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6, 2012

雪柜里風景

有没有这样子的说法,要知道那家房子的主人是什么体型,什么个性,去看看他的雪柜里有什么大概就能猜到一二。

记得年多前刚迁入猫窝,有好一段日子厨房里跟我齐高的雪柜像是摆设品多点。除了基本必有的冰块和冰白开水,偶尔会塞入一些水果,果汁饮料之类、巧克力或拉拉杂杂有的没的轻食品,认真回想起来都觉得雪柜里的画面很空洞。

好在近来雪柜里“荒凉”的现象总算有些改善,多多少少找得着能 “变出” 认真医饱肚子的食材。因为爱上了吃三文治的关系,周末外出买了所需的食材回家,会先分别处理好后装入透明的塑料保鲜盒里备用。

肚子饿的时候两三下就可以变出一个美味三文治餐: 面包、新鲜青菜和番茄、烟熏鸡肉片、偶尔夹入一片起司,酱料是自己调配的千岛酱 (原味美奶滋 + 少许辣椒酱),再撒点香草碎,这样的组合左看右看都认为算得上是营养均衡的食物。

目前,雪柜里固定的风景会有一支粉红色的酒,口味一定要偏甜,是什么牌子倒无所谓,就看买的当时卖的人如何介绍和自己当时的感觉。偶尔在明天不需要上班的夜晚小酌一杯,戴着耳机听喜欢的歌,配着家里温暖的昏黄灯光,感觉非常好。

冷冻格子里永远冰着一只马丁尼杯和一只香槟杯,兴致起来时候会用马丁尼杯喝果汁或喝牛奶,很多年前经过一家服装店,看见店里挂着的其中一件  t-shirt  印着  “I'm drunk because of milk”,多年以后每次想起都会从心底笑出来,那句话很有另一番 “酒不醉人人自醉” 的意境。

女作家三毛在她的书 《稻草人手记》 里的一篇文章提及,当荷西的妹妹在电话中告诉她,婆婆、姐姐、姐夫还有两个小魔怪正从马德里飞往迦纳利群岛探访她与荷西,三毛立刻拉了丈夫飞奔去超市买了满满两只手推车的东西,买了许多平时自己也舍不得吃的食物,把不过才安顿了十多天的新家里的雪柜完全填满了。

现在我对着自己的雪柜,多少能感受得到三毛那时候的心情,如果老家的太后突然造访猫窝,只要她老人家一打开雪柜大门,里面的风景就会立刻出卖了我的懒人饮食习惯。


Monday, November 19, 2012

絕對不是今生才認識你


已经好久好久没在公众场合大声地给某个人唱生日歌,也好久好久没有一顿饭是吃得那么开怀,那么大笑,那么可以狠狠地把自己的伤心过去说出来当玩笑。

一个坐在我面对面,一个坐在我左手边,两张久违了但依然如昔的脸孔异口同声说我,“你比以前漂亮了。”

我抿嘴一笑,如果这话是从其他男人口中溜出来,我会认为是讨好或客套,但是由他们嘴巴说的,我信。

三人当中最迟到的姊妹男说我的头发好长了,距离上一次和他一起吃点心的那个早上,我还是蓄着不及肩的短发。时间真是过得不知不觉地快,我上下打量他,你还是那么瘦呀~

与姊妹男“同居”的日子,跟他一起吃最多的就是麦当劳汉堡当晚餐,他的快餐增肥计划并没有成功,反而换回来的是高胆固醇,每说起这往事我们都会很好笑。

人生中的每一个转折点都会遇上让你印象深刻的一些人,眼前的两个男人,一个在我急需一个落脚点的时候为我这个陌生女子打开大门,一个在我哭得稀哩哗啦求生意志力最薄弱的时候守护了我。

姊妹男回忆起年多前的那个晚上,他一踏进屋子就看见一个黑影背对大门蹲在阳台,双手高举过头抓着阳台的铁栏杆 cried like hell,脚边还躺着几个空瓶子。

他假装夸张语气对寿星公说,“你留在雪柜里的酒全都被她“干掉”了!! ” 接着他转而挖苦自己,后来 Espresso 离开他的时候,他也是 cried like hell。Espresso 是我给姊妹男的旧情人取的绰号,每次重提起那个男人他都会被我诅咒今晚失眠。

寿星公说我们俩很不够朋友,那么难过的时期竟然一个字也没对他提起过。

我说你们俩才不够朋友,一个追着自己的幸福搬去了与另一半同住,另一个后来为了避免触景伤心搬了回家,抛下我独自守着一间大屋子两个月。直到是新同屋也是他们的前同事搬进来接手房子的租约合同,那时候我的房子买卖文件旅行刚好到了尾声,终于拿到了公寓钥匙,也正准备离开。

