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31, 2014

能回到家,真好


281214 的傍晚,一场大雨在我们即将起飞离开普吉岛的最后一分钟落下。

我看着玻璃窗外的雨痕,听见身旁的友人说:“2014 is not a good year for Malaysia. ”

那天早上从网上纷纷读到亚航飞机失联的消息,朋友也从wechat 发过来即时新闻连接,我回复他 : 「wish me a safe flight babe. 」

当飞机安稳降落KLIA,当听见空姐说:“To the Malaysian, welcome home.” ,心里穿过了一股暖流。

能回到家,真好。

Sunday, December 14, 2014

“马照跑、舞照跳”


星期一傍晚一场突然的大雨,让我们把约好的晚餐地点从 Bangsar 改去了TTDI,两人都受不了路上缓慢的交通进度了。

他比我先抵达,我才走到餐厅门外,从里面迎上前来拉开玻璃门的待者就对我指了远远的一角,他坐在我和他第一次来这里用餐的那张桌位。

一坐下,我的视线落在他的饮料杯子,还没开口问他就先答了:「I have a court case tomorrow morning. Go a head order yourself a glass of wine, or a bottle. 」

「A bottle? 」我笑了: 「Probably you have to send me home later.」

我先要了一杯温开水,一边捧着喝一边翻菜单,对待者说我还没决定main course,能不能先送上沙拉?

半碟海鲜沙拉填下了饿得慌的胃袋,才心满意足地点了一杯白葡萄酒。 那天并不是很忙的星期一,只是被右后脑一处的不时抽痛折磨了超过24小时,好不容易挨到下班,整个人都一付残容了。

临走前同事塞过来两颗止痛药,吩咐我先吞下一颗缓缓绷紧的脑神经。 我说不行,我知道自己肯定觉得喝一杯比一颗小丸子来得有效。

2014结束之前,美国佬送给全世界最大份的圣诞礼物 - 石油危机,中东大佬吞不下被人挑拨到家门前的那口气,2015 将会是怎样的一个经济形势呢?

我稍微举高手里的空酒杯,转头向吧台里的待者示意再来一杯,管他明年的日子再冷再难过,也一样要认真地工作,认真地风花雪月。


Sunday, December 07, 2014

2014结束以前

Faber-Castell Watercolour Pencils

小时候的我特别爱画画,还曾立志长大后要当一名画家。 上小学一年级时高兴地说给了要好的同班好友听,她吓唬我说当画家会饿死,吓得我后来的志愿就变成了要当一名科学家。老爸知道后给了我很严厉的眼神,还被训了几句,女孩家应该去当秘书。 

长大后,画家没当成,更别说发科学家的梦,也没当上一天的妖艳女秘书。呵,扯远了,不说这个。

去年一堂3天的曼佗罗绘画班,让我再记起了画画的乐趣,终于破解了那位野蛮的中学美术男老师,在我的成绩册上画下一颗刺眼的红鸭蛋诅咒。

近来泡咖啡馆或在外用餐,除了惯常用手机把食物拍下来,也会把它们变成画和附上文字。有时候写着写着,会蹦跳出一些节外的记忆片断,挺有趣的。


Rakuzen@Publika 的樱花虾炒饭让我想起了几年前被偷走的白色相机,里面还没来得及拷贝出来的照片就有一道樱花虾冷面料理。 还记得那是一个大雨滂沱的傍晚,一个人的晚餐在Kura @One World Hotel。

现在,不想与文字为伴的时候就会想拿起笔画画,生病的时候只要体力还能支撑也会想画画,可以帮助分散不舒服的注意力。

剩下一个月不到的日子就要迎来2015,对自己说过今年里要把生锈了10 多年的手腕练灵活回来,呵,我做到了。^_^

2014 结束以前,好高兴与儿时爱画画的自己重新相遇。

喜欢Audrey Kawasaki和永田萠的画画风格,这些都是参考她们的作品所画的。

“血液里面的东西,是让你真正得到安宁。“ - 央吉玛
[创作这幅曼陀罗画的过程中,我忆起了一段被我遗忘的成长过去。记得小时候的我很喜欢画画,客厅里有一幅墙是妈妈允许我创作的固定地方。]


天安排
[继上一次被送玫瑰柜子来的顺手“牵”走了一架小相机,这一次是不请自来的不速客,没了两架相机,两个镜头,两枚戒指…. 都是双数,果然应了“好事成双”,对不速客来说,那是他的好事。]


一机换一机
[小相机到底是跟了谁走,谁都死口说没有。]



Sunday, November 30, 2014

爱是永不消逝的光

「Tell me about your tattoo story.」他喝了一口Prosecco说。

这是半个晚上里,从他看见了我一时没藏好的"秘密"之后,重复提起最多次的问题,我都笑而不语。

时间已经过了夜晚11点,人声渐渐散去的 Porto Romano,正是说故事的最佳时刻。 我放下了酒杯,手指顺着修长的杯脚滑到圆形的杯底,停留。

「That's my pet memorial tattoo. Her name is Riceball. In Japanese is Onigini.」说着,一只手很自然地就溜到左后腰的位置上, 借着桌上的微弱烛光,我好似看见他轻轻抬了双眉一下。

那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面对一个生命在我眼前慢慢流失的残酷。我发现自己除了哭,除了求她留,什么也做不了。拿起相机留下她最后的猫儿倩影,通过镜头的眼我看见死亡已经靠近,可是我的红尘肉眼却拒绝承认。

直到后来接触了关于印象派画家莫内 (Monet) 生平的故事,他的太太卡蜜儿病危临终前,守候床边的他为卡蜜儿画下了她人生中的最后一幅肖像。过程中莫内发现卡蜜儿的脸慢慢地黯淡,有一团光正慢慢地从她脸上消失。那时候他才知道,身为画家他能把光画下来,可是却留不住光。

这不就正是我很努力要抓住饭团的最后心情吗?不同的是,我为饭团拍下的最后几张照片,后来全都删掉了,我不要记住没有了光的饭团。

人生中有些领悟也许是必须以伤痛为代价来交换。如果可以选择,有谁愿意经历撕心裂肺的成长? 只是人生本就如此,有欢笑也会有泪,不是吗?

