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30, 2013

部落格,记录我人生回忆的其中一块地方

悠悠星期日,小睡片刻之后醒来,外面依然是明媚的好天气。

借着淡淡的午后阳光,坐在书架前的地上整理以前的笔记本,有些草稿涂涂写写了就算,有些就被放上了部落格,然后会在稿子上画一只小红猫的背影做记号。

7 月份的 《iFeel》 杂志里有我的部落格访问,要感谢 Lifestyle Editor Sharon 给予的机会,大大字的介绍标题映入眼帘,[幸福女孩] 这四个字让我的心窝穿过了一股暖流, 这绝对绝对是一个 priceless 的祝福。

今天过了以后,2013 年就只剩下 6 个月而已,上半年里有些人从我的生活中退了去,有些人走了进来。接下来的下半年里假日节庆也较多,让人容易错觉时间的脚步走得特别快,一年一年过去,生活中免不了会因为某个时候所做的某个决定而出现人事变迁,不管伤心或开心,记住活好当下的日子最重要。

有一句话,是我最喜欢对自己说的一句话,也在 《iFeel》 的访问稿里提及了,[ 过去的挫折教会了我,也让我相信了,只要你没有对自己放弃,上天也不会放弃你。]

Saturday, June 22, 2013

四月 。 梦

四月和五月做了些古古怪怪的梦,有些梦在迷糊意识的赖床中还记得,起床后就再怎么也想不起来了,有些后来依然记得内容的梦都被记录了下来,写进了一本簿子里。

六月重新翻看自己写下的梦,没想到连自己也会疑惑,我真的做过那样的梦吗?

我梦见一棵粗壮的百年老树,层层叠叠的树根以逆时钟行走的方向盘旋生长,一个女生的声音告诉我,这棵树是要从它的原长国家被移植去另一个国家,只是路途过于遥远所以暂时停歇马来西亚。

我梦见一道透着淡淡彩虹光辉的白色大桥,桥尾端处有几户人家、有停泊的小渔船、还有漂浮在海面上看似人工培植的一片片绿色海草。 海风吹得海面泛起小小波浪,吹得渔船都不停左右摇摆,那里是个没有分黑夜白昼的地方,天空一直都是布满橙红色的美丽晚霞。 我不懂自己在那里溜达了多久,直到其中一户人家把他家的电话听筒递给我,对我说:“你的外公找你。”  这是外公过世20多年以来第一次出现在我的梦里,叫我从梦中赶快 [回家]。 彩虹桥,究竟是连接 [过去、现在、未来] 的时光隧道? 还是来去 [冥界、人间、天堂] 的通路?

我梦见许多蝴蝶,各式彩色缤纷的漂亮蝴蝶不停往我身上扑过来,停留在我的肩上,手臂上,脸上… ,我很不喜欢也很不耐烦地把它们一一甩开。

我梦见自己再回去念书,讲师突然要我解释 [空间],所谓的[不同空间]的说法? 梦里的当时好像快到下课时间了,班上所有人都站着听我说话,“其实所有的空间都是重叠在一起的,只是我们看不到而已。我们人类是第三度空间,蚂蚁是第一度,XX(我忘了是什么)是第二度,我们看不到第四度、第五度…..那些较高频率的其实也在我们身边,只是我们看不见…..”, 说到这里,我醒了。

我梦见了开办垂死之家的特莉莎修女,她临终前对一位年轻的修女说,“在印度依然有人认为霍乱病者是不祥之人,所以有些患者为了保护自己,往往都错过了最佳的医治黄金时机。 也因为这样,更把霍乱传给了不知情的人。”

唯有一个梦是与一位在餐厅工作的朋友有关,我把梦告诉了他。梦里跟他长得同个模样的男生对我说,调配鸡尾酒是他的天赋之一,如果他好好发挥这天赋在工作上,而不是花心思调酒逗女生们开心,这天赋是会为他带来名和利的丰收。

一个星期之后的一天,他说有位客人留下了一张意见卡,比较这一次和上一次都是点了同样的鸡尾酒,味道尝起来是一样,可是感觉上就是不一样。 那位客人点的鸡尾酒正好就是他所自创的其中一个调配,那天他刚好不在吧台里,是另一位同事当班。

结果他有些怕了我 >_<, 问我的脑袋是不是一个接收器?专接收来自另一个空间讯息?接着为自己说了些自辩的话,什么并没有只为追女生云云,听得我都好笑起来。

如果说梦是我们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一种内心反射状态,或真是来自另一个空间与我们对话和传达讯息的途径,要去对梦境追根究底或一笑置之,都是个人自己。

