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01, 2012

就以你的眼泪償還對我的抱歉

昨天一通来自老家的电话,一接就听见另一边的人哭得我的心都揉成了一团。

我坦白说,其实我也一直都在自舔伤口,引起那件事情的虽然是你,但是也让我们大家都受伤了。

我承认说,家是一个圆圈,我们谁都没有放弃谁,只是已经被破坏了的信任是需要时间再建立起来。

我道歉说,爱之深、责之切。

那晚夜半醒来,左手轻轻放在《天使神谕之书》上,一如往常,手指尖感受得到书中流动的能量。

等心安静下来以后,在脑子里重复白天的画面,随意翻开一页:
“ 有时你以为不生气,但事实上内心是非常生气的。有时候你因为要负起承担的责任,并感受到随着负责任所产生的厌恶和懊恼,去冥想吧,去放松,将所有的负念与情绪化为有益的行动吧!”

每一次,它总是能准确地读出我的心事。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