心里固然明白不过,就算爱得多难舍,终有一天还是会走到缘尽的分岔路口。 那时候回头看一起走过的风景,那份曾经在彼此的生命里的爱,会化成心里面一道永远不会消逝的光,成为我们继续往前走下去的力量。

故事说完了,他抛来一个问题,你还有多少惊喜是我还不知道的?

Porto Romano
28, Persiaran Zaaba, TTDI
60000 Kuala Lumpur
Tel : 603-7710 0509

Thursday, November 27, 2014

AKI HAIR STUDIO@Verveshop Mont'Kiara


相隔 6 个月以后,见到Aki-san的第一句话自然是"Sashiburi"。(好久不见)

genki? 他问。

genki desu.我答。

AKI HAIR STUDIO 已经从TTDI 搬到 Verveshop Mont'Kiara 多个月了,加入了新面孔,也多了美甲服务(日籍美甲师Yuki)。

星期一原是Aki-san休息的日子,那天晚上我必须出席一个饭局,他特地回来给我剪发染发。

还是回到“老”地方最舒服。 ^_^

AKI HAIR STUDIO
Verveshop Mont'Kiara, unit 2-1 level 2, No.8 Jalan kiara 5, Mont'Kiara, KL

Tel: 603-6206 5206 / Mon-Sun (9am - 8:0pm)
Website : http://www.akihairstudio.com/
Facebook :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Aki-hair-studio/159724837449031?fref=ts


Tuesday, November 25, 2014

留18分钟給一首诗

  

蔣勳老师在TEDx Taipei 的演讲中,念了一首诗《願》为开场白。

他问台下的观众: [ 我们可不可能把一天的18分鐘留給一首詩; 我们可不可能把一年里面留18分鐘給一首詩; 我们可不可能一生至少留18分鐘給一首詩?]

今天准备早餐时,意外发现了一首诗。^_^

生活里,处处藏诗。

I carry your heart with me (I carry it in my heart)
I am never without it (anywhere I go you go, my dear;

and whatever is done by only me is your doing, my darling)
                                                     
I fear no fate (for you are my fate, my sweet)
I want  no world (for beautiful you are my world, my true)
and it’s you are whatever a moon has always meant
and whatever a sun will always sing is you

Here is the deepest secret nobody knows
(here is the root of the root and the bud of the bud and the sky of the sky of a tree called life;

which grows higher than soul can hope or mind can hide)
and this is the wonder that's keeping the stars apart

I carry your heart (I carry it in my heart)

-Edward Estlin Cummings-


Thursday, November 20, 2014

”凡所际会,很少是偶然的“ - 张小娴


我有一个“弱点”,如果情绪一下子起落相差太大,会容易招惹生病。 从10月底至11月中不到,看了3 次医生,两天病假。 被朋友问怎么可能那么弱,被同事取笑“财多身子弱”,我都把责任推给了最近阴晴不定的天气。

在我敲打这篇文章的时候当然已经病好了,喝热巧克力喝摩卡吃蛋糕不亦乐乎!

身边从来都有几个互不相干的朋友圈子,10几年来在这座城市里各有各的精彩。 两个月前的第一次偶然交叉点,紧接着就发展了一些我还来不及回过神来的剧情,让我不得己需要重新拿捏两者之间的平衡点,也重新看待了自己的一些价值观。

自从看了《遇见未知的自己》,书里面的那句「外面没有别人,只有自己」 已经成了最常用来提醒自己的警句,不管面对什么人生课题,都不要只看到自己想看的,更不要在狭小的空间里做决定。

但是这一次,我选择张小娴在她的一部小说里说过的一句话,「凡所际会,很少是偶然的。」


Tuesday, November 04, 2014

最近的日子

最近的日子有兴致玩玩煮饭仔,不多的食物照片里头,藏了Jazz友-历-的一道手艺,你可猜得到吗?呵。

某个早上让他提了大包小包来我公寓下厨,我在一旁当小帮手递碟子传材料,看他炫耀熟练又快速的刀法,我还是忍不住叫"小心点",怕他一抬手一转身哪个动作稍微大了些,会散掉了我的小小厨房。

他的Seafood Carbonara,加入了两盒200ml的cooking cream,两片250g的起司,给我盛了满满一碟小山那样的份量,还不忘撒上 Parmesan Cheese Powder。>_<

吃完会立刻胖了一公斤,我对他说。

This is authentic Italian Seafood Carbonara,他应我。


Monday, November 03, 2014

2014年度《 大马中文部落格祭》 相聚在马六甲!


這一次,我們在馬六甲見!!29/11-30/11/2014

2014年度 《大馬部落》十博推薦獎
接受報名:01/11/2014
截止日期:15/11/2014
報名表格:http://goo.gl/forms/S0MRxWZdn1

部落格的世界,每天有人開博,同時也有人閉博,在云云的虛擬網絡中不斷地上演新舊交替的變更。

每一個開博的博客,對於部落格必定有著自己的想法,有人實現夢想,也有人黯然離去,可是部落格有著獨特的魔力,吸引了一代又一代的博客,帶著不同的夢想,延續部落格的時代。

因為你們的付出,所以我們還有夢。

2 天的活動包括,走拍尋寶、博客聚、交流會、頒獎典禮... 不止這些噢,記得騰出兩天的時間來馬六甲,參與我們的活動!


