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11, 2016

日本 。東京ディズニーランド (Tokyo Disneyland)

记忆里好像是我念小学四年级的那一年,忘了是谁给了我们一卷美国迪士尼乐园的录影带,从此我就知道世界上有这么一个地方,是大人和小孩共同的乐园。

后来在几个国家都陆续有了这个乐园,曾经雀跃地计划要去香港迪士尼乐园,却因为生活中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而导致计划不了了之,.................... 直到去年。

如果说收到他人送的礼物也能为我们的心愿加持的话,那么2015年头收到很多很多的米奇老鼠公仔,为我增强了我的心愿吸引则法力,2015年尾公司宣布年度旅游的地点落在东京,行程里包括了[东京迪士尼乐园]。^_^

穿过世界市集(World Bazzar),第一个映入眼帘的是白雪公主城堡。
从很久以前我就在心里想好了,如果有一天真的去到迪士尼乐园,要玩什么先玩什么都已经有了名单。

那一天,我一一实现了我的心愿。 ^_^

当全体大合照一拍摄完毕,导游一宣布可以自由活动,我第一时间就朝 Star Tours 的方向急急走去(不好意思用跑的)。 据导游说,目前最赚钱的迪士尼乐园是东京,最亏钱的是法国的迪士尼乐园。 


由于很 kiasu,也不先看看Star Tours那里的排队状况是不是需要动用珍贵的 Fast Pass,人就直接冲去抽卡,还乌龙地拿错了Stitch Encounter Fast Pass!!!!  向在那里看守的工作人员求助,顺利地对换了Star Tours Fast Pass。

迪士尼乐园的 Fast Pass 有这么一条规矩,每一次只允许抽取一张 Fast Pass,在你的 Fast Pass上面会显示你下一次可以再抽取的时间。问题是,每日所发出的 Fast Pass 都是有数量限制,要用它来玩自己想玩的,还是玩些热门的,这就看个人的取舍了。

排队等候进入太空船
《星际大战》电影里的天马行空世界太令我着迷了,这部从小就跟着爸爸去戏院看的电影,幻想自己突然有一天会拥有Jedi 的超能力,和驾驶腾空起飞的太空船。

《星际大战》 至今最让我心酸和不忍的一幕,就是Obi-Wan Kenobi 亲自对徒弟 Anakin Skywalker 的处决,残忍地留下他的一口气要让他痛苦的死,没想到 Anakin 却侥幸生存了下来。 就算后来他变成了一个超级大坏人,我还是记住了他小男孩时候的可爱和善良,还有他和 Queen Amidala 的爱情。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是坐上小船穿梭在黑暗的河流中开始海盗的旅程,当亲眼目睹小时候从电视机里看海盗们用一根骨头引诱看守钥匙的狗儿的场景,我开心地笑了。 海盗之旅结束前会有杰克船长的独白,那时候小船会停下不动一两分钟,是捉紧时间拍照的好机会。

如果电影里不是美男子 Johnny Depp 扮演杰克船长,我会不会一点也不会喜欢这个疯疯癫癫的角色呢? 有些神经质和外表吊儿郎当的杰克船长总是让我想起唐伯虎的诗句,“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小时候很好奇住着999只幽灵的公馆 (Haunted Mansion)到底会有多恐怖? 那一天我亲自体验了,连小孩都可以玩的设施,恐怖指数会有多少你也心里有数。 排了将近一小时的队才轮到进场,会说话的油画像,半透明的幽灵让我想到《哈利.波特》。 

那一天我身体有些不适,已经提前通知导游会自先离开。从迪士尼乐园返回新宿的第一班巴士是下午四点,临走前去玩了心中名单里的最后一项 - Snow White’s Adventure,坐上采矿车走进格林的童话世界, 一圆小时候的白雪公主梦。
万圣节版本的Mochi,三颗三种口味,好好吃!
说真的,如果要走遍迪士尼乐园里的每一家商店,要玩遍所有的设施,加上还要看表演的话,一天是不足够给迪士尼乐园。 而且,你还要真的能按捺得住自己的购物欲和口腹欲,要不然1万日元给一个人在里面的一日消费,是需要非常谨慎。

由于事先没有研究如何从舞滨站到新宿站让人头晕的地铁路线,宁可选择坐一小时的直通巴士回新宿站。 原以为可以早点回去酒店扑床睡,结果在新宿街头上演了两小时的真人版 Lost In Translation 才顺利抵达酒店。 T________T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