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9, 2013

日系电影 《洋菓子店コアンドル》

图片取自网上
从家乡鹿儿岛孤身遥遥去到东京,去找寻失去联络的青梅竹马男友的少女夏目; 对洋果子店的甜品水准非常有要求和原则的美丽女主厨依子; 工作态度认真,希望有朝一日能独当一面的女助手麻里子; 忘情于工作而疏忽了家庭导致无法挽救的过错,一直深深自责的甜品评论家十村…… ,几个淡淡的主角人物,再加上一些戏份不多却个性鲜明的配角,串插起来就成了一个让人留下印象的故事 - 《 街角洋果子店 Coin de Rue 》

当然,电影里面许多漂亮得不得了,看起来都很美味的蛋糕甜点也绝对有一功,看完电影之后我最想立刻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快-去-吃-一-口-甜-品!!!
 
图片取自网上
如果要说整部电影里最让我心动的部份,要算是女主厨对夏目说起自己和外籍男友朱利安的故事那幕,语气淡淡三五行就把他们的相识过程交待完毕,好似说着他人故事般的平淡,但又不平淡。

电影里没怎么安排两人之间的亲密互动,但是女主厨在洋果子店的休息日特地去看男友与朋友们的音乐练习,行动上已经说出了她对他的在乎。 而她在他心里的份量,足以让他为了她离乡背井。 两人之间没有说出口的爱都一一溶解在行动上,隐隐牵动了我的感性情感线。

图片取自网上
村上春树的书 《边境。近境》 里有这一句话:“世界上有人不断被拉回故乡,相反地也有一直觉得已经无法回去的人。隔开两者的,往往是一种命运的力量。”

就像夏目那样,原本计划是找到了失去联络的男友以后,就要他离开东京一起回去鹿儿岛生活,后来因为种种意料之外的变故,她选择了继续留在东京,也陪伴了洋果子店一起度过难关,最后十村先生为她安排了去国外深造的机会......

爱情,也是一种命运的力量吧~!



Monday, April 22, 2013

终有一天,你会慢慢变回那个时候的你


一个星期前去 Aki Hair Studio 剪发的朋友 YK 告诉我,刚从伦敦和巴黎度假两个星期回来的 Aki-sang,整个人都散发着亮丽的气息,新发型更让他标致的外表加分。

可惜昨天我去的时候,Aki-sang 戴了一顶爵士帽子,只露出了耳鬓边修得贴服的发丝,和脖子后面整齐的发尾。

发廊里唯一的女助手昨天请了假,Aki-sang 亲自为我冲洗头发,感受他熟练的手势和恰到好处的力道在我的发丝间游走,以手指腹仔细按摩我的头皮,发根...... 我心里想,他到底用了多少时间才成就了今日?然后,我听见一个声音告诉我,「认真。」

这一次染了带红色底的黑,长过了眼睛的刘海也修短了,Aki-sang 一边梳理我的头发一边说,“现在头发看起来健康多了。”

“是呀~没有光泽的棕黄色让我看起来像吃不够,睡不够。” 我说。

我从镜子里看着 Aki-sang 的笑脸,之前我坚持染上亮眼的颜色,当时他心里应该很挣扎吧~过程中他一再而的问我,“真的没有关系吗?你的上司不会介意吗?”

离开 Aki-sang 那里之后去找 YK 吃饭,他说自认识我以来从没看过深发色的我,感觉有点像第二个人似的。

我眨眨眼问,是不是有点古埃及人的感觉? :P

星期六刚看完的一部自传小说 《入门》,作者 Elisabeth Haich 来自匈牙利,在二战期间因为政治逼害而移居瑞士。她曾有一世是古埃及时代的入门女祭司,因为犯了戒条而坠入三千年的因果轮回。

她透過故事手法描绘自身的生命旅程,带着古老的前世记忆历经一生又一生的生老病死,直到沉睡的灵性源头完全觉醒,再次与她埃及的那一世,引导她入门的大祭司连接。

今年二月时候去上天使课程,我从老师引导的冥想中看到一面很大,很平静的湖,我来到湖边蹲下俯视湖中的倒影,看见一个蓄厚刘海,长发卷卷的黑发女孩,单眼皮、短眼睫毛、乌亮的眼珠子,是一双非常黑白分明的眼睛。

老师说,那是我们投生到这个世界来以前,在灵界时候的模样。我告诉老师,我不讨厌但也不喜欢那个自己,我不知道为什么原因,就是没有亲切感,还觉得她很冷漠,而且现在的我也不怎么喜欢黑发。

老师笑我,“所以你就把头发染成了金黄色?”

“终有一天,你会慢慢变回那个时候的你。”,老师顿了几秒钟继续说。

其实,以前我也曾染过带红色底的黑,那时候倒也没什么特别感想,何况还是发型师帮我做的主意。

这一次却是我自己的莫名决定,昨天回到家在浴室里对着镜子中的自己,想起了天使老师的话,加上小说的影响,丰富的想象力也跟着来了。呵呵~~


AKI Hair Studio
14-2 (2nd Floor), Jalan Wan Kadir 4,
TTDI 60000 Kuala Lumpur
TEL : 03-7732 5777

BUSINESS HOUR:
10:00am - 7:00pm (Tue - Sun)
* CLOSED ON MONDAY *


Tuesday, April 16, 2013

如果爱情是一只兔子.......

图片取自网上

《苏菲的世界》说,哲学之所以能产生是因为人类的好奇心,世界究竟从何而来?我到底是谁?太阳为什么一定从东边升起?