活動流程
-----
29/11/2014
2pm - 5pm「走拍尋寶遊戲」
7pm - 10pm「大馬部落博客聚」

30/11/2014
10am - 12pm「交流會」
2pm - 5pm「大馬中文部落格祭 頒獎禮 

转载自《大马部落》官方面子书


Saturday, October 25, 2014

随想 1025 - 幸福不三心两意

 

有时候我们老觉得幸福是在对面,其实它已经在你身边;
有时候我们老觉得摆在橱窗里的那一件较好,其实握在手中的那一件已经是最适合自己了。

Monday, October 20, 2014

Cultura @Bangsar


藏身在 Bangsar 住宅区里,位于一条小巷街角的 Cultura Bakery,前身是小有名气的 Poca Homemade。

第一次光顾,三小时逗留,不懂是不是一场大雨的缘故,整个下午客人的流动量也不多。 来了走了的客人当中,三个来吃蛋糕和三文治的女生,比我先来又比我先离开,看似主要来上网的年轻洋情侣,一对不是情侣也不像是很熟络的少男少女,进来躲雨也顺便喝咖啡的白发洋夫妇,还有坐在我右手后方的桌子,女的不断向男的吐露生活牢骚的印籍情侣。

那天和朋友小羊两人,喝了绿茶拿铁(RM8/我),摩卡(RM10/我),拿铁(RM9/小羊),吃了 Black Pepper Chicken Tostie(RM9),鸡肉馅料调味刚好,咸度适中,小羊迟到了40分钟,我罚他分吃一半的卡路里,还有让舌尖留香,低糖度,没有腻口感的 Japanese Half Baked Cheesecake,Cultura Bakery 请客。 ^_^

Cultura 
1, Lorong Kurau, Bangsar, 59100 Kuala Lumpur
Business Hours: 8am – 6:30pm (closed on Mondays)
Tel: 011-1227 4936

Tuesday, October 07, 2014

"Orange" from South Africa

记得小时候,老妈子每每买水果拜神都会听见她说,要买“Orange”就要买“Sunkist”,所以在我长大的过程中,“Sunkist” 几乎是变成了鲜橙的代名词。

印象中,Sunkist 鲜橙几乎都是十粒八九离不开一个“酸”。 果皮与果肉更是爱得难分难舍,用手剥皮往往把果肉抓得面目模糊 >_<,看了倒胃,要榨成汁来喝又嫌麻烦,干脆自此不爱吃“Orange”。

如今风水轮流转,最近开始让我吃得不亦乐乎的水果却是鲜橙,不过是来自南非的鲜橙。

Jusco 蔬果部门里堆了一小座橙澄澄的山丘,人一走过清新的果香让人精神一振,果皮易剥,吃进嘴里肉甜多汁,一袋10粒,一张十元纸钞还有得找回零钱。^_^

Monday, September 29, 2014

风情爵士

还没掀开Alexis 入口处高至天花板的厚重黑色布帘之前,历就先说了,tonight sure full.

果然,他是对的。

那晚我们没有预先订位,原本的计划是历晚上9点才来接我,他说那天很可能需要跨州处理一些工作,肯定赶不及陪我晚餐。

We can cancel the jazz plan if you're on busy schedule,我是这样告诉他。

结果到了那天,他说扭伤的脚丫子(两个星期前)还隐隐作痛,干脆放假一天不工作。 中午与他碰面一起午餐,天南地北的直聊到傍晚,然后回家洗澡更衣等他再到回来接我,出门的时间最终还是........ 晚上9点。T_T

好在我们两人加起来的运气也不坏,半打鲜蚝、Pizza Pepperoni,还有历的 Cappuccino 都还没送上来,就有一对男女客人结帐离开了,我们立刻从吧座换去了他们的桌位。

Michael Veerapen 搭配 Dasha Logan 是我非常期待的"爵士约会",捧着酒杯身子随着音乐轻摇摆动,对历说,I'm listening to Jazz with my body。

That's the right way,他回答。 
Michael Veerapen 修长的十指,在台上轻快又灵活地跳跃在钢琴键盘上,在台下却是安静地停留在太太的手上,让旁人的我看了都觉得很 sweet。

身型娇小的 Dasha Logan 有一把非常气足的嗓子,一个眼神、一举手,指尖轻轻穿过柔软乌亮的黑发拨向脑后,台上的她是一幅养眼的风情画。

凌晨1点多,回家途中我依然像上次一样累得几乎要睡着了,历依然精神奕奕地驾车。 我在脑子里安静地哼唱 Love for Sale,莫文蔚的爵士专辑《somewhere I belong》 也收录了这首歌,那晚 Dasha Logan 以它为压辏,是 Michael Veerapen 的建议。


上一次的"爵士约会”:
tonight, the jazz takes centre stage 
[一整晚,我的眼睛无法从 Micheal Veerapen 灵活轻巧的十指离开,虽然主角应该是 Patrick Terbrack ,我还是偏爱 MV 多一些。]


Wednesday, September 10, 2014

京都梦见小路


第一次越洋买下完全读不懂内容的古书 @_@ ,是从台北一家二手书店「荒野夢二」的面子书上邂逅它们,是店主从京都古书店淘回来的宝。

记得一看见展示书内部分插图的照片,不懂为什么脑子里立刻都是自己的声音嗡嗡在响:"这是我的这是我的这是我的这是我的......" 想要拥有的意念强烈至极。>_<

当它们被装在褐黄色的厚信封里平安抵达我手,掏出来后小心翼翼地翻看,长着蜻蜓翅膀的可爱小男孩小女孩, 狐媚气息的和服女子, 花仙子般的日本新娘……,是两朵好绮丽的梦呀!
帮我从台湾转帐的友人YK 不肯收我的钱,两本书加上海运邮费一共1400多台币。

