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08, 2012

最近的一些心情点点滴滴

不否认近来打回老家的电话少了,问自己对家的眷恋可不可以再淡一点?一些已经过去了的事,想起来还是会觉得委屈,会想要掉眼泪,越是靠近的关系,越是烧得伤。我想,我开始选择了保护自己情感的方式。

二姐的婚礼我没回去,听说很高很帅气的英国姐夫,人家都来马两次了,我这个姨子一次也都还没相见,爸爸摇来电话通知我二姐起飞英国的日子,我不喜欢离别的眼泪。

弟弟出事那一天,我一边哭一边收拾行李,身边人接了我的电话很快赶到,他怕我傻乎乎驾着自己的破车赶回去,最后行李还是放下了,问自己,同样的事件重演,你的软心还要被人利用多久?

一年到头都在外的游子,多么自立不让家里操心都好,比起常年在家但叫长辈掉最多眼泪的孩子,也都比自己孝顺。

去上心灵疗愈工作坊,老师针对我抽到花卡给我解说,我突然很没礼貌地打断了她的话,“我害怕要我放下的,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 话说了出去自己也吓了一跳,这就是我藏在心底深处的牵挂啊?

生命缘起缘灭,我们的灵魂深处到底累积了多少生多少世的记忆?还有什么没能放下的被自欺欺人埋葬了起来,等待因缘到来破土而出再给生命一个承重的打击。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