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9, 2012

《蝸牛食堂》 - 小川系


尽管已经把平常的阅读速度放慢了下来,再怎么厚本的小说也会翻到最后一页的那天。更何况,这本 《蜗牛食堂》 小说的厚度也没超过三百页,对好看书的人来说,这样的页数只是一般。

还记得我捧着小说坐在帅帅日籍发型师 Aki 桑的发廊里,他站在我身后弄着我的头发,突然探头问我在看什么书。

我翻去小说的前页给他看日文书名,他“噢~”了一声,说他也知道这本小说,很久之前就看过了。

Aki 桑说,不上班的日子他喜欢待在厨房里,做料理的过程可以帮助他放空思绪,can you cook? 他问我。

我眼珠子溜了溜故意这样子回答,I can cook Shake Chazuke (三文鱼茶泡饭).

No, that is not cooking~! 他被我的话逗笑了。

所有出现在 《蜗牛食堂》 原作小说里的客人并没完全都出现在电影里,让我依然喜欢的客人角色是熊桑和小老婆。一个因为放不下家里年老的母亲,忍痛没追随离家出走的妻女而去的男人。另一个为死去的伴侣守丧十多年,从原本开朗的个性变成了沉默寡言,昔日脸上亮丽风采不再的女人。

电影把原作小说里的一些故事细节稍微更改了,原作小说比起电影当然把故事描述得更仔细,观看电影时对某些故事情节的疑问也从小说中找到了答案,就好像为什么伦子为暗恋学长的桃子所准备的料理偏偏是浓汤而不是心型牛扒?

小说的解释让我很有共鸣,回忆起自己少女情怀的中学年代,第一次在喜欢的男生面前吃东西,心情紧张得很又同时要确定自己保持优雅的状态,就连平时咀嚼米饭那么正常的动作都会觉得很多余,很难看。

喜欢作者小川系以不一贯的形容方式来形容小说中人物的感受或景色,比如 “天空贴着如洋葱皮般半透明的薄薄云层”, “水母般的薄薄云层布满天空,那没有心脏,骨骼的巨大水母,正伸展着触手”, “大滴泪水就像产在沙滩上的海龟蛋”, “刮得脸上像抹了辣椒粉般刺痛”....,新意得来又让读者轻易“看到”她笔下要表达的画面。

电影里,琉璃子过世之后,伦子对着安静的家,妈妈坐过的欧式高背单人沙发依然在客厅的角落,妈妈生前睡过的床依旧铺得整齐,床头边的矮柜上有妈妈的照片,还有梳妆台上的瓶瓶罐罐…,家里的一切摆设都没有改变,只是空气里已经不再闻到妈妈的香水味,伦子哭了。

我们总会心软地原谅犯错的爱人,对待与自己血脉相连的亲人却是严格,就像伦子从小懂事以后就对妈妈的放浪生活方式有偏见,也间接让她在潜意识中惩罚了自己却不自觉。

琉璃子临终前留给女儿的一封信,她形容是“第一封也是最后一封”,信里长长的内容是母亲对女儿的关爱,让我哑然一笑的竟然是那句,“失恋,并不会死人。”

今年生活里所发生的一些事情,总算让我肯认同有时候适量的谎言是必需的,为了保护某些你在乎的人,就算真相知道得晚一些,就算伤心是最终没能避免。

再怎么糟糕的坏消息,它的杀伤力都不过有个期限。

相关文章:
療癒系料理電影 《蝸牛食堂 - 食堂かたつむり》
[有时候生活中遇上挫折让你摔了一大跤,但是当你坚强地再站起来后回头一望,你可能会惊讶发现它同时也是一双大大力把你往前推进的手。]

Wednesday, December 19, 2012

随想1219 - 不過是被披上了幻麗外衣的巧合

图片取自
有时候我们认为自己与某人之间的巧合是天所注定,说穿了不过是心底对那巧合有所期望,但愿它是颗能开花结果的好种子。

Saturday, December 15, 2012

我的灵感去度假啦~~


近来脑子里常涌出很多新感想,思绪旋转得像走马灯似的让我应接不暇,每每把它们写下来以后开始组织文章,结果写到半途自己又去推翻自己的话。

朋友说这叫做[瓶颈],说我过去一贯长久以来的思考路线被困在死胡同里了,叫我别担心,总会有翻墙的一天。

我大笑,那我可要耐心地等待墙的另外一边飘来让淑女也忍不住翻墙的“佛跳墙”香了~

以往要是一连几天没有更新部落格就会让我浑身不自在,现在却有些讶异自己的平淡。

每逢年尾人人都计划去度假的气氛很浓厚,我依然还是待在原地,在我的小日子里忙里偷闲,如常上班下班,见见朋友,小酌几杯,见见姊妹,喝喝午茶。

十二月,我手中的那支笔抛下主人出走去度假啦~~~


Sunday, December 09, 2012

随想 1209 - 馴服

图片取自
爱情国度里,我们都是 《小王子》 里的那只狐狸。

终有一天,你会遇见吸引你走出保护自己情感安全区的那个脚步声,也就只有他的脚步声听在你的耳里是让你快乐起来的泉源。

Monday, December 03, 2012

恋恋染髮

这一次,原是打算换上较浅色系的 Ash Blonde,对着颜色样本簿的时候却还是选择了习惯的范围。

这一次,头发修短了少许,额前刘海一再而再要 Aki 桑剪短,20 几岁时候觉得蓄刘海让我看起来笨笨呆呆,30 几岁的现在却喜欢看镜子里有刘海的自己。

这一次,Aki  桑毫不吝啬地一直把护发膏和护发液往我的发丝又涂又喷,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他是巴不得把我的三千丝拆下来浸泡在营养素里三天三夜。

最近那次我坚持烫发已经导致发丝严重受损和干燥,10 月尾乖乖回去做护发疗程他已经把话先说了,头发没有照顾好的话,不会再让我烫卷卷。>_<

既然决定把三千丝交在这位帅帅的日本男发型师手里,就不好去砸了人家的品质招牌,我告诉自己会努力地配合把头发打理好。

AKI Hair Studio
14-2 (2nd Floor), Jalan Wan Kadir 4,
TTDI 60000 Kuala Lumpur
TEL : 03-7732 5777

BUSINESS HOUR:
10:00am - 7:00pm (Tue - Sun)
* CLOSED ON MONDAY *


Saturday, December 01, 2012

就以你的眼泪償還對我的抱歉

昨天一通来自老家的电话,一接就听见另一边的人哭得我的心都揉成了一团。

我坦白说,其实我也一直都在自舔伤口,引起那件事情的虽然是你,但是也让我们大家都受伤了。

我承认说,家是一个圆圈,我们谁都没有放弃谁,只是已经被破坏了的信任是需要时间再建立起来。

我道歉说,爱之深、责之切。

那晚夜半醒来,左手轻轻放在《天使神谕之书》上,一如往常,手指尖感受得到书中流动的能量。

等心安静下来以后,在脑子里重复白天的画面,随意翻开一页:
“ 有时你以为不生气,但事实上内心是非常生气的。有时候你因为要负起承担的责任,并感受到随着负责任所产生的厌恶和懊恼,去冥想吧,去放松,将所有的负念与情绪化为有益的行动吧!”

每一次,它总是能准确地读出我的心事。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