他告诉我,很多很多年以前他的梦里出现一位穿和服的女子,举着伞缓缓走在他前面,来到一座桥头前突然停下,回眸对他一笑,说了一串他听不懂的日语。

梦里是哪个日本时代,我问,他说不上来,因为梦里只有他和那位神秘女子。

后来我们认识了,我给他看过的一张照片,公司过年收工晚宴上拍的,里面的我盘起头发的模样和笑容,他说像极了梦里的和服女子,不同的是,照片里的我是中华旗袍。

他相信,那个梦是他某个前世的一小段记忆重播,可是却已经听不懂那一世的语言。

我笑,从wechat 发去一段录音作弄他,是不是“danna,hayaku kudasai.”

如果「京都」也曾是我的某个前世,那么今生这两本书注定是我的礼物。^_^

那我送你两张手画书签,我对他说。

Tuesday, September 02, 2014

the curious goat@damansara perdana

这几年,城里的咖啡馆都越开越多了,各花各式各样,没有想一一去“探险”的兴致, 只要是喜欢上了哪几家,就成了那里的常客。

目前的 favorites list,继 Artisan Roast Cafe 之后,新上榜「The Curious Goat」,名字够可爱吧? ^_^ 关于咖啡的传说之一, 是在六世纪时一位牧羊童的羊儿所发现, 真是busybody goat!

「好奇羊」由三位年轻男生合资经营,Barista 清一色也是年轻男生,个个样子好看,谁是老板?谁是员工? 你自己去看, 要答案的话可以去翻 The Curious Goat 面子书,呵。

公司好些同事都是「好奇羊」的常客, 我挑了一个工作日的早上独自静静去探访,门口外两张长方形高桌,一左一右黑白两幅墙都画上了壁画, 室内没有累赘的装潢或装饰品, 营造了宽阔, 无压力感的空间印象。

「好奇羊」的店位置有点"特别", 一排店走下去它落在转角处之前,让人不禁浪漫联想,转角会不会遇到爱?这里平日是极热闹的朝九晚五商业区, 一旦到了周末恢复清静, 店里依然不乏顾客来去,营业开跑六个月不到,已经有了忠实支持者。

喜欢他家的 Mocha (RM10) ,Nutella Mille Crepe (RM12),偶尔也会点一壶 Chamomile (RM10)。 如果说为了保持身材线条不能太放肆自己,那张「要吃就只吃最好吃」的私人甜品名单上,一定有「好奇羊」的 Nutella Mille Crepe。 
下次你去泡「好奇羊」不妨跟 barista 要个纸杯和颜色笔,一边跟朋友聊天一边即兴作画,别忙着当低头族。 我的小作品也在其中哦〜^_^

The Curious Goat
20-1, Jalan PJU 8/3A, Damansara Perdana, 47820 Petaling Jaya, Selangor
Tel: 03-7733 7383

Operation Hours
Mon-Thu:08:00-22:00
Fri:08:00-23:00 / Sat:11:00-23:00 / Sun:11:00-22:00

Wednesday, August 27, 2014

书架上一处角落的新风景


这是以树脂材料做成的天使娃娃,娇弱易碎,在国外工作的老友豆腐花不计麻烦,坐火车坐飞机又坐车,山长水远地帮我把她带回来,心里满满喜悦和感动。

那裙摆,那秀发,那修长的手脚, 那捧着水晶球的姿态....., 一一点中「人家很想要啦~~~T_T 」的占有欲穴道。 还没开口前先用尺对着空气大概比例了有多大小, 觉得不会太过份,才敢厚着脸皮问他可不可以帮我淘回来, 当然不忘补上一句,“你绝对有可以说不行的权利哦〜”

天使身旁的圆嘟嘟粉红猫,是老友Sam 最近从日本带回来的手信。 胖猫招的不是财,是桃花,呵呵。 粉红迷你兔也是 Sam 多年前的日本手信。 如果没记错的话,一伙人晚上在嬷嬷档,两张四方桌拼在一起的人数, 一个小袋子在我们之间传递,各自伸手从袋子里淘出小手信。 ^_^

喜欢猫在朋友圈子里已经不是新鲜事,这两套风格和颜色都非常强烈对比的书签,是豆腐花在国外工作的这几年, 回来度假时一前一后送的小手信。 不是特地去淘回来的,据他的大概说法就是: 刚好路过、看见了、想到你、就拿起去付款。

和式风格的神猫书签,每一张卡都附有一个“功能”,教人如何「求女友」、「求生财」、「求安全」、「求包养」、「求丰胸」、「求痊愈」.....,有些方法让人看了忍俊不禁,灵验或否,我就没试过啦~无法奉告。呵呵。


Thursday, August 14, 2014

没有星星、只有月亮

第二次和 P 去 Kuala Selangor,没想到还是没能顺利坐船游河看萤火虫。 上一次是人为的迟到 (P 咯~~),这一次是天为的下雨。T_T

傍晚 7点多抵达 Firefly Park,入口处前的水泥空地已经停放着几辆小型观光旅游车,几个司机模样的男人站在一起吸烟聊天。

P 和我背靠背坐在一张石椅上等柜台开放售票,我盯着天空扁嘴,看着越堆越厚的乌云层,明明两个小时前在河港边吃螃蟹和鲜虾时,还是一个明亮的黄昏。

身后的 P 开始跟坐在他对面那张石椅上的一位印度司机大兄聊起来,P 是那种不管去到天南地北都可以很快跟陌生人哜喳起来的个性。

我听见印度大兄说,他是专程载送一对英国老夫妇来看萤火虫。 我安慰自己,今晚我并不是最失望的那一个。

当雨点开始落下,期待乌云突然散去的奇迹是不可能出现了,P 在我身后说,这是一场来势不小的雨。

要我离开肯定是百般不情愿,就连防蚊花露水都特地准备了,要么固执地等下去,就算真的等到雨停,P 说,也有可能会面对河床上涨,水流太急的状况,负责单位是不会冒险允许船只出游。

