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9, 2012

《蝸牛食堂》 - 小川系


尽管已经把平常的阅读速度放慢了下来,再怎么厚本的小说也会翻到最后一页的那天。更何况,这本 《蜗牛食堂》 小说的厚度也没超过三百页,对好看书的人来说,这样的页数只是一般。

还记得我捧着小说坐在帅帅日籍发型师 Aki 桑的发廊里,他站在我身后弄着我的头发,突然探头问我在看什么书。

我翻去小说的前页给他看日文书名,他“噢~”了一声,说他也知道这本小说,很久之前就看过了。

Aki 桑说,不上班的日子他喜欢待在厨房里,做料理的过程可以帮助他放空思绪,can you cook? 他问我。

我眼珠子溜了溜故意这样子回答,I can cook Shake Chazuke (三文鱼茶泡饭).

No, that is not cooking~! 他被我的话逗笑了。

所有出现在 《蜗牛食堂》 原作小说里的客人并没完全都出现在电影里,让我依然喜欢的客人角色是熊桑和小老婆。一个因为放不下家里年老的母亲,忍痛没追随离家出走的妻女而去的男人。另一个为死去的伴侣守丧十多年,从原本开朗的个性变成了沉默寡言,昔日脸上亮丽风采不再的女人。

电影把原作小说里的一些故事细节稍微更改了,原作小说比起电影当然把故事描述得更仔细,观看电影时对某些故事情节的疑问也从小说中找到了答案,就好像为什么伦子为暗恋学长的桃子所准备的料理偏偏是浓汤而不是心型牛扒?

小说的解释让我很有共鸣,回忆起自己少女情怀的中学年代,第一次在喜欢的男生面前吃东西,心情紧张得很又同时要确定自己保持优雅的状态,就连平时咀嚼米饭那么正常的动作都会觉得很多余,很难看。

喜欢作者小川系以不一贯的形容方式来形容小说中人物的感受或景色,比如 “天空贴着如洋葱皮般半透明的薄薄云层”, “水母般的薄薄云层布满天空,那没有心脏,骨骼的巨大水母,正伸展着触手”, “大滴泪水就像产在沙滩上的海龟蛋”, “刮得脸上像抹了辣椒粉般刺痛”....,新意得来又让读者轻易“看到”她笔下要表达的画面。

电影里,琉璃子过世之后,伦子对着安静的家,妈妈坐过的欧式高背单人沙发依然在客厅的角落,妈妈生前睡过的床依旧铺得整齐,床头边的矮柜上有妈妈的照片,还有梳妆台上的瓶瓶罐罐…,家里的一切摆设都没有改变,只是空气里已经不再闻到妈妈的香水味,伦子哭了。

我们总会心软地原谅犯错的爱人,对待与自己血脉相连的亲人却是严格,就像伦子从小懂事以后就对妈妈的放浪生活方式有偏见,也间接让她在潜意识中惩罚了自己却不自觉。

琉璃子临终前留给女儿的一封信,她形容是“第一封也是最后一封”,信里长长的内容是母亲对女儿的关爱,让我哑然一笑的竟然是那句,“失恋,并不会死人。”

今年生活里所发生的一些事情,总算让我肯认同有时候适量的谎言是必需的,为了保护某些你在乎的人,就算真相知道得晚一些,就算伤心是最终没能避免。

再怎么糟糕的坏消息,它的杀伤力都不过有个期限。

相关文章:
療癒系料理電影 《蝸牛食堂 - 食堂かたつむり》
[有时候生活中遇上挫折让你摔了一大跤,但是当你坚强地再站起来后回头一望,你可能会惊讶发现它同时也是一双大大力把你往前推进的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