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8, 2013

随想 0228 - 要愛就别害怕它的火焰

图片取自

如果你认定了那株小玫瑰就是你今生的最后情感归宿,
就要像小王子般勇敢地克服面对黄蛇的恐惧,别害怕它的毒液。


Friday, February 22, 2013

Something inside me changing


记忆中的春节天气应该是酷热干燥,可是过去一连几天一到下午就倾盆大雨的完全颠覆了我的春节印象,感觉更像是年尾的多雨季节。

昨天下班后去了书局领取上个星期预留的书,从户外的冷冷气候到商场里的冷冷空调,每一口都是冰凉的呼吸勾起了我的咖啡瘾。

喝着不怎么样的宜家黑咖啡,翻阅着素黑说她用了 20 年才完成的 《好好修养爱》,mp3 随身听的小耳塞传来李宗盛的鬼迷心窍....,曾经自以为是今生的最后情感归宿,非他不可的一场相逢恨晚,突然再想起心里面却已经没有了想要立刻把它捏碎的恨。

因为爱而造成的伤口,原来是需要以爱来疗愈,过去错是错在了一味往外寻求,如今才懂得自己就是自己最好的疗愈师。


Tuesday, February 12, 2013

别讓世俗觀念成了三寸金蓮


夜半近凌晨3点钟,带着刚吃过消夜的八分饱回到自己的公寓住处。

电梯门在我住的那一层“叮”一声打开,跨步走出去,高跟鞋声“噔噔噔”地回响在安静的走廊上。

夜深以后的静,会把白天里听起来没怎么一回事的声音放大,再放大….,干脆脱下高跟鞋提在手上,像一只猫那样安静地走回去自己的窝。

N 年前呆过的一家前公司,有位女同事的高跟凉鞋的鞋面带子突然断开了,结果那一天她是一步走,一步拖地度过上班。一拐一拐跟着大伙走路去吃午餐,再一拐一拐地走回去公司,在办公室里也是一拐一拐地来来去去。

回想起,当时竟然没听见有人提议说,为什么不脱下鞋子?明明就是没事的一双脚,偏偏要被一双断了带子的鞋给困住,变成了拐子。

以前小孩时候光着脚丫到处走似乎是很正常的事,长大以后不懂从什么时候起就连想脱掉自己脚下的鞋也会顾虑了旁人的目光?

就说我自己,半夜三更站在一条只有自己的走廊上,想脱掉高跟鞋赤脚走路的念头也要盘旋在脑子里几秒钟后才能做决定。

有时候让我们走得疲惫的并不是眼前的那条路,而是因为顾虑了世俗的价值眼光,所以迟迟不敢脱下那双已经不再适合自己,后来所选择的那条路的鞋子。

Thursday, February 07, 2013

這趟旅程,原来一早命中注定


立春的前一天,去了距离猫窝百里外的一个小地方,入住一晚马币 RM30 不到的简陋小房,心里没有害怕,只有信任。

房里的老旧墙纸很有花样年华的味道,已经不再操作的丽的呼声广播机还贴在墙上,想象它要是传出白光慵懶的歌声,整个时空会瞬间仿佛倒退,回到 5 岁以前那个大家庭的屋檐下,女儿不懂妈妈背后辛酸,不懂自己是寄人篱下的那段天真日子。

装着两天一夜所需的更换衣物的红色小旅行包里,也装着一本 1 月 20 日买下的书。

现在每天早上给自己的功课,就是翻开浅蓝色封面的它,翻到属于当天日期的那一页,然后一个字一个字念出声,念给自己听。

世间,有些看起来像是不经意的偶然,其实根本就是冥冥中早已安排好了的天意,只不过在那里安静地,耐心地等待你的入席,好让那一场际遇看起来不过是一个巧合而已。

到底,是不是因为半途中自己的一个心念改变了,所以才会巧合地成了那个有缘人? 要不,另一个有缘人又会是谁呢?


今天,我要放宽心享受沿路风景,我明白,在我的旅途中,我现在的位置就是我该去的地方。
- 摘自《每一天,都是放手的练习:当我们能爱自己,就能准备好,付出爱与接受爱》 2 月 4 日 享受疗愈 -

Saturday, February 02, 2013

随想 0202 - 原来我們都還在乎

图片取自
  当我以为只有我是假装潇洒转身的那一个,原来是你的伪装比我更好。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