好吧,我妥协,我们下次再来好了。T_T
回家途中看见了好大好亮的柠檬色圆月,上一次和 P 来 Kuala Selangor 也是遇上了月圆,真巧。那晚看不到“星星”的遗憾,被一轮圆明月弥补了。 ^_^

位于 Bukit Rotan 的 Sri Shakti Devasthanam 萨蒂庙,非常庄严美丽。前后一共筹备了11年,由来自印度的建筑工匠施工,去年 4 月才完全落成。

与P第一次去看萤火虫:
萤火虫是落入凡间的星星 
[我对P说,谢谢。P应我,要感谢他就闭嘴享受当下,别再开口说话破坏气氛。就那样,我和他席地坐在黑暗中,静静地......静静地.....,我连呼吸都放轻了,深怕一个大呼气眼前的星星转眼就消失。]

第一次遇见萨蒂:
原来吴哥也是 a moveable feast~
[站在两扇紧闭的木雕大门前,左右两旁的石雕女神身形丰润、体态优美,错眼看去有几分Aspara女神的韵味。她的美让我举起手机拍照时不小心失神碰触了大门上的铜铃,脆亮的铃铛声立刻划破了四周寂静的空气,我突然醒过来,我并不在那梦里。]


Friday, August 08, 2014

tiramisu.impression

 
开斋节假日的第二天,干旱了许久的天气终于下起了雨,入心的一阵清凉让人想懒洋洋地窝在家里午睡,Jazz 友-历-以 「TIRAMISU」 之名把我从暖暖的被窝里"诱惑"了出去。

抵达 Alexis@Bangsar,一边探找空桌位一边留意所经过的每张桌子,发现很多都是为了Tiramisu 而来,尤其是女生们。

其实Alexis 并不是我们那天的首选,历原本要带我去的那一家咖啡馆正好休息,提议Alexis 是我的主意。

凡有吃过 Alexis Tiramisu 的,大概对那层坚果碎和麦芽糖晶块的toppings 组合很有印象吧?要是没有了它们的话,这Tiramisu 又会给人留下什么“印象”?

从外形,味道至口感,Alexis Tiramisu 让我无法不联想起 Suchan Tiramisu。

虽说从以前吃过后就一直觉得好吃,也很喜欢的 Suchan Tiramisu,那一天对着“很Suchan 印象” 的Alexis Tiramisu,不过才吃第二回,我却觉得腻了。

Thursday, July 31, 2014

去甲米看一本书

 

第二天大部份同事都去了跳岛,我让自己从第一天的喧闹回到平静,悠闲地躺在靠近酒店泳池不远的吊床上看书, 风一吹过贝壳帘子“叮当叮当”响,非常有催人入眠的效果。^_^

下午独个儿去吃简单美味的米粉汤午餐, 第一天抵达甲米已经和同事去吃了一回, 不花巧的卖相,吃的时候依个人口味喜好调入鱼露,花生碎、辣椒粉和糖。 那家小店叫什么名字我就读不懂了,它的所在位置是从 Subway 正对面的街口走进去,留意你的左手边,卖酒那家店的隔壁就对啦~!所有米粉汤一律 50THB (个人觉得是游客价),汤底都一样,不同的只是配料。

吃饱后去补买一些手信,然后买一球雪糕一边吃一边慢慢散步回酒店。 在甲米的三天两夜几乎都是碰上阴天,气候凉爽,走上一段老远的路也不会满身大汗,离开的那天早上更是下了一场很不客气的大雨。 >_<
这一次的公司甲米游,大家姐HR Director 把所有人都加入一个 WhatsApp Group Chat,谁要是有什么提醒或交代,谁睡过了钟要一卡车人等着他出海,谁和谁还有谁正在那里按摩,谁在那里吃到了好料......,一个讯息发出去,全世界都收到。

从外看大家都各有自己的小组活动, 实际上又好像连在一起,互相照应。 在甲米不难找到无线上网区, 餐厅有wifi,按摩店有Wifi,Holiday Inn Resort 更是处处wifi,方便得很。

话说 Pool Party 那晚, 我糊里糊涂把大家姐的酒店房卡弄失了也不自觉,第二天早上我的名字被她以ABC 大字母拼写出现在Group Chat 里 @_@ ,当时人正在吃早餐,三秒钟内捉了桌上的手机,书和相机丢进手袋就立刻起身奔出餐厅。 出去之后才看见她的下一个简讯 「no need to come. I'll request new one.」 T_T 可怜那碗被我留在桌上, 还有好多好多草莓的草莓优格都没吃到一半!

