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9, 2013

原来吴哥也是 a moveable feast~

 

前些天的假日,与友人前去 Kuala Selangor 半途中,一座瑰丽非常的印度寺庙突然从左边的方向进入了我们的视线,相遇的第一眼我就已经被它的美怔住了,那股心动的感觉非常似曾相似。

驾车的友人看出了我的心思,没说什么就自做主把车子掉回头去。一下了车,朝向它走去的脚步是越来越快,仿佛再走进了多年以前曾去过的一个梦。 

站在从底部由宽向上逐渐收小的阶梯下,仰望着眼前的艺术品,一步步慢慢踏上去时脑子里自然地流转出《吴哥之美》这本书。  
站在两扇紧闭的木雕大门前,左右两旁的石雕女神身形丰润、体态优美,错眼看去有几分Aspara女神的韵味。她的美让我举起手机拍照时不小心失神碰触了大门上的铜铃,脆亮的铃铛声立刻划破了四周寂静的空气,我突然醒过来,我并不在那梦里。

海明威曾说: “如果你夠幸运,在年轻时待过巴黎,那么巴黎将永远跟着你,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饗宴。”

原来,吴哥也一样。

[ 从西面走向吴哥寺,所有人都被空间的伟大震撼了。建筑的实体其实还很远,但是一条笔直的石板大道,长度达到四百七十五公尺,宽度有九.五公尺,如此空无一物的笔直大道,仿佛透视上的两条寻找焦点的线,把参拜者的视觉,一直逼引到最远的端景。端景是巍峨耸立的寺塔,象征君王与神合而为一的须弥山,是宇宙的初始,也是宇宙的终极,是时间的永恒,也是空间的无限。 ] 《吴哥之美》 第94页 

[ Ming,我停在信仰的前面很久。我看着这个门口,我要何时进去?我要如何进去?我会在信仰的中心和你相遇吗?] 《吴哥之美》 第98页


Sunday, October 13, 2013

轻风吹拂的天气特别容易怀念面包香

星期天早上的 YEAST@Bangsar,就算只在里面逗留10分钟左右外带面包,也会感染了店里店外的紧凑节奏,站在开放式厨房里的厨师们的双手,和待应生们的双脚,全都没有一刻停下。

曾在 Antipodean@Bangsar 有过不怎么好的早餐经验,桌子与桌子之间几乎只有 10 公分的距离,要是隔壁桌多加一张椅子,硬是挤进去的那个人,他的背几乎要贴到我的半边身子来。那里的待应生非常眼明手快,只要一见你吃完你的食物就立刻收起你的餐盘,巴不得你立刻结账起身让座。

如此赶跑跳的用餐速度,对我来说比快餐还要更加快餐,紧张地扣住肠胃的呼吸,只怕吃完后可能还会引起消化不良。

面对气氛也相近的 YEAST,吸引我去的是他家的法式面包,外带回家一个杏仁牛角包(RM6),一个原味牛角包(RM4),还有 Walnut & Raisin Flûte (RM12),酥脆的外衣,实在柔软的内容,淡淡焦香,很棒!

用手撕开杏仁牛角包酥软的面皮,一口咬下,里面的杏仁甜泥,还有嘴里满满的奶油香,丰富的口感让我不竟深呼吸,必须在一口接下一口之间稍微停留。明知道每一口都是罪恶,但是又无法抗拒,吃罢只好摇上一个小时多的呼拉圈忏悔。>_<

Saturday, October 12, 2013

小心似曾相识的情感陷阱


朋友 N 在 wechat 发了一个 Friendship Quote,我把句子里的其中一个字替换了,留言:

“A lover  is someone who understands your past, believes in your future and accepts you today the way you are.” ->Like it this way

接着就引起了以下的对话: 

He : R u that type of lover?
She : Today the way you are doesn’t mean is the same person for tomorrow.
He : So are you the type of lover today?
She : Why so many questions?
He : But no answers.
She : Because [love] never have the right answer.
He : Well said.

许多年以后再遇见另一位似红苹果男人的男人,一样都有“喜欢挑战你挑战他认为对的事”的职业病习惯,但是我察觉自己没有像以前那样脑筋抓狂了。

有些人,有些事......,原来是需要历经过一些世事风雨后,才会看得清以前被认为是双方之间的一道代沟玻璃墙,其实是一面沾了薄薄水雾气的朦胧大镜子。伸出手一擦,才惊讶发现另一边一直跟你过不去的那个人,是清清楚楚自己的一张脸。

轻描淡写着这颗新红苹果,再去看自己以前写的那颗旧红苹果,相较之下今日的笔触没有了昨日的尖辣,是我学会了圆滑,还是我看外面的眼光宽柔了?

不管怎样,当命运再安排同样的人事来到你面前,以往那块区域的情感记忆肯定会被翻箱倒出。那份似曾相识容易叫人迷茫一阵,要被旧情绪牵着鼻子走,或重新调整心态去面对,都是在于自己的一念之间,一道内在成长的小考题。


那些年遇见的红苹果男人
[ 我跟红苹果说过,女人不是你的下属,你跟女人谈话时不可以一直问她问题。很想告诉红苹果说,身为你的下属当然很乐意(可能是身不由己的乐意)的接受你的问话或挑战,因为他们想保住饭碗。相反的对在你想进一步发展的女人身上,你其实是在倒自己的米.....] 

Monday, October 07, 2013

城市里,遇见《向左走。向右走》


循着阶梯缓缓走上,突然出现眼前的一伞伞色彩,是一场让我深吸一口气的惊艳相遇。

那天傍晚陪朋友去 Empire Damansara 看店面,看似依然安静的外观,走进去后才发现里面已经悄悄地热闹起来了。大部份好位置的店面都已经被租了下来,有的正在进行装修工程,有的已经开张营业了。

逛了一圈,心里已经有了个“风花雪月”蓝图,爵士吧,意大利餐厅、韩国餐厅、快餐店 、咖啡馆 、便利店....,Damansara Performing Arts Centre (DPAC)也藏在城市的这个角落里,不晓得这里以后会不会成为 PJ 一个亮眼的“浦点”。


站在高度俯视那片亮丽的伞海,我想起了几米的 《向左走。向右走》。

那么,我要扮演那个举着弓箭的爱神天使,还是握着剪刀,窃窃偷笑剪断红线的魔鬼呢?顽皮地作弄这座城市里,互相找寻了很久才遇见彼此的男男女女。

他们彼此深信,是瞬间进发的热情让他们相遇。这样的确定是美丽的,但变幻无常更美丽。
 -几米 《向左走.向右走》 -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