吃午餐,老板的 PA 突然感慨地说,一个月前的这个时候,我们正准备前往长滩岛度假,时间过得真快啊~回来都一个月过去了。

“Give me half an hour more, I will be able to do 15meters。”她说。

一个男同事说,再给我两天我一定可以跳 8meters。

我接口说,我只要可以到 5meters 就好了,同桌的所有人都笑了,不必明说,大家都知道彼此在讲着些什么。那一天,一桌子 4 女 1 男都游魂回到了长滩岛的蓝色怀抱中。^_^

我们口中说的数目字,是长滩岛著名的玩乐景点之一 Ariel’s Point 的悬崖跳水点高度,一共有 5 个不同的高度,最低 2meters,最高 15meters。


Ariel’s Point 其实是一个小岛,每天有一趟船从 Station 1 出发,一个人的收费是 1,500Peso。出发时间是早上 11 点 30 分,傍晚 5 点左右再回来,岛上全天无限量提供免费饮料(汽水、酒和罐装水),道地小吃和烧烤午餐。

这里有个温馨小提醒,由于Ariel’s Point 的专属大木船没能太靠近岸边,要上船只有从沙滩走入海里涉水而过,白天海水涨潮时通常水深及胸,相机和手机记得要做好防水措施。

我的做法是把它们个别装进防水袋子,然后整个包包再装进一个大塑胶袋里,顶在头上走上船。^_^ 女生们可直接穿着泳衣出发就对了,泳装是最适合长滩岛的白天打扮,别忘了带一条大毛巾,可以保暖和抹身。

要知道如何去 Ariel’s Point,请点击他们的官方网站:http://www.arielspoint.com/ariels-point.html


岛上的活动范围不大,基本上除了跳水,游泳、划船、浮潜和吃吃喝喝之外,也没什么可消遣的活动了,个人建议是与一大班朋友一起来才好玩,大半都是自己熟悉的人一起在海里玩水,也是一件乐事。

那里的海水很干净,海面上虽然看起来很平静,毕竟是在汪洋中,假如你不是很熟悉水性,游泳技术也不是很好的话,我的建议还是穿着救生衣比较好。

悬崖跳水这回事,能克服多少的高度轻松看待就好了,别受他人影响而去逞强,要记得自己是来玩乐,不是来玩命,要懂得衡量自己的能力。

跳水高度越高,与水面的冲击力就越大,要记住让身体保持笔直和以双脚先“着陆”的姿势栽进水里,这样子所受到的冲击力就会越小。

我们去的那天,有个女生从 8m 跳下 ,整个人是仰躺的姿势 “拍” 在水面上,当她从水里浮上来时几乎不能动弹几分钟,幸好她身穿救生衣,背部应该痛得不得了吧~ 我想。

虽然 Ariel’s Point 岛上的工作人员有安排救生员在海里看守,可要是出了什么意外而导致受伤的话,最终辛苦的还是自己。

我们当中,有的人左边大腿被“拍”红了一片,后来还青肿了,有的人屁股被“拍”得痛了一晚,有的人两个脸颊都红扑扑了,她到底是以怎样的姿势“拍”在水面上啊?>_<  我自己就两个膝盖都红了几天呢~

当我们人在急速下坠的时候,害怕的同时眼睛就会想往下看,身体的姿势也会跟着“歪”了,只要眼睛能镇定地望着前方,身体就会保持直线,这是有跳水经验的人告诉我。


我的游泳技术差,要跳水当然会穿着救生衣一起跳,站在距离海面只有 2m 高的悬崖跳水点,眼前一片海阔天空的壮丽根本没心情去欣赏,那条远远的海平线看起来为什么没有平时的愜意?

低头看脚下那片蓝得透心,看不见底的着落点,双脚不能控制地发抖起来 >_<,呵呵~~ 可是我知道越是犹豫就越是害怕,在那里徘徊的时间越长往下跳的勇气就会越少,而且哦~我的后面还站着跟我一样脚也在发抖的同事,恐惧是会互相传染的。

当我终于闭上眼睛,拼住呼吸勇敢地往下一跳,内心的所有恐惧都在坠入水里的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_^

后来老板的 PA 去挑战 8m  跳水点,所有人都屏息安静地等待着,当她以非常笔直的身体姿势落入海里,大家都鼓掌了起来。

在 Ariel’s Point, 不管彼此互相认识或不认识的,大家都很有默契会给站在悬崖边的人鼓励和打气,在那片天与海连在一起的蓝白世界里,克服内心恐惧勇敢地跳入海里似乎成了天下最重要的事。

从长滩岛回来以后,老板的 PA 才告诉我们,那一天她纯粹只想去看看从 8m 的高度望下去的风景如何,结果双腿僵在跳板那里没法往后退,也不敢转身,只好逼着往前一跨,跃入脚底下的那片蓝。呵呵~

Friday, June 15, 2012

随想 0615 - 出口


当内心被同一种情绪占据到了极点,自然的反应就是找一个抒发的出口。
有时候选择把感受化成文字,有时候选择把它化成想喝一杯咖啡的心情。


Thursday, June 14, 2012

(泰國曼谷) 第一次挽您的手一起出走(完結)