Ao Nang Beach 的沙滩都是哑黄色的粗沙,海水混浑,想要见清澈的海水就得游岛。 早上通常都是涨潮得厉害, 海浪猛扑到岸堤来,等到下午海水退远了我也提不起劲去走走, 选择远远拍了照就算。
 
这一次走入泰国,一滴Thai beer也没沾唇,也是第一次那么靠近大海,却没有想亲近它的兴致。

三天两夜不谈公事,我只想去甲米看完一本书。



Thursday, July 24, 2014

角落里盛开的颜色

前些晚友人从金马伦开会回来,车子直接驾到我公寓楼下把我叫下去,先是从车后座掏出一束红玫瑰,接着是一束勿忘我,然后是我偷偷在心里猜中,必定有的一束多样色菊花,哈~

曾经非常羡慕某个已经离职的女同事,每每特别的节日里男友必定送花到办公室。多年后宇宙终于收到我的订单,如今偶尔有机会在普通不过的日子里收到花,可是horrrr….. 却是必须自己修枝剪叶拨刺,搞到后颈冒汗,头发也乱的“原始”花束~~ >_<  (呵呵,这是开心的投诉。)

这几天盛开在家里几个角落的颜色,和办公桌的一角也沾了天使的紫色,工作得眼睛累了,下班回到家累了,拿着剪刀转着瓶子对着花儿左修修、右修修.....,心也安静了下来。

《甄嬛传》里的一幕,熹妃说:“留着我想要的,剪去我认为多余的……”

突发灵感,熹妃说修剪花枝其实和整理后宫是一样的,呵呵~那么我说修剪花枝和整理自己的身心灵,其实也是一样的。^_^

Friday, July 18, 2014

金妮的发色


回老家的那一天,早上先去打理三千丝,然后下午才奔向机场。

站在老妈子大人面前,原以为她会劈头第一句,“哎唷~~~~”然后咕噜我几句,结果她对我的新形象完全没有一点惊讶。 呵呵~看来妈妈年纪越大却越开明了。

帅帅 Aki-Sang 的发型屋上个月已经搬去了Month Kiara,我暂时懒得去探索他的新店址,所以就溜去了另一家发型屋。 目前还没决定以后会不会继续光顾,也就不提名字了。

新染的发色让我联想到《哈利.波特》里的一个人物角色 - Ginny Weasley,她和6个哥哥都是顶着一头火焰红的头发。

这一次蓄回了刘海,也稍微增加了厚度,期待刘海长时轻轻拨向一边又会是怎样的一番“风景”?(一笑)

Wednesday, July 16, 2014

Home is where the heart is...... (10 -14 Jul14)


回家的日子,在外婆家屋外的那片地发现了一棵“新”植物,种在靠近道路边沿那里,长至及胸的高度,挂着好些漂亮的红色小莓果。

我眼珠子溜溜地在那些莓果之间跳来跳去,有熟透黑得发亮的,有红白掺杂的,有红艳娇润的,各自在早晨的阳光里散发诱人摘下的冲动。

我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我曾吃过如此美丽的小东西,记忆库里倒带出三个字 「白云山」,接着脑海里看见了中学生的我和小学生的弟弟。

那一段日子,妈妈常在周末带着弟弟越过海上山去拜佛,每次回来手袋里一定有以纸巾包裹着的红色小莓果。

我努力地回忆它的味道........,突然间老妈子高分贝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你别去摘人家的水果呀!!! 那是XX 种的,之前你小舅还去摘人家的香蕉我都骂了!!"

顿时........,脑海里的记忆画面不见了,我落回到了现实。>_<

其实俺当时不过是在拍照而已啦~,老妈子一再而再,再三地老远喊过来,每一次都不忘附加我的名字,原本不是贼都被她老人家大惊小怪喊成了贼,被喊得有些慌了,没法继续专心拍照,整个人一下子楞在那,要走要留左右都不是。T_T

那时不懂为什么我突然想起蒋勳老师说关于 《美的觉醒》,依稀记得他在《视觉》那一集里提到大人们最常犯的错误,就是打扰了孩子们感觉世界。父母亲总是迫不及待,要捉紧任何地点,任何时刻教育孩子所谓的「知识」和「道理」。

妈妈,虽然我已经是个老大人了,可是这个世界何其大,天下间依然存在会引起我好奇心,会引发我内心童真的事物呀~
[ 美是你刹那之间的感动,你说不出来为什么你就发呆了。
你看到一个小孩在凝视一朵花,他在凝视黎明,在凝视黄昏,或者他在凝视母亲的脸的时候,都不要去打扰他。因为其实他在感觉生命里面最美好的部分。
我们现实生活里,因为知性的教育太多了,所以我们常常用知性去打扰感觉世界。]
    - 蒋勳 (YouTube 《美的觉醒 (一)视觉 》

Tuesday, July 08, 2014

甲米 (Krabi) 匆匆一游

210614,搭上了飞往甲米(Krabi) 最早的班机,是老板特别给予员工们完成了一个竞标大计划的充电假期。

虽说是三天两夜,可是真正逗留甲米也72小时不到,不想太累,没有做一般游客会做的事,没有跳岛,没有骑大象,没有泡温泉,想跃跃一试的攀岩也只是想想而已。

每每公司出游,住宿条件永远不会亏待,Holiday Inn Resort@Ao Nang Beach 环境绿荫,占地广阔,从四楼的客房走出去先是一条长长走廊,再搭电梯到楼下,再走一段弯弯曲曲的小道才到大厅接待处,我怀疑最少半公里的路。
甲米的蚊子似乎都特别活跃,每间房的阳台都安装了一层防蚊网,不管白天晚上最好都拉上,我房里的阳台望出去是丛林,回来以后,两条腿都这里红点,那里红点。

在游客圈里挺有知名度的 Wang Sai Seafood Restaurant 很靠近 Holiday Inn Resort, 倒是要去 Ao Nang Beach 吃喝最集中也最热闹的地点却有一段距离,如果以星巴克为终点,步行的话大概也要一小时。
第一晚逛去了 Krabi Town Night Market,与同事们边走边看边吃,一份小食大家共分,吃了好多好多道地小食。两个小时下来,我带去的环保袋都装满了大包小包食物,到泰国必然一试的麦记猪扒包也没被同事放过。我一向对快餐兴趣缺缺,到现在最忘不了的是椰子雪糕和鲜榨甜柑汁。