素黑的 《好好修养爱》 里说,“ 传统的解梦方式,会从梦境中出现的物件和环境作象征性的解码和分析,把零碎的片段重新编出一个完整的,具有[意义]的故事出来,满足我们想把梦境变成现实地去理解的欲望。”

是的,有时候过于刻意去寻求凡事都一定要有个答案,反而成了执著。

Friday, June 21, 2013

随想0721 - 爱的度数

图片取自网上

他说
真正的[爱]是有深度,宽度和量度。

我说
[爱]还要懂得保持温度,因为[爱]有一定的限度(期限)。


Sunday, June 16, 2013

安静,也是一种生活态度


在上班日常去早餐的咖啡店找到了另一个合心意的新角落,桌子贴靠着晚上才营业的煮炒档子,位置正好是五脚基的尾端处,可以自己独自一个天下。

先前看了几页的 《吴哥之美》 暂时被珍爱地藏起来了,素黑的 《好好修养爱》 里边安静又不煽情的文字比较适合我最近的生活心境。

接触素黑是先接触她的网上访谈录影,喜欢她说话时带有一种安静的神态,就算和女主持人滔滔地谈着她对于爱情的一番见解,语调也不急不躁,仿佛 [爱] 这个字她已经看得透彻,让我进而想从文字里去“听”素黑。

星期五那天早上咖啡店老板娘亲自捧来我的早餐,烤面包上多了一个小豆沙煎包,请你吃的,不,是请你"叹"的才对,人家是吃早餐,你呀~~是"叹"早餐,她说。

处在节奏繁忙的城市里久了,慢慢也养成了自己的一套方式要如何去品味风雨前夕的宁静片刻,就像电影 《Gladiator》 里面那位英勇的将军,上战场厮杀敌人前会先蹲下抓起地上的一把土,感受大地的味道。

我的小女人方式是上班日的早晨给自己一顿不慌不忙的早餐,然后心满意足地踏进公司,去开始一天的忙碌。

Sunday, June 09, 2013

Going with the Flow


昨天独自去了爬黑风洞的百阶石梯,站在天然的洞口下抬头望着洒下来的阳光,心里不停来回思考 《奥修谈情绪》 里的一段文字 :

“ 每当你看见现在的你不知不觉地掉入了一个问题中时,要把持住自己,跑步、跳跃、舞蹈,可是不要进入问题里。马上去做某件事,使制造问题的能量能夠变得流动、沒有冻结、融解,回归到宇宙之中。”

没想到,今日就那么巧地在面子书上看见奥修禅牌的一句话 [Going with the Flow]。 我轻笑了,忆起了多年前生活里一再而再受挫的那段日子,整个人是被气愤、伤心、失望 、痛恨等等这些负面情绪包裹着......

后来一天,面对车子又再被人蓄意破坏,无奈地把车子交去修车厂时,我站在烈日下望着司机座旁的车门,上半部被硬生生地扯开了一角,心里突然平静了下来,竟然对自己说, “当事情已经发生,情况不至于太坏得无法挽救,就让脚步就跟着节奏走吧~你永远不知道结局会把你带到哪里。”

我告诉自己,“ 还 - 没 - 到 - 最 - 后 。”

也许就是因为我通过了那一关,没有让自己陷入了情绪的陷阱,慢慢地,我同时所面对的其他问题也都一一安排了解决的方式来到我面前,让我一一都 - 过 - 关 - 了。

今日因为这句话 [Going with the Flow], 内心里有个声音驱使我一定要写下这番话。

我希望,如果正读着这番话的你目前正面对着人生困境,请你相信,转变你的心念,不要让自己陷入负面的情绪陷阱是第一要素,它会阻碍了宇宙把最好的,最适合你的安排带到你面前。

只有当你愿意去臣服已经成为了事实的事实,愿意去接受这就是目前最适合的安排 (哪怕是人生中最冬季的冬季),当你知道了自己是扛得起那份重量,也就一定能够放得下同等的重量。




多年前那段不如意的日子,我跟自己说的一番话 : 
跟着节奏走吧~
[ 车内没有被搜查过的凌乱,全车里最值钱的 Gucci 太阳眼镜还在,很明显笨贼是白忙一场。。好事半途被人撞破,落荒而逃..... ]


