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6, 2014

究竟是戏如人生,还是人生如戏?

 
一个男人,走进城市里某个角落的二手家俬店,遇见了停留在你生日那一天的老时钟。而且这个男人是你曾深爱过,曾认定是今生的最终情感归宿,如此电影情节般的巧合,要把它搬到现实人生里上演,需要惊动多少因和果?

那天,记得还是经他提醒,我才把日期看进了眼里。原来当对方已经不属于心里面那个特别的位置,是命中注定还是偶然一场,眼睫毛不会再为了这个人而颤抖,也不会再塑造希望假相说服自己,it must mean something!

当我们痛哭埋怨命运为什么安排一场欢喜一场空的爱情得失,请相信其中必有隐藏的祝福,当你抹干了眼泪以后,你就会看见。

故事追溯 : 收到你的卡已太迟
[What if 它们是在你回到这国度以前,或是在我把那番决定说出口以前先交到我手上,故事以后的发展会不会就不一样?]

Thursday, March 13, 2014

活出极限的美丽人生

2月间,乘小天鹅从日本回来度假的几天,Jo 和我捉紧了机会与她相聚一个午餐,姊妹三人最后一次聚餐已是2011年的事了。那一天不长不短4个小时的午餐兼下午茶,姊妹三人轮流交换各自这些年来的故事。

Jo 如今已经是一个男娃娃的妈妈了,目前她计划着从律师职场的前锋退下,转为较属幕后,工作时间较有伸缩性的法律研究顾问,同一时间也进修博士学位。 她说,在社会大染缸里沉浸多年,一些人事经历会让我们一层一层去过滤身边所认识的人,心里自然会形成一张名单,上面仅有的名字都是可以信任,可以交心的朋友。

小天鹅在日本的生活多姿多彩,忙上课、忙研究、忙报告、忙旅行、忙约会…..,我笑她根本是到地球来玩一圈的天使,不管是从热情奔放的中东肚皮舞,到后来恋上含蓄内敛的日本艺妓舞,这娃娃一旦决定了要做到的事,字典里没有[放弃]这两个字。几年前她认真地学起了日文,坚持不懈考进了京都大学,希望有一天可以在山中伸弥教授领导的医学研究所里学习,是她大学时候立下的梦想之一。如今梦想实现了,她说。

国内某位知名命理师曾告诉她,这一生她有三支真命桃花。我笑她身边浪蝶众多,可要当心那些把自己伪装成花的草哦!还有那位一厢情愿的大力士男根本就是一棵树嘛~请直接把他淘汰。

到底谁才是那株花,谁根本就是一株?选择对她非常细心体贴和喜欢烘培的美籍艺术创作家,还是注定两人今生必会相遇相识,冥冥中把她从大马牵引去日本的日籍建筑师?命理师的提议,不妨再稍微等待,等第三支桃花也出现了再决定。

接近下班高峰时间,Jo 有事先离开,我和小天鹅继续在Publika闲逛。两人走着看着聊着,她突然说时光好像回到了Natalie Goumet Studio 的那个下午,那时候她的日本留学生生涯才不过即将开始。她的那句 time is flying so fast 听起来不过才像是昨天的事,怎会料想到那次说再见之后,再、再见面的今天已经是快要两年以后了。 How time flies, my dear friend.

人生一辈子悠悠,朋友来朋友去,有些我们以为能到永远的原来不过是一场云烟。有些后来适时出现在你人生的转折点,刚好陪你度过了某些难过时刻,就算相识的日子不长,却成了心腹之交。

与她们每次相聚的记忆画面从来没曾褪色过,就算各自对生活有牢骚,对工作有抱怨,一轮吐诉过后都会自然说起自己打算着的应对方法,下一次再见面绝对没有重复性原地踏步的投诉。这样的朋友,你看到她的成长,也间接引导你的成长。

终有一天,皱纹会爬满我们的脸,终有一天,我们也许都老得没力气跳完一支肚皮舞,但是我知道,就算我们姊妹三人不常见面,以后也许还会分隔更远,我们都会在有期限的人生里活出极限的美丽。