回到酒店把环保袋里的食物搬出来开私人Pool Party, 换上泳衣晃着高脚杯泡在泳池里,一个晚上肚子装下了各式各样拉杂口味,甜的、酸的、辣的、炸的、烤的、冰的、热的....,又酒精又果汁,没拉肚子已是幸运。^_^

Wednesday, July 02, 2014

别人的人生故事 。我们的人生镜子

 
我住的公寓,多年来好些外籍保安人员和清洁工人的面孔都没怎么多大的变动。平日进出要是与他们碰上一般都会点头打招呼,其中一位印尼清洁阿姐的性格较为活泼,倒是能跟她谈上两句。

前些日子下班回到公寓楼下,正好与她在入口处相遇,想起有好一段日子都没见到她了,问起才知道她回去了印尼家乡一个月。

印尼阿姐说,原本今年工作合约期满后就打算不继约了,不想再与家人遥远分开,可是现任雇主一直挽留,说好员工难求。 与丈夫商量之后,决定再离乡背井工作几年,再存多些钱。

现在印尼老家只有丈夫和12岁的儿子,新婚不久的女儿目前只身在台湾,签下了3年女佣合约,必须等到合约期满之后才有一个月的回乡假期。

我问,“她会说中文吗?”

“我告诉她,就算中文再难学也要学起来,为你的前途着想,你希望以后的收入会增加吗?你希望老板继续聘请你吗?工作要勤快,要自律,老板看见你的表现好一定会加你薪水,知道吗?”印尼阿姐滔滔一口气说了许多。

我静静地听着,站在我面前的不再只是公寓里一名寂寂的外籍清洁女工,她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一个男人日夜思念的妻子。

我安慰她,“三年很快过去,你看你我不知不觉都在这一区待下7年多了。”

或许更久吧,这句话我在心里对自己说。

这位印尼阿姐,她是看着我从租户的身份搬进来这幢公寓,两年后因为租金高涨负担不起被逼离开,再两年后到回来成了其中一个公寓单位的主人。

有时候在风花雪月的日子里久了,一不小心又会被欲望驾驰,掉入欲求更多“想要而不是需要”的物质陷阱。 繁忙都会,偶尔停下来听听别人的故事,才会记得自己其实已经拥有足够,比起许多人都已经幸运很多。

Thursday, June 26, 2014

路过你的生命


从热浪岛回来城里度假的友人送了我一件 T-Shirt,我故意作弄他,“教练,我以为你该会送我一个救生圈呢〜”

饭席间,我随口问,“ 为什么会爱上潜水?”

“ 因为前女友。” 他的回答让我的眉毛抬了一下。

他道起往事,当初是某个朋友刚好临时有事无法依计划如期出发,把两个热浪岛的度假配套半价转让了给他,那是他和女友第一次踏上热浪岛。

在岛上女友提议去潜水,他说,“那时的我连 diving 和 snorkeling 都分不清,还以为她是指浮潜,结果后来才知道是 Discover Scuba Diving。 想要临阵退缩又怕被别人笑,只好硬着头皮撑下去咯〜”

第二次再去热浪岛是女友的意思,还偷偷帮他一起报名了 Open Water Diver Course ,结果再一次被“骗”下了水。

后来的日子,陆陆续续都与女友结伴一起去潜水,不过主要都是出于「陪伴」的意思。他说,自己真正爱上潜水,是他终于学会了[中性浮力]这潜水技巧的那一刻。

多年以后与女友分开了,那时候他的事业刚巧也遇上了一些挫折,决定离开城市去热浪岛过过日子。

那次的人生抉择,让他后来成为了潜水教练,从此爱上简单的岛上生活。

最近从网上下载的《占星学刊》里,有一句我很喜欢话,[在爱的力量下,世界的碎片会寻找彼此,而终将成为一体。

很自然地,第一个先联想到的「世界的碎片」是我们寻找中的另一半。 倒是不久前历经了一些情感人事,才明白那「世界的碎片」所指的是我们和自己。

有些人走进我们的生命,也许不过是与我们暂度某个课题,引领我们明白或学习一些事,协助我们重逢我们失落的灵魂碎片,再记起一段远久以前学习过的智慧,与生俱来的前世天赋。

我是否也曾化成一颗星“经过”他人的星盘?我不过是他今生必须克服的某个课题里的其中一颗因果小螺丝? 或只是客串开启他今生灵魂功课的一枚钥匙而已?

看待世事变化,我们都惯性定位自己是“受害主角”,对外伸出指责的手,其实有没有想过,也许这一次我们只是配角,只是路过。


Wednesday, June 18, 2014

萤火虫是落入凡间的星星

抵达 Firefly Park Resort 已经是9点50,看萤火虫的时间是从傍晚7点至9点30,碰巧那晚是十五月圆才过了两天,河流的速度还比平时急快,保安人员告诉我们,卖票的柜台今晚更是提早半小时关闭。

P 问,我们可以进去走走吗?
可以,但是别太靠近河边,要注意自身安全,保安叔叔回答。

顺着度假村的水泥人行小道走,经过建立在人造水池上,一间间独立式的马来风格度假小屋,就看见了不远处的河边小码头,那里还亮着灯,不过一个人影也没有。

P 溜开去上洗手间,我独自走去码头,看见排列整齐的一件件救生衣,这里就是乘客集合等候上船的地方。 站在连接小码头和木板浮台的吊桥前,就已经能看见黑暗中一闪一闪的梦幻小星光。

P 回来陪我走过会轻轻摇晃的吊桥,木板浮台是船只停靠的地方, 我干脆坐下,仰头望着近在呎尺的星光,想起多年前在悉尼 Queen Victoria Building 看到的几层楼高圣诞树,上面都挂满了一颗颗大大小小的施华洛世奇水晶星星。

