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31, 2014

能回到家,真好


281214 的傍晚,一场大雨在我们即将起飞离开普吉岛的最后一分钟落下。

我看着玻璃窗外的雨痕,听见身旁的友人说:“2014 is not a good year for Malaysia. ”

那天早上从网上纷纷读到亚航飞机失联的消息,朋友也从wechat 发过来即时新闻连接,我回复他 : 「wish me a safe flight babe. 」

当飞机安稳降落KLIA,当听见空姐说:“To the Malaysian, welcome home.” ,心里穿过了一股暖流。

能回到家,真好。

Sunday, December 14, 2014

“马照跑、舞照跳”


星期一傍晚一场突然的大雨,让我们把约好的晚餐地点从 Bangsar 改去了TTDI,两人都受不了路上缓慢的交通进度了。

他比我先抵达,我才走到餐厅门外,从里面迎上前来拉开玻璃门的待者就对我指了远远的一角,他坐在我和他第一次来这里用餐的那张桌位。

一坐下,我的视线落在他的饮料杯子,还没开口问他就先答了:「I have a court case tomorrow morning. Go a head order yourself a glass of wine, or a bottle. 」

「A bottle? 」我笑了: 「Probably you have to send me home later.」

我先要了一杯温开水,一边捧着喝一边翻菜单,对待者说我还没决定main course,能不能先送上沙拉?

半碟海鲜沙拉填下了饿得慌的胃袋,才心满意足地点了一杯白葡萄酒。 那天并不是很忙的星期一,只是被右后脑一处的不时抽痛折磨了超过24小时,好不容易挨到下班,整个人都一付残容了。

临走前同事塞过来两颗止痛药,吩咐我先吞下一颗缓缓绷紧的脑神经。 我说不行,我知道自己肯定觉得喝一杯比一颗小丸子来得有效。

2014结束之前,美国佬送给全世界最大份的圣诞礼物 - 石油危机,中东大佬吞不下被人挑拨到家门前的那口气,2015 将会是怎样的一个经济形势呢?

我稍微举高手里的空酒杯,转头向吧台里的待者示意再来一杯,管他明年的日子再冷再难过,也一样要认真地工作,认真地风花雪月。


Sunday, December 07, 2014

2014结束以前

Faber-Castell Watercolour Pencils

小时候的我特别爱画画,还曾立志长大后要当一名画家。 上小学一年级时高兴地说给了要好的同班好友听,她吓唬我说当画家会饿死,吓得我后来的志愿就变成了要当一名科学家。老爸知道后给了我很严厉的眼神,还被训了几句,女孩家应该去当秘书。 

长大后,画家没当成,更别说发科学家的梦,也没当上一天的妖艳女秘书。呵,扯远了,不说这个。

去年一堂3天的曼佗罗绘画班,让我再记起了画画的乐趣,终于破解了那位野蛮的中学美术男老师,在我的成绩册上画下一颗刺眼的红鸭蛋诅咒。

近来泡咖啡馆或在外用餐,除了惯常用手机把食物拍下来,也会把它们变成画和附上文字。有时候写着写着,会蹦跳出一些节外的记忆片断,挺有趣的。


Rakuzen@Publika 的樱花虾炒饭让我想起了几年前被偷走的白色相机,里面还没来得及拷贝出来的照片就有一道樱花虾冷面料理。 还记得那是一个大雨滂沱的傍晚,一个人的晚餐在Kura @One World Hotel。

现在,不想与文字为伴的时候就会想拿起笔画画,生病的时候只要体力还能支撑也会想画画,可以帮助分散不舒服的注意力。

剩下一个月不到的日子就要迎来2015,对自己说过今年里要把生锈了10 多年的手腕练灵活回来,呵,我做到了。^_^

2014 结束以前,好高兴与儿时爱画画的自己重新相遇。

喜欢Audrey Kawasaki和永田萠的画画风格,这些都是参考她们的作品所画的。

“血液里面的东西,是让你真正得到安宁。“ - 央吉玛
[创作这幅曼陀罗画的过程中,我忆起了一段被我遗忘的成长过去。记得小时候的我很喜欢画画,客厅里有一幅墙是妈妈允许我创作的固定地方。]


天安排
[继上一次被送玫瑰柜子来的顺手“牵”走了一架小相机,这一次是不请自来的不速客,没了两架相机,两个镜头,两枚戒指…. 都是双数,果然应了“好事成双”,对不速客来说,那是他的好事。]


一机换一机
[小相机到底是跟了谁走,谁都死口说没有。]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