盯着两个笑不停的男人,我摇摇头,付了房租却又不见人影,他们不住在那里的两个月依然帮我分担水费电费,很够义气。
那晚,一个 Parma Ham 意大利薄饼,一碟 Caesar Salad,还有被我们取笑 “多块鱼(广东发音)” 的新鲜鱼肉扒,几杯红酒下肚...... 三人不大声地聊,大大声地笑。

谈笑间我不时抬头望一望从餐厅天花板垂挂下来,一粒粒释放着昏黄色调的灯泡,让餐厅里的每一张脸看起来都特别好看,特别柔和。

那晚,我们在餐厅门口互说再见,我站在餐厅台阶前目送他们的车子各自离开,心底知道这两个男人是我这一辈子可以信赖的朋友。

今生,是谁在你最难过的时候出现了并守护了你,那一场相识的缘份绝对不是今生才开始。

与姊妹男的故事:
遇见很姊妹的男人
[他对我,没有非份之想,我对他,一直很想把他打扮成女生..... ]

久违了~《松竹梅》 
[两个大傻瓜在大白天里,欢天喜地醉成一团,吃了一桌子的食物,我饱到不行了他还要吃甜品,陪他吃了绿茶雪糕和黑芝麻汤圆,我的肚子涨得不是自己的了...]

快乐的时光都不长存 
[他微微头倾斜一边,嘴里衔着烟,很有型地用打火机燃烟,当时要是有不知内情的人看见我们那个样子,肯定会说好一对狗男女...]

我们的故事 
[曾经,我们一起做面膜,一起把快餐当晚餐,一起喝超难喝的 Pears Vodka,一边喝一边骂又继续喝....]


Tuesday, November 13, 2012

Bangsar 街角遇見美食男

一个周日下午,带着一本新买的书去光顾过几次的意大利餐厅吃午餐。餐厅地点位于 Bangsar 安静的住宅区范围内,没有 Jalan Telawi 的繁忙和拥挤,没有车辆频密地驶过。

我选择了户外的桌位,从外往里面看,餐厅内昏黄的灯光环境能让客人放松心情用餐,但是我想借午后不太刺眼的自然光线,吃饱了静静地看上一会儿书,那时候已经过了正餐时间,餐厅里的客人较少。

“你很久没来了。”他从餐厅的玻璃小侧门走出来,来到我的桌前双手按在桌面上,与我面对面望着。

我微笑问他有什么好介绍?他说有一份没有列入餐厅菜单上的 Fettuccine,面条糅入了咖啡粉,上桌时再撒上一点 Walnut 碎……. 我摇摇头,笑说听起来怎么像甜品多点?最后选择了菜单上保守口味的 Ravioli Eggplant,简单拌与番茄酱和橄榄油吃。

八月时与姊妹第一次来这里相约午餐,他们的 Tiramisu 已经让我惊喜。第二次特地为了非常好吃的 Tiramisu 而回头,可惜却让我失望了,吃到了带微酸的咖啡。

那一天我也是独自前来,一样也是过了正餐时间,一样地随身带了一本书。一位看起来较资深的外籍男待者好几次走过来跟我聊天,我不好意思拒绝但又没法专心吃我的 Tiramisu 和看书,正为难的时候突然有把声音加入了我们之间,礼貌地请男待者不要干扰客人。

之后他走过来递给我他的名片,视线落在我手里拿着的书,还有贴在书页上的黄色小纸张,上面有歪歪斜斜的手写字,你看书好认真,他说。

我把书封面翻给他看,告诉他这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书 - 《边境。近境》,内容描写关于他与一名摄影师一起游走日本几个地方和几个国家的所看所想,不是市场上一般以美丽风景图片挂帅多于文字的游记,比较像是旅途中的心情纪录多点。

就这样,他开始跟我聊起了他自己的旅游故事。

他告诉我他曾花了三年时间游走欧洲,一边背包旅行一边在当地餐馆打工,意大利是他停留最久的一个国家,第二个就是法国。

现在加入这家新开不久的意大利餐厅,目前的希望是餐厅的营业业绩稳定下来以后,要请个长假再去背包旅行。计划走一趟寮国,柬普赛和越南,要去探访曾经与他一起工作,后来衣锦还乡的外籍员工,也顺便考察那里的饮食业趋势。

他说,他并不是一直都呆在饮食界里,也曾离开专心当一名上班族好几年,借由公事上的出差机会,从西马到东马,吃遍所有美食。

眼前这位外表看似文静其实很健谈的男人,他给我的印象是他的世界里就是由美食所组成,从早上 11 点餐厅开始营业至晚上近午夜才打烊,如此漫长的工作时间,要不是真正热爱这份工作的话是没能够坚持得住。

结账的时候,送上来的单只例了 Ravioli,还加了 10%  特别折扣,他亲自为我做的薄荷柠檬水,餐厅请客。 我笑笑,没有多说什么,大方地收下那份优待,再以找回来的钱把那 10% 的折扣留下了当小费。

最近再与姊妹回去那里喝下午茶谈女人心事,冲着拥有米其林厨师资格的 Gordon Ramsay 在《MasterChef US Season 3》 节目中说的一番话,“Even the best chef in the world can have a bad days…..”, 我们再点了一份  Tiramisu。

好在那一天,Tiramisu 的水准回来了。

Midi 57
57, Jalan Bangkung, Off Jalan Maarof, Bukit Bandaraya, 59100 Kuala Lumpur.