相关文章: 让我们为自己的生命画上更多美丽色彩
[眼前好姊妹的她,是我所认识的女生当中,对追求自己理想和目标是最专注的一个,曾经跟她一起学肚皮舞的日子,是那么地遥远了。现在的她,不再是5年前第一眼看见的那个胆怯生生,不多话的小妹妹,这样子一想,倒是变成我觉得感慨了。]


当你指着那只艳红的火鸟笑着说,“我们来拍照。”

我先是迟疑了两秒钟,然后听见心里有个声音说,“做些傻傻的事。”

谢谢你,因为你,那一天我们都“长”了一对火鸟翅膀。

素黑有一系列《爱在136.1》的心语短片,可以在youtube 看到。我最喜欢的是第一部:[放下轰轰烈烈的大事,做些傻傻的小事。] ^_^

祝福大家,爱在136.1。


Friday, March 07, 2014

庆幸当初没有因为寂寞而爱上你

一个上班日的炎炎下午,朋友wechat来一张照片,他人正在豆原吃着百香果蛋糕。

H: I come here sure think of u.
他随后发来的一行字,让我浅浅一笑。

晚上窝在被里睡前,拿起手机给他发了一张照片。

S: This photo I like the most.
很快他就回复了,makes me recall the 1st I see u.
S: Oh….izzit? That was our 1st met?

他提起我们过去的一些老友鬼鬼时光,我说有些我真的没了印象,开心的还是不开心的,现在完全追忆不起来。

这是好事,我说。

H: Miss having you in a way. Good memories. I like you… is a fact. Enjoy your company.
S: Glad to know that, after so long.

他问,他一直都给我什么印象,什么感觉?
我酸他,a boy always messed up his life with girls.

H: U still like me?
S: Like u as an old friend.
H: Mine is bit complex though.

他说,蓝色忧郁的日子里依然会与女生们看看戏吃吃饭,但是都保持了客气的距离,连手也没碰。他心知道,有些对象只要他有进一步的表示就会有下一步的发展,可是他选择了保留,宁可花长些时间多了解对方。

他一洗过去让我觉得很‘play’,很容易就随手拈来女伴的花花公子印象。不否认,他依然是城里一颗闪耀的钻石王老五,唯一让我取笑的就是比起四年前的身形,现在却向"横"发展多了。王子终究也会变成老头子的一天,在岁月面前,人人平等。

那些年,决裂的友情从我们同时都执著着一份无法回报自己的爱情那里开始。没想到多年以后,心境变迁,看淡了往事,彼此再兜转回到了对方的日子里。

我珍惜,这份失而复得的友情。
我庆幸,当初没有因为寂寞而爱上你,如今我们才能举杯笑谈从前。

爱情,从来不能取代另一份爱情。


相关文章:
谢谢你曾经是我的镜子 
[他笑他自己,这些年来终于懂得了,学会了,自己的人生最重要先做好自己的本份,自然地就会吸引了好的人事物来到身边。]

Tuesday, March 04, 2014

Vincent (Starry Starry Night) by Don McLean



年初三与好友泡在Artisan@Sec.13,聊天间我说起了梵谷和他的画,姊妹妮用手机上网搜索了王若琳翻唱的Vincent (Starry, Starry Night),两人头碰头把耳朵贴近手机听歌。

如她说,这是一首很sad的曲,梵谷的星空给予每个听它的人的意境感受都不一样。我第一眼就爱上了那句"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她倒是在我耳边轻轻哼 "Now I understand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一生中我们能遇上的人事物实在太多了,有些我们后来才明白是自己当初看得太表面。时间能把我们所在乎的冲淡颜色,也能溶解一个人的面具,显露他的true colour。

Vincent (Starry, Starry Night),我更喜欢原唱版本。 ^_^

Monday, March 03, 2014

Heart might be on the left, but...always RIGHT!

有心事的中午,见到好姊妹扑上前去一抱,"I need some courage!"
有心事的傍晚,连想要一杯 Guinness 都被错听成了要"杀死肯尼"。

老地方,老位子,老样地背对全世界,谢绝打扰。


(写于28•02•14  傍晚6点至7点之间  / 01.03.14  心情已经好好啦~请不担心哦~^_^)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