算算日子,从曼谷回来已经多个月了,之前每每写着曼谷游记,重复看曼谷的照片,心里会感激老天爷很眷顾这个妈妈和女儿的旅行组合团,曼谷的四天三夜没让我们碰上什么欺诈事件或是不如意的事。

妈妈个性天生爽朗,也很容易跟他人打开话题,还记得从槟城飞吉隆坡的机上,有个带领本地新春旅行团的帅气男导游才一坐下我隔壁的空位子,妈妈就把她的一只手横跨过我胸前,称呼人家“帅的”,要借人家手中的报纸看万字。 >_<|||

相比之下,她的女儿我比较“惜语如金”,出门在外我很少主动跟陌生人说话,心墙厚得很。

人生第一次与妈妈的双人旅行,我准备的预算比较宽裕,也安排了酒店专车在曼谷机场接送,所需付的车费当然比自己找德士贵很多,假如搭捷运的话可以更省钱。

可是我没想要妈妈跟着我拖着行李箱上上下下捷运站的楼梯,我们两人带了三个手拖箱 (其中一个几乎是空的,准备用来装战利品。),加上一人一个手提小包,一共五件行李。

现在想起曼谷,会想起四面佛的十字路口的街头转角处,深夜 12 点过后,两母女傻乎乎地站在汤面档子前看本地人如何买面。 一碗热腾腾的汤面,老板娘可有点使诈,本地人她算 THB25, 看你是外国人就算你 THB30。


还有 Pratunam Mall 里边那家卖特大号女装鞋的店,第一次看见妈妈开心地试穿一双又一双鞋子,有一粒毛毛球的高跟凉鞋,“人”字形鞋带上绣了漂亮彩色珠子的民族风拖鞋,很Lolita 的圆头平底包鞋…….. ,这些这些都是她老人家说她自己的那对 “King Kong” 脚,以前只能想没能穿上的愿望。

从Pratunam Mall 出来我们遇见了在曼谷的第一场雨,母女俩半走半跑往酒店方向回去,途中一边找寻街头可以躲雨的角落,妈妈她还有闲情能够一边环顾周围的情况。

快要回到酒店的时候,妈妈像发现新大陆般惊讶的语气问我,刚才有没有留意到一个衣着非常非常肮脏的男乞丐,较早前我们经过时他坐在街边行乞,明明是没有两条手臂的,现在他竟然 “长” 出两只手臂来了,手忙脚乱地躲雨~ @_@ (肯定是把手臂藏在衣服里了~!)

两代同处一室多日,妈妈爱碎碎念我老是到处给小费 ,酒店里帮我们提行李的也给,收拾房间的也给,机场接送我们的也给,在 Sirocco 和 Jim Thompson House 吃饭也给…….. 小费不是都包含在账单里了吗?她说。

每到吃饭就轮到我碎碎念,妈妈哟~您不要我一扒完碟子里最后一口饭 (妈妈吃饭的速度比我快),您就即刻准备起身要离开,我还没喝完我的饮料 >_< ,我们是来曼谷度假,不是来曼谷赶跑跳。

每当我站在街上查看地图或看 GPS 找寻方向, 妈妈她都会很紧张,对她老人家来说,看地图就是意思说 [我们迷路了。] 可是,我是那种去到那个地方才看得懂那里地图的人。 >_<

身处在陌生国度,除了使用地图以外,我也会用图像记忆法来记住走过的路线,当我站在街头读取我脑子里的记忆画面,告诉自己应该是左转还是右拐,脸上的表情也许看起来很呆很没有集中点,也难怪妈妈会着急的。

Sunday, June 10, 2012

工作的忙没能自己做主,自己的生活就讓它慢下来吧~


乘暮色还没完全渗进房子以前,微微扭亮了客厅里的两盏壁灯,房里的空间顿时充满了给人感觉温暖的昏黄色。

近来格外珍惜忙碌了五天之后的两天悠闲,除了无可避免的外出,为日常生活补给必需品,给雪柜补添食物,定时去供佛以外, 其余的时间都爱呆在家里。

在家看书也好,看电视也好,花更长的时间在浴室里,放空脑袋蹲坐着让下雨花洒拍打背部也好,睡几个小时的美容午觉也好............. 要自己好好补充能量,以精神饱满的状态去迎接下个全新的五个工作天。


Friday, June 08, 2012

有一個地方,繼家鄉之後會住在你心里

坐在咖啡店的露天座位望着天空出神,耳边突然有人叫我的名字,把视线从天空收了回来,才发现身旁的空椅子坐下了一个人,是咖啡店的年轻老板娘。

我看着她微笑,等她继续说话,她却有点尴尬表情地对我笑了起来。

她说,从刚才她就一直偷偷留意我,看我慢条斯理的吃面包喝奶茶,还一边看着书,一幅很享受的样子,忍不住想走过来跟我说说话。

你刚才看着天空想什么?她问。

我在想,我又想去旅行了,我说。

从长滩岛回来以后,工作量和需要处理的事情接二连三排山倒海的来,这些日子里,在我把自己钉去办公桌忙碌以前的十几分钟早餐时光,是我一天里最珍惜的片刻,思绪和心情都平静如一面没有波纹的湖镜。