Sunday, November 11, 2012

小空間 。微雜物

昨天早上为了 Pipit Wonderful Market ,特地走了一趟 Central Market 。

在不很大空间的 Annexe Gallery 里转了几圈,有些手作档子,经过了又回头,走开了又回去,看上喜欢的手作品,包包呀~娃娃呀~笔记本呀~拿起了又放下,考虑了再犹豫,一个多小时后离开,只带走三包 Liberica 袋泡咖啡。

自从有了自己的小窝,每次想给家里添置一件新东西,大至一个烤箱,小至一件摆设品,比起以前租房子时候想买就买,现在却是一想再想。以前还是无壳蜗牛的时候,每搬一次家所被放弃的衣服鞋子和小物品都会很多,我是那种最好一辆 Kancil 仔就能塞下我所有箱子的人。

还记得刚拿到房子锁匙的兴奋,先想到的都是不实际的浪漫,要四支柱子挂上薄纱的公主床,要高至天花板的定做衣柜,要 “L”字形沙发,要球形设计的水晶灯,要怀旧设计式却能播放音乐光碟的大喇叭唱机(这个我到现在还真的很想要 >_< )…… ,现在会庆幸自己最后听了经验丰富的室内设计师的劝,move in with the minimum。

就像电影 《Under The Tuscan Sun》 里的女主角所说,“Pick one room and make it yours, go slowly through the house, be polite, introduce yourself, so it can introduce itself to you too….。” 女主角 Frances与丈夫离婚后,好友们为她安排了一趟疗伤旅行,在没有任何计划的提前下,她毅然把离婚分得的钱财在当地买下了一幢芳龄 300 年的老房子开始新生活。

与猫窝相处了一段日子,发现自己最爱的是简单风格,最容易打理的空间,心目中认为最适合自己的家居模式,是不需要花太多时间与灰尘和细菌大作战的那种。
现在,家中的小摆设都尽可能被我限制在一个书架的范围里,也告诫自己绝对不可以把每一层都填满了书,这个只有好看可不实用的 Ikea 白色书架,层架的木板没能支撑一排满满的书重量。

至今,家里除了介于厨房与客厅之间的墙有一幅 2.2 尺左右长的大镜子和两盏壁灯之外,墙壁上都没有钉上任何一件装饰品。

每当看见漂亮又喜欢的小物品依然有购买的欲望,我们不是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生活中没可能零点杂物,唯有要自己学习什么该取,什么该舍,什么是可以暂时-不-需-要。

Saturday, November 10, 2012

不开心的時候,去吹吹風吧~


这是我很喜欢的催泪歌 MV 之一,女主角背上降落伞顺着风在空中飞翔的画面,脸上让人猜不出内心是喜是悲的表情,曾身同感受。

曾经我失去爱情的时候也如此漠然走在街上,其实卡在眼眶底下的泪水,再多一句话就会崩溃决堤。

亲,不开心的时候我会想去吹吹风,风会吹散眼泪,会抚平泪痕,也会吹淡那个你不舍得他转身的背影。

下一个天亮,当你睁开眼睛时告诉自己,一天又过去了,心里的悲伤又减少了一分。

Monday, November 05, 2012

随想 1105 - 有時候放手也是為了下一次的开始

图片取自
当爱情无法再继续往前,选择了一人左转一人右走,各自在自己的日子里兜转寻觅,如果老天注定两人可以再次成为彼此生活里的男女主角,也许那就是一生一世。

Thursday, November 01, 2012

十一月,繼續半冬眠小說中的日子


最近下班以后回到家,做 30 分钟有氧运动,休息 30 分钟,洗澡 45 分钟,吃了简单的晚餐之后就把自己深埋进小说的世界里去。

之前一直舍不得开始去看 《蜗牛食堂》,慢吞吞地先看完 《边境 。近境》,一边跟着村上春树的文字去旅行一边往书页上贴小黄纸,在上面写下一些心里感想。

也没想到那些露在书页间外的鲜艳黄色,让我在一家意大利餐厅里被一双眼睛留意了起来,这个小故事以后再告诉你。:)

不懂会不会是雨季依旧的十一月,非常适合 《蜗牛食堂》 的小说气氛。

伦子说,“一旦进入这个壳中,对我来说这里就是 [安居之地]。” ,就像现在的我,每天从外回到自己的温暖小家,冷冷的气候让我想都不会再想踏出 [安居之地] 一步。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