Saturday, June 08, 2013

圣洁的祝福

拥有百年岁数以上的 St. Augustine天主堂,位于我国森美兰州的知知港。

那一天是四月里的其中一个星期六,为了听说过好好吃的古早味客家糕点,才一从疗所复诊完毕出来,也不理会医生的吩咐是休息,休息、再休息..... ,已经在外等待的 YK 接了我,两人没有计划地疯去了知知港。

回途中,为了赶回去上班的他把车子开得很快,当这座圣洁的天主堂从我们车子的左方快速倒退而过,我大声喊了“教堂!”,把正专心驾车的他吓了一跳。尽管车子已经驾远了,尽管时间一秒一秒倒数着他就快迟到了,他还是把车子掉回头,停靠路边,让我去拍照。

我不是天主教徒,人生第一次梦见教堂是今年的四月,就在去知知港的前几晚。梦里许多白色衣着的男男女女,每个人都安静地在山坡草地上点起一根又一根的白蜡烛,几乎整个山坡都布满了星星烛光。我站在宽度只能允许两个人同时并肩行走的石梯路前,目光循着蜿蜒曲折的石梯路朝山坡上延伸望去,那里有一幢白色教堂。

我知道天主教有个每年一度的盛大祈福节日 – St Anne Festival,为祈愿和还愿点上白色蜡烛,但是在我的梦里,那些摇弋的烛光告诉我,每一支白蜡烛代表着一个已经离开人间的生命。

翻查网上解梦,说梦中的教堂代表着梦者向往纯洁,安静的生活。

要在这善恶混杂的社会里保有纯洁的日子是件不容易的事,倒是近来心向往安静的生活比较多。过去的四月里有半个月是我的健康冬季,身体连续抱恙,更是两度扭伤了左脚踝的旧伤处。

梦中的天主堂走入现实与我见面,我相信是要我更相信神的存在,要我相信他一定会给予我支持的力量和祝福。


Thursday, June 06, 2013

近日跟家里的沙发很亲密

 

这几日的夜晚我都与家里的沙发很亲密,当你觉得平时睡惯了的那张床突然变成了大海洋,沙发就成了那片汪洋中让你觉得是唯一能依靠的小舟。

如果说某个时候的某个睡姿是折射出那个人那段时间里的心境,那么最近的我是一只拱起脊椎,对外筑起了一道自我保护墙的猫。

抱着软枕把自己卷成虾米,这个睡姿让近日的我感觉安全。


Monday, June 03, 2013

花儿飘香的季节

昨天的天气很适合以小学时候惯写的作文开头方式来形容,[今天是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乘着那片明艳的蓝天白云,特地驾了一段路去买早餐。

圆扁可爱外形的 Caramel  Cheese  Raisin  Bun,份量恰好的起司陷还有大颗黑葡萄干,就只有 Bonjour Bakery Cafe 做的最好吃。

故意把车子停远了一些,踏着风和阳光慢慢地走,途中闻到了似有似无的茉莉花香,循着香气找到了在大路旁一字排开,每一棵都盛开了许多小白花的树。

昨天,带着一袋的美味和一袋的芬芳回家,美味被装进了肚子里去,芬芳被摆在了窗口边通风的位置,让小小的家空间一整天都有淡淡的花香。



Saturday, June 01, 2013

心想事成


是夜,从外吃了宵夜回到家,换了睡衣盘腿坐在四方砖形的软垫矮椅上,低头盯着身旁也是“坐”在椅子上的一叠书,这是家里固定的放书角落之一。

托朋友帮我从书展带回来蒋勳老师的著作 《吴哥之美》,却没想到朋友还大方地 “附赠” 了三本书。

大略把每一本都翻了翻,却一本也都还舍不得开始细阅。遇上知道自己一定会喜欢,也一定会舍不得太快看完的书,就像遇上了思想频率相同的人,哪怕彼此都还没开口,你却已知道,你们将会成为谈得来的朋友。

当中最让我惊喜,是一年多前曾想要的 《慢活。蔬食。意大利》。当时问了两家大书局他们都说没有存本,我也没有想要订购的推动力,后来就算有朋友帮我从台湾买书,名单里头都没再提起过它。

表面上看起来我是忘记了,但是我的潜意识却记住了,还继续对宇宙发出讯息。 如我的心灵老师所说,“你所选中的书都不是偶然的,因为你的频率和能量吸引到它的讯息。”

一年多后,它以一份意外礼物的惊喜来到了我的面前。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