在爱情里我们不也一样喜欢发问吗?为什么你喜欢的偏偏是我?为什么昨天没回复我电话?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如果,把苏菲的哲学老师解释[哲学]的那一套模式套在[爱情]头上, [爱情]也好比是魔术师从帽子里变出来的一只兔子,我们这些寄居在兔子毛底下的红尘男女,都努力地在毛尔尔的森林里兜转寻觅爱的另一半。

失恋的时候,我们沿着兔子的细毛往上爬,想要看清楚到底魔术师他在开什么玩笑?爱情到底又是什么鬼东西?让我们欢笑非常也让我们痛苦万分。

苏菲的哲学老师说,兔子从来不知道自己参与了魔术师的表演,一样地爱情从来也不知道自己参与了谁和谁的人生。

台下的观众相信魔术师真的能凭空变出小兔子,好比爱情中的男男女女,当彼此之间出现问题的时候,往往认为是爱情有问题,不是先检讨是不是自身有问题。

素黑曾在访谈节目中分享她的新书时说过,很多人向她求助是因为他们的爱情有问题,其实他们都不懂自己并不是因为爱情问题,而是因为没有调好自己。

如果说 [爱情] 也是一门哲学我一点也不反对,千百年来它一直都是说不完,也问不完的话题,也是让许许多多红男绿女乐而不倦的魔术表演。


Wednesday, April 10, 2013

有你就是最好的风景


那日黄昏,望着远远处的双子塔和吉隆坡塔,我说,“谢谢你把好角度的位子让给我。”

“我没让你。”他的回答引得我把视线从外收回来注视着他的脸,他拍拍自己坐着的椅子的扶手,表情认真地告诉我,这才是他喜欢的位子。

我对他淡淡一笑,没说什么,再把视线放回到远处去,继续等待夜幕徐徐落下,等待双子塔披上如钻石般明亮的外衣。

时间近傍晚 6 点,外面的天色依然比餐厅室内明亮,透明的玻璃墙反映着我的淡淡倒影,我看着另一个自己的眼睛,不懂为什么突然想起了木村拓哉和常盘贵子主演的日剧 - 《美丽人生》。

剧里有一幕,黄昏的行人天桥上,天空有一抹红红晚霞,天桥底下的大马路上不停来来往往的繁忙车流,发出让人皱眉头的交通嘈音,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把城市另一头的风景都挡住了。

“站”在木村身边的贵子却说:“这里的风景很好呢!”

木村半蹲下让自己的视线与坐在轮椅上的贵子齐高,“想知道你是怎样看的。”他说。

就算人生路上两人能同时一起平行,一左一右各自看入眼里一片相同的风景,也会因个人的际遇和个人的心态而有所感受不同。

但是,只要我知道一转头一定会找着那张熟悉的侧脸,就算是为了他必须错过沿途中另一边的风景里最精彩的部份也无所谓,哪里的风景里有他的身影,那里就是最好角度的风景。

Le Midi @ 3rd Floor, Bangsar Shopping Centre

我喜欢 Le Midi 的 Mushroom Risotto,如果你是吃得比较清淡可是又想一尝这道美食,记得交待服务生请厨师别 “下手太重”,要不然加上起司和松露油,吃没上几口就会腻了。

至于甜品,我还是比较钟情 Vanilla  Poached Pear。 去掉了皮的梨子以红酒炖煮至果肉柔软,送上桌来时还会闻到我喜欢的肉桂香,吃进嘴里甜度对我是刚好。 ^_^

餐厅里的沙发角落区,我喜欢那张背对玻璃墙的双人沙发,把一只手肋搁在及胸高度的厚厚背垫上,头轻轻顶靠着手掌,身体微微倾斜的慵懒姿势赖在沙发上。

下次你如果造访 Le Midi,用完餐后不妨换去沙发区那里坐坐,喝上一杯餐后热茶或咖啡,换个角落,没有冷冰冰的桌子隔在你与友人之间,聊天的心情也会不一样哦~

Sunday, April 07, 2013

这不过是[巧合]还是[吸引力法则]?


不懂你在平日生活中,有没有碰上像我这样的情况?

当我们不想那么快抵达目的地,一路上的交通灯却非常 “合作” 地让你通行无阻,当越是急着回家,途中肯定会碰到龟速驾驶的司机挡在前面。

明明跟着 GPS 连续走了两天的路,在第三天早上出门前突然想到,“好像每次去哪里都好,只要提早出门的话途中一定会兜错路。”

结果,真的就应验了。 >_<

不久前,把自己买了还没看的 《雨天.炎天》 先借给了一位在餐厅工作的朋友。

他喜欢看书,只因工作时间很长,能让他坐下好好看书的时候,除了每晚下班回家临睡前的两个小时,还有就是午餐时间过后,餐厅里没有客人的短短下午时段。

他告诉我,最近他发现了一个难以解释的现象。每当他空闲了一坐下翻开我借他的书,每每看不过 5 页就一定会有客人推门走进来。

结果,搞得他都不懂要感激上门来消费的客人,还是要埋怨他们打扰了他的看书雅兴?

好在他毕竟是个有工作责任感的人,还会幽默地说,我的 《雨天.炎天》 可变成了他的 《招客书》。


Wednesday, April 03, 2013

《谈感情》 by 刘力扬




听刘力扬的歌《谈感情》,里面有句歌词 “我们爱上的那个总是会比较爱自己”,每每听到如此煽动情绪的字句,会自然地去回想一张张过去的脸,总会找着一张把回忆画面停住。

我们看待自己在爱情里的得失,往往都是先对外 “讨伐”,从来都不是先检讨自己,我们是不是执著地去爱一个根本不适合自己的人?

我们不过是把自己对那段关系的失望放大了,制造一个受害者的假相自己骗自己,然后理直气壮地告诉自己,“我那么爱他,他却自私地最爱他自己。”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