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6, 2014

路过你的生命


从热浪岛回来城里度假的友人送了我一件 T-Shirt,我故意作弄他,“教练,我以为你该会送我一个救生圈呢〜”

饭席间,我随口问,“ 为什么会爱上潜水?”

“ 因为前女友。” 他的回答让我的眉毛抬了一下。

他道起往事,当初是某个朋友刚好临时有事无法依计划如期出发,把两个热浪岛的度假配套半价转让了给他,那是他和女友第一次踏上热浪岛。

在岛上女友提议去潜水,他说,“那时的我连 diving 和 snorkeling 都分不清,还以为她是指浮潜,结果后来才知道是 Discover Scuba Diving。 想要临阵退缩又怕被别人笑,只好硬着头皮撑下去咯〜”

第二次再去热浪岛是女友的意思,还偷偷帮他一起报名了 Open Water Diver Course ,结果再一次被“骗”下了水。

后来的日子,陆陆续续都与女友结伴一起去潜水,不过主要都是出于「陪伴」的意思。他说,自己真正爱上潜水,是他终于学会了[中性浮力]这潜水技巧的那一刻。

多年以后与女友分开了,那时候他的事业刚巧也遇上了一些挫折,决定离开城市去热浪岛过过日子。

那次的人生抉择,让他后来成为了潜水教练,从此爱上简单的岛上生活。

最近从网上下载的《占星学刊》里,有一句我很喜欢话,[在爱的力量下,世界的碎片会寻找彼此,而终将成为一体。

很自然地,第一个先联想到的「世界的碎片」是我们寻找中的另一半。 倒是不久前历经了一些情感人事,才明白那「世界的碎片」所指的是我们和自己。

有些人走进我们的生命,也许不过是与我们暂度某个课题,引领我们明白或学习一些事,协助我们重逢我们失落的灵魂碎片,再记起一段远久以前学习过的智慧,与生俱来的前世天赋。

我是否也曾化成一颗星“经过”他人的星盘?我不过是他今生必须克服的某个课题里的其中一颗因果小螺丝? 或只是客串开启他今生灵魂功课的一枚钥匙而已?

看待世事变化,我们都惯性定位自己是“受害主角”,对外伸出指责的手,其实有没有想过,也许这一次我们只是配角,只是路过。


Wednesday, June 18, 2014

萤火虫是落入凡间的星星

抵达 Firefly Park Resort 已经是9点50,看萤火虫的时间是从傍晚7点至9点30,碰巧那晚是十五月圆才过了两天,河流的速度还比平时急快,保安人员告诉我们,卖票的柜台今晚更是提早半小时关闭。

P 问,我们可以进去走走吗?
可以,但是别太靠近河边,要注意自身安全,保安叔叔回答。

顺着度假村的水泥人行小道走,经过建立在人造水池上,一间间独立式的马来风格度假小屋,就看见了不远处的河边小码头,那里还亮着灯,不过一个人影也没有。

P 溜开去上洗手间,我独自走去码头,看见排列整齐的一件件救生衣,这里就是乘客集合等候上船的地方。 站在连接小码头和木板浮台的吊桥前,就已经能看见黑暗中一闪一闪的梦幻小星光。

P 回来陪我走过会轻轻摇晃的吊桥,木板浮台是船只停靠的地方, 我干脆坐下,仰头望着近在呎尺的星光,想起多年前在悉尼 Queen Victoria Building 看到的几层楼高圣诞树,上面都挂满了一颗颗大大小小的施华洛世奇水晶星星。

我掩住张开的嘴安静的笑,记忆中最后一次看到萤火虫是好久远以前了,在外婆家屋外,我才10几岁时候。

我对P说,谢谢。
他应我,要感谢他就闭嘴享受当下,别再开口说话破坏气氛。

就那样,我和他席地坐在黑暗中,静静地......静静地.....,我连呼吸都放轻了,深怕一个大呼气眼前的星星转眼就消失。

那晚 P 说我,你的个性其实是可以很平易近人,但是你选择拒人千里。 你把自己"关闭"太久了,要打开心,要尝试再去相信他人。

Monday, June 16, 2014

torture session promotion~^_^


工作Team里的 9 字辈小妹说,去海岛旅行的话她最需要[防水眉笔],担心游泳后两条小黑毛虫变薄了会很“肉酸”。(呵呵~好可爱~^_^)

我.....我这位 7 字辈阿姨却最需要 Brazillian Wax。

这是隔了一个年代的“两代代沟”吗?@_@ 

广告时间:
这个6月Strip有好优惠 - Brazilian Wax Combo@RM58 / Boyzilian Wax Combo@RM98,赶快~
(目前 The Curve 那家正在进行装修哦~)


Thursday, June 12, 2014

Forever Forever~ by Keiko Matsui

有上班的日子,如果早餐是在家里解决的话,通常都会有音乐陪伴。

Carla Bruni,Norah Jones,Llewellyn 的天使音乐,张吉安的《乡音•回家》.....,偶尔也会来点粤曲,我的收藏里有一张梁玉嵘的《粉墨情缘》。

最近 favorite list 新添了 Keiko Matsui,整张专辑里最独爱 Forever Forever。

听的时候,尝试闭上眼睛,放缓呼吸,放空思绪,静静地、慢慢地…..,你会感觉到心柔软了下来。

Forever Forever 的曲调很[轻],但是里面的情感是[重]的,起初我很好奇,Keiko 心里面"永远永远"的那一位到底是谁?

答案我找到了 — 她最小的女儿。(我卖个关子不透露,想知道的话你自己点来听听。^_^)


Friday, June 06, 2014

与内在的他和解

上个星期里的某一晚,放在床尾处的手机在10点多响起,惊动了8点以前就已经卷在被窝里的我,第一个闪过的念头就是懊恼,手机竟然忘了转静音~>_<

来电显示是历,人和车已经在我公寓楼下,电话中死推活拉要我即刻起床陪他去吃宵夜。

“I give you 5 minutes to wash face. No make-up and don’t dress to kill.”

“I need time to put on my bra.”

“Ok, 5 more minutes.” 

等到坐进了他的黑色大房车,车内灯的昏黄光线缓缓暗下,突然有时光倒流的错觉,驾驶座位上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许久以前某个人也因为我不开心,原本远在香港办公的他,隔天傍晚人就站在了我面前。 认识历以来,我就察觉到偶尔会从他身上感觉到另一个他的影子。

那一晚表面上是我陪太子,陪历吃完一碟热炒福建面,一碟清炒玻璃生菜,送我回家时说见我脸上比较有笑意,他放心了。下午得知我有点事闷闷不乐,我说今天没法跟你说笑话,他说不喜欢身边的朋友不开心,原以为他不过说说而已,没想到人一从柔佛回到这城市就出现在我面前。

几天后的星期六,我才从外面恶毒的大太阳下回到阴凉的家,历的简讯就到了,提议要买三文鱼来我公寓里下厨。

经过一轮四两拨千金的文字往来,我以一句 “don't mess up my kitchen” 拒绝了。不去想像他对着手机敲打那句“first time got ppl reject my cooking” 脸上会是什么样的表情,放下了手机就走进洗澡间,扭开花洒哗啦哗啦冲去覆盖在皮肤上的一层炎热空气。

单纯为异性朋友,可以有多靠近,又该要保持多少君子距离? 不管宇宙把旧人换壳包装又提升素质再送到面前来,背后意图到底为何,这个人生take two的机会,我会感激它是一个祝福,让我得以与内在一部份分裂的自己和解,跨越课题。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