我掩住张开的嘴安静的笑,记忆中最后一次看到萤火虫是好久远以前了,在外婆家屋外,我才10几岁时候。

我对P说,谢谢。
他应我,要感谢他就闭嘴享受当下,别再开口说话破坏气氛。

就那样,我和他席地坐在黑暗中,静静地......静静地.....,我连呼吸都放轻了,深怕一个大呼气眼前的星星转眼就消失。

那晚 P 说我,你的个性其实是可以很平易近人,但是你选择拒人千里。 你把自己"关闭"太久了,要打开心,要尝试再去相信他人。

Monday, June 16, 2014

torture session promotion~^_^


工作Team里的 9 字辈小妹说,去海岛旅行的话她最需要[防水眉笔],担心游泳后两条小黑毛虫变薄了会很“肉酸”。(呵呵~好可爱~^_^)

我.....我这位 7 字辈阿姨却最需要 Brazillian Wax。

这是隔了一个年代的“两代代沟”吗?@_@ 

广告时间:
这个6月Strip有好优惠 - Brazilian Wax Combo@RM58 / Boyzilian Wax Combo@RM98,赶快~
(目前 The Curve 那家正在进行装修哦~)


Thursday, June 12, 2014

Forever Forever~ by Keiko Matsui

有上班的日子,如果早餐是在家里解决的话,通常都会有音乐陪伴。

Carla Bruni,Norah Jones,Llewellyn 的天使音乐,张吉安的《乡音•回家》.....,偶尔也会来点粤曲,我的收藏里有一张梁玉嵘的《粉墨情缘》。

最近 favorite list 新添了 Keiko Matsui,整张专辑里最独爱 Forever Forever。

听的时候,尝试闭上眼睛,放缓呼吸,放空思绪,静静地、慢慢地…..,你会感觉到心柔软了下来。

Forever Forever 的曲调很[轻],但是里面的情感是[重]的,起初我很好奇,Keiko 心里面"永远永远"的那一位到底是谁?

答案我找到了 — 她最小的女儿。(我卖个关子不透露,想知道的话你自己点来听听。^_^)


Friday, June 06, 2014

与内在的他和解

上个星期里的某一晚,放在床尾处的手机在10点多响起,惊动了8点以前就已经卷在被窝里的我,第一个闪过的念头就是懊恼,手机竟然忘了转静音~>_<

来电显示是历,人和车已经在我公寓楼下,电话中死推活拉要我即刻起床陪他去吃宵夜。

“I give you 5 minutes to wash face. No make-up and don’t dress to kill.”

“I need time to put on my bra.”

“Ok, 5 more minutes.” 

等到坐进了他的黑色大房车,车内灯的昏黄光线缓缓暗下,突然有时光倒流的错觉,驾驶座位上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许久以前某个人也因为我不开心,原本远在香港办公的他,隔天傍晚人就站在了我面前。 认识历以来,我就察觉到偶尔会从他身上感觉到另一个他的影子。

那一晚表面上是我陪太子,陪历吃完一碟热炒福建面,一碟清炒玻璃生菜,送我回家时说见我脸上比较有笑意,他放心了。下午得知我有点事闷闷不乐,我说今天没法跟你说笑话,他说不喜欢身边的朋友不开心,原以为他不过说说而已,没想到人一从柔佛回到这城市就出现在我面前。

几天后的星期六,我才从外面恶毒的大太阳下回到阴凉的家,历的简讯就到了,提议要买三文鱼来我公寓里下厨。

经过一轮四两拨千金的文字往来,我以一句 “don't mess up my kitchen” 拒绝了。不去想像他对着手机敲打那句“first time got ppl reject my cooking” 脸上会是什么样的表情,放下了手机就走进洗澡间,扭开花洒哗啦哗啦冲去覆盖在皮肤上的一层炎热空气。

单纯为异性朋友,可以有多靠近,又该要保持多少君子距离? 不管宇宙把旧人换壳包装又提升素质再送到面前来,背后意图到底为何,这个人生take two的机会,我会感激它是一个祝福,让我得以与内在一部份分裂的自己和解,跨越课题。


Monday, May 26, 2014

Cendol@Section 17

Section 17 树荫下的 Mamak Cendol 车档子,记得10几年前来到这座城市念书时它就已经存在了。

那段当学院生在17 区生活的日子里不曾光顾过,倒是10多年以后不住在那了,偶尔周末午后悠悠闲情,会跟朋友一起去吃上一碗。 捧着绿色小碗站在马路边,我总喜欢一边吃眼睛一边溜溜,看人又被路过的人看。

那天与我一起的杉,以“must bring your own chair next time” 和一对老爸爸老妈妈打开了话题,还和老爸爸交换了自己的Cendol心水地点。
杉说起马六甲红屋大马路对面的Cendol档子,劳动节那天我和他就在那里。 当时所剩下的唯一一张空桌完全暴露在炎热的太阳底下,我还得用大雨伞给自己遮荫呢~ 他倒溜开了去拍照,回来时笑嘻嘻把照片给我看,You look like a GT girl. @_@

老爸爸告诉我们 Cendol Bakar@Kuala Selangor,老妈妈补充说还可以 drive-thru 打包呢〜

My friend told me is because the boss name "bakar", 杉望着老爸爸。

No, is the brown sugar bakar,老爸爸笑。

刚好老爸爸的两名儿子每人捧着两碗 Cendol 走过来,貌似年纪较小的那一位把 Cendol 老板找回的几张RM1纸钞交给父亲,上面沾有椰糖浆的痕迹,Dad, your “sticky”money,他说。

我们都笑了。

address : 
Jalan 17/41A (off Jalan 17/21), Section 17, Petaling Jaya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