这次想去那里?她知道我才刚从长滩岛回来不久。

巴厘岛,我说,我想再回去。

巴厘岛是唯一一个,目前我所去过回来以后的地方,让我有一段日子里莫名地拾起了对手作的热情,一针一线缝制了好多手工娃娃,脑子里蹦跳出好多好多故事灵感,我的手工娃娃都成了故事里的主角。

今生能有幸到访过的地方,我们可能跟它都有着一点宿世的缘份。

也许我们曾经是在那里生活过的人,或也许曾经爱上过来自那里的人,那里也许是今生情人的前世故乡,或也许是前世情人的今生家乡。

Tuesday, June 05, 2012

随想 0605 - 你的心態,決定了你窗外的風景

有句话说:“God will open a window when he closed the door”。

其实,也只有当你肯去接受发生的已经是发生了,没能改变的就要去面对,没能挽留的就该要放手,决定了以怎样的心态去跨过那道关卡,才会看见上天在关掉了那道门以后,为你打开的另一扇窗。

Monday, June 04, 2012

(菲律賓長灘島) 降落長灘島,在還没来得及了解它以前.....

 
从拖着行李箱踏出家门的时间开始算起,等到终于站在长滩岛细白的沙滩上,时间已经是隔天的中午,从出发到抵达,中间相隔了12 个小时。

0518 午夜 1 点20 分,一行近 30 个人乘搭 Cebu Pacific Air 从 LCCT 起飞,四天三夜的长滩岛 (Boracay) 蓝天假期,是老板掏腰包的 Company Trip。

2012 年 3 月以前,我根本不知道长滩岛的存在,也没听过 Boracay 这个名字,直到老板要我们投票 Company Trip  的旅游地点,它比韩国赢了两票(我投票韩国 ),我当时连 “Bo-ra-cay” 怎么拼写都不会。

“Boracay is an island. ” 同事说,我听了只回答“Ooooo~”,完全没有半点热心,我只知道我要去韩国 Shopping 的梦碎了。

后来开始搜索它的资料,才知道它的“来头”不小,可是“个子”却很小,小得只有 7 公里,小得连机场也没有,小得必须海陆空三大交通都用上才能抵达,小得非常严格地受到菲律宾旅游局的保护,每位长滩岛的访客都必须交付 Environmental Fee。


有了上一次搭夜班机去悉尼的经验,这一次 3 个小时多点的夜飞行,我往耳朵塞了mp3 小耳筒,听着助于放松心情的催眠音乐,还是没能完全入睡,没能把飞机引擎的噪音屏于耳外,没能把机身的摇晃当成摇篮曲,一直都是处于昏昏醒醒的状态。

好在机上的位子没有全满,几乎都是两个人坐三个人的位子,就算没能完全入睡都好,座位上少了一份挤迫感多了一份自在,全程都坐得舒服,好些年前飞悉尼当了 8 个小时的飞机夹心糖的回忆很难忘。>_<

出发的衣着稍微配合了目的地的天气,红色背心搭配深米色七分长休闲裤,脚下是一双凉鞋,再带上棉外套,大披肩和 U 字型枕头,上机前先在候机室给手脚搽上滋润霜,一上飞机坐定后就脱了凉鞋套上毛毛袜,搭夜班机一定要让身体有足够的保暖。

清晨 5 点降落马尼拉 (Manila) 机场, 等待早上 9 点 35 分转机飞卡提克兰 (Caticlan),必须在机场出境再入境,还要自己拿行李去柜台转寄。

从马尼拉飞卡提克兰大概是 1 个小时 05 分多点,然后从卡提克兰超小的机场搭约 5-10 分钟的车去码头,再乘接 15 分钟的船,最后.................................. 终-于-抵-达-长-滩-岛。(好累~~~ @_@)


虽说是四天三夜的行程,可是真正在岛上逗留也只有三天,第四天早上 7 点30 分就得离开酒店,扣除团体出海出游的活动时间,还有睡觉,也没剩下多少时间可自由活动。

平时在家半夜三更人还醒着,还可以溜出去吃宵夜,出门在外我却很少会熬夜,宁可把精神留给第二天。每晚我都会在酒店大厅小坐一会,上网给恩发 email,告诉他我当天的故事,回到房里跟他通了晚安电话之后就睡了。

这一趟出去,每人平均花掉了老板 2,500 马币 ,机票和酒店,还有一些岛上的玩乐消费和用餐也是老板请客,我们的 Marketing Director 也很慷慨请大家去海底“走”一圈,其余个人想吃的想买的想要玩的就得自己掏腰包了。

所以跟着老板去旅行,员工个人唯一要负责的就是带一笔风花雪月钱去风花雪月就